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弊之王

第十章 作弊之王

在監考的老頭一番無聊的模式化演說后,考試開始了。k.

這考試分為午和下午各三個小時,考卷竟是人手一個檔案夾,王詡拿到卷子以後第一反應是……這下完了!

這試卷竟是涵蓋了英語,歷史,語文,地理等等的綜合試題,而且許多都是需要寫出個人見解的論述題,根本沒有照抄的可能性。其實翔翼的這個考試這樣安排是有意義的,下午的考試是數理化為主的綜合試卷,大多都是有固定答案的東西,而午的這些偏於文科的題目,在學生考試後會立刻進行第一次粗略的批閱,那種大量題目空白的,還有一看就有許多瞎填硬湊的傢伙,恭喜你,下午你就不用考了,不會讓你進考場了。

王詡此時汗如雨下,先不說很多題目即使他成功地偷看到了答案也沒用。關鍵是旁邊那個女生已經被他嚇得快哭了,王詡的每一道目光就像是要了她半條命一樣,只要他一偏頭那女生就明顯的有所察覺,然後害怕得用餘光看著他,王詡都有些不忍心再往那個方向看了。

本來偷看這種作弊方法對王詡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以他在地下賭場磨練的本領,瞬間記憶能力和動態視覺何其驚人。如果你把一副撲克在他面前朝天拋散,然後隨手從裡面抓幾張牌,他絕對可以清楚的知道你抓到是哪幾張,他甚至記得所有正面被他目光接觸過的掉到地的牌。

又比如王詡在洗牌的時候,只要是他洗的牌,他可以清楚知道第一張到最後一張的順序,然後在切牌的時候準確地把想要的牌放到該放的位置。這種技巧可以說是賭術當中關於撲克的基礎,但易學難精。好比讓你在洗牌的時候找到一張黑桃三,然後記住它大致的位置,切牌時把他切到最後一張,這種事只要是個會洗牌的人試幾個小時肯定能成功好幾次的。而王詡這種可以操控整副撲克的能力,在常人看來就真如賭神一般了。

因此對王詡來說作弊其實很簡單,只要他的目光可以與對方寫的字有那麼一瞬的接觸,偷看就算完成了,這種短時間內的速記方式,可以說是那些天才過目不忘能力的山寨版,賭桌的好手們基本都有這麼一手。

但如今這情況讓王詡恨得牙痒痒,「這個女人絕對認定我就是跟蹤狂了,所以才有這種表現,次有那群『黑超特警組』的傢伙在她還挺囂張的,現在卻一副熊樣,標準的胸大無腦,欺軟怕硬,老子深深鄙視你。」想歸想,眼前他已經陷入了絕境之中,只好在那裡直撓頭。

王詡兩次都在這美眉身吃了大虧,而且兩次都因為自己被冤枉是跟蹤狂導致,讓他感嘆命運弄人,坐在位置長吁短嘆。監考的老頭早就注意到了他,好你個小子,從開始考試就一直在那邊看人家小姑娘,看得人家都沒法兒好好考試,現在又一副要交白卷的樣子,你成心來搗亂是怎麼地!於是他走到了王詡的旁邊,封死了他的視野,用目光俯視王詡空白的考捲來表達他內心深深的鄙視。

突然,監考的老頭身形一顫,其他考生都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神突然變了,「怎麼了……有點奇怪的感覺,這不是我手……這是!」

原來王詡剛才遭到監考老頭逼視時,心裡窩火無處發泄,因此用眼神去回敬這老頭,此時他心神高度集中,情緒因為憤怒非常亢奮,結果他這一瞪之後卻突然失去了意識,短短一瞬之後,他發現自己竟不在自己的身體里,而是在監考老頭的體內!

王詡看見坐在位置的「自己」突然昏了過去,樣子和趴在桌睡覺沒什麼兩樣。然後試著活動了一下現在的身體,發現行動自如,雖然他不知道發動這種「附身」的原理,但他知道現在他要去看別人試卷那就是易如反掌!

