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內憂外患誰在前誰在後1目瞭然!

第8章:內憂外患誰在前誰在後1目瞭然!

「那麼問題二,請用假名讀音翻譯下邊的詞。」

說着,桂再一次地在黑板上貼出了一張大字報,大字報上是山椒魚半藏的名字。

這一次,吸取了上一題的教訓,彌彥也是順着桂的思路答題。

對方的部隊都是酒囊飯袋的話,那麼敵方的大將就該解釋地再狠一點!

將能想到的罵人的詞都給寫上去之後,彌彥也是堅信自己這次絕對能夠答對!

不過……

看着桂公佈的正確答案:小氣鬼/怎麼還不咽氣?/究竟什麼時候咽氣?彌彥也是再一次地沉默了。

「你說這個誰能懂啊!!」

「遺憾呢,看來第二問沒有一個人答對呢?那麼,現在來第三問,給一道題都沒有答對的人一個最後的機會。」

「可惡…!!」彌彥也是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起來,自己竟然一道題都沒有答對!

「提問,成龍有幾個鼻子?這個問題有相當大的難度,所以會多給你們一些時間去思考,給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好好考慮一下。」

成龍是誰啊?!

彌彥已經徹底崩潰了,話說這是個名字吧?是人名吧?是人名的話,就代表對方是人類,一般人類都只有一個鼻子,但是…但是如果這麼簡單的話老師不會留出一個小時的時間來,難道說這道題裏邊還有什麼隱藏信息嗎?

在彌彥皺着眉頭的認真思考下,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

「現在公佈答案,成龍的鼻子個數是…一個!」

咔嚓!

彌彥手中的筆被其給捏斷了,答題板上修修改改最終得出的答案〇也是暴露了什麼。

「看來第一場考試只通過了兩個人呢。彌彥,下一場實踐考試繼續加油吧。」

「老師,現在退學還來得及嗎?」

彌彥面無表情地舉起了手發問。

……

「聽好了,不論你們想用怎樣的方法改變這個悲傷的國家,不推翻現在的政權都是沒有任何機會的。這個國家一直都面臨着內憂外患的局面,從字面上來看就清楚,要先解決內憂再解決外患。雖然歷史上也有將內部矛盾轉移到外部矛盾從而來拯救國家的例子,但是卻不適合這個國家。」

聽着桂的長篇大論,彌彥若有所思,隨後舉手問道:「也就是說要改變這個國家就必須要跟半藏對立嗎?但是我想的是團結這個國家的所有忍者,以對話的方式來阻止戰爭…」

桂也是點了點頭,道:「嗯,彌彥你的想法很好,但是對於這個國家來說卻不適用。半藏的性格我很了解,他對於自己以外的國內武裝組織都有一種很深的戒心生怕別人影響到他的地位!

而且,我說的對立也只是在理念方面,不一定就必須要跟對方戰鬥。就像是我給你們安排的第二場實踐考試一樣!你們完全可以通過的別的方式來一步步奪取政權自上而下地改變這個國家!

之後,憑藉着一整個國家的力量與話語權,去努力改變這個戰爭不斷的忍界。這是我給你們的建議,當然你們也可以根據你們的想法去做,不過就現實情況來說,這是成功的可能性最大的一條路。」

「自上而下地改變這個國家…」彌彥呢喃着重複著桂剛剛的這句話,某條新道路也是豁然在腦海中鋪設開來。

尋求志同道合的同伴,不以流血的方式爭取這個國家的政權,自上而下的改變這個國家繼而影響到整個忍界……

「好了,

該公佈第二場實踐考試的課題了,我給你們佈置的考試內容就是——」

說着,桂再一次地將一張大字報貼到了黑板之上:「沒錯!就是你們第一次攘夷活動的實踐!明日拂曉,你們要潛入半藏的居所進行偷襲,這是我搞到的半藏居所的結構圖,都給我牢牢地記清楚了!」

「等下!這個也太快…不,太激進了吧!你剛剛不還說可以不必流血就能將政權奪到手嗎?話說你到底是從哪裏搞到的房屋架構圖啊!」

「先別激動,彌彥,我還沒說完任務呢,任務的具體內容是,在進入半藏的居所之後,看到沒有,就這個還有這兩個位置,進入這三個位置將…」

看着桂指著的地形圖上的三個位置,彌彥也是不由地吞咽了一口口水,這一次的實踐考試……是玩兒真的!

