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又一個誤會

第十九章 又一個誤會

丁耀來了個自由落體,這大樓足有四十多層,如果他落地那肯定是得玩兒完了,不過他毫不慌亂,穩住身形以後他只是雙足在空中一踏就止住了下落的趨勢。k.然後再踏幾步,他竟又神奇地竄了樓頂。

王詡瞪大了眼睛:「哇靠!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月步!」

丁耀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他也沒興趣知道,他感興趣的卻是王詡的實力到底還有多少沒有使出來。

在遭到王詡靈識聚身術——改狀態下的一擊以後,丁耀覺得自己先前是太輕敵了,之前他對狩鬼者的了解還只是停留在一些資料,今天切實戰鬥了一次,才知道對方絕不是想象中的神棍那麼簡單。

「雖然不知道你幹了什麼,但是我突然有了一個新的主意,一個比殺了你更好的主意……」

王詡還是不忘吐槽:「不是那麼俗套……我可不會做你的手下什麼的。」

丁耀道:「我要得到你的基因。」

「你說什麼!」王詡大叫起來:「你這個傢伙原來是想跟我搞基!」

丁耀聽了都快吐血了,為什麼這個狩鬼者每次曲解別人的意思都會想到非常齷齪的一面……

「看來你依然不明白,你以為,我這千錘百鍊的身體是如何得來的?」

王詡虛著眼,用非常鄙視的眼神看著丁耀,他後退幾步,有意無意間作勢要護住自己的後庭:「你不會是想告訴我……通過爆菊鍛鍊出來的……」

丁耀頭青筋暴起:「你給我適可而止……」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深呼吸幾下接著道:「子夜第二戰團,是圍繞基因工程學展開的特殊戰鬥部隊,我們被稱作『基因操控者』,這些年以來,我獲得了包括狼人、巨魔、食人族等等超自然生物的基因和力量,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基因不斷進化,因為……如果我的基因沒有成功吞噬掉對方,就會被對方所吞噬。

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科學力量的一座里程碑,是目前世界最接近人類最終進化形態的存在,這完全是依靠人類已掌握的知識而獲得的力量,和你們這些使用邪術的人大大不同!」

王詡作恍然大悟狀:「哦!難怪你的靈識只有這麼一點點,原來是通過吞噬別的東西獲得的!」他嘴這樣說著,心裡卻有著別的想法,王詡也是個聰明人,表面插科打諢往不著邊際的地方扯,其實只是爭取更多思考的時間,另外也可以擾亂對手,讓其麻痹大意。

從丁耀的話里,王詡得到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這個所謂的基因操控者不止一個,因為他最初用了「我們」!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靈識這東西,也可以通過基因吞噬獲得!

靈能力屬於靈魂,所以丁耀用那所謂的科學肯定是沒辦法搞到手的,但靈識和是有微妙聯繫的,狼人之類的種族,比之人類有著更敏銳的感官,他們與大自然、與這個世界溝通的能力也比之人類有更多長處。因此,丁耀在吞噬了這些種族基因的同時,也獲得了微弱的靈識感應能力。

