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方鏡

鬼眼方鏡

聽到我的話,陽間頓時渾身上下一哆嗦臉色慘白。

能不去嗎,大哥,我們和我和你好歹有一面之緣

你還記得嗎?在麵館里你還請過我吃過一碗面的。

其實我也不是故意要為難你的。格洛克指著他的腦袋,紗發著寒光。

只是你們跟著我這一路,我來這都來保護你們是不是應該交一點保護費啊?

這種危險的事情總不能讓我拿著燈去做吧,萬一我死了,這個燈也會消失。

所以為了活下去。你們兩個必須要替我去。看看情況,雖然有危險。

但是的話也是沒辦法的。我要是去了燈沒了你們同樣會死

你把燈拿給我不就好了嗎?首先,燈也是我的,你們什麼力也不出現在用你們的時候,

你們又如此推辭,我手上握著槍的手更加緊了幾分,你這樣我很難辦啊,楊間你應該知道吧,如果我把燈給你的話,

沒有燈的保護,黑暗當中的鬼同樣會把我給殺掉,因此的話,我也只能跟著你去如果給方鏡讓他呆在原地的話,

也可以但是憑什麼了?我要從燈光里出去燈是我的

我為什麼要冒險?你說有這個道理嗎

你們能通過我安全的活到現在,現在是說讓你們回報你們確實什麼也不敢想付出

這世上沒有這麼好的事。所以楊間同學如果你不拿出一個讓我滿意的結果,

我這讓你看見自己的腦漿因為我平生最恨白嫖人了

此刻周圍黑暗更加濃郁了起來,燈也從綠色慢慢開始轉為慘白色

只不過慘白色並沒有完全轉變完,仍然戴著綠色火炎,

我知道這個燈已經支持不了幾分鐘了。至於它變成白色會發生什麼事,

不知道。但在這種黑暗環境下,也走不出去,即使有燈光照著,周圍的空間就像無限拉長了一樣。

而我覺得而現在,唯一有些變化了,就是中間那棵樹了,無論如何走都走不出這棵樹也許上面有什麼破解之法也說不定

也有可能會把事情。做得更加糟糕。現在已經沒得選了

拿著格洛克手慢慢地準備扣動扳機,反正有兩個人,就算殺掉其中一個立威讓另一個人趕緊過去也不是問題。

此刻楊間他冷靜的說到,其實我不是不想去,只不過這裡有比我更好人選

如果你真的想要逃出去,覺得那樹是一個關鍵地方,你怎麼也得派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去吧,

而這有能力的人就是方鏡。原本一旁本來是幸災樂禍的方鏡瞬間蒼白

畢竟哪個白骨樹誰知道那裡是什麼,還是上面掛著人皮以及黑色的人影哪怕從這裡看,都能發現它至少有三米來高,那絕對不是人類

誰敢過去了本以為這些楊間死定了,畢竟他和楊建本身就有仇恨,都是他推進來的

現在看著楊就被我拿槍逼著去送死,他非常高興,差點沒有笑出聲來。看來羊皮紙說得很對,

我就是主角啊。我以後一定要像都市小說一樣馳騁疆場。縱橫都市。但是被楊間一句話給拉回了現實。

他聽到他這句話,頓時憤怒楊間你不要血口噴人,

你在課堂上不說得很牛逼嗎?什麼驅鬼者,什麼未來的我非常可怕,你應該知道未來發生什麼,

雖然不知道你是不是穿越。或者重生到無所謂,現在這種情況你知道更多你更加適合,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現在燈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了,

