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特里

第九章 特里

特里,全名是特里.歐莫利,二十九歲,「環球發」公司的亞洲區總經理。.k.

作為全球著名的環球發公司一員,他以不到三十歲的年齡爬到了如今的地位,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后也難有來者。

特里的父親只是個普通的乾洗工,他的兩個哥哥是郵差和貨車司機,特里似乎是這個家族中的異類,他自小就表現出和這個家庭格格不入的一種東西,那就是智慧。

沒有人懷疑過他會是這個家庭中唯一大學的孩子,他的家人們,甚至鄰居們都為這個天才而驕傲,所有的聲音都告訴他,你長大會是一個醫生或者律師、教授什麼的。總之在老外看來,Dr這個稱呼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但沒有一個人想到,特里並未取得任何學位,當耶魯大學向他伸出橄欖枝時,他選擇了放棄。這是他人生中第一個重大的選擇,替他做出選擇的不是他自己,而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貧窮。

那年的情景,特里至今都歷歷在目,他的母親得了重病,並不富裕的家庭一下子就被拖垮了。美國人很多時候並不像電影里那麼有人情味,美國的醫院和世界大多數地方的醫院一樣,沒有錢也是可以見死不救的。

於是特里的大學夢破滅了,他在家照顧著已經沒有醫院願意收的母親,家裡的一切都被變賣成了那些昂貴的藥物,而這些藥物的作用也僅僅是減輕他母親的痛苦。

終於,經過了四個月後,特里的母親永遠離開了他,他的父親和哥哥們用了整整一年才重新振作過來,但是特里不同,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整整三天一言不發,在第四天就離開了家。

他離開的時候眼中帶著悲傷,憤怒,不甘。但卻沒有絲毫的迷茫,因為他已經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那年他十八歲,他知道了這個世界的一條法則——只有強者才有選擇權。

於是今天的特里誕生了,他不僅是環球發最年輕的洲總經理,他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商業流氓,不擇手段就是他的信條,利用金錢、女人,酒精這些最簡單也最實用的武器,他不斷掃除眼前的對手。

當他離今天的職位僅一步之遙的時候,他發現了另一件強有力的武器,那就是槍,黑道的力量。

特里再次踏出了人生中的關鍵一步,他從一個擅打擦邊球,使用卑鄙手段的商人,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罪犯——他加入了黑手黨。

他的聰明才智在這個領域得到了極大的發揮,很快就和那些幫派的首腦人物稱兄道弟起來。按照咱們中國的做法,他們最好找片桃花林,點三支香,再殺只雞,弄幾杯酒,然後說幾句套話,這就齊活了。

其實一般這種大型團伙,不收拾你的時候絕對是橫行無忌,警方收拾起來都屬於厚積而薄發,一網打盡那種,到時候到頭牌大佬、下到打手龍套,一塊去拍《越獄》第五季了,可不是應了那句「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要是你壞事幹得再絕一點,沒準還應了那句「同年同月同日死」呢。

總之特里是了賊船,泥足深陷了。不過他此刻還是很得意的,名牌西裝,名筆,名表,他的一根皮帶比一輛車還貴。這些就是他要的,他當年離開家的時候就是想得到這一切,只不過,他付出了一些東西作為交換,那東西叫做「良知」。

而今天,在蘇州的這家酒店裡,他正要把一份偽造的商業情報賣給一個澳洲人。他對自己精心策劃的這份材料很有信心,等到對方發現的時候,那也是啞巴吃黃連,難道去報警說:我企圖竊取別人的商業情報結果被騙了?

正當特里抽著雪茄在房間里等待著對方到來時,有人沒敲門就推門走了進來。特里立刻把手摸向了懷中,那裡有他防身用的一把匕首。

走進來的兩個都是中國人,其中一個抱著一大堆的挖掘工具,似乎是個跟班,而另一個臉好像寫著兩個字:不爽。

「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特里說著就站了起來,懷中的匕首呼之欲出,在黑道他也見過些風浪,即使對方在近距離突然掏出槍來,他也有自信全身而退。

「哦,我們是電工,你這間房的電線被老鼠咬了,我們要挖開牆來修一下。」王詡編瞎話的能力還是很不錯的。

「電工?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兒嗎?說!是誰派你們來的!」特里作為環球發的亞洲總經理,也算半個中國通,中文相當好,他說話的語氣非常好得表現出了藐視,敵意,威脅等等,這已經足以激怒一晚沒睡,剛才還受了不少悶氣的王詡。

「你愛信不信,反正我要挖牆了,你讓開。」

特里一看對方抄起了鐵鏟就向他靠近,立刻暴起,掏出了匕首就朝王詡直刺而去。他事後回憶起來,感覺自己當時很傻,就他那時候的身手,簡直就是小混混去主動K李小龍。

王詡瞬間就反應過來,一把抓住了特里的手腕,特里大驚失色,他沒想到,自己遵循「快准狠」三字真言使出的這一刺竟然被輕易制住了。

「呀喝!還帶著管制刀具!」王詡說著,手加力一轉,特里立刻疼得大叫,直接背身跪在了地。

「啊!不!停下!我的手要斷了!要錢我可以給你!有話好商量!」

「哦,你現在知道怕了是?腰裡揣著個死耗子,冒充打獵的!在爺面前裝黑社會?就你那小樣兒。」

特里花了好幾秒才明白了那句關於耗子的是在挖苦他,令他震驚的是對方說他「冒充」黑社會,要知道他可是貨真價實的黑手黨,看來內地的幫派都不好惹,像他特里這種級別屬於不入流的。

「請……請先放開我……我的手……真的要斷了……」

王詡鬆開手,特里直接倒在了沙發,他揉了幾下胳膊,冷靜下來,經過他的分析,這位肯定會傳說中的中國功夫,說不定能用嘴接住子彈之類的,看來不能力敵,只能智取,還是找機會開溜才是策。

「不知……兩位的來意是……」特里試探著問道。

王詡十分鄙視地看著他:「你老年痴獃啊?我不是說了嗎?挖牆,修電線!」他說完不顧呆若木雞的特里,直接就抄起鐵鏟挖了起來。

威廉十分自覺地關了房門,他此刻嚴重地感覺到自己成了某種罪惡勾當的幫凶,所以出於本能想要「掩蓋罪行」。

特里大概傻傻地看著對方愣了一分鐘,心道:不會,中國的一個電工都有這種功夫,那這裡的黑社會豈不是超人……

他喘過一口氣來,不動聲色地站起朝門口走去。

王詡還在忙著手頭的事情,他雖然沒回頭,卻丟出了問題:「你去哪兒?」

特里被他嚇得不敢再動半步,「我……我去廁所。」

「廁所?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兒嗎?老子完事兒以前,你給我憋著!」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特里

2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