王詡這樣想著,基本已經知道了丁耀的意思,對方現在吞了不少古怪的東西,終於要開始吞人了……

其實丁耀這樣做也是白搭,因為從生物學角度來說,王詡的DN並不比任何一個人特殊,靈魂的力量才是靈能力者的本質力量,一切都是建立在那之的。

但丁耀以前沒有拿人做過實驗,所以他不知道,正所謂凡事都有個第一次,王詡將很榮幸地成為這第一隻小白鼠。

「寬廣的馬勒戈壁,景色多壯麗,勇敢的朝尼族人民,歌頌著你……」

王詡的手機鈴聲在這時突然響起了,他解除了靈識聚身術,從懷裡掏出手機,還朝丁耀揮了揮手:「不好意思,暫停一下,我接個電話。」

丁耀嘴角著,這什麼人那……那手機鈴聲是什麼啊……

「喂!在戰鬥的時候你能不能認真一點!」

王詡依舊是一副沒有緊張感的樣子,不緊不慢地看著手機的來電顯示,事實,和他打到現在,丁耀的緊張感也漸漸變成了一種古怪的感覺,俗稱叫蛋疼……

「喂?有話快說,我忙著呢。」他一邊對這手機說著,還毫不設防地轉過了身,用一隻手捂住另一邊的耳朵,簡直就像和朋出去唱K的時候,在房間一角接電話的模樣。

丁耀不能算是個好人,但也絕不是個小人,此刻他完全可以從王詡背後發動攻擊,但看到這傢伙弔兒郎當兼之目中無人的所為,丁耀愣是強忍住心頭的怒火沒有出手。

很快,丁耀就被王詡電話中的內容所吸引,因為這個電話的另一頭,是他的女兒燕璃。

他的聽覺比常人靈敏的多,電話里的內容聽得一清二楚,而且越聽越是心驚……

「你剛才為什麼突然就走了?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我說燕學姐啊,我可是很忙的,反正我們現在每天都要去那咖啡館碰面,到時候在說不就成了。」

「每天和我說話的是另一個你,我是有話對你說!」

「說什麼?不會是關於花展雲同學的事兒……」

「就是這事兒!」

「這有什麼好討論的?你剛才不是都聽見了。」

「就是因為聽見了,所以對你的多管閑事很不滿!」

「我這是在管閑事嗎?人家都主動找我玩命了誒……哦!我知道了!你其實是看了別人!反正不是花展雲,所以對我的做法不滿!

照學姐你的意思,剛才我就該把什麼都認了,這樣你好借坡下驢讓花展雲死心,然後再借刀殺人讓他弄死我,最後你好和心人雙宿雙棲,既完成了對我的報復,又擺脫了花展雲的糾纏,真是高招啊!

可惜,沒想到我大義凜然地破壞了你的奸計,所以你剛才才會發火,嘿嘿嘿……我真是越來越佩服自己的分析能力了!哈哈哈!」

「你不要胡說八道!」

「哼……你否認也沒有用了,一律會被我視作惱羞成怒的狡辯……」

「我……我……」燕璃掛斷了電話。

王詡聽到忙音以後表情十分得意,得意到欠揍的地步,他還真的有點崇拜自己了,什麼心理學高材生,在老子面前不是一樣無言以對?

當他轉過身的時候看到了丁耀那似乎在噴火的眼睛,王詡還真被他嚇了一跳。

「大叔?你怎麼了?表情突然很嚇人啊,看這模樣像便秘了三天呢……」

丁耀一字一頓地說道:「你和燕璃究竟是什麼關係?」

王詡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喂喂喂……這也太誇張了,怎麼今天是個人就找我聊這個話題啊?要說學校里有些流言蜚語也就罷了,這事兒連你都知道?難道花展雲舉辦過全球新聞發布會來講這事兒?」

「回答我的問題!」

「你滾蛋就……我憑什麼回答你的問題,我跟你說得著嗎?我們這可是在戰鬥,你認真一點好不好?」

毒啊,尤其是王詡最後這句可真是毒啊,丁耀堅韌的血管和跳動有力的心臟都快要承受不住了,他本來還不信,但現在不得不信了,這世確實可能有被活活氣死這檔子事兒……

但他現在已經不能再出手了,他非常在意剛才電話里的那句「我就該把什麼都認了」,這句話的真可謂意味深長,認了?認什麼?認什麼可以讓他女兒的追求者瞬間死心?

答案呼之欲出,那就是未婚先孕……

而且丁耀越想越覺得這段對話的內容十分蹊蹺,她女兒居然每天,每天!都和這個叫王詡的人在咖啡館碰面,碰面以後去了哪裡?幹了什麼?而且剛才這個王詡還說了「你其實是看了別人」,這什麼意思?這話似乎有一股子醋味兒。

丁耀就這麼在心裡瞎琢磨,琢磨到後來就認為這個電話的內容整個就是小夫妻吵架,俗稱打情罵俏……

悲劇啊!他丁耀如花似玉的女兒竟落入了這樣一個小流氓的魔掌。

他需要冷靜,以及長時間的思考……

於是,丁耀一言不發,提起了那箱狙擊器材就走。

王詡又被搞得莫名其妙,怎麼打了一半這位又要走了?難道真的是便秘?他絲毫不知,因為他不肯回答丁耀剛才提出的那個問題,惹來了日後多大的麻煩。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又一個誤會

3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