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老師發生什麼事了

楊老師發生什麼事了

我操有沒有比這更加誇張的東西啊?

看着周圍的環境,我沉默了也許留在這裏不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吧。

以後再也不相信自己的感覺,有時候感覺真是騙的厲害,現在怎麼辦呢?

周圍的每一個口空氣都能讓我感受到詭異的成分。因此我想了想。難不成這是傳說中的鬧鬼?

就在我以後的時候。外面的玻璃窗上印出了幾雙手印,這手印看起來很是稀薄,

正常人一般不會發現,但是我因為有世界的原因,精準度B不是白叫的因此的話,

瞬間就鎖定了窗戶上面。那窗戶上的手印細微的印在玻璃上面,就像有一個人被困在裏面瘋狂拍打着玻璃但造成的動靜卻極其稀少。

我現在非常害怕。我要離開這個,起碼不能再呆在原地了。

再往哪裏走呢?外面漆黑一片廢棄的樓房連綿一片,看不到盡頭。

一看裏面就有不得了的東西。校園裏面,教學樓還有一點燈光有人在學校

我立馬決定先去學校,還有些人會。有人在的話就起碼。心裏也舒服一點。

我當即決定去學校里再說。這叫我猛地一腳踹飛那個破爛的大門,

旁邊的保安亭瞬間顯得安靜了下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穿過空無一人的操場。來到教學樓樓下,看着深不見底的樓梯我一馬當先

跳了上去,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着。一樓兩樓三樓四樓五樓六樓七樓八樓九樓十樓。

此刻總感覺背後涼颼颼的前面的樓梯就像是無盡存在一般,彷彿我怎麼走都走不完。法克!

我一拳打在地面,將地面打出一個裂縫出來。我現在就要以這個為媒介。

如果繼續往前跑的話,還能看到這個裂縫,說明我一直在原地踏步而已。從剛剛跳出來的那一刻,其實我仍然在一樓。

繼續往前面跑去。讓背後的涼意越來越接近我了,但在黑暗中明明什麼也沒看到。

如沒過多長時間,他就應該能接觸到我了。我可不覺得是什麼好事情。

系統裝備兌換目前可兌換的裝備兌換鬼燭

我感覺此刻我已經走了一個來回,發現那個裂縫還在那裏,也就是說我一直在原地打轉。

那是怎麼做到的明明是往上走怎麼就走不動呢?

