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舔狗的春雷

第10章 舔狗的春雷

這場雷暴來襲時,不止是泰德感到那自脊背蔓延的刺骨寒意,無論是戰場上正屠戮著來襲小惡魔們的預備眷屬們,還是已經提前躲藏進洞穴里瑟瑟發抖的狗頭人們都感到了不妙。

任何一場雨對於沙漠來說都彌足珍貴,更遑論是整個托瑞爾星球這座最大的埃諾奧克沙漠,但眼下這場暴風雨的規模絕對能刷新很多初來埃諾奧克之人的認知。

因為這樣的暴風雨並不是天然產生的,而是一場龍為的風暴。

藍龍固然對沙漠偏愛,但他們更喜歡的是雷霆交加的風暴,空氣中遊歷的狂暴元素能夠讓他們感到由衷的愉悅與興奮,所以但凡有的選,藍龍們更願意將自己的巢穴建在有山脈又臨近海洋的沙漠里。

偉大的阿科菲辛女士也不例外,於是這座原本隸屬於耐瑟帝國的舊土,淪為了他們的樂園。

但問題是幽影海嚴格來說並不是一片海,而是一座龐大的內陸湖,來自墜星海的天然水汽根本無法跨過龐大的科曼索越過漠口山脈抵達這座沙漠的中心。

所以每隔十天半個月,女士便會利用她的傳奇之能製造水汽,行雲布雨,降下雷霆與風暴,以此能令她沐浴在漫天的雷雲中。

而每當雷暴來襲時,也是藍龍們集體狂歡縱情飛翔的時候,以至於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幫藍龍的發情期總能跟雷暴的周期出奇的一致。

但雷暴同樣會使得整座海中古城的遊離元素也會空前活躍,這無疑會對那座該死的深淵之門產生增幅。

幾乎只是眨眼間,深淵之門便開始活躍了起來,似乎又被撐開了幾尺,更多的低階惡魔涌了進來,甚至有頭身軀異常壯碩的中階惡魔硬鑽了進來。

它有著帶刺裝甲一樣的皮膚,一對饑渴的爬蟲類眼睛下方,是長滿牙齒並咧開的大嘴,此刻正面帶猙獰的微笑,一邊低吼著深淵語,一邊朝著明顯開始有些慌亂的『獵人們』大步衝鋒而去:

「戰鬥!血液!砸碎你們的骨頭!深淵母親啊!注視你剛猛無雙的僕人吧!!!」

「糟了!今晚運氣也太差了,居然被頭狂戰魔混了進來!快過來幾個人手,先集火幹掉這玩意兒,要不然我們所有人都要玩完!」一名手持錘與斧的女性矮人勇敢的站在了這頭怪物前行的路上,並朝其他人喊道。

「該死的,這次的怯魔實在太多了,我根本過不去你那邊,啊!!!該死的,別啃我的屁股!梅迪小姐會嫌棄我屁股不夠圓潤的!」

那名經常向狗頭人騙取食物的獸人無能狂怒的咆哮了兩聲,然後拽起一隻怯魔徑直扔進了狗頭人的洞穴里吼道:

「你們這群臭狗都特么給我滾出來,每次一戰鬥就跑的沒個影,至少都給我弄死兩條怯魔!我們要是死的多了,你們就等著這群深淵的雜種爬進你們的洞穴,敲碎你們的腦袋,撕爛你們的小狗雜種吧!」

與此同時,洞穴中身為狗頭人酋長的薩隆同樣滿面沉凝。

他哪裡聽不到來自外面眷屬大人們的砍殺和叫罵聲。

但他又能怎麼辦呢,他只是一條弱小的狗頭人吶。

薩隆望著巢穴中一幫同樣眼巴巴看著自己的老幼病殘,長嘆口氣。

他本想對著自己連氏族名號都已經漸漸忘卻的族人們來上一場熱血激昂的戰前演講,就像過往幾百年來上百位身處他這個位置的祖輩那樣,帶著自己精幹的部族,出去與那些眷屬大人們一同沐浴深淵的灼血,證明自己同樣身為龍裔的高貴與悍勇,

證明......自己同樣有被巨龍冕下遴選的資格。

但結果就是每一輪的出征,能跟在他們身後征戰的成年戰士越來越少,到了他們這一代,除了幾個半大的狗仔子,也就他薩隆勉強能夠算的上是一名戰士了。

每日所能做的,就是從地里、荒島上和海邊,找到任何一點能夠果腹的食物,就連這些,都還要將大部分能吃的上繳給上面那些大人們,以此得到被庇護和免遭淪為食物的命運,他們只能找些野菜、樹皮或是戰場上的可疑肉渣來糊弄自己那可憐的腸胃。

