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便宜徒弟

第十五章 便宜徒弟

「你有什麼計劃?是我去提一桶水過來,還是乾脆就抽他倆嘴巴?」王詡撩起了袖子,看他那意思是懶得去提桶水過來了。.

「一般來說,用刺激性的方法叫醒深度昏迷的人,即使奏效,也會造成一定的傷害。」

「那你有什麼建議?」

「要不你先給他來一組R。」

「那是什麼東西……」

「也就是人工呼吸之類的。」

「靠!你做夢!虧你丫以前還是個外科醫生,連我這個外行都知道,那是給溺水的人做的!」

「切……被看穿了嗎……」

「喂!什麼叫被看穿了!你究竟是想幹什麼啊!」

貓爺不再理他,而是轉頭拍了拍那男人的臉,說了句:「醒醒。」

沒有反應……

於是他抽了那人兩個嘴巴……

王詡嘴角著:「用刺激性的方法叫醒昏迷的人會造成傷害……」

「我知道。」貓爺這樣說著,又給了那人十幾個連環耳光。

雖說他打得不重,但這滿臉的指印和紅腫是肯定得留下的了,終於,在這位老外快要被抽得連他老媽都不認識他的時候,他終於醒了。

他先是緊皺眉頭,然後睜開了眼,坐起身後並沒有對眼前的兩個陌生人表現出應有戒備,而是罵罵咧咧地說了幾句外語,雖說王詡這人不懂德文,但看著這人的表情,王詡基本也能猜出他的台詞是:「為什麼我一覺睡醒,就覺得自己的臉變大了呢……」

正當王詡在想著如何與他交流的時候,沒想到這老外卻開口說了句中文:「謝謝你。」這句顯然不是對著王詡說的,所以王詡也沒應。

貓爺對他會說中文卻沒有顯示出多大的驚訝:「這個不必客氣,在送你回家之前,希望你可以告訴我一些情報。」

「你問。」

「首先,你該怎麼稱呼。」

「叫我埃爾伯特好了。」

「可以告訴我,你是什麼時候被阿拉斯特附身的嗎?」

「兩年多以前,我被附身後不久,他就找了成棟樑。」

「那麼這兩年來,你有沒有見過其他的惡魔?也就是,眼睛會變成黑色的那種。」

埃爾伯特搖頭:「沒有,但是他似乎在和某種我不能理解的存在進行交流,每次他和『那東西』對話的時候,我只能聽見非常刺耳的尖嘯聲,如果我不躲藏到身體的深處,我會感覺靈魂都要被這聲音撕碎,而且眼前會有刺目的白光,那光太亮了……我想如果核武器在你眼前爆炸,可能就會是這樣的光景。」

貓爺沉思了一會兒,然後道:「我明白了,你很幸運,這兩年裡沒有受到什麼致命傷,我想你很快就能回到家人的身邊了。」

埃爾伯特道:「不,我不打算回去。」

貓爺抬頭看著他的眼睛:「為什麼?」

「我只是個流浪漢,我沒有家人,這世沒有一個人關心我的死活,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阿拉斯特會找我來附身,因為就算我消失了,也不會有任何人注意到。」

「所以呢?」

「這兩年的經歷改變了我,雖然這身體的主導權不在我的手中,但是阿拉斯特的所作所為我全都知道,我學會了許多的知識,中文也是其中之一,而更多的,是如何消滅那些超自然的東西。」

王詡瞪大了眼睛:「我說老兄……你不會是想入我們這行……」

「沒錯,我想,這會讓我以後的人生變得有價值,而不是在某條小巷裡面活活餓死或者凍死。」

貓爺又道:「那麼?你是想加入我們狩鬼者?」

埃爾伯特答道:「是的,之前在國外也有過獵手想要除掉埃爾伯特,但他們都失敗了,有些還被殺了,但今天,我見識到了你的實力!神秘的東方果然有著許多未知而強大的力量,你不但清楚地知道惡魔的規律和弱點,而且僅僅用一擊就幹掉了阿拉斯特這樣強大的惡魔。」

貓爺乾笑道:「呵呵……強大的惡魔……真正強大的傢伙我倒是見過兩個,就是不知道阿拉斯特是否認識他們……」

「所以,請讓我加入你們!東方的狩鬼者們!」

王詡「哈」地一聲大笑:「帝啊……這世還有這種主動往火坑裡跳的主……」

貓爺喝了口咖啡,想了幾秒:「那好,我作為這個城市的最高負責人,同意你的加入。」

王詡收起笑容:「喂,你不是認真的。」

埃爾伯特顯得異常興奮:「太好了!」

貓爺聳肩道:「一般那些被惡魔附身的人,即使最後惡魔被驅除了,本人也會死掉。

附身期間受到的各種傷害,如槍傷,刀傷,還有從高處落下等等,因為有惡魔在體內,這身體會飛快癒合,不過一旦惡魔離開了這個身體,所有這些傷會一瞬間爆發出來,人就會死去。

可是埃爾伯特老兄,被附身了整整兩年,在阿拉斯特脫離身體后竟然沒什麼事,這期間他不止一次遭遇獵手們的追捕,卻沒有受到什麼致命傷,這不得不說是個奇迹,而且被阿拉斯特這種惡魔附身久了,他本人的靈識也早已開啟。

種種因素集合在一起,不得不說,埃爾伯特今天成為一個狩鬼者,那是天意。」

埃爾伯特立刻跳出來道:「我也是這樣覺得!這是天給我的一次機會,就像是重生!這註定我今後要成為一個戰士!」

王詡依然不屈不撓地潑著冷水:「什麼戰士?戰什麼飛機的士?你丫一戰敗國公民還想當戰士,我勸你做好心理準備,這可不是人乾的行當,尤其是跟著這個傢伙干……」他說著就瞥了眼貓爺。

「放心,他不跟著我干,你來做他的引薦人。」貓爺的語氣很輕鬆,不過這句話可把王詡嚇了一跳。

「什麼?我?」

「埃爾伯特老兄,來來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呢,是我唯一的部下,半年前新鮮出爐的新人評估冠軍,也就是三年間和他同期的所有狩鬼者新人中最厲害的一個,人稱鬼谷子,王詡是也……

從今以後你就跟著他混了,有什麼不懂的你就問他,就是這樣。」

埃爾伯特十分恭敬地點頭:「好的,王詡老師,今後我就這樣稱呼您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王詡沖著貓爺大喊:「你有沒有搞錯?你知不知道有句話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哎……」貓爺拍著王詡的肩膀,語重心長地教導道:「歷史鬼谷子這個人呢,是從來不挑徒弟的,只要你肯跟他學,他就會循循善誘,諄諄教誨。你看,像你這樣的貨色都成了他的傳人……」

「靠!你不也是遁甲天的傳人嗎?你信不信我用通靈忍術把華佗和左慈叫出來咬死你……」

王詡的吐槽顯然無效,貓爺繼續教育道:「為了傳承你們鬼谷派這一脈相承的寧濫勿缺收徒原則,你就收下了他……」

樓下酒里的武叔突然打了個噴嚏,他用手帕擦了擦鼻子,自言自語道:「都快四月了,這天還是有點冷呢……我這把老骨頭看來也得多活動活動……」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便宜徒弟

3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