他嘴角冷笑,大搖大擺地走到講台前的椅子坐下,看著那群焦頭爛額的考生,都快要笑出聲來了,「寫寫,等你們寫完了我慢慢看,看明白了我自己再寫。」王詡心裡的暗爽不言而喻,開始悠哉地在講台喝茶看報紙。

時間一晃眼就過了一個小時,王詡此時掃了一眼教室,發現之前坐在他身邊的女生此刻已經在安靜地答題,看來自己的「真身」睡死過去讓那女生鬆了口氣。於是他站起來巡視了一圈教室,其實真正目的是想看看那女生卷子的姓名。「尚翎雪」,他默默記下這個名字,然後又回到了講台坐下,看了看錶,照他的估計,再過一個小時是最好的時機,那時答題也進行得差不多了,他就進行最後一次巡視,他每個人都看,那麼有固定答案的題目隨大流肯定是不會錯了,而那些論述性的東西他也可以綜合幾個人的論點來糊弄過去。

此時突然有個男生站了起來朝著王詡走來,王詡有些不知所措,但他隨即想到現在自己可是監考老師,這教室他是老大,立刻又硬氣了起來:「同學,現在是考試,請你回到自己的位置,否則取消你資格。」

「我是來交卷的。」那男生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然後推了推眼鏡走出了教室。其他考生里已經開始有人唉聲嘆氣,都以為這個男生是放棄了,其實他們自己又何嘗不是在死撐,還有幾個女生一看有人交卷立刻著急得抬頭看鐘,奮筆疾。

王詡起初也以為這人是知難而退了,沒想到他一翻這傢伙的試卷立刻大跌眼鏡,這個叫齊冰的傢伙居然全部做完了!而且看他字跡工整,毫無塗改痕迹不像是亂填!

十分鐘后,王詡看完了齊冰的試卷,幾乎是顫抖著雙手合了那個檔案夾,然後開始了最後一次巡視,在他現在看來,那些把試卷從檔案夾里拿進拿出,邊做邊改,毫無自信的考生簡直變成了渣滓一般。看他們急得滿頭大汗的樣子,王詡只能以三分同情七分鄙視的目光一一問候他們,好像完全忘記了自己本人是個一進考場就想作弊的白卷男。

他一翻巡視后發現,除了尚翎雪和少數幾個考生以外,其他人的論述題答案根本無法與齊冰的相提並論,連王詡這種三流高中畢業的人都能看出齊冰和這些人的答案是天淵之別。

「我的齊冰大哥,我要是作弊之王,你就是考試之神,佩服佩服……」王詡的計劃因為齊冰的出現而提前了,他回到講台,再次打開了放齊冰試卷的檔案夾,在他眼裡這東西和印刷版的標準答案沒什麼區別了,於是他乾脆花了半小時全背了下來。

做完這些后,王詡在椅子擺了個打瞌睡的姿勢,然後閉眼睛,在四周一片漆黑中,他可以感應到自己身體所在的方向,就像是指南針總能找到南方一樣,他的靈魂可以感應到一種力量在那個方向,只要他願意就可以隨時被拉扯過去。

只見監考的老頭又一次身形一顫,隨即睜開了眼,他好像不記得被附身時的情況,莫名的四處張望了一下,隨即看了看錶,撓撓頭,以為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又睡著了。再看教室里的情況,和往年一樣,不合格的人基本都能從臉看出來,等等,那邊那個小子,剛開始的時候盯著旁邊的女生猛看,現在居然趴在桌子睡覺!這種事他都做得出來!

監考的老頭憤怒地站了起來,他在翔翼任教多年,育人無數,現在雖然已經退休,留校擔任一些理論研究的工作,但地位依然是舉足輕重,連校長都要叫他一聲「張老教授」。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樣的學生。要知道有多少好學生連參加翔翼入學考試的機會都沒有,不但學習成績要優秀,而且人品,家庭的經濟狀況都在考量範圍內。在翔翼讀即使不靠那些苛刻條件進來,要維持日常生活的費用也是不菲的,因此無數家境一般的學生即使學習很好也不能得到高中校長的推薦信,這點那些校長也很無奈。

但如今居然有這麼惡劣的學生,在這樣神聖的考場里睡覺,張老教授義憤填膺,朝著角落的座位走去,當即就要取消王詡的考試資格。

正當他走到王詡跟前的時候,王詡動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作弊之王

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