第五十四章 名為「骷髏」的海

第五十四章 名為「骷髏」的海

溝壑犁向鋼鐵城,輪型攻城獸也化作虛影,將空氣攪動成層層波紋,劈裂沿途的零散聖光……

下一剎,就將轟入戰場對面的那偉岸城牆。

然而就在此刻,那些包裹着傳送而來勇者的聖光驀然合攏,於三個輪型攻城獸最近的行進路線上交匯,呈現出一道聖潔無瑕的「門」。

門只有薄薄的一層,卻徹底阻礙、隔絕了對面的空氣——從攻城獸戰陣處望去,能看見門外側依舊是那火光零落的城堡,但門裏卻是洶湧而又深沉的汪洋大海。

海上無船,烏雲滾滾落雷直下,與此間格格不入,完全是另一個世界。

輪型攻城獸直奔「門」中而去,假如保持線路的話,無疑會在從傳送門中穿梭到另外的地點——這也意味着影空間中的李閱,以及那恍若不存在的影影……都失去了模擬戰的資格。

這一剎那,影影甚至無法判斷寄身的攻城獸是否就是那「1」個幸運的、攻破鋼鐵城的攻城獸,但依舊按照事先制定的那樣,通過「扭殺」之法瞬間扯動了輪型攻城獸的影子,略微改變了它的線路……

無聲無息間,先後兩隻輪型攻城獸穿過傳送門,劈開門內的海面,一路落入大海深處;一隻輪型攻城獸堪堪避過傳送門,沖向了鋼鐵城的外側……

因方向有了細微的更改,有幸避開傳送門的攻城獸即便命中,也無法完全摧毀鋼鐵城,充其量只能砸壞其一角。

而這隻攻城獸,正是李閱、影影與骨法師寄身的那隻。

「還是只有一個命中……」影影暗忖,覺得自己的加入,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

輪型攻城獸化作虛影,打破音障的尖嘯聲還在身後;而直至此時,第三位大魔導依舊沒有出手。

倒是王帳處,原本經過聖光洗禮,本是妖邪全無,但就在三隻輪型攻城獸啟動並沖向鋼鐵城時,殘帳旁驀然浮現了一個手握羽毛筆、羊皮卷的身影。

「大魔導半途阻攔了2隻攻城獸,但依舊被1隻攻破了城牆……」戴門本本嘴角噙著笑,調皮地在羊皮卷上劃去了一個「1」字。

看着羊皮卷上緊迫的空隙,戴門本本羽毛筆硬塞在劃掉的數字之後,添了一橫,似乎是想要寫下一個代表着「5」的數字。

但就在戴門本本想接第二筆的時候,手臂迅速枯萎,彷彿無力支撐這種程度的「扭曲」。

「唉……」戴門本本嘆了口氣,接着那一橫寫下了「2」,但又在寫到一半的時候勉強提氣,將原本想寫的「2」修改成了「3」。

「大魔導版圖阻攔了2隻攻城獸,但依舊被3隻攻破了城牆……」戴門本本手臂枯乾,卻滿意地點點頭,然後語氣有些兇惡,「敢叫我沐浴聖光,我就要你們付出代價……」

於是影影寄身的那隻輪型攻城獸,在砸入鋼鐵城的城牆之時,驀然以1化3,同時穿牆而入!