背後的涼意已經離我只有幾米的距離了,我反正走回去。仍然什麼都看不到,

我只能後退的靠在牆壁當中,系統趕緊給我一件能夠然後現在活下來的裝備。

一根紅色的蠟燭出現在我手裏管那麼多,趕緊從褲袋裏打火機先點完說,

雖然不知道這玩意有什麼用。而且拿在手裏總感覺黏糊糊的。但那個看不見的東西馬上要靠近過來了,我有預感他可能就是鬼。

被他碰到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我不想知道。

我從褲子裏拿出打火機,紅色一塊錢塑料打火機沒什麼不同的

拿起來正準備點燃的時候,手一抖,打卻從手裏給蹦了出去,直接掉下了樓梯。

剛才他不緊張,出了一身汗,引起手比較滑,再加上塑料外殼,本就不怎麼容易抓抓牢。

因此的話,一緊張就給蹦了出去。而且正好飛到了樓梯中間。從中間縫隙掉到了樓下,

可怕的事打火機居然沒發出掉在地面聲音,而是從樓梯頂部又重新掉了下來

就好像一個循環一樣。我看着他一直重複著掉落。輪迴一樣就像是有傳送門。

我操不至於這麼陰間吧

我想用時停在家裏是能有用的雖然不知道它們是不是一個東西

不過來不及砰的一聲世界一拳把一個東西打飛

一個影子慢慢出現那是個穿校服的人

是學生藍白色相間,充滿著中國特色的校服,穿在她身上感覺極其合適。

他被一拳打到對面牆壁撞出了一個人形凹槽。

可怕的是,我發現她的眼睛裏面居然只有眼眶。

皮膚蒼白又詭異。看着散發着淡淡的屍氣,仔細一看才發現他慘白的皮膚外表有淡淡的褐色印記

那是什麼印記結合他身上的表現,我不難猜出,雖然不是醫生。也想到了一件東西,

那就是屍斑就算是他是這裏被幹掉的人,也不至於這麼快生出他來吧

因為這傢伙貌似沒什麼事他爬起來僵硬的走向我。我此刻也兌換了一個打火機。

瞬間點燃了紅色蠟燭,一股綠色的火苗出現在周圍。

綠色的火苗照耀下黑暗變得扭曲了起來,周圍的一切慢慢的清醒,

我才發現我是在一個走廊當中。並非在樓梯里

走廊上面黑色一片,這黑暗籠罩在那裏。我站在光亮當中,才發現地面上的地磚

外面則是水泥地板。這黑暗彷彿全是幻覺,兩者彷彿就像在不同的世界一樣,但卻聯繫在一起。

光照耀的地方,有一連串的腳印。應該是我鞋子上留下來的,

畢竟剛剛在花壇旁邊腳上自然有一些泥巴

那個蠟燭火焰似乎撐高了不少。就像是有人把汽油扔到了上面一樣。

墨綠色的火焰照亮着我的臉,反而來看,清楚地看到周圍真實的場景。

燈光之處,照到前面的鬼他就直接消失了。

只不過火焰也會往上多衝高那麼一點。

我將蠟燭往後撤一下。靠近一下牆壁,那個穿着校服的人又出現在黑暗當中。

卧槽真特么好陰間啊此刻蠟燭此刻已經燒了一半左右。

從現在到開始,一共也就兩分鐘而已我把蠟燭向那個人靠近,在綠色光芒之下,

他就直接被抹除了一半,但蠟燭卻猛地燃燒了起來。

明白了,只要靠里一時間,這根紅色蠟燭就會迅速點燃。

點燃蠟燭以後居然驅逐靈異。資源範圍有限。

那麼我用這根蠟燭現在走下去,能發現真實的路的話那我不就逃出去嗎?

因此我拿着這個蠟燭趕緊的向下跑去。結果呢發現沒什麼卵用,我仍然回到了原點。

就在此刻,蠟燭卻猛然燃燒了起來,綠色的火焰穿着老高。

整個蠟燭也從一半的數量急速下降。一路眼可見的速度向下滑去,

一群腳步聲從走廊對面傳來。似乎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火焰穿着如此之高絕對不能是人吧?此刻我在走廊旁邊一間廁所外面這是學校里的廁所,

看起來普普通通,沒什麼不一樣,白色的地磚,以及刷的粉白的牆面

綠色光芒下能看見這是它原本的樣子只不過外表確實。破敗一查就好像幾十年沒人打理過一樣,

這就是靈異的侵蝕嗎?鬼能力還能有這種效果?

其實現在的我早已接受這種設計。不管是什麼東西,

名字也不過是代號而已,所以的話我覺得這些現象統稱為鬼。懶得去糾結那麼多。

腳步越來越快啊,好像有一大堆人從對面樓道當中。走下來火焰也穿越穿越高,我靠近廁所。

蠟燭只剩下最後一小節,我想了想,一推開廁所門。溜了溜了正面沒這個勇氣,

世界雖然能夠攻擊到鬼,但對鬼貌似沒什麼用。剛剛那一拳已經證明了

進車的時候就感覺到周圍極度黑暗,火焰還沒量到一秒就全部消失了我瞬間感覺到了陰冷多少件衣服都沒用那種感覺直接從你心裏和向外出現的

按照剛才的發現來說,這種情況下只有一個可能,此刻我靠近後面,才發現後面的牆居然消失了。

從剛才的發現我能知道。接近鬼的話,燃燒的越快,

在走廊上聽到腳步聲以後,蠟燭都沒燒得那麼快。而反而接近廁所進去以後就直接燒沒了,

哪怕是智障也能看出來我他媽傻屌了外面來的人也許沒那麼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旁邊這個廁所。

