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暗藏的殺機

第9章 暗藏的殺機

隨着老龍的話語落地,山坳間便開始響起此起彼伏的低吼碎語。

無數宛如淤泥般的猙獰黑影爭前恐后的自那深淵之門掙扎而出,緊接着就像是泡入了硫酸似的冒出陣陣白煙,彷彿皮膚被侵蝕過的身軀自門后顯化,佈滿醜陋褶皺的瓢狀禿頭、上半身的深褐色澤與畸形肥大的輪廓逐漸浮現。

它們混亂而邪惡的軀殼在世界規則的映射下,於主物質位面開始凝聚,然後被他們的深淵母親宛如丟大包似的賣力傾瀉而出。

一群怯魔,嗯,還陸續開始混進了幾隻背生雙翼的怯魔和巴布魔。

這群本是深淵最底層的小惡魔驟然來到了如此碧海藍天的世界,甚至連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接着便是狂喜,然後宛如落入麥田裏的蝗蟲般開始向眼前一切看起來像『食物』的東西發起了侵襲。

讚美深淵母親!他們一定是來到了『天堂』。

而等待他們的,則是一幫早就習以為常的『獵魔人』,和一場早已重複過不知多少遍的襲殺。

山坳間的戰鬥,一觸即發。

泰德望着驟然混亂起來的戰場,不由感嘆於女士的大手筆,居然直接設置了一個『深淵之門』在這座被人遺忘的海中荒城裏,靠着源源不斷從無底深淵『白嫖』而來的惡魔,用它們的死亡與鮮血,不斷洗鍊著這群隨時被準備遴選徵召的預備眷屬們。

誠然這座偽『深淵之門』頂多算個迷你型號的,似乎只能召喚出怯魔、誇塞魔等這種在血戰戰場上連炮灰都不夠格的低階惡魔,但血戰戰場那是什麼地方,一打傳奇扔進去說不定也就多打幾個水漂。

換到物質位面,即便是最低階的怯魔,平均一米二還自帶肥大利爪的體格,那也是完爆什麼地精之流的,數量一旦多起來,配上幾個形態稍微高階的,便足以輕易淹沒一座小型城鎮。

而此時只是短短片刻,便有三四百頭低階惡魔鑽了出來朝着數量不過幾十之眾的『獵人』撲去,且身後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出。

只可惜這群獵人似乎並沒有多少相互信任的基礎,彼此各自為戰,甚至一些近期被投放上來的弱雞和沒來得及逃進洞穴的狗頭人很快就被『勇猛無雙』的怯魔淹沒。

其實這時候若是有個勇士敢站出來提前堵在深淵之門,拿上兩把大砍刀無限順劈斬做個人形斬首機,估摸著一個人都能達成這種級別『深淵入侵』的單刷成就。

不過後來想想似乎也不太現實,深淵之門開啟時會釋放大量的深淵靈氣,這種自帶深淵混沌本質的氣息被人嗑多了也是會混亂如腦的,輕則變成口不擇言的逗比,重則淪為六親不認見人就砍的神經病。

果然深淵的玩意兒,還是少粘為妙,畢竟也沒幾個正常人沒事兒願意跟這種位面級糞坑過不去不是。

與此同時,泰德也明白了老龍的意思,那塊所謂的密瑟能核殘骸看來是被女士改造後用來設置這座『惡魔永動機』了。

心中不由哀嘆,女士啊,你還真是給我出了個難題啊。

於是直奔主題的向老龍問道:「實不相瞞,女士此次交給我的試煉任務,就是讓我將它帶回龍巢,請問......我可以等明早讓那群狗頭人直接幫我把這破門給強拆了嗎?」

「噢吼吼,你可以儘管試試,如果你想找死的話。」老龍微眯起眼睛笑道,似乎對於泰德來意早已知情。

泰德歪著腦袋:「那我要該如何才能將它取出來呢?」

「這座深淵之門的基座供能是均衡的,

讓其一次性消耗乾淨就會停止運轉,你應該知道怎麼做。」老龍似乎對於泰德的智商很有信心。

泰德當即一拍爪子:「製造足夠的殺戮,以此直接召喚一個大號的。」

卡戎絲毫不吝嗇於讚許道:「聰明的幼龍,不愧是利休斯的血脈後裔。」

「可我還遠未到能來得及學習深淵語的年紀,也未曾獲得任何一位中高階惡魔的名諱啊,女士這簡直就是在刁難我泰德!我這就回上庭找長者們評理去。」

泰德說着就做勢準備展翅開溜,便聽到身後老龍道:

「等等,女士怎麼可能想不到這點,她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泰德深吸口氣,卻是停下了腳步,回首便就看見老龍自鱗片的縫隙間扣出一卷不知什麼皮革材質的捲軸。

「等積累到足夠的殺戮,你直接以精神溝通那座深淵之門,照着這上面宣讀禱文便行了,不管是你自己單幹,還是能將那群兩腳獸擰成一股繩來群毆,只要能殺掉那隻被你召喚而出的小惡魔,你的試煉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這還差不多,這麼聽起來,倒也不算太過分。」泰德聞言,笑着接過捲軸一把展開。

其上是一段以血書寫的深淵語,字跡早已不知乾涸了多少年。但即便如此,隨着捲軸展開,泰德亦能感受到一陣前所未有的邪惡血腥氣息鋪面而來,彷彿所有字元就此有了生命般扭曲蠕動起來,與此同時,下面甚至還為此貼心的標好了每個深淵字元的通用語音節讀音。

這本該是長者對晚輩關懷倍至,其樂融融、溫暖龍心的一幕。

可此刻的泰德,卻仿如臨深淵,置身凜冬,血液都為之凝固。

哎,果然越怕什麼就來什麼嗎?

他之前便因為心存疑慮而留了個心眼,事實上......他泰德看得懂深淵語,不止是深淵語,就連地獄語、矮人語、精靈語乃至天界語他都略有涉獵。

而這一切,都拜那噩夢般的五年所賜。

由於長不了個帶來的危機感,讓他當時竭盡所能想盡一切可能用來提升自保能力乃至相應的辦法。

其中找打手就是最直接有效的途徑之一。

但前提是能夠締結契約,而上輩子有幸接觸過幾次公司法務案子的泰德,太知道一份『商業合同』上所能玩出的花樣了,所以學習各種語言便勢在必行,如果上輩子他身而為人時有這種要命的壓力和學習東西,估計都能混成那種精通七八國語言的國學大師了。

那頭老龍某種程度上的確沒騙他,這的的確確是一頭深淵惡魔的召喚禱言與其名諱。

卻唯獨隱瞞了一點。

什麼見鬼的小惡魔,那分明就是高階惡魔!

一頭至少17級朝上的精英惡魔督軍!

一頭罕見的......六-臂-蛇-魔!

其名——娜斐塔莎!

瑪德!這老東西想弄死我!

轟隆隆......

就在山坳中的瘋狂殺戮臨近高潮,在泰德因為突入起來的陰謀危機而感到前所未有的憤怒,與身體本能產生的恐懼時......

一股來自海面的狂風席來,夜空中的雷暴雲迅速翻滾涌動,將還未盡興的月牙吞沒,短短片刻便開始電閃雷鳴,將兩條俱是面帶微笑各懷心思的藍龍面容,映照的陰晴不定。

宛如絕境!

這一刻泰德腦袋中彷彿有無窮的念頭與疑惑宛如天空的雷雲般相互碰撞。

因為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同卡戎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難道是女士的安排?不!絕不可能!如果女士要讓他死,哪裏需要繞這麼多彎子,當年直接將他趕出龍堡他早就曝屍荒野了。

而此刻逃也是絕對不現實的,他一條才五歲的幼龍,又怎麼可能從條蓄謀已久的極老龍的眼皮子底下逃的掉?

磅礴的大雨自萬里高空澆灌而下,讓泰德轉眼間恢復了絕對的冷靜,同時也讓他忽然想起了塞琳臨行前的那句話:

藍龍之間,從沒有無由來的溫情。

呵......

於是泰德轉過腦袋,面上因為這份『詳盡體貼』的準備洋溢出更加溫和燦爛的微笑:

「感謝長者的饋贈!我泰德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泰德的態度讓卡戎很滿意:

「嗯......這是我應該做的,也是我卡戎最後能為藍龍堡做的,去吧,小幼龍,別讓我等太久......」

「我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年紀真的太老了,他的話剛說完,天空又連起連片的閃電風暴,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老本能的將自己蒼老的軀體往沙子裏又縮了縮,彷彿這才能讓他的夜晚睡得更安寧一些。

宛如白色匹練般的雷暴同樣映在他身旁幼龍的眼瞳中,他若有所思的最後看了一眼渾身都散發着暮氣的老龍,展翅騰飛。

朝着山坳的中心戰場飛奔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暗藏的殺機

0%
目錄
共7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