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無力的邪靈

第三十章 無力的邪靈

燕璃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她努力平靜下來不去害怕。.她沒有去哭喊,或是慌不擇路地逃跑,只是慢慢退到了窗邊,試圖打開窗戶。

「咯咯咯咯……小姑娘,你的男朋真厲害啊,既然他把我逼到了絕路,我也只好找個人來陪葬了,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客棧的下水道和那條河其實是相通的,這客棧中的人都是我的腹中之食物!哈哈,哈哈哈哈!」

那娃娃的身體開始抽搐,液體從其口中湧出,房間開始了蓄水……

在這八年後,風雲客棧的所有死者,還有遇襲的埃爾伯特和掌柜,全都是在乾燥的房間中離奇溺水窒息而死。此刻,燕璃終於得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這客棧早已成為了這條河,或者說這個邪物的一部分!

窗戶顯然是打不開的,燕璃也並沒有朝門口逃生,因為她明白這是白費力氣,她只能祈禱,祈禱王詡和埃爾伯特可以在她被溺死之前趕回來救她。

就在血水要淹過燕璃的脖子時,只聽得「砰」的一聲,門從外面被撞破了,也不知掌柜的從哪裡搞來一把劈柴大斧,從外面破壞了門鎖,然後把門給踹開了。

說來奇怪,當門關著的時候,這房間如密封了一般,好像根本沒有能漏出水去的縫隙,但這門一被破,水位卻是退得極快,頃刻間便流了個乾淨,也不知是流去了哪裡。

「小姑娘,客棧里的人全都死了!快跟我跑!」掌柜的說著伸出了手。

燕璃此刻剛從水裡撈出來,凍得發抖,只覺寒意絲毫未消,她應了一聲,朝那掌柜的走去,但她正要伸出手時卻又感到不對,那邪物剛才的話又出現在了燕璃腦海中。

「我也只好找個人來陪葬了……這個客棧中的人都是我的腹中之食……」

燕璃又退回了窗邊:「你不是掌柜的!」

那邪物笑了,喉嚨里還是咯咯的聲音,他揮了揮手中的利斧:「真是聰明……騙不了你呢……」他身的偽裝褪去,變成了一堆人形的腐爛垃圾,頭部還是那個破娃娃。

燕璃至此才覺得后怕起來,如果剛才中計,可就不是身死魂滅這樣簡單了,若是答應了跟它走,靈魂就等於落入了這邪物的手中,到時這邪物就有了和王詡談判的籌碼。

「既然如此,你就死!」

它的一條胳膊閃著詭異的紅光,伸長數丈掐住了燕璃的脖子。

窒息的感覺來得很快,燕璃的頸骨已經承受不住這力道很快就要被折斷。

「啊!!!」那怪物突然大叫一聲鬆開了手,它臂的紅光也瞬間消失。

破娃娃的怪臉說不出是什麼表情,它顫顫巍巍道:「這不可能……不可能……」

王詡的背影出現在了燕璃面前,那個冰冷孤寂的聲音如悠遠的旋律般響起:「不準用你的臟手,碰這個女人。」

埃爾伯特的身影這時也出現在了房間的門口,從後面堵住了怪物的退路,不過這位老兄臉色似乎不太好,一副暈車欲吐的模樣……

看到王詡以後燕璃整個人都垮了下來,她心裡明白,自己此刻已經安全了,幾次瀕臨窒息的她最後還是暈了過去。

王詡接住了倒下的燕璃,任其冰冷的身軀靠在自己的懷中,他也鬆了口氣,好在自己還是及時趕了回來。

「為什麼……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回到這裡……」

王詡回頭看著那怪物:「你最後要講的就是這些嗎?」

這布娃娃也知道,王詡不會給它第二次轉移真身的機會,所以它所能做的只有拚死一搏。

所有的紅色光芒全部聚集到它的本體,這是它全部的力量,多年來積攢的怨氣、被其吞噬的死靈、以及那些被扭曲的信仰之力,全都寄托在了這一擊!

但它卻終究無法使出……

王詡只用了一秒就用單手攥住了這個破娃娃,強到無法抵抗的靈力限制住了這個布娃娃所有的行動,在這個剎那,它就只是個無用的玩偶而已,只要王詡動一動手,它就會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

「是啊……還是一樣呢……就算我做了這麼多事,我還是這樣,還是一個無用的、任人擺布的玩具罷了……」

在它生命的最後一刻,它這樣對自己說著。

它依然記得多年前的第一個主人,它陪著這個小女孩兒長大,曾經它以為這個女孩兒會像夥伴一樣永遠愛惜著它,但它錯了。

它被遺棄了,一個人丟棄一件東西,是多麼普通的一件事,多麼輕而易舉。

但是對這個布娃娃來講,這是背叛。

它被一個落魄的裁縫撿回了家,縫補一番後送給了自己的孩子,它有了新的主人,新的記憶,但一些年以後,它又迎來了新的背叛。

經過兩百多年,它已經不再是個普通的娃娃,它的外表可以永遠保持光鮮亮麗,即使被遺棄,它也可以輕易讓人發現它,它學會了能做的一切,但它不明白,為什麼從未有人真正接納過它。

它陪伴了許多孩童長大,帶給了他們歡樂,卻最終會遭到背叛,它不理解,人類為什麼是這麼無情的東西。

它想變,也許這樣就能被接納了,這樣就能有個真正的、永遠的家。

我想它成功了,因為它學會了人類的無情。

它吞噬著人的靈魂,逐漸強大起來,它的感覺好極了,不再有人可以背叛它,而是它在這一切發生以前就先背叛了人類,這有在這種周而復始的復仇中,它才能感覺到,自己是個人,而那些人類,才是它的玩具。

其實這個娃娃從來就不知道,當它學會自己思考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經不再是個玩具了……

人都是會長大的,已經想不起兒時最珍愛的玩具是幾時被丟棄的了,那些曾經發誓一生都是夥伴的好,又有多少還在身邊。

我們丟掉的並不是玩具和夥伴,而是童年。長大的代價,就是學會從此戴著面具去生活。

其實我們背叛的,只是自己……

王詡手中的娃娃被他的靈力碾成了粉末,所有的幻覺都消失了,房間中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可以聽到隔壁的客人正探出頭在走廊里叫罵著,掌柜的在向他們解釋著這裡持續不斷的噪音。

埃爾伯特還是忍不住吐了一地,剛才王詡扯著他飛奔的速度簡直比過山車下坡還要誇張,他其實早就撐不住了。

王詡看著靠在自己懷裡的燕璃,深深地嘆息了一聲。

他抬頭對埃爾伯特道:「我想,我們以後都不會再見面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無力的邪靈

3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