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演出

第三十四章 演出

翔翼一年一度的校文化節,和初夏的休學旅行、秋天的中秋祭是學校里三大最受學生歡迎的活動。.

校文化節選在春季進行,這個節日有著悠久的歷史,因為校慶這種東西一般都是十年辦一次,所以在那其餘的九年裡,為了讓人們不要閑得蛋疼以至於忘記了校慶的存在,就在校慶的同一天設置了文化節這種活動……

其實這所謂文化節的內容也是極其沒有深度的,類似學校里的學生們自己組織了一個嘉年華會罷了,比較幼稚點的傢伙就會去鬼屋這種地方玩,臉皮厚一點的呢……就在女僕咖啡館里坐個一整天,當然了,各種小吃點心的攤位也是相當受歡迎的,少爺小姐們在這一天,可以難得體會一把做生意伺候人的感覺。

而且這天,翔翼的校園是可以對外開放的,因此保安的工作就更加繁重起來,衣冠不整、小偷小摸的人可不在少數,全都得靠他們過濾掉。

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午,話劇社的演出就要開始了。

王詡披著大怪獸的道具服,在後台探頭探腦地看著,此時台下已經聚集了不少觀眾,他在人群中搜索到了幾個很不妙的面孔。

首當其衝……貓爺。

這個男人的到來本身無疑就是一場災難,要說他會安安分分看完演出那概率是極低的……

貓爺的旁邊還坐著賀文宏和孫小箏,幾天前見過一面的賀文成卻是沒有來。

王詡前幾天好不容易才從賀表哥的亂槍掃射下逃出生天,沒想到今天又是冤家路窄。

其實王詡對賀文宏老弟是有些內疚之情的,他內心還挺支持賀文宏的痴情不改,可惜他現在是停在杠頭下不來,解除誤會可能會傷害到更多人。

還有一個人也引起了王詡的注意,這人坐在貓爺的另一邊,緊挨著埃爾伯特,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靈識,從進入王詡的視線起這傢伙就一直是一種挺IG的狀態,好像隨便什麼事都能讓他高興起來。

「這個傢伙叫劉航。」齊冰的撲克臉突然出現在了王詡後面,把他嚇了一跳。

王詡回頭問道:「你朋啊?」

齊冰嘆道:「我很討厭這傢伙……但他把任何人都當成朋……」

王詡好像想到了什麼:「喂喂……劉航這名字有點兒耳熟啊……好像在哪裡聽過。」

「就是我那一屆新人評估的第一名,算是我的同期。」

「哦……比你還要厲害的傢伙啊,對了,最近我怎麼感覺市裡像這種靈識很強的人正在逐漸變多呢?」

齊冰看了他兩秒:「難道關於豪龍膽現世的傳聞你還不知道?」

王詡一愣:「什麼玩意兒?豪龍膽?哇靠,你不會是說趙子龍的那桿銀槍……」

齊冰的臉還是那表情:「就是那個。」

「呃……我還真不知道。」

齊冰乾脆回頭走了:「不知道也罷,反正你也不是使槍的,與你無關。」

王詡頓感自己完全成了個局外人,市那點兒大事就他一個人完全蒙在鼓裡。不過鬱悶歸鬱悶,他也沒閑心去搭理那些事情,他最近是為情所困,麻煩事麻煩人接二連三地出現,他已經無暇去顧及別的事情了。

「王詡。」燕璃走過來叫了他一聲,王詡回頭道:「什麼?」

燕璃好像也有心事,不過她好幾次欲言又止,最後只是說了一句:「快要開始了,你準備一下。」

王詡「哦」了一聲,搖搖擺擺地揮著大尾巴撤到了後台的角落去。

劇場里的燈光暗了下來,觀眾席很快就變得鴉雀無聲。

演出就要開始了。

舞台的幕布掀開了一角,燕璃穿著中世紀歐洲女子的束腰長裙緩步從後台走來,聚光燈定格在了她的身,那貓兒般靈動的眼神和冰山美女的氣質瞬間俘獲了不少男性觀眾的心,可不是每個擔任旁白的都能在一句話都未說之時就做到這點的。

