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二、金獅堡!

一百二十二、金獅堡!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五日後,鹿陽山脈,紅山匪盤踞之所。

鹿陽山脈位於北斗府東南,山高林密,溝壑縱橫,猛獸眾多,毒蟲無盡,是平陽道窮山惡水之地。

此刻,鹿陽余脈,虎尾山叢林中,幾道身影快速穿梭,他們沿著縱橫交錯的獸道前行,目標是山下的平原地帶。

這幾人皆是成年男子,年齡大小不一,身上披著或新或舊的棉甲,個個手持利刃,滿臉凶神惡煞。

這幾人,都是虎尾山上的山賊,他們這次下山,目的是打探外界的情報。

虎尾山上的金獅堡,是紅山匪余脈。

走過半個時辰以後,這些人似乎是累了,商議了下,就隨便找了一處向陽開闊地帶,就各自搬了石頭坐上,開始休息起來。

他們從包裹中取出干餅、牛肉、清酒,便自顧喝了起來,大聲喧嘩。

其中,一位尖下巴、細眼眉、厚鼻頭的山匪,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下,抱怨似的說道:

「唉!

「堡主似乎不拿咱們幾個當人看呀。」

等吸引眾人的目光以後,他繼續說道:

「現在誰不知道,咱們紅山匪的大匪主,因為刺殺北斗府府主這件事得罪了北斗府,現在,那位大人物已經震怒,決定發動力量剿滅咱們紅山匪。」

他話語落下,眾人皆是一臉沉重。

尖下巴男子調整了下坐姿:

「北斗府是什麼樣的勢力,兄弟們也都知道,蓋壓整個平陽道,這可不是咱們紅山匪能夠比的。

「如果,北斗府真下定決心,想要滅掉咱們紅山匪,那可真是在劫難逃。」

說到這裡,他就在心底暗罵紅山匪主傻.逼,好好的山賊不當,非要去得罪北斗府作甚?

不想活了?

北斗府,

也是紅山匪能惹的?

他話音落下,立刻就有一人搭話,是一個額頭帶著刀疤的男人,這個山賊幽幽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次,咱們大堡主派咱們兄弟幾個下山打探情報,確實不地道,簡直就是想讓咱們送死。

「嘿嘿……」

他忽然冷笑一聲:

「如果咱們幾個運氣不好的話,正好遇到北斗府的攻山隊伍,那必定九死一生,想活著都難。」

另外幾個山匪聞言,張了張嘴巴,最終還是沉默了下來,沒有開口。

因為,他們沒法反駁。

尖下巴與刀疤男說的都是實話。

他們這些人雖然武功不錯,在整個金獅堡也算精銳,但大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得罪了金獅堡大堡主,淪落為這個紅山匪分支的最底層。

這才被分配外出打探情報,做這個危險的工作。

這個時候,那位刀疤男子視線轉動,看向尖下巴,詢問般說道:

「毒蠍子,你有屁就放,剛剛說這麼一通,肚子里到底想賣什麼葯?別告訴我,你只是想胡亂抱怨一通。」

刀疤男子似乎不是蠢人,知道尖下巴男子話裡有話,立刻催促。

尖下巴男人收起了表演,環視一圈,聲音故意變得低沉:

「大堡主不把兄弟們當人看,給咱們委派這種危險的活計,要我看,咱們也就沒有必要再跟他混下去了。既然派咱們下山去打探情報,那咱們就將計就計,索性直接下山離開得了。

「如今,紅山匪主峰那邊被北斗府圍剿,哪怕鹿陽山脈天險眾多,估計也很難支撐下去,咱們幾個又何必非要隨著這艘破船一起沉入河底呢?」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咱們幾個要手段有手段,要武功有武功,何不趁此機會脫離紅山匪,遠離平陽道,再重新找一個地方,佔山為王,自己做當家。

「到時候,金銀財寶隨意強奪,還可以搶奪一些小娘子玩玩,說實話,老子已經一年沒碰過女人了,都快憋壞了。

「現在見到男人都覺得眉清目秀!」

眾人聽完,紛紛露出意動的神色。

尖下巴見此,露出一絲微笑,覺得這件事就成了,他張開嘴巴,就要再接再厲,徹底鼓動這些人跟他一起混。

嘭!

這個時候,附近突然傳來一聲悶響。

眾人轉頭看去。只見一位身穿玄甲、腳踩鹿皮靴,腰挎一根粗長鋼柱的男子從天而降,落到了附近最高的一塊巨石上,居高臨下的望著他們。

尖下巴男子立刻持刀戒備,眯著眼睛,高聲呼喊道:

「閣下何人?」

來人正是魏方,回歸北斗府後,就迅速加入北斗府征討紅山匪的隊伍中,現在,正在執行圍剿金獅堡的任務。

魏方沒有對方回答這個問題,仔細看了看這幾人的裝扮,肯定般反問道:

」你們幾個,就是金獅堡的山賊吧?過來跪下,我有話問你們。」

說完這句,他旋即悠悠說道:

「不要反抗,否則。

「死!」

來者不善……尖下巴男子立刻握緊刀柄,鏘的一聲將手中長刀抽了出來,他已經可以判定,這個年輕男子絕對不是自己人。

他們這些山賊雖然作惡多端,但從心底上卻認為自己是劫富濟貧,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匪徒的。

魏方既然稱他們是紅山匪,那就一定是外人。

這時,尖下巴男子又聯想到目前北斗府正在大範圍的圍剿紅山匪這件事,頓時瞳孔一縮,似乎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立刻暗罵一聲刀疤男這個烏鴉嘴,居然一語成真。

他立刻大聲呼喊道:

「動手。」

「他應該是北斗府門人,將他活捉,問一問山下的情況。」

尖下巴話音落下,另外幾位山賊毫不含糊的抽出兵器,一臉兇惡的沖了上去。

「殺殺殺殺殺!」

這些山賊平時都是殺人如麻的角色,並不因為魏方可能是北斗府門人就有絲毫顧忌,一個個雙眼通紅,煞氣滿滿。

「嗯?找死!」魏方眼睛眯起,緩緩抽出腰間長棍:

「看來,我剛剛的話,你們沒有當真啊。

「既然找死,那就成全你們!」

轟!

他一躍而下,鐵棍高高舉起,一棍砸向沖在最前方的尖下巴男子。

嘭!

下一刻,尖下巴男子手中的長刀崩碎,一根鋼柱狠狠砸在他的腦袋上,將他的頭顱砸的粉碎,腦漿迸裂,鮮血四濺。

啊啊啊啊!!

被鮮血濺了一臉的山匪們頓時冷靜下來,兇殘,太兇殘了,尖下巴是他們這群人種武功最高的,竟然一個照面就被打死,這完全就是碾壓。

高手!

「跑!」

眼前魏方武功高絕,他們不是對手,這些山賊立刻止住沖勢,轉身就逃。

面對弱者之時,這些兇狠殘暴,冷酷無情,但面對強者,卻又軟弱無比。

為了活命,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

逃跑,非常合理。

尖下巴男子被一棍打的頭顱粉碎,這些人就頓時失去了廝殺的勇氣,立刻紛紛逃走。

只是,他們失敗了。

砰砰砰砰砰!

這些人剛轉過身,背後就有點點棍影戳了過來,一下子點在這些人後背之上。

狂暴如同海嘯般的力量立刻通過鐵棍傳遞了過來,這些山賊的後背立刻凹陷,骨骼大面積粉碎,五臟成泥。

他們一個又一個向前,借著慣性狂奔幾步就撲通倒地,吐血而亡。

魏方收起鐵棍,盯著最後一個倖存者,說道:

」過來,回答我剛剛的問題。」

刀疤男心驚膽戰,既慶幸自己沒有被殺,又擔心自己之後的結局。

他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說道:

「求您饒我一命,無論問什麼話,我知道的,都會說!」

魏方環視一圈,聲音淡漠:

「你是金獅堡山賊?」

刀疤男點點頭:

「是。」

果然是……魏方微微頷首,轉身朝著山下走去,吩咐說道:

「跟我來,別想著跑,後果你知道。」

……

……

自離開海州城,回到北斗府後,沒過幾天,北斗府就召集內門弟子,開展了這次剿滅紅山匪的行動。

傳說,是這位紅山匪主膽大包天,特別貪婪,竟然想刺殺北斗府主,以便獲得某個神秘勢力的獎勵。

但是。

他失敗了。

也因此惹怒了北斗府主。

這才有了北斗府這次的行動。

因為紅山匪盤踞整個鹿陽山脈,其內山峰眾多,每一處余脈之上,都有紅杉菲的分支,針對這個情況,北斗府在組建主力攻打紅山匪大本營之外,還分出眾多小隊,同時圍剿紅山匪的各個分支。

現在,魏方就隸屬於其中一隻小隊。

他這次上山,也是小隊分配給他的任務:

抓舌頭,刺探情報。

這是要評估金獅堡的實力,為後續的進攻做準備。

……

……

山腳下,溪水旁邊,茂密的叢林被砍倒,整理出一片空地。

空地之上,排列著一頂又一頂灰白色帳篷,這裡就是魏方所在小隊的臨時駐紮地。

魏方帶著刀疤男剛剛來到這裡,就有一位身材高大,面容俊朗,氣質儒雅的男子主動迎過來,他看了後面的刀疤男一眼,笑呵呵的讚歎一聲:

「陸師弟效率很高嘛。

「這般短的時間,就捉到了舌頭。」

這個傢伙叫荀烈,是北斗府資深內門弟子,現在已經有煉臟境修為,是這隻小隊頭領之一。另一位頭領,是一位女子,叫洛彩敏,一位很有味道的姐姐。

魏方聞言,輕聲笑了一下,坦言說道:

「只是運氣好罷了。

「剛好遇到金獅堡的探子下山。」

二人邊走邊說,來到中央最大的一頂帳篷之內,還未等落座,就有一位身材高挑、姿容秀麗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環視一掃,抿了一下嘴巴,但沒有說話,只是隨意尋了一張椅子坐下。