因為手上都已經快完全變成了慘白色,

而且我已經感受到了那股陰冷氣息正在慢慢靠近。

我並不離他太遠,一直就在周圍徘徊著。

來不及多想,把槍瞬間指向了方鏡

方鏡還來不及說什麼東西,我就感覺那東西離我已經非常近了。

張怡發的手瞬間手上拿出紅色鬼燭,然後拿起。火機瞬間點著

這玩意兒我本來可以兌換很多,因此我根本不覺得有什麼。難受的,

何況的話,雖然他碰到鬼以後燃燒極快,但起碼能支持幾秒

何況那個鬼離我也不是很近,也點燃並不會下降速度快到眼睛都看不到的地步

所以哪怕只支持幾分鐘,對我來說都是有好處的,因為這東西我還有很多。

陰森的綠色火焰在,在那深紅如血的蠟燭上面

亮了起來。綠色的燭光加黑暗驅散。加了陰冷的感覺,阻擋在火光之外。因為他離得不是很近,因此的話蠟燭還勉強能夠維持一分鐘。,

方鏡還想解釋什麼,但瞬間被一張看不見的手一把掐住了脖子,然後瞬間被被扔到了白骨樹

砰的一聲砸在了白骨樹木了在黑影上面。

樹一點事都沒有,甚至都沒有晃動一下。唯一不同的是,那棵樹就像被什麼東西拉過來呀,瞬間出現在我們所有人面前。

我把方鏡扔過去,打破了什麼嗎?我吃了一驚手上的。

深紅色的蠟燭瞬間燃燒一空,連一秒鐘都不到,綠色的火焰眨眼之間消失,但卻沒感受到陰暗的感覺

接著蠟燭燒過的油滴在手上,讓我感覺到了一陣燒灼般的疼痛。我立馬把手往褲子上一抹

此刻轉身想要逃跑,但逃沒有用,不管跑多遠,那個樹貌似總是在我後面

好吧最後我才發現旁邊的楊間也在,只不過他非常冷靜地看著這一切。

我知道我跑不了幹才也不過原地跑步現在這種情況,我啥也做不了要不靜觀其變。

此刻我站在那裡看著白骨之樹,剛剛離的遠,進去看才知道這簡直驚悚到了爆炸,

樹榦都是由骷髏臉組成。有一個臉裡面都冒著深綠色的火焰。那個火焰看起來直擊人人心一般,

裡面彷彿是空心的一樣,但卻漆黑一片,哪怕離得近也看不到骷髏裡面是什麼。

樹枝則是用腿骨之類的骨頭組合而成,在這些數字末端是一張張白骨手掌,

那些手掌上握住燈籠,還有一些白髮哭喪棒之類的東西手掌一共有五個。每一個都握著一些東西。但看起來都像是喪葬用品,極度陰間

在周圍的白色的樹杈上面,掛著的卻是一張又一張,褐色的人提提,上面都有黑色的鬼臉。有時笑,有時哭。每一陣風吹拂而來,他們都會改變一次狀態。

哇這也太陰間了此刻,方鏡直接被砸到了黑色人影上面。半跪著,臉貼著黑影胸口,沒有動靜了。黑色人影成倒立狀態。

至少三米來高,將整個樹榦都給佔據了,一顆黑色的釘子插在他胸口

暫時就叫他釘子吧因為怎麼看都像這玩意兒,那黑色的釘子是銹跡斑斑

的插在上面那黑色人影的胸口,那濃稠黑色的鮮血流淌下來。他染黑了整個地面。

那黑色就如同影子一樣。融入地面,整個地面就像在水面上一樣,每一滴黑血滴落下來,都會發出啵的一聲。

可以足夠陰間我在床旁邊依然無所謂,反正都這個時候能怎麼,大不了就一死唄,

楊間非常冷靜,他看著我說道,有沒有發現那個黑色人影的腦袋上的眼睛正在往方鏡身上移動?

我眼神一撇,這個傢伙總是這麼冷靜,根本就不像是個學生,這種情況下,連我擺爛狀態基本正常對沒有注意到。

這個人果然不一般,畢竟我好歹還有系統,有替身至少還能搏一下子呢。他一個普通人什麼能力也沒有,

甚至連手上這把槍都沒有。他還能這麼冷靜,是我估計早就怕得要死,

還會注意這些,通過他的提醒,我才發現那個黑影頭上的眼睛已經開始移動到了方鏡的臉移動很快嗖的一下

進入了他的腦子。接著方鏡身體就開始亂動起來,四肢也開始抽搐,就像抽羊癲瘋一樣,但很快來的就平靜了下來。

燦爛的笑生出現但是面前的人卻消失了,聲音出現在我身後。

深紅色光芒照耀著一片。就如血一樣

轉過頭我後退幾步,此刻只見方鏡站在那裡,臉色慘白,她的眼眶當中散發著深紅色的光芒。

光芒照亮了周圍但我卻感受不到一點危險消失的感覺。只見眼前的這個傢伙,

也許是方鏡吧。他開口到我還要多謝謝你呀。居然讓我獲得了。這項能力,

我現在也是驅鬼者。我果然是主角,哪怕是這樣也能因禍得福,只不過剛才拿槍指著我的頭,

很爽是吧?所以我決定了。

砸挖擼多!