就是說現在我所在的地方才是真正恐怖的腳了,恐怖的蠟燭,連一秒都堅持不住。

周圍陰風陣陣,黑暗的環境之下,所看到的地方不過一米,地面上仍然是白色瓷磚耳邊是

滴水聲音那個水龍頭沒關啊他感覺離自己很近,但在黑暗當中摸不着他。

我大步向前走去,但是周圍就彷彿沒有邊界一樣,甚至我可以跑。起來一個廁所,

遠不可能這麼大。在學校里的大型廁所也不會超過30米,

而這一奔跑,我覺得周圍面積起碼有200米甚至不夠。因為我已經用力跑了至少一分鐘左右。

周圍很黑什麼也看不到給我一種原地踏步的感覺

黑暗當中被打開了一道門,只見。一個人被推了出來,他手上還。拿着兩個人的手她們一起被什麼人推了進來。

砸挖擼多!

出口這不就出現了嗎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但是我覺得這是我一個離開的機會,我大步的跨過了他們最後一秒,剛想過去,

結果發現外面站着一個戴着眼鏡的男生,這個男生一臉獰笑,整個人表情都是像是扭曲

只見他猛地將廁所門給關了上去。一秒時間太快了,我來不及反應太多,只能把他也拽了進來。

世界猛地一把把他拉了過來,門卻突然之間自己關了上去。

周圍再度黑暗,此刻我拿出一根紅色蠟燭。這蠟燭只需要100點數就可以兌換我可以兌換一箱

這就輕輕點了他,接着火焰猛地竄高。一路沿可沿的速度下下。燃燒,

而且通過光芒我也發現,此刻我們就站在廁所當中。廁所並不大,反而有些狹窄,

旁邊是水龍頭,前面是蹲坑。通過這光芒,我能清楚看到現實狀態,而不會被他迷惑。

轉頭剛想對着旁邊的門就是一拳,結果發現這個門居然被無限拉長了。

這裏一切都是被人為控制過的。即使我能看清楚他們要怎樣,他們還能繼續這樣玩

我說在這怎麼跑不到他也許我在跑步的時候,周圍的一切都被拉長了。

幾秒后,蠟燭燃燒一空,綠色火焰消失,周圍又恢復了一些黑暗當中。

方鏡只見那個被推出來男生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在那個眼鏡男的臉上。告訴我為什麼要害我,你還要把我推出來?

這一看不是楊大美人了。震驚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裏是應該和你有關吧。至少在麵館當中,

只有你做過一些不尋常的事情,當時靈異事件我還不信,但是現在我能肯定的告訴你,那個敲門聲肯定有靈異。

這一切也許是你引起來,但我並不想追究你什麼,我只想告訴你到底發生什麼

聽到沒有,楊間一切都是你的錯,都是你的話,大家也不會死。

他此刻臉色仍然慘白。他也是不想留在這個地方周圍發什麼他完全不知道,

因此現在就算打死方鏡也沒什麼用不過的話,這樣會讓他非常爽,因此楊間瘋狂毆打他,甚至把把一個馬桶搋塞進了她嘴裏。

說明可憐的方鏡被楊間壓在身下,眼鏡都快乾碎了之後都要扒方鏡進褲子的時候。

一道腳步聲出現在我們面前,但在黑暗的影響下,我們認識看不到另外兩個人,

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卻被白色的手臂猛地抓住了脖子然後瞬間就被脫進黑暗當中了。

