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出賣

第十四章 出賣

貓爺開車把神秘的黑衣男子帶回了事務所,他扛著這男人進了小巷,熟練地拐了二樓的消防樓梯,正當他要轉動門把手的時候,突然感覺一種異樣。。

他知道屋裡有人,一個是王詡,而另一個,他並不認識。

短暫的猶豫過後,貓爺還是推開了門,結果是這樣一幅場景映入他的眼帘:燕璃被繩子綁在一張凳子,嘴被膠布封著,而王詡正坐在沙發喝著貓爺柜子里劣質的速溶咖啡。

王詡看著貓爺,貓爺也看了他一眼,然後又迅速退出房間把門關了……

「喂!你這是什麼反映啊!」王詡衝到門前又把門打開了。

貓爺站在門外:「啊……現在的年輕人真有活力啊,你們繼續玩著……當我沒來過……」

「你到底以為我在幹什麼啊!?」

貓爺斜視著他,那眼神邪惡異常:「你準備幹什麼一般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問題就是細節……你準備怎麼干……」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不必解釋了……我開車出去轉兩圈,明天早再回來好了。」

「你給我適可而止……」

五分鐘后,黑衣男子被扔在了沙發,王詡和貓爺坐在辦公桌邊大眼瞪小眼。

燕璃此刻倒顯得不是很慌亂,她只是冷靜地坐在那裡,好像自己是個旁觀者而已。

「這個是我的學姐,名字叫燕璃。」

「哦……這樣啊,沒想到你還喜歡找年齡比自己大一些的,那麼皮鞭和蠟燭在哪兒……」

「沒有那種東西……」

「這麼說來是單純使用捆綁……」

「都跟你說了不是那麼回事兒……」

「那你就是手頭比較緊準備干綁架了。我跟你講……干綁架的得按照套路來,先剁手指或者割耳朵寄給她的家屬是常規手段,像這樣的美女落到你這種人的手,一般來說還得拍攝一些愛情動作類短片,以便於日後的勒索……」

「那!我警告你啊!要是你再亂說話,我就去告訴水映遙,你深夜帶著一個外國壯男回事務所準備搞基!」

貓爺完全是有恃無恐的樣子:「哎……這我就得糾正你了,什麼搞基啊,基佬啊,都是很不禮貌的叫法,同性戀者也是人,只是性取向與一般人不同而已,他們也是很善的好人,並沒有做錯什麼,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

…………

他們坐在那裡扯淡了足足半個小時,坐在一邊的燕璃嘆為觀止,這兩人的話不但完全偏離了正題,而且還不斷暴露出他們兩個都是人渣這個本質……

燕璃嗚嗚地發出聲音,示意自己要說話,王詡走過去慢慢揭開了膠布,「幹嘛?」

「我要廁所。」

「真的假的?」

「什麼真的假的!快給我鬆開!」

王詡十分無奈,他只好鬆開了燕璃,貓爺在一邊哈哈大笑,笑聲中充滿了鄙視的意味。

燕璃回來以後,見王詡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她有些不悅地問道:「幹什麼?難道你還想再把我綁?」

王詡虛著眼:「你洗手了沒有……」

「啪」的一聲,燕璃隨手抄起了一個雜物就往王詡臉砸了過去,好在只是個壓紙的裝飾品,不然王詡可是頭破血流。

「我看兩位鬧騰的差不多了,我們坐下來談談正經事。」貓爺正色道。

王詡捂著頭:「也不知道剛才是誰一直在往十分邪惡的事情面扯……」

「你先解釋一下,為什麼要綁她?」

「這女人催眠我!今天被我發現了,我估計她很可能是政府派出的間諜什麼的,準備打探清狩鬼界的詳情,然後把我抓回去做慘無人道的人體試驗之類……」

貓爺轉頭看著燕璃:「燕璃同學,你怎麼解釋?」

「沒錯,我是催眠了他,我也知道了你們許多事情,不過我對什麼狩鬼界不感興趣,我只是在研究『王詡』這個人,而且他本人也同意了。」

王詡立刻跳了起來:「我什麼時候同意了!」

燕璃冷哼一聲:「不是你,是另一個你。」

貓爺的表情沒有變,但他從這句話里得到了大量的信息,他立刻問燕璃:「你是說,兩個王詡的記憶不再同步了?」

燕璃聽了一愣,她將眼前這個看去不修邊幅的男人重新下打量了一番,卻依舊絲毫看不出他是個智者……

「王詡的『本我』擁有全部的記憶,而這個『自我』卻不知道『本我』出現時的事。」她這樣解釋道。

王詡擺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忽悠!接著忽悠!」

燕璃偏過頭:「你不信是你的自由,總之,我和另一個你達成了一個協議,只要我能夠做到他的要求,他就可以作為我的研究對象。」

「切!誰理你……」

誰知貓爺一拍王詡的肩膀:「從今天開始,你要全力配合燕璃同學。」

「什麼?喂!你到底是哪邊的啊?」王詡完全無語了,他今天把燕璃綁來本是準備問問貓爺如何處理這樣的情況,因為他拿這個女人束手無策,殺又殺不得,放了又怕生出枝節。而現在的這個情況,卻完全出乎了王詡的意料。

「燕璃同學,你想必是心理學系的,很好,非常好!現在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已經不多了,和某某簡直是天壤之別,你放心,你對王詡的研究工作我會全力支持,他不聽話你來找我,這個是我的手機號碼。」貓爺一邊說著就把自己的號碼寫下遞了過去。

燕璃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紙條,她不知該說什麼,半天擠出了一句:「謝謝……」

「不用客氣,改天找個時間,我要和你單獨談談,對了,我能不能問問他今天是怎麼發現自己被催眠的?」

「嗯……是我不小心把熱咖啡灑在了他的身,他突然醒了。」

「哦……這樣啊,下次注意了。」

王詡看著他們,感覺自己都快瘋了:「喂……你們有沒有注意我還坐在這裡……」

他被無視了……

他們就這樣探討了很久,當著王詡的面研究如何去剖析這個人。

在把一些細節討論停當以後,貓爺給自己了一杯咖啡:「都凌晨一點多了,我看你們宿舍也關門了,不如你今晚就到樓下酒將就一宿。」

燕璃應了一聲表示同意。

「這是王詡他房間的鑰匙,酒老闆叫武叔,你跟他打聲招呼說是我安排的就是了。」

燕璃接過鑰匙就離開了。

貓爺回頭就發現王詡板起臉瞪著他,臉彷彿寫了兩個字:不爽。

「你居然還有我房間的鑰匙……」

貓爺伸了個懶腰:「今晚的事情真是多呢……你的牢騷就待會兒再說,先幫我把這個老外弄醒,我要調查一些情況。」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出賣

3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