「優美的葳洛納,我們的故事發生之地。

登榮耀之巔,國王的雙手沾滿血腥。

最美麗的公主,卻承受最不幸的宿命。

父親的罪過,女兒將償清。

魔鬼把守城堡,就在布滿荊棘的叢林。

女巫留下詛咒,用真愛喚醒沉睡的心。

遙遠王國的王子,來到這命運之地。

佩戴寶劍和白馬,他勇敢無懼。

國王的授命,人民的期許。

出征在即,路漫漫兮……

請您細細端詳,耐心傾聽。」

她行了一個提裙禮,默默退回到了幕後。

片刻的寧靜后,觀眾席中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說實話,這樣的開場白比觀眾們最初預料中的水準要高出太多,最初那幾秒所有人幾乎都是愣在了那裡,待反應過來時燕璃已經退到了幕後,他們這遲來的掌聲更是熱烈異常。

埃爾伯特在貓爺耳邊道:「翔翼真不愧是世界聞名的學府,心理學系的學生竟也有這種劇作水準。」

貓爺是人群中唯一沒有鼓掌的人,他回過頭,用那睡眼惺忪的面孔對著埃爾伯特有氣無力地說道:「其實這個開場白是我寫的……次和她出來喝茶聊天,她對我的寫作水平很感興趣,要我幫他寫這麼一段東西,後來我回家坐在馬桶,用手機簡訊隨意編了這麼一段來忽悠她……」

在旁邊的劉航好像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他用胳膊勾住了面部大囧的埃爾伯特:「朋,你真是個大悲劇。」

埃爾伯特嘴角抽了兩下:「我現在終於明白了許多來自於王小哥的忠告……」

此時,第一幕開始了,隨著舞台幕布的展開,觀眾們的注意力又被吸引了過去。

先是腰配寶劍的楚凡帥哥場,國王和臣民們為其送行的場景。幾人的台詞說得都是中規中矩,推動著劇情的發展,當然了,楚凡同學是十分出彩的一個,一方面是他有意為之,另一方面,他今天真的挺亢奮。

於是,在第一幕送走了這位王子以後,王詡飾演的怪物終於要出場了。

穿越沙漠、翻過雪山、殺入邪惡的黑森林,在那森林中心的沼澤地里住著一個怪物。

當然他不是史瑞克,而是一隻……大頭龍。

其外貌基本是個微縮版的哥斯拉,不過在脖子這裡開了個口,王詡的臉就在那位置……

這個造型的設計,如果放到動漫里不知應該算是機設,還是人設……

而這怪物從設計到備料,以及最終完成此模型,都是王詡一個人搞定的。

那是在他的「擎天柱」怪物版本設計計劃宣告破產以後的第二套方案,原計劃中關於變形的部分實在是太有難度,所以王詡最終放棄了。當然了,燕璃在得知他的計劃后那句:「你休想。」估計也為其下定決心否定第一套方案提供了幫助。

總而言之,王詡就著么甩著大尾巴走了出來。觀眾席立刻里傳來一片笑聲,不過這倒不是嘲笑,他們似乎覺得王詡是有意在搞笑,在笑聲過後居然還有不少掌聲響起。

賀文宏一臉不爽地說出一句:「像個傻瓜……」

孫小箏的評論卻是:「挺可愛的……」

王詡在台先是吼了兩聲,然後念起了台詞:「破曉的時刻……總是令人厭惡,又如此準時。」

這時喻馨步出了舞台,這個巫女出現的時刻,台下只有男人們吞咽口水的聲音,即使是穿著不太合身的寬大巫師袍,即使那尖頂帽老是往下掉,但人們對美女的寬容,永遠是無限的。

「怪物啊怪物,我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有人要來殺你。」

王詡道:「我是這森林的霸主,任何膽敢挑戰我的人都會葬身在城堡下的沼澤地中。」

「可是,這次是遙遠王國的白馬王子要來拯救公主哦。」

王詡又吼了一聲:「他這是自尋死路!」

喻馨當下就是一愣,不過短短半秒她就恢復如常繼續說起了台詞。

台下的觀眾顯然都沒看出什麼,不過貓爺卻在那裡嘴角直抽,低聲對旁邊的埃爾伯特註解道:「你看,這小子忘詞了,想吼一聲拖延一下時間,結果還是沒想起來,就瞎掰了一句……」

埃爾伯特頓時恍然大悟,坐在他旁邊的劉航也聽見了,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差點兒就笑出聲來。

貓爺又道:「別急著笑,好戲還在後頭……」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演出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