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雲邊

第十七章 雲邊

正在洗碗的韋遲突然臉色一變,沖回房間里解除了寧楓的定身符。.還未等寧楓作出反應,韋遲就抓住她的手往窗外跳去。

「喂!這裡是十……」寧楓還未把後面那個字說出來,兩人已經飛出了十樓的窗口並開始下墜。

要說狩鬼者中有些強得能開山辟海那是不假,不過高空自由落體而不死卻不是人人能夠做到的,齊冰可以,賀文成也可以,但是寧楓,從她緊閉雙眼且緊緊抱住韋遲的脖子這一舉動來看,她不行……

好在韋遲同學平時努力學習、天天向,專心研究自己所感興趣的專長,他用符咒的本領已到了隨心所欲收放自如的境界,就算飛天這種事情,也是不在話下。

當寧楓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不但沒有落地,而且還升空了,韋遲和她就像模仿超人懷抱女記者在空中翱翔的橋段一般飛速移動著。

「到底怎麼了?」

「有個鬼魂,很厲害,極有可能是沖著你來的。」

「那你跑什麼!快放下我一起對敵啊!」

「不行,我奉命要保護你。」

「誰要你保護了!」

「楚江王,同時是城市負責人千風,無論哪個身份都可以命令我的。」

「誰問你這個了,我的意思是我不需要你的保護。」

「不,你需要,它實力很強,而且你受傷了。」

「就算我一個人打不過它不是還有你嗎!」

「但我要保護你。」

寧楓聽完這句就一口咬向了韋遲的脖子,這正是應了那句「恨得咬牙切齒」。當然另一個原因是她的雙手此刻騰不出來。

韋遲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本來呢我是比那個鬼高一點點的,但是多了你這個累贅,它就比我高一點點了,這種行為怎能叫寧家的小姐不抓狂。

「啊……」他吃痛叫了出來,不過絲毫沒有要放下寧楓的意思,還是往前飛著。

寧楓解恨以後鬆了口,隨即就覺得自己這樣很不妥,但又不能拉下面子來道歉,只能一言不發地把臉轉向一邊。

「沒想到會遇你這種可以使用高速飛行能力的狩鬼者,還好本大爺今天親自出馬,不然豈不是讓你們給跑了。」這鬼魂看去三十齣頭,身著古代的甲胄,手持方天畫戟,火紅的長發束在腦後。他就這樣站在空中,擋在了韋遲的面前。

韋遲懷中抱著美女,心裡還在想著如何對付這個飛行速度在自己之的強大存在,沒想到對方又開口了:「小子,本大爺為人最是光明磊落,你放下那女人,與我單挑一場,要是我贏了,這女人我帶走,要是你贏了,今天我就此罷手。」

寧楓湊到韋遲耳邊道:「別相信他,我們一起出手……」

「好,一言為定。」韋遲大聲回答道。

寧楓真想再咬他一口,不過韋遲手中指訣一點,她的身體就失去控制朝遠處飛去,直到緩緩落到附近一幢大樓的天台之。

「小子,很有些手段啊,竟有人能將最簡單的定身符和御風符用到如此地步,這已經是大多數鬼都追不的飛行速度了,你竟還能在這速度下靈活控制。」

韋遲微笑著點點頭道:「過獎。」

「那麼,閑話到此為止,本大爺乃是默嶺第五堂堂主,人稱翻江龍——仇武,我戟下不斬無名之輩,你也速速報名來。」

「符王,韋遲。」

「好!好一個符王!先接我三百招!」

…………

而此時,王詡和貓爺在高樓林立的市區空跳躍著,水映遙在前方帶著路。

「我們為什麼不叫輛計程車。」王詡喘著氣問道,不用靈識聚身術的情況下他似乎有些跟不了。

貓爺卻顯得很輕鬆,看他那表情好像隨時能在奔跑和飛躍中睡著一樣:「你不是喜歡扮超級英雄嘛,一般來說超級英雄都是用超能力或者裝備飛來飛去蕩來蕩去的……」

「喂!蝙蝠俠不就開車和小型飛機嗎?!」王詡還要用歪理來據理力爭。

可惜貓爺根本不吃這一套:「據我所知……你沒駕照……」

「恩……」

貓爺見他無言以對了,便回頭對前方的水映遙喊道:「從靈識的提升來看戰鬥已經開始了,那個韋遲到底行不行啊?」

水映遙沒有回頭,數秒后她答道:「或許,我們趕到時候,已經結束了……」

…………

仇武的實力遠遠超出了寧楓的想象,這無疑已是十殿閻王級別的戰力了,她雖然頗有自信,但也自知肯定不是這人的對手。

不過更讓她驚訝的就是韋遲居然還毫髮無傷,按說和一個飛行速度比自己快的鬼魂在高空打鬥是對他絕對不利的條件,但他卻從未考慮過要將戰場移到地面,反而是越飛越高,幾乎已經到了寧楓目力能到達的極限,如果是站在地的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這天空中的異狀。

仇武的畫戟使得大開大合,每一招都勁力十足,毫不留餘地,看去這套路更適合在千軍萬馬的戰場砍殺,而不是一對一的技擊較量,但韋遲卻逐漸發現,這點反而是仇武厲害之處,因為他的這種戰鬥方式看似破綻百出,其實是無懈可擊!

「小子,天盾符這種金色符紙你都能隨意使出,本大爺真是越來越看好你了!哈哈哈!!」他說著狂放地大笑起來,眼神突然一凜,將畫戟橫在腰間猛地轉身,甩手便武出一條巨龍,「猛龍翻江!」

一條透明的巨龍從畫戟中映射而出,咆哮著朝韋遲襲來,他依然不慌不忙地祭出一張金色的符咒,不過這次他不是隨意扔在身前抵擋攻勢,而是用兩指夾住橫於胸前,口中默念法訣,接著那柔軟的符紙竟像卡片一樣瞬間變直了。

「天盾真靈,御!」

在能量撞擊的同時,高空中爆出一陣炫目的白光,即使寧楓隔了很遠距離也不由得用手遮住了眼睛。

「哈哈哈!沒想到!真沒想到!今天竟能看到有人能把符用到超出其借法限度的地步!」仇武的樣子依舊是自信滿滿,好似他到目前為止都是試探對方,而未使出全部實力,「不過,姓韋的小子,這金符的製作好像是非常麻煩的?你還能拿得出多少來?」

韋遲可真是一個老實人,他毫不猶豫地答道:「我的靈能力,屬於具象化系,不過並不強大,只能製造體積很小的物件,像符紙這種需要靈力附著的特殊物品構成雖然複雜,但我鍛煉了很多年,想造多少都是可以的。」

這翻大實話簡直就是在雪地里往別人身潑了一盆冷水般惡毒,仇武聽了傻在那裡愣了半天,然後哈哈大笑:「有意思,你小子真有意思!那麼我倒想看看,你能防得了多久!」

「不需要了。」韋遲直接回答了他。

仇武乾脆把畫戟往肩一扛:「你說什麼?」

韋遲道:「準備工作已經做完了,這一擊就算不把你直接打死,但分出勝負也足夠了。」

仇武的笑容消失了:「你……遭了!」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神情大變。

韋遲單手在虛空中一抓,立刻就有五張符紙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五張全都是金色的符咒,不過不同於天盾符,這五張紙寫的不是「盾」,而是「雷」。

有這麼個說法,叫「高聳入雲」,而此刻,陰霾的天空中,在接近雲層的高度,韋遲出手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雲邊

2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