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哥哥

第三十九章 哥哥

尚翎雪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陌生的床,王詡和陳敏坐在旁邊的沙發喝茶聊天,當然他們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雖然王詡和陳遠的關係不錯,但他這個女兒卻是讓王詡非常不爽,其實這也很好理解,因為王詡和陳敏喜歡同一個女人,只不過喜歡的方式不同。

「我睡了多久了?」尚翎雪揉著眼睛問道。

「三小時左右。」陳敏見她醒來就起身坐到了床邊,這本來是王詡想要乾的,就這麼被她在無形中扼殺了。

「喂……你貼過去幹嘛……她現在醒了,可以讓我們單獨談談了?」王詡虛著眼睛,臉好像寫著一句話:「不爽啊!」

「哼!我就待在這裡,不行嗎?」陳敏的氣焰十分囂張,王詡在心中不斷地罵著:「你這個同性戀……壞我好事……你這個同性戀……壞我好事……」

「敏姐姐你出去,放心,王詡還能把我吃了不成?」尚翎雪笑著說道。

「我看他就沒安好心!」

「呵呵……好了好了,你就放心~~」

當大門被關,房間里就剩下了王詡和尚翎雪兩個人,他們四目相對,一個有些羞澀地笑著,一個還是副地痞樣子……

沉默持續了一段時間,好像他們都不想開口,最終還是尚翎雪先問道:「對了,這裡是哪裡?還有,我的衣服誰換的?」

「米高梅大酒店,在金銀島那邊幫你退房了,衣服么……當然是我親手,一件,一件,幫你換下來的……」王詡的表情邪惡而且非常得意。

「嘿嘿……其實是敏姐姐幫我換的?」

王詡的臉明顯一僵:「胡說,就是我!」

「你騙人的樣子好傻……」她笑得更歡了。

「恩……就算揭穿了我,你也不要太得意了……言歸正傳,你為什麼要答應嫁給那個小雜種?」

「你這也說得太難聽了……」

「哦……看來你們感情挺深厚啊……他都死了你還替他說話。」

「什麼?卡斯蒂安死了?!難道……你為了我……」

「你就不要往自己臉貼金了,他是心臟病,沒準是被你這新娘給嚇死的。」王詡不能說有個地獄來的魔鬼把他的魂魄給拽走了,所以使用了官方說法。

「你吃醋的樣子也好傻……」她還是笑著,一點都不生氣。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王詡再次被頂得無言以對,只能繼續剛才的話題。

「呵呵……這個……你還是回國問我爸爸,鬼谷子。」

王詡愣住了,他狩鬼者的身份似乎是已經暴露了:「你叫我什麼?」

「你就別裝傻了,反正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沒有任何的秘密。」尚翎雪還是笑嘻嘻的,但王詡卻覺得不寒而慄……

沒有任何秘密……怎麼可能……難道我對孫小箏說的話你也知道?王詡很快否定了這個可怕的想法,不然先有出軌舉動的人就變成了他自己。

「王詡……不管我這樣是出於什麼理由……你……心裡會不會……有些恨我……」尚翎雪試探著問道。

「我當然不恨你,不管你幹了什麼我都絕不可能恨你的……」王詡不假思索地回答,尚翎雪剛剛聽道了這兩句很窩心的話,結果他又接下去說道:「但是……」王詡把臉湊到尚翎雪面前,擺出一副惡狠狠的表情:「但是這不表示,你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哦?」尚翎雪也把身子往前湊了湊,她的臉幾乎快要貼到王詡的臉了,「你想把我怎麼樣?」

王詡見她逼過來,順勢就把脖子往後縮,剛才的氣勢蕩然無存,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停了一秒鐘,也可能是幾秒鐘……

「恩……今天太晚了……改天再收拾你……」他說完這句就逃也似的出了房間,身後的尚翎雪還是面帶笑意地看著他出門:「傻瓜……」

王詡衝出房間關門,他背靠牆不住地喘息著,口中還念念有詞:「這小妖精……以前我怎麼沒看出她來……」

「哎……這個世界,許多人愛裝處,你卻偏偏裝經驗豐富……」

「啊!」王詡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嚇了一跳,他回頭一看,貓爺就站在他的旁邊。

「你怎麼在這裡!」

「當然是偷聽了……」

「喂……你不要這麼理直氣壯好不好……」

貓爺嘆了口氣:「你這人真是蠢到了極點,她問你『想把我怎麼樣』,你卻逃了出來……悲劇啊……悲劇!」

王詡擺出正氣凜然的表情:「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處男都不是隨便的人……」

「恩……」

…………

此刻,另一個房間。

「哈哈哈!我的傻弟弟啊,沒想到你還大老遠跑來這裡找我,哥哥我可真是感動。」

說話的人叫做齊治,看去比貓爺要小几歲,他穿得非常花哨,還弄了個誇張的雞窩頭,看他的樣子很像那種會去參加貓王跳傘隊的傢伙。

「我知道你對狩鬼這行沒有興趣,但這是家裡的命令,父親希望你回來,共同應對召魔陣危機。」齊冰的臉依然冷若冰霜。

「小冰啊小冰,你和那個老古董是越來越像了,連說話的口氣都如出一轍,看來將來你定是前途無量,十殿閻王肯定有你一個席位。」

「哥,你離家出走的時候我還小,可能當時我還不懂事,但是直到今天,我依然不明白,以你的才能為什麼要做個普通人?」

齊治收起了笑容:「你當然不會明白,因為我這弟弟太傻,傻得很幸福啊……」

「那麼我想聽你親口說說理由可以嗎?」

齊治長嘆一聲:「很簡單,因為我根本不喜歡這一行,我很自私,我不想幫助那些弱者,從小到大,我最恨的事情就是增強靈識,鍛煉靈能力,還要背那些道術佛經,這些都是老頭子逼我的,所以……他也是我最恨的人。」

齊冰是第一次知道這事,他心中很是吃驚;「可你……是天才啊……」

「可笑,因為我有除靈的天份就必須成為狩鬼者嗎?那如果我有殺人的天份,是否就該做個連環殺手?我只想做個普通人,僅此而已,所以我跟老頭子做了個交易,如果我拿了新人評估的第一,他就讓我離開,不再干預我的人生。哼……到頭來,我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讓世人知道,他齊家出了這麼一個高手後人,就為了這個,他毀了我十七年的人生,逼我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齊冰終於明白了一切,他明白了,為什麼在他小時候,哥哥臉只有虛假的笑容,為什麼他總是不快樂。

「而現在,老頭子又想叫我回去,回去做什麼?繼續做他的工具嗎?我的傻弟弟啊,你才是他唯一的兒子,你遠比我更像他,他也更喜歡你,因為你的理想和他一樣,可以光耀齊家的門楣。」

齊冰站起身:「我想,我是不該來找你的。」

「我想,我們也不該再見面了。」齊治還是坐在那裡,絲毫沒有要送他的意思。

齊冰打開了門,他回頭留下了最後一句話:「哥哥,不管做普通人也好,狩鬼者也好,你都是我的榜樣,以前是,以後也是!」

…………

當王詡一行還在美國的時候,有兩個許久未露面的人出現在了市。

姜儒此刻的造型就像個邋遢的酒鬼,而他身旁的余安依舊是老謀深算的神秘模樣。

「還有三天,可戰力的集結還遠遠不足啊……」

「放心前輩,二月十七那晚,該來的一個也不會少,到時……我們一定能逆轉命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哥哥

3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