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風雲客棧

第二十章 風雲客棧

常言道: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王詡最近的日子就是對這句話很好的見證。

他將丁耀的謀殺未遂事件告訴了貓爺,結果對方的反應只有一個字:「哦。」

其實也對,一方面因為這傢伙從來不把別人放在眼裡,再者想殺他的人太多,正所謂債多不愁,多一個丁耀也無所謂了。

貓爺卻是找了件事情給王詡干,讓他帶著洋徒弟埃爾伯特去執行第一個任務。

「什麼亂七八糟的,客棧?這年頭還有客棧?」王詡很是有些不解。

貓爺依舊是用教訓的口氣道:「當然有了,所以說你們這些年輕人不關心社會新聞時事,這可是近兩年很流行的。那些酒店賓館都是給旅行團住的,真正會玩兒的人,現在旅遊都住客棧。」

王詡不屑道:「切……不知道又怎麼樣?我還不想知道呢,如今的人,沒事就喜歡搞些所謂小資情調,好好的酒店不住,去住古代人的客棧,就不怕夏天被蚊子咬死。要不就是一個人往咖啡店裡一坐,點一杯咖啡的錢頂老子半個月的伙食費,然後一下午就在那裡長吁短嘆假裝憂鬱。」

貓爺好像來了興緻:「呵呵……你倒是難得發表了一些比較有見地的言論。」

「那是……宅男都是很有見地的!而且不做作!」

坐在旁邊的埃爾伯特知道這兩位要是聊,估計沒個半天是扯不回正題的,所以他趕緊制止了他們:「兩位,我們還是談談這次的任務。」

於是貓爺再次充分發揮了他把複雜的事件簡單化的本領:「哦,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最近在那裡住店的客人有幾個離奇死亡了罷了,估計也就是孤魂野鬼什麼的,你們今晚就去,住一個周末基本就能解決了。」

埃爾伯特還真相信了:「好的,我明白了。」

王詡看著他,說了五個字:「你明白個屁……」

埃爾伯特中文一般,不是很明白這句話的潛台詞,於是他用詢問的眼神看著王詡。

王詡又道:「我現在給你第一課,就是貓爺這個人說的話你千萬不能相信,只能信個三分,剩下那七分基本就是很嚴重的事情,都被他給隱瞞掉了,如果你不做好最壞的打算,被他陰那是肯定的……」

貓爺在旁邊聽了居然還點頭:「看來你確實長進了不少。」

「不長進早晚被你玩死……」

…………

當晚,王詡他們就來到了位於市外郊的「風雲客棧」。

這地方附近有山有水有林,雖然山不高水不深林不密,但本來還是打算開發成旅遊區的,結果開發了一半就停了,說得好聽是投資人、施工單位以及市政府之間有些矛盾無法協調,說得再直白些就可以概括為「分贓不均」這幾個字。

總而言之,工程是停了,有關部門撒手不管了,最後遭殃的還是部分民營企業家,這開旅館的,開飯店的,還有幾間超市的連鎖店,人家地租都付了,房子也建了,這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的。

最後不知哪位精明人士想了個辦法,在這附近投資了一個大型遊樂場,一下子救活了不少人。

市是一個正在從工業轉型成為商業的城市,這樣的都市可是寸土寸金,市區里是不可能有大型遊樂場的,就算是嘉年華也最多每年來個一次,因此這個地方雖然比不迪士尼,但也並非沒有生意。

這天正好是周五,這間客棧雖然近來死了個把人,報紙也登了,但依舊沒怎麼影響生意,王詡他們來得晚了一些,居然快沒有房間了。

「只有兩間房了?」王詡又往櫃檯前那位「掌柜的」面前湊了幾分。

「我說客官,您就是跟我大眼瞪小眼也沒用,真的只有倆單間兒了。」

王詡這都是問了第三遍了,所以他也不準備問第四遍,他回頭看著埃爾伯特和燕璃兩個:「聽見了,哈哈哈哈!聽見了!我說燕學姐,這下你該死心回去了?」

燕璃冷哼一聲:「你不用說了,我今天就住這裡,你別想趕我走。」

埃爾伯特看著兩位有點兒劍拔弩張的意思,決定打個圓場:「王小哥,我們兩個擠一擠,謙讓一下女士也是應該的。」

「擠什麼擠?兩間可都是單人房,你這德國戰車往床一躺,我睡哪兒?難道你也想跟我搞基不成?」

埃爾伯特被他說得無語,得,咱這是自討沒趣,閉嘴算了。

王詡說到這兒,突然臉色一變,露出了一個非常邪惡的笑容:「燕學姐,你非要留下也可以,我看,不如我們兩個睡一塊兒好了……」這是王詡的殺招之一,耍流氓,其實確切點說是偽裝成一個流氓,因為他本質是不敢怎麼樣的……不過今天他遇了對手,燕璃根本不怕他。

「好啊,那領鑰匙。」燕璃依舊是泰然處之的樣子,從皮夾里拿出身份證遞給了掌柜的。

埃爾伯特倒是被這一幕震住了,不過幾秒后他就恢復了常態,要說這外國人的思想就是比較開放一些,他拍了拍王詡肩膀,露出一個男人都懂的笑容,然後拿著自己的鑰匙樓去了,這一舉動在那位掌柜的看來就是不想做電燈,不過王詡現在內心的真實想法卻是……自己陷入了一個非常囧的境地。

…………

十分鐘后,王詡和燕璃坐在了同一間房裡。

這房間看去是木製結構,其實木板後面是有混凝土的,而紙糊的窗戶里,也有著玻璃夾層,至於門,看去是那種古代的折門,湊近一瞧,畫在門板而已……

房間里的傢具也基本走的是這種路線,要說這客棧也真是煞費苦心,既要讓你有著住在古代的情調和錯覺,又要讓你享受到現代賓館般的舒適。

漫長的沉默過後,王詡先開口了:「我看,這裡的隔音效果,也是不錯的呢……」他好像在暗示著什麼。

「那又如何?」燕璃依舊不吃他這套。

「我這人喜歡裸睡你知不知道?」王詡還不放棄。

「哦?那為什麼我在催眠你的時候,你說自己是穿睡衣睡的?」

「靠!你連這種問題都問了!太沒品了!」

燕璃的表情始終是波瀾不驚:「其實我沒問過,剛才只是試試你有沒有說謊。」

王詡被她說得一時語塞,於是新一輪的沉默開始了。

就這樣又過了許久。

「我現在很正經、很鄭重地告訴你,我和埃爾伯特不是過來玩的,這是個任務,很危險,包括我和他在內都很可能喪命,所以你根本不該跟來。」

「這話貓爺已經跟我講過了,我是成年人,可以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且,我有義務看好自己的實驗材料。」

「知不知道你這種任性的所為很可能拖累我們,知不知道你自己也很可能會出事?」

燕璃盯著他的眼睛,好像想說什麼,但沒有說出口。

王詡嘆息了一聲,提著行李離開了,最終他還是只能去和德國戰車擠一間屋子。

燕璃看著王詡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她輕聲說出了那句沒有出口的話:「如果是另一個你,他一定可以保護好我的。」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風雲客棧

3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