兩秒鐘時間,能做的事也不少了一拳打爆證在那裡自說自話方鏡的腦袋,

然後手臂伸進了藍天飛在血液當中找到了那雙眼睛。

只有兩秒鐘時間,第一秒做完這些以後,抓他的眼睛時停就已經結束了。

楊間發現只見下一個眨眼,方間就已經倒在地上。他身體還在,但腦子卻消除了,

血和爆炸的腦漿飈了一地。此刻一雙眼睛正伏在那個人的面前,看起來是那麼的詭異。

難不成這傢伙也是個驅鬼者,就和周正一樣?

看著我面前的。眼睛我陷入了沉思。

這就是反派死於話多?如果你直接出手攻擊我,我也許還防禦不足,

但你在殺人之前非得說那些屁話,我自然就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我這又不是在拍電影,我憑什麼聽你把話說完,我感覺對我有威脅,直接做掉就是了,

就像現在一樣。無疑問我成功了地上放著屍體,還在抽搐,

直接一拳將他四分五裂,安全第一,斬草除根。

徹底毀滅掉了方鏡的屍體以後,我才安靜下來看著這對眼鏡,她伏在我面前,

剛才在時停當中呢,這對眼睛居然還能移動。就很離譜了但不知道是不是看見我了。剛剛回憶那一秒

砸挖擼多!

再次兩秒鐘的時停看著,對眼睛發現的眼睛的確在動,但是無規律

我眼睛貼在他對面。那眼睛也沒有看上我,是無規則的亂動著。

這時停結束,我若有所思,這個眼睛應該能在時停里移動,但是卻沒辦法發現我的存在。

小心一點。楊間突然提醒我,我馬上看向浮在空中的呢?對眼鏡,只見了眼睛慢慢滲入了世界的手臂當中我操

不過還好,提前發現我也懶得去研究了,瞬間把他扔到了地面之上,

直接扔到地面上啪嗒這一聲他就像影子一樣浮在地面之上,隨後眼睛四周看了看,

最後盯著楊間他站在我一旁,在發現眼睛盯著他看以後,瞬間想跑到我身邊

他幾次提醒我,都幫助了我可惜速度很快

眼睛瞬間進入到了楊間的身體當中。

世界也是一樣,他離我並不遠,我晚到一步。已經到了五米的範圍內,世界將手臂猛地伸進了楊間的身體當中。

楊間感受兩股力量出現在他身體當中,瞬間讓他。非常痛苦,只見他慘叫起來

就在眼鏡進入的一瞬間感受到楊間身體突然變成了深紅色,什麼東西都消失了,

彷彿那就是一個紅色燈光的世界,-在他身體當中內臟都沒了。更別說他那個眼睛了。什麼都找不到。

卧槽我也不敢多做什麼動作,趕緊將世界把手從他身體拿出來,直接楊間此刻身上渾身上下都開始浮現出眼睛

深紅色帶著豎的妖異瞳孔慢慢散發著紅光,將他包裹了起來。

那光芒來得快去得也快。慘叫漸漸平息下來,之前的眼睛隨後關閉了上,只留下來了一顆,出現在他兩眉中間額頭上面。

原本白皙清秀的臉龐,加上這一顆眼睛,一變的妖異

日什麼鬼啊這他媽是個什麼要動手直接做掉它了。此刻心裡有些猶豫。

我之所以猶豫,是因為這個眼不會控制使用者。剛才方鏡說的話當中,能知道他還是有理智的,只是他得了力量膨脹了。

他未必會膨脹。只要不以我為敵。也沒必要動手吧

主要事未必打得過啊,現在整我自己也被紅光所包裹著,

這和剛才不一樣那時候他只在說著狠話而已,還沒進行攻擊,而且在紅光照耀著,

我感覺他已經攻擊了。如果此刻我感覺有些異動的話,

難免會受到什麼傷害,這都是不確定的。你可以確認是他還有理智,否則現在就應該攻擊找我了。而不是觀望。

一分鐘以後,楊間慢慢站起來呼。紅光仍然沒有消失,照耀著我和他。在紅光當中,感覺和外面黑暗被隔了起來一樣。

此刻楊間看著我那顆腦袋中間的眼睛,也好奇一般打量著

我是要謝謝你,還是該恨你了?現在我也成為了驅鬼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秘復甦里的替身使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神秘復甦里的替身使者
上一章下一章

鬼眼方鏡

0%
目錄
共2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