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情債

第三十三章 情債

隨著文化節的日子一天天臨近,話劇社的排練也變得頻繁起來,排練時間也越來越晚。。

燕璃作為社長負責了旁白的部分,劇本和台詞基本都由她親自操刀,而王詡則有幸成為了男女主角以外的最重要角色……怪物。

這個反一號雖然沒有半句台詞,戲份也不是那麼多,在表演估計也沒有什麼發揮的空間……但畢竟這也算是主要角色,王詡現在可以摘掉跑龍套的帽子,挺直腰桿講一句:「我,是一個演員……」

楚凡同學自然也是每天都在那裡躍躍欲試,雖說吻戲這種情節在排練和綵排時都是沒有的,不過他的興奮之情依然溢於言表,為了正式演出時能夠一親校花的芳澤,他也是豁出去了,學生會的經費人力你們隨便使,反正這事兒要是成了他肯定無怨無悔。

王詡在這段日子裡倒是表現非常反常,他每天都在那裡思考著什麼,時不時自言自語地問自己:「尚翎雪究竟和我有著哪種交集?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燕璃呢?」

就這兩個問題,天天在王詡腦海里折騰著,卻好似永遠找不到答案。

於是這天,他來到了貓爺的事務所,一開門就拋出了一個問題:「你是不是曾經給我洗過腦?」

貓爺抬頭瞥了他一眼:「你來的可真是時候……」

這時王詡定睛一看,發現房間里除了貓爺還坐了三個人,這三位里他還見過兩位,就是賀文宏還有孫小箏。

王詡一見孫小箏就臉色突變,想起那晚比賽時的表白,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開溜。

不過對方可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孫小箏站了起來:「鬼谷子,我有話跟你說!」

王詡心道:「完了……燕璃的緋聞還沒有解決,這邊又來了個十七歲的,到時候再出點什麼誤會……公安局告我一個誘姦未成年少女,我就離關進大牢遭幾十個大漢爆菊的日子不遠了……」

孫小箏前抓著王詡的手就往外走,還不忘把門給關,屋裡剩下的人那表情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尤其是賀文宏老弟,看他那樣子似乎是有點坐不住了想要追出去。

貓爺道:「你要去就去,正好有些話,我要和你哥單獨講。」

賀文成也沖他點點頭,於是賀文宏飛也似的追了出去。

待他離開,賀文成搖頭嘆道:「這傻弟弟……難成大器啊……」

貓爺也在那裡哀嘆著:「這就是青春呢……可惜我的好日子是到頭了。」

賀文成隨即正色道:「你要單獨跟我談的是什麼?」

貓爺喝了口咖啡:「看在過去我們算是有過一面之緣的交情,我要給你一個忠告。」他說到這兒停了下來,特意擺出十分嚴肅的表情:「你雖然本就是個沉穩冷靜之人,但這次,更要謹小慎微,豪龍膽的出現沒有你看去那麼簡單,它只是一個餌食罷了,就像一把鑰匙,得到它的人也得到了一個使命,那就是去開啟一扇危險的大門……」

「你能不能說得更具體些,我不明白……」

「不能!我能說的只有這些。還有,我主要是讓你珍惜性命罷了,最後那兩句,是為了防止萬一你這傢伙真得到了豪龍膽而準備的,其目的也是叫你小心些。」

賀文成冷笑一聲:「萬一?難道你認為以我的實力去爭奪豪龍膽真的毫無希望嗎?」

貓爺同樣報以冷笑:「前幾天,銀白獠牙小哥親自去機場接下了三年前新人評估的冠軍,那人的名字你也應該知道?」

賀文成的兩眼中放出了一種異樣的神采,好像他靈魂深處的戰意正在蠢蠢欲動著:「碧影尖槍,劉航……」

雖然賀文成的樣子挺激動,不過貓爺還是喜歡潑潑別人冷水的:「你瞎起勁個什麼呢?該不會是期待和他交手很久了,這次正好讓你候著機會了?」

賀文成也不否認:「都說劉航使的槍乃是如今狩鬼界最強的,同樣是用槍之人,我聽了這話又怎能無動於衷呢?」

貓爺依舊在笑:「一個武鬥型的靈能力者,在當年打敗了齊冰這樣的自然操控系能力者,能夠超越這種能力的剋制關係而取勝,這就足以證明,盛名之下無虛士……」

「哼……若他徒有其名,我也不屑與之一戰。」

「哎……那就祝你得償所願,被打個屁滾尿流。」

「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呢……說話還是這樣,嗯……直接……」

…………

「喂……這裡後街深巷,四下無人,你到底有什麼企圖……」王詡虛著眼問道,其實他渙散的眼神正在搜索著逃亡的路線。

孫小箏剛才還叫他鬼谷子,此刻卻突然變了稱呼:「王詡哥哥……」

王詡的表情當時就抽了……

本來今天一進事務所看見孫小箏恢復了女裝打扮他就覺得這事情相當得妖,現在這位還擺出如此小鳥依人的模樣,用甜甜的聲音喊了他一聲王詡哥哥。

看來這事情大條了……

「那個……你不用這麼客氣,還是叫我王詡好了。」

「哦……好的,我這次其實……其實是想跟你說次的事。」她一邊說著就低下了頭,臉羞紅一片。

王詡心中驚呼:「小蘿莉!你不要再勾引我了!老子快頂不住了!」

不過他臉還是故作鎮定:「嗯……次我跟你說那番話呢……其實是有原因的。」

孫小箏把臉更加深埋了下去:「反正,我答應你了!你可不許反悔!」

如果她此刻抬起頭,應該可以看到王詡正在用頭猛撞電線杆……

王詡的腦海中正在構思這樣一個場景,那就是:他哈哈一笑,說了一句:「其實我次在無月空間里跟你表白全是貓爺的計劃,詞兒全是他寫的,主要欺負你年紀尚幼、涉世未深、情竇初開、容易受到我這種壞人的蒙蔽。

再加我在之前的比賽中不斷地非禮你,很好地運用了肢體語言,為我最後的深情告白作下了鋪墊。當然最重要的是鄙人演技逼真,情真意切,搞得你心如鹿撞、神魂顛倒、不知所措,最終認輸棄權,說到底,這一切的一切,不過是條計策而已,你只是因為太天真而遭到了利用罷了。」

接下來王詡的腦海中就出現了另一個場景,那就是自己被匕首剁碎了做成包子喂狗……

他搖搖頭,把自己從想象中拉回來,臉還在笑:「哈哈哈哈!那什麼……真是太好了,不過我看你年紀還輕,應該以學業為重,那個那個……明年你就要高考了嘛,應該把主要經歷放在學習……」他此刻的對白,完全就成了學校里禿頭的教導主任。

「那你從現在起就是我男朋了哦!」孫小箏眨著大眼睛盯著王詡。

王詡此刻是真有點兒頂不住了,心裡又惡意地想到:「本以為你這個小鬼是燕璃那種冷酷孤高型,沒想到被我稍微勾搭一下就變得如此主動,成為了天真奔放型……這樣下去,難道……我就要在不知不覺之中……走到那一步嗎!終於要幹了嗎!」

他心中仰天嘶吼著吐槽,臉的表情隨即成了滿臉的……

「哈哈哈,那個……當然可以,那你就是我女朋了嘛,哈哈哈。」

「王詡!」賀文宏從牆角平移了出來,這傢伙此刻走路沒聲髮型帶風,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不過王詡沒功夫看他的髮型,他只看見了賀文宏那對閃著銀色光芒的雙槍……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情債

3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