荀烈也不在意,神情冷峻地盯著刀疤男子道:

「我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但你必須保持坦誠,如果讓我發現你有任何撒謊的地方,這片青山綠水,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刀疤男子的骨頭很軟,又跪了下來,哐哐哐的磕了幾個響頭,說道:

」閣下,請問吧。

「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跟隨魏方下山,又見到這處營地,這個刀疤男子就知道,這群人真的是北斗府門人。

如果自己不好好配合,肯定會被這群傢伙殺死。

所以,聽到自己還有活命的機會。立刻做出保證。

作為一名山匪,他的心中並無忠誠可言,而且還在金獅堡備受冷落,做出背叛的事情,就更加沒有壓力了。

這很合理。

魏方見到刀疤男子感恩戴德,禁不住冷笑一聲,真的繼續活下去就是好事了?北斗府雖然是名門正派,但行事也霸道的很,這山匪最終的結局,也不過是送入暗無天日的礦藏,終日勞累,苟延殘喘一段時間罷了。

在他對面,那位容顏俏麗的女子,始終眯著眼睛,沒有說話。

荀烈微微頷首,對刀疤男子的反應並沒有意外,直接問道:

「金獅堡那邊現在有那些高手,你可以說一說了。」

刀疤男子聞言,仔細想了想,才慢慢開口:

「金獅堡是紅山匪的分支,高手並不算少,據我所知,我們金獅堡大堡主是煉臟境武者,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四位當家,都是練骨境。」

他頓了一下,做出總結:

「金獅堡的實力,在整個紅山匪眾多分支之中,算是上等勢力了。」

他仔細回想將金獅堡的大體實力,抖了個乾淨,賣的很徹底。

荀烈聽完刀疤男的話,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又很快平復了下去,他手指篤篤篤的敲擊著桌面,慢慢笑了起來,說道:

「很好,我能感到,你並沒撒謊。」

在刀疤男子飽含期待的目光中,他立刻招呼出兩位北斗府門人,將刀疤男子帶了出去,做到了承諾。

這個時候,魏方對面的那位女子,洛彩敏突然皺了一下眉:

「金獅堡的實力,似乎與咱們之前得到的情報並不相同,金獅堡大堡主竟然是一位煉臟境武者,這實在是不可思議,有這種實力,做什麼山賊?」

北斗府不打無準備之仗,早在進攻之前,就已經將整個紅山匪的大致情報都探查了一遍。

魏方他們這支小隊,同樣也有關於金獅堡的情報,在情報之中,這金獅堡的實力並不強,大堡主只是一位煉骨境武者,幾位當家,也只有有兩位當家是練骨境武者。

一個垃圾山賊窩而已。

這種小勢力,無論是荀烈、還是洛彩敏,哪怕是獨身一人,都可以將之覆滅。

但現在卻要認真面對一下了。

荀烈不由搖搖頭,罵了一句:

」執法堂那邊,哪怕是挖掘情報,也是分重點的,類似於紅山匪主峰那邊,肯定會調查的一清二楚。

「金獅堡這種二級勢力,估計也就隨便探查一下,有些失誤,倒也正常。「

洛彩敏聞言,哼了一聲,不滿意道:

「這哪是失誤?這簡直就是失職!

」如果咱們不做調查,直接根據執法堂給的情報做計劃,雖然不至於任務失敗,但對方竟然有一位煉臟境高手,出其不意之下,咱們這邊也可能有大的損傷。」

她還是有些生氣:

「這樣一來,哪怕真的滅掉金獅堡,咱兩將來也得負一些責任,也得受懲罰。」

作為這隻小隊的頭領,荀烈、洛彩敏荀的職責並不只是完成任務就可以,若是執行任務期間,隊伍傷亡過大,他兩非但不會得到任何功勞,反而會受到懲罰。

荀烈繼續搖了搖頭,但現在並不是吐槽執法堂的時候,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雖然金獅堡的實力已經出乎咱們的意料,但與咱們這隻隊伍相比,卻也有很大差距,咱們仔細準備,一定可以付出最小代價,剿滅金獅堡的。」

這確實有可能。

要知道,這隻小隊除了荀烈與洛彩敏兩位煉臟境武者之外,還有十位煉骨境武者,以及多位外門弟子和北斗府的附屬勢力。

可謂是人手眾多。

說完這句,荀烈頓了一下,斟酌說道,說出計劃:

「咱們派出高手剿滅金獅堡外圍的同時,你我二人直接衝擊金獅堡核心,牽制金獅堡大部分高手,外圍就由幾位煉骨境師弟率領,一起合圍金獅堡,盡量不放為一人,將這些為惡多端的山匪們全部殺死。」

他這次用的完全就是陽謀,就是要憑藉碾壓般的實力,堂堂正正的將金獅堡剿滅。

洛彩敏聞言,又補充了幾個細節,便將這次攻山計劃徹底定了下來。

……

Ps:求加書架,求收藏!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最新章節地址:https://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全文閱讀地址:https://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txt下載地址:https://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手機閱讀:https://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23章金獅堡!)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二十二、金獅堡!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