「……廁所里的捲紙像這樣把抽的地方倒過來放在裏面!」

「為什麼啊!!」彌彥已經徹底崩潰了,抱着腦袋抓狂地大喊起來,「為什麼就只是廁紙啊!話說為什麼要將廁紙反過來啊!完全搞不明白啊!」

「不…」長門這時捏著下巴認認真真地分析起來,「你仔細看,彌彥。這樣一來,他們就做不到輕易扯斷廁紙了!老師以前說過,攻心為上,做這種事情一定能使對方在上廁所的時候煩躁不安甚至是露出破綻!」

「原來如此…」彌彥瞪大了雙眼,不過緊接着也是再一次地吐槽起來:「…個屁啊!都潛入了為什麼非要抓着廁紙不放啊!話說他從上廁所脫褲子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是露出破綻了吧!」

「真虧你能發現呢,彌彥。不愧是我看好的攘夷志士!」

「啊啊啊啊啊!讓我去死吧!」

……

「由於一些原因,實踐考試暫時擱置,直接進入第三場考試,實戰!」

「喲西!早就等著了!」

聽到講台上的桂宣佈這個消息,彌彥有些迫不及待,握緊拳頭,臉上也寫滿了興奮。

小南舉手發問:「我能問問由於一些原因的原因是什麼原因嗎?」

「嗯,這個問題問得好,因為我剛剛想起來其實半藏之前給所有的廁所換了全自動的溫水馬桶,所以現在他們不用廁紙!」

看着一臉煞有介事地宣佈了這種消息的桂,三個小鬼頭也是在同一個瞬間沉默。

……

雨天,戶外。

看着三位明顯長高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的「幼崽」,桂的眼神也漸漸柔和了起來。

「恭喜,你們畢業了。」

聞聲,互相支撐著站在桂對面的長門三人也是同一時間淚目……那是不可能的。

「畢業個頭啊!」渾身黝黑的爆炸頭彌彥手指桂氣鼓鼓地道,「那個銀色的骨碌碌滾過來的會爆炸的小球是什麼啊?那個是忍術嗎?!也太犯規了吧!我們都還沒出手呢!」

沒錯,剛剛所謂的對練正式開始后,三個小傢伙兒蓄勢待發,不過還沒來得及出手,三人的腳邊便不約而同地骨碌碌滾來了一顆銀色金屬小球。

再然後……戰鬥就宣告結束了。

「哦,你說這個啊,」說着,桂從懷裏掏出了一顆金屬小球,「這個是定時炸彈哦。」

「所以說…為什麼是炸彈啊!那個也算是考試嗎?!」

「忘記我教你的嗎?為了某些不容失去的東西,即便是用上骯髒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你給我閉嘴!」彌彥真的是被氣到不行,有種想要現在就跟對方分道揚鑣的衝動。

「還有…」桂的表情再一次地柔和了起來,「其實根本就不需要這種考試來證明你們的成長,因為三年以來你們的成長全部都被我看在了眼裏。」

一瞬間,彌彥三人都瞪大了眼睛,頗有些不可思議地看向了露出這樣罕見表情的桂,緊接着,三人也感覺各自的眼眶都有些濕潤。

即便是大部分時間腦袋都處於脫線狀況之下的老師,自己學到的東西依舊很多很多,多到這一生也大概夠用了。

「彌彥,你的夢想對於現在的你來說真的很遙遠,所以我會為你加油的。長門,別忘了我曾跟你說過的話,我一直相信你。小南,女孩子一般都比較細心,所以你要多照顧一下這兩個粗心的男人。」

「什麼嘛,搞得這麼煽情,老師你根本就不是適合煽情的人。」

彌彥別着臉,即便是嘴唇開始輕顫也還是在逞強,跟桂在一起的三年裏的一點一滴不斷在腦海中閃過。

「那麼,最後的提問了,彌彥,你覺得所謂的政權究竟是什麼?」

「實力?」

「不對。」

「知識?」

「也不對!聽好了彌彥,所謂的政權的根本其實就是最底層的人民啊!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句話千萬不要忘記!最後,有緣再見!」

說罷,桂瀟灑轉身,而伊麗莎白也是淚目舉起【再見QAQ…】的白色木牌之後轉身跟上了桂。

看着桂離去的背影,彌彥也是鼻頭一酸,緊接着也是轉過了身同時顫抖著聲音開口:「長門,小南,我們走。」

看着說完這句話徹底憋不住淚崩的彌彥,小南也是輕嘆了一聲吐槽:「明明平時跟老師吵的最凶的就是你了…」

「啰嗦!我才沒有覺得不…不舍呢…嗚嗚嗚…」

看着淚如雨下,涕泗橫流的彌彥,長門跟小南也是對視一眼同時無奈一笑,緊接着也是你一句我一句地安慰起彌彥。

當然,幾人不知道的是,還有個人其實哭的比彌彥還要凶,那就是……正抱着伊麗莎白求安慰的桂,只見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淚流不止,不停抽噎。

而伊麗莎白也是不停地用自己的手安慰著這位明明不舍卻硬要在學生面前裝出一副輕鬆表情的老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銀魂眾的火影物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銀魂眾的火影物語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內憂外患誰在前誰在後1目瞭然!

0%
目錄
共7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