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邪物

第二十八章 邪物

其實鬼穀道術中自然有記載著陣法一類的東西,不過平時的王詡由於靈識所限還翻譯不出這個部分,但另一個王詡早已經將其掌握了。k.

「我患有精神分裂。」王詡非常乾脆地拋出了這個理由。

顯然他不想解釋得太多,所以用一個比較淺顯易懂的方式來忽悠埃爾伯特,在他看來,自己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消失,解釋的工作就交給另一個自己好了。

不過埃爾伯特好像依舊是將信將疑:「怎麼證明你不是被附身或者是冒充的?」

王詡想了想:「我可以輕易殺死方圓百里內的所有人,包括你,但是我沒有,所以……具有絕對統治力的人無需對任何可以被輕易掠奪的生命說謊。」

埃爾伯特張口欲言,不過王詡立刻接下去說道:「我之所以這樣回答,是因為證明我的實力比證明我的身份簡單得多,因此你現在也不必問『那麼又如何證明你可以殺死所有人?』這個問題,我直接展示些實力給你看就是了。」他說罷就一揮手。

埃爾伯特頃刻間感到了強烈的靈力波動產生,他此時正使用著靈視,所以清晰地看見了一個巨大的半圓形光暈籠罩住了整個風雲客棧,這靈氣的稠密程度他前所未見,雖然這種能量對他沒有任何惡意,但埃爾伯特站在這股光暈附近就感到了移動都有困難,他可以想象,如果是某個孤魂野鬼觸到了這種能量,必然是灰飛煙滅的後果。

王詡時刻可以洞悉埃爾伯特內心的想法,他接著說道:「跟我來,路我跟你說一下這次要對付的東西。」

埃爾伯特選擇了閉嘴跟,他忽然明白了這個王小哥比想象中厲害得多,狩鬼者實在是太神奇了,自己真是差得太遠,得好好學著點兒……

王詡帶著埃爾伯特往掌柜的所描述的那條河走去:「你昨晚之所以沒有搜索到靈魂,不是因為你靈識的問題,而是你無法辨別那東西的靈魂罷了,這次對付的東西,只是一個布娃娃而已。」

「你是說昨晚襲擊我的只是個布娃娃?」

「不止是你,而是所有人,這個布娃娃才是一切事件的元兇,八年前的事情,還有最近的事情,從來就不存在其他鬼魂,都是它在搞鬼而已。」

埃爾伯特對這情況顯然難以置信,所以王詡繼而說道:「我從頭開始說……這世萬物皆有靈,包括地的一根小草,風中的一片樹葉,任何東西都是有靈性、靈力的,而人,被稱為萬物之靈,是因為我們有那些東西沒有的,那就是強大的靈魂。

或許是創造這個世界的神對人類情有獨鍾,人的靈魂遠比其他萬物要強許多,雖然也有些例外存在,但一般來講,舉個不恰當的例子,一個人的靈魂強度可以頂一百條狗。

因此,就有些別的東西會對人產生嫉妒,它們通過吞噬人類的靈魂使自己更加強大,更加接近於人。

不過任憑其如何努力,這都終究是不可能的,它的行為只會使自己離人類越來越遠,最後變成一個骯髒貪婪的邪物,對人類的靈魂癮……」

王詡說到此頓了一下:「接著就要說那邪物了,我剛才說過,萬物皆有靈,那麼有些東西,尤其是接近人型的東西,就可能會擁有更強的靈力,用中國的說法,那就是修鍊成精,比如經過幾千年長型的人蔘,或者能夠變成美女的狐狸之類,恩……你現在正在想象的比諾曹應該是虛構的……

總之,這個布娃娃漸漸獲得了自我意識,擁有了精怪的能力,所以它開始殺人,從而獲得靈魂,這樣它就會越變越強。我想八年前那個小男孩兒肯定不是它的第一個主人,或者說受害者了。而他的父母肯定是目睹了自己的小孩兒被殺非常害怕,所以他們乘著白天把那個娃娃扔進了河裡,事後對整件事閉口不提,也不敢說家裡的孩子已經死了。

但掌柜的遭到了利用,他那天撿回去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娃娃,只是河邊的一件垃圾,真正的娃娃一直就在河底,它利用了掌柜的善心,製造了種種幻覺,河邊的小男孩兒、七天後的夜晚、噩夢等等,它使自己的行為顯得十分順理成章,一幕雙親弒子又反被冤魂索命的戲劇就由它導演並演了。

埃爾伯特插嘴問道:「如果它的本體一直在河裡就能害人,那為什麼要製造一個假的娃娃讓掌柜的帶回去呢?又為什麼要製造成冤魂索命的假象?」

王詡點點頭:「問得很好,看來你的確有做狩鬼者的才能……」埃爾伯特聽了這話傻笑一聲,顯然很是受用。

王詡接著道:「因為這是它必須要做的,它需要信徒,而掌柜的就扮演了這個角色。

我之前跟你講過了邪物的由來,你應該可以從許多傳說中搜索到他們的影子,比如過去在埃及受到膜拜的貓,還有亞馬遜文明曾經膜拜過蛇、蛙等等,還有許多偏遠詭異的文明中膜拜過各種你聞所未聞的邪神,有些以動物的形象出現,有些甚至是一些實際存在的東西,比如一棵會吃人的樹,或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洞。

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需要一種『相信』的力量,通過欺騙、恐嚇任何手段都可以,對……你想的沒錯,就和《猛鬼街》里的佛雷迪是一樣的,害怕他的人越多,他就越強。

這個娃娃用誘導的手段讓掌柜的自以為揭開了一件冤魂索命的真相,這樣就會有一個關於它的傳說被傳開,更多的人會聽到這個故事中有一個布娃娃的存在,即使他們都以為這東西只是故事中的一個並不重要的線索,但也依舊會記住它,並相信著有這樣一個東西存在。

可是它的計劃沒有進行下去,原本它可以尋找下一個目標,開始新的屠殺,但一切都被那串佛珠給制止了。因此它才會說那句『多管閑事的東西』,這指的就是掌柜的。

也許這是天註定,掌柜的不僅是個頗為迷信的人,而且還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善良人。雖然他因為這性格而遭到了利用,但也因為這性格,他做了件亡羊補牢的事。」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河邊,一個詭異的小孩兒聲音接著王詡的話道:「精彩……真是精彩,那麼你又是否知道,我如今為何又能出來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邪物

3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