薩隆很早就知道,他們只不過是一群被巨龍們扔到這片遺忘之地的工具和備用食物而已。

所以他很早就放棄了那不切實際的幻想,只不過寄希望於能有哪位良心未泯的預備眷屬,能在離開時帶上自己,然後再想辦法安置自己的族人,延續這悲哀的血脈。

但即便卑微到了這種境地,也似乎依舊是場奢望。

是時候做出決定了。

「道格,納可,為我著甲!」

「族長!」兩條比薩隆更加瘦小的狗頭人含淚為其穿戴上那傳了上百代的破爛裝備,周邊的狗頭人更是眼露悲色,一片哀泣。

一身戎裝的薩隆接過生鏽的戰刀,下達了自己最後的命令:

「逃吧,架上巢穴最深處那幾艘早就準備多年的木筏,逃出這片幽影海,逃出這片龍之領域。

「既然巨龍早已將我們遺忘,想必,也不會在乎我們這群蟲子遷徙的軌跡吧。

「我知道此行艱難,你們當中會有很多會在這場殘酷的旅途中喪生,不要傷心、不要恐懼,亦不要絕望。

「因為你們的族長薩隆會在冥河的彼岸,接引你們的。

「屆時哪怕我薩隆面目全非,淪為最低賤的劣魔,也會一步、一步、一步地踏上最高,成為至高的大魔鬼,率領你們,踏平血戰戰場,殺光這群無底深淵的雜種。

「總有一天,邪鱗堡壘中的那位邪龍之母亦會高看我一眼。

「到那時候,你們就該叫我......

說道這裡,薩隆緩緩轉身,將自認此生最霸氣側漏的背影留給族人們,然後朝著洞口外的戰場一躍而下。

「騎龍者薩——」

但他運氣也是真夠衰,剛一躍出,就看到了一張露著猙獰笑容的臉,一頭巴布魔。

這一幕看上去,簡直就像是狗子自己主動躍入惡魔的口中。

薩隆當即滿心絕望的發出不甘的嘶吼:「隆啊啊啊——」

天空又一次暴閃的雷霆劃過夜空,這不過這一次的距離格外的近,以至於他眼前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片白色的海洋,彷彿同時有幾十上百道雷就劈在了他的面前,耳中也只剩下了震耳欲聾的雷鳴之音,大地彷彿都在為之震顫,讓薩隆情不自禁的為之顫抖、失禁。

待頭暈目眩還有些渾身發麻的薩隆晃過神來,就看到身前包括那頭巴布魔在內方圓十餘米內的惡魔都化作了成片的焦黑雕像。

這一幕看的薩隆簡直懷疑狗生,有那麼一刻甚至覺得自己難道是傳說中的位面之子。

轟隆一聲巨響,一條通體藍色的龐大存在從天而降,踏在大地之上,宛如擂鼓,瞬間,所有化作焦炭的惡魔齊齊在震動中碎裂成灰,化作灰燼之環橫掃八方,直接將這塊戰場的惡魔凈空。

接著一個威嚴而不容置疑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中響起:

「所有人,聽我號令,向我集結,一起推平這些深淵雜碎,是時候,該結束這個無聊的遊戲了。」

「巨巨巨巨巨......龍!」薩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泰德這才微眯起眼睛,俯視腳下這條比他更迷你的小傢伙,當即訝異道:

「咦,這不是那條同時給七位女士送餐的小舔狗嘛?我剛好像還聽到你在喊,你叫騎什麼來著?雷聲有點大,我沒聽清。」

這位巨龍冕下竟然一直在關注著我!!!甚至還主動詢問我的名字!

等聽到後面一句就差點把後半個膀胱的尿也給嚇了出來。

這一刻,氏族兩百年交加的期望與絕望,一代又一代的糾結與折磨,都讓薩隆感動中又帶著些許驚懼回答道:

「冕下!我叫騎、齊、祈、乞......乞乞乞龍者薩隆!」

淚流滿面的薩隆跪倒在地,將腦袋重重叩進滿是積水與血污的泥土中,由衷的吶喊道:

「從我薩隆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祈禱您這樣攜著雷霆與風暴降臨的巨龍到來。

「我最最偉大的主人!」

只是待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來時,一個讓他有些懵卻絕對不敢置之於口的疑問浮上心頭。

這條藍龍冕下......

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小上那麼好幾圈......

PS:推本精品龍文老作者笑筱笙的新書《惡龍修神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舔狗的春雷

0%
目錄
共7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