這一變故非常可怕,楊間也不在其在方鏡身上害怕嗎?這個在黑暗環境當中隨時會有鬼幹掉你

此刻一道幽綠色的光芒出現,驅散了黑暗。我拿出一個煤油燈他白森森居然是骨頭做的

陰氣森森。白色的骨頭被組成了一個鬼臉的形狀圓柱。中間是空心的。銀白色皮質的提手,也不知是什麼材料做。在這種黑暗環境下,這樣散發着微弱的光芒。

這種說法只有鬼才能對付鬼,因此這些道具都和鬼有關。

有綠色的火焰從鬼臉的瞳孔當中散開。這用骨架做成的一盞煤油燈,看起來很是陰森但是有着光芒照一下,

陰冷的感覺居然被驅散了不少楊間立馬就靠了過來,竟然一把抱住我的腰了

今天就是神仙也不能讓我和你分開。楊間的聲音冷靜但是這話聽起來卻非常逗比。

方鏡更是可怕,只見他一把抱住我的大腿說到

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再生父母。你就是大腿。今天就殺了我們兩個也不會放手。

死在人手裏也好過死在鬼手裏啊

你剛剛說的鬼是吧?你覺得這些東西是鬼,你知道些什麼?要知道鬼,這是我自己認為的,

但他也可以這樣認為。那萬一要是從哪裏聽到過這種東西,說明他知道一些。

我現在的話,我也要趕緊離開,提着油燈,雖然看不清楚周圍的環境,

最終也只能照亮。五米的範圍內。也看不清什麼,原本想着廁所,此刻卻像無限大一樣。亦或者這根本不是學校廁所。

可惜我點數並不高,這種油燈花了5000點數。名字叫陰森提燈來自泰拉瑞亞世界。

這油燈應該也有效果,否則那個鬼怎麼到現在還沒來攻擊我們

我提着油燈向無盡的黑暗,走過去,路就像走不完一樣。

你們還要抱着我到什麼時候楊間你也是放開我的腰。還有你不知道腿上掛着一個人,很不方便嗎

然後從倉庫里拿出格洛克手槍,對準兩個人說道我勸你最好趕緊放開我,否則的話,我槍可不長眼

楊間馬上放開,方鏡也是,畢竟已經看出來了

我不是真心想趕他們走,如果想的話直接開槍就可以了乾淨又利落。

他們跟在我身後,一直向前走去,我提着白骨提燈發着幽綠的光芒,

整個人就像快速向前走去,沒走多久,便發現前方黑暗當中散發着微弱的光芒。

我慢慢走進以後才發現這居然是一顆白色的古樹整個樹榦上全是白色的骷髏。

那骨頭組成的樹枝上掛滿了褐色的皮,是什麼皮的?按照恐怖片套路應該是人皮。暫且當它是人皮吧。

他們在黑暗當中,無風自動着整棵樹貌似是空心的,風從他骷髏的眼眶裏流出,

發出嗚嗚的聲音,而這裏明顯是在室內,應該沒有風

而且我也感受不到風在這棵樹上,一個高大的黑色人影照着掛在樹上,

胸口是一個漆黑色的東西。插在上面。放着黑色的血液正滴答滴答地從他身上流了下來。

黑影的額頭上是一個巨大的眼珠,散發着紅色光芒,正注視着我們

看見了這些我選擇直接繞路離開,太陰間了反正周圍空曠的很

再從別的地方找一找,這棵樹絕對有什麼古怪。

我有點好奇但是我不去,因為命就一條所以好奇心害死貓,任何恐怖片不都這樣說了嗎?現在我可不能重蹈覆轍。

也許我在提着燈走一段時間,就連出去也說不定啊。

楊娟,你們有意見嗎?想不想去那裏看一看

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表示,我還想多活幾。

我提着燈周圍慢慢走去,最後才發現完全沒用,不管走到哪,最後都會回到這

最後我面對着還是這個樹算繞不過去也許是天意吧。

現在我也沒什麼法子,身上的點也基本快要用光了。不可能再兌換什麼道具,

這個油燈使用時間也是有限制的。畢竟只有鬼才能對付鬼,但鬼是那麼好控制的嗎?

這個燈用多了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至於是什麼系統,也沒有說

用了這麼久,估摸著也快到極限了。因此的話,我想了想,

不如去看一看這白色樹上到底是什麼東西吧,也許有逃出去的方法也說不定。

那麼楊間你打頭陣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秘復甦里的替身使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神秘復甦里的替身使者
上一章下一章

楊老師發生什麼事了

0%
目錄
共2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