三道溝壑被大魔導的傳送門攔腰截斷,卻在戴門本本的「扭曲」下重新裂變,出現在了城腳,然後破土、催城、惹塵,並帶來無數死亡。

天地先是一陣寂靜,而後時間才重新開始走動,叫醒了無數痛聲哭嚎與獰笑。

城上、城中,無論是惡魔遠征軍還是守城的人類,都在這一擊下化作肉泥;而那裂開的城池如同向天長嗥的惡魔之口,呼喚著更血腥的殺戮。

空中的翼魔與紅皮惡魔終於找到了突破口,猶如血龍一般呼嘯而入,呼應着城破的巨口。

而剛被影影扔出影空間的李閱卻是什麼都不知道。

「運氣還不錯……?」李閱站在城下,感知著開裂的城池和滿天而起的塵霧,忙不迭地叫影影收好七位骨法師。

影影沒有回答,李閱還以為是從城頭不斷落下的屍體導致影子過分凌亂,以至於自己沒有注意到。

喊殺聲再起,聖光與法術重新為這城牆破損的一側添加無數兇險,而李閱與影影縮在一處斷壁之下,看身後無數魔狼騎兵沿着斷牆攀上城頭,攻入城區。

「接下來?」影影扼斷了沖向李閱的一位士兵隊長的脖頸,緩緩發問,表達着不耐。

李閱望着地上那脖子扭轉了180度的屍體,反覆自我暗示這一切都是血河模擬出來的,自己正在玩一場代入感很強的遊戲……

沉默了片刻調整狀態,李閱方才說道:「接下來,就到我們的時間了……」

「骨法師,兩個。」李閱指示影影,影子也驀然蠕動,「吐」出了兩位搖搖晃晃的骨法師。

當骨法師持起法杖開始施法,極具死意的魔力沿着戰場擴散,李閱身邊的那個士兵的遺體突然扭頭,血肉也肉眼可見地消散。

重新站起時,他已是全身血肉凋零,僅余掛在胸骨中的部分內臟。

同樣的,在這處戰場的幾百米範圍內,那些死去的人類、魔狼、紅皮惡魔,都以半屍半骷髏的身姿重新站起,緩緩扭動那彷彿生了銹的骨架,撿起地上的刀劍武具,將頭扭向了鋼鐵城的方向。

有些眼眶中還掛着眼球,只不過不再轉動,也沒有一絲光芒。

「你們,守住它們兩個。」李閱大致劃了上百骷髏兵原地警戒,護衛著持續施法的骨法師。

「剩下的,攻擊……敵人。」李閱頓了一頓,剩餘的骷髏們咯咯咯抖動牙關,四散沖向了目之所及的所有人類。

「你,停下。」李閱叫住了一開始倒在身邊的人類隊長。

「咯咯?」那骷髏眼中毫無情感,只有對鮮血的渴望。

「墳地……在哪?」

「咯咯咯!」骷髏說出了鋼鐵城中的三處埋骨地。

「是否被施加過祝福之類的……針對死靈的法術?」李閱望着城頭上不斷落下的聖光,不確定血河能夠模擬到什麼程度。

「咯……」骷髏面色疑惑。

「你,帶它們攻去墳地。」李閱對這位骷髏隊長指了指自己身後的一位骨法師,再劃出了數百骷髏兵,「我們需要……更多同類。」

「咯!」骷髏雀躍着,大踏步領命而去。

不再等影影發問,李閱邁著沉重的步伐,跟上了一群攻向鋼鐵城城頭的魔狼騎兵與骷髏,也將綻放着的枯白海洋蔓延更遠。

那白色的漣漪如同水花拍打着城牆,以一種不規則的升落方式滾滾向前;李閱則成為了骷髏海中一個不怎麼顯眼的浪花,用骨灰包裹全身,漂浮着一顆頭骨緩緩前進。

路過了被壓在斷壁殘垣之下的半身骷髏,李閱動動骨劍,用意念使其脫困——那骷髏抓住一把闊劍,牙關不斷上下開闔,發出詭異而又連綿的「咔咔」聲,爬著跟上了浪潮。

「咔咔」聲彙集成片,被這股枯白浪潮的挾裹着,李閱前行百米后停下,指使影影放下新的骨法師。

新的骨法師成為了新的泉眼,不斷召喚新的有生力量,接連擴散著骨浪的範圍……

當李閱放下所有的骨法師,城牆上彷彿多了七個可以移動的水柱——血肉褪盡,洶湧白骨席捲向前,在城上散佈了一場名為「骷髏」的瘟疫。

於是在骨浪與人群的交界線上,人類士兵經常可以看到這樣一幕——原本並肩作戰着的同袍,或是被魔狼的利爪割破脖頸,或是被看不清的「咔嚓」一聲被扭斷脖子……在血崩與骨裂的聲響中,同袍的麵皮突然枯萎,進而化作骷髏,轉而就成為了新的敵人。

它們以手上的槍與劍,收割新的靈魂。

影空間中不再有骨法師,影影也終於卸下了束縛,不斷在戰場上快速游移,以影刺和扭殺迅速襲殺勇者與人類兵卒,幫助骨海的推進。

當然會有聖光照耀,不過在骷髏海與魔狼騎兵的內外夾攻下支離破碎,無法造成有效的阻截。

就這樣,李閱置身城牆之內,沿城根從破損走到完好,忽見地面開裂,一位「熟人」從地底鑽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 名為「骷髏」的海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