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別問,問就是劇情需要!

第7章:別問,問就是劇情需要!

在接下來的三個月里,桂並沒有教三個小傢伙任何可以防身殺敵的技能,只是帶著三個小傢伙兒一邊玩兒鬧一邊將一些在亂世之中的生存技能在潛移默化之中交給三人,

雖然腦袋大部分的時間都處在脫線的狀態,但是這位長發的男人卻給了三個小傢伙兒一段兒終生都不會忘記的、寶貴、愉快且輕鬆的童年回憶。

即便這份回憶只有短短的三個月。

剛開始總是吵著要桂教自己忍術的彌彥也在這三個月的時間裡漸漸沉淪,沉淪於這種在以往想也不敢想的如夢般的只屬於孩童的快樂之中。

當然,吐槽也是越來越熟練了。

異變是在跟桂一起生活的三個月後的某一天突然發生的……

灰暗的天空下,慘死的忍者、手上沾滿血跡,喘著粗氣瞪大著眼睛的圈圈眼紅髮少年、似乎是被少年嚇到的藍發小女孩兒以及故作鎮定的黃髮少年。

姍姍來遲的桂,看著這樣的場景也是深刻地明白,這個國家跟自己的國家完全不同,想讓他們作為普通人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的想法是十分幼稚的。

「這個眼睛…」桂看著癱倒在地的長門露出來的異於常人的眼睛,瞳孔輕輕顫動,「得去大醫院治療吧?是吧!伊麗莎白!」

伊麗莎白:【……】

彌彥:……

小南:……

也是自這天之後,桂才開始真正意義上的訓練三人,當然,說是訓練,承擔起訓練三個小傢伙兒的任務的人並不是桂而是伊麗莎白。

作為萬能的寵物,桂在這個世界學到的東西伊麗莎白也是樣樣精通,火遁水遁炮遁什麼的那都是輕鬆拿捏!

而桂教的東西依舊跟之前沒什麼兩樣,依舊是從表面上來看似乎都是一些無厘頭的毫無用處的東西,但是…卻在不知不覺之中被這三個小傢伙兒吸收並潛移默化地改變著三個人。

……

這個國家一直都在下雨,就像是這個國家沒有停止過流淚一樣。

有時候桂會將這個國家跟以前曾去過的某個星球做對比,雖然名字想不起來了,但是那個星球也是大部分時間都在下雨。

深夜,看著屋檐下那個抱著膝蓋默默垂淚的紅髮瘦弱男孩兒,桂抬頭望天似是有些感慨地道:「沒有錯,那個時候無論你做什麼都不會有錯,我發自內心地相信著。」

「桂…老師…」長門趕忙擦了擦眼淚並回過頭看向了不知何時到來的桂。

「因為那時候你只是想要保護他們兩個吧?聽好了,長門。無論什麼時候,這份想要守護重要之人的心都沒有錯。」

長門莫名地眨了一下眼睛,似是不太明白為什麼自己心裡一直糾纏著自己的罪惡感會被桂發現。

這種自己害怕自己的力量的事情…

「別害怕,那是你的力量,總有一天你會駕馭它掌握它,將它作為你守護最重要之人的力量。當然,說是這麼說,在那之前,先鍛煉好自己的心。」

「心?」

「嗯,力量沒有好壞,關鍵在於人怎麼使用。而這後半句就是所謂的心,也就是你的武士…不,忍道了。」

「我的…忍道?」

「以前有個傢伙,他站在天平的兩側,兩邊都是最重要的人,但是給他的選擇卻是只能通過殺掉一方來救出另一方。」

「殘酷的選擇呢…」

「嗯,是啊。我一直在想,如果當時讓我處在他的位置上的話我會怎麼選,

但是直到今天我也沒有找到答案。」

「那那個人是怎麼選擇的?」

桂沒有回答,而是搖了搖頭:「這個不是重點。我想說的是,長門,跟曾經的我們不同,你有可以同時保護好兩邊的力量。作為你們的領路人,我是說什麼也不想看到你們有一天會面臨我們當時的選擇。」

「保護好他們…我…真的可以嗎?」

「嗯,絕對可以。因為我相信。」

……

三年的時間一晃而過,就連桂也覺得到了該別離的時候了。

但是在那之前,卻還有一場考試需要他們三個參加……

因為劇情需要所以就很突兀出現的教室里,桂站在講台前手持教棍敲了敲黑板。

「咳咳!因為世界不同,所以考試的形式也需要變化,這次的攘夷志士大講堂·雨之國·畢業考試正式開始,請注意聽講我只講一遍考試內容。

首先,是第一場考試筆試,因為考慮到字數問題,所以這次的筆試就只出兩道題,答對一道就算是通過了第一場的筆試。

同學們請注意看自己面前課桌上的答題板跟筆,在我提出問題之後請將答案寫在答題板上。然後注意,你們的身後有監考官看著所以請千萬不要作弊。

最後提醒一句,在回答問題的時候要揣摩出題人的真實意圖。現在,請諸君盡自己的全力努力吧!」

看著面前的白色答題板,長門與小南兩個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也就只有彌彥一個人抱著手一臉的胸有成竹。

「那麼畢業考試正式開始,首先是第一題,請寫出下面漢字的平假名讀音。」

說著,桂也是將一張大字報貼到了黑板上,上面的漢字正是【山椒魚半藏所率領的雨忍部隊】。

這一刻,三個小傢伙兒都覺得這道題穩了,因為實在是太簡單了!原本還以為畢業考試會是特別難的問題,沒想到竟然這麼簡單!

這般想著的三人也是互相對視一眼並同時點了點頭,緊接著便信心滿滿地開始在答題板上作答。

兩分鐘過後,看著收筆的三個小傢伙兒,桂點了點頭道:「答題結束,現在來公布正確答案,正確答案是【傻X】。」

「不是吧!!」彌彥瞬間便吐槽了。

「嘛嘛,冷靜一點彌彥,另外像是白痴、飯桶、酒囊飯袋、尸位素餐、笨蛋、蠢貨也算正確。」

「基本上都一個意思吧!」

「身為這個國家的掌權者,甚至被這個忍界尊稱為半神,卻在面對這個國家的悲慘狀況毫無作為無動於衷,你覺得這個稱呼難道不貼切嗎?」

彌彥無言以對,仔細想想甚至覺得挺有道理的!

「喲西!拿下一題!」

「為什麼你答對了啊!小南!」彌彥有些懷疑人生。

「嘻嘻,」小南咧著嘴笑了笑並沖著彌彥晃了晃自己的剪刀手,「跟了桂老師這麼久,這種事情我早就清楚了!」

這時,長門也是亮起了自己寫著尸位素餐的答題板,道:「是呢,彌彥,老師剛剛可是提醒過了,要揣摩出題人的真意,就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意思。」

「呵呵呵…絕對哪裡有問題…」

彌彥就只是呵呵呵地笑,整個人陷入了某種懷疑人生的狀態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銀魂眾的火影物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銀魂眾的火影物語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別問,問就是劇情需要!

0%
目錄
共7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