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群架

第九章 群架

溫庭筠曾有過這麼一句:人似玉,柳如眉,正相思。.用來形容現在的燕璃倒是恰如其分。

今晚的燕兒姑娘,就是給人以這種感覺。

趙辯和杜逢春都是第一次到這醉星樓,而且都是為一睹那燕兒的芳容慕名而來。正如王詡所說的,燕璃的曲確是不錯,但那人,實在是更招人喜愛。

因此,在她一曲唱罷之時,唯一一個為其藝術造詣叫好的,也只有那女扮男裝的孫小箏了。

此刻望星閣的人可是各懷鬼胎,貓爺猥瑣地坐在角落中,觀察著這裡的每一個人。

「賀家二少一直看著那孫家小姐發獃,臉沒表情的那個每隔片刻就要往我這瞪一眼,白天那個小子在對面打瞌睡,紅牌的燕女俠卻特別喜歡往他那裡瞧……嘿嘿……這可真有點兒意思,年輕真好呢……」貓爺心裡好似在期待著什麼,有時他自己都很奇怪,難道這惡趣味是天生的?

「好!當真是如陽春白雪,天籟之音!」先是那趙辯趙公子開口了。

「依我說,此曲只應天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啊,繞樑三日,餘音不絕,杜某佩服……佩服……」杜逢春自是不甘落後。

燕璃的假笑也已經是爐火純青:「承蒙兩位公子抬愛,小女子擔當不起。」

「哎~燕兒姑娘此言差矣,趙某此乃肺腑之言。」趙辯依然搶在前面說道。

杜逢春兩次都被其搶話,心中豈能不火大:「哼……燕兒姑娘的才情雖高,卻也不是人人都懂得欣賞的,有些人只懂拍馬奉承,攪在這裡反而壞了大家的興緻。」

他這句無疑就是和趙辯開戰了,就連閉目養神的王詡,也睜開了一隻眼往這裡看來,心裡笑道:「看來這姓杜的是要和那姓趙的K啊……」

果然,那趙辯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拍案而起:「杜逢春!你是什麼意思!」

桌子人人會拍,所以那杜公子拍得比趙辯更響:「我的什麼意思,你心知肚明!」

「好!看來你今日是知道本公子要來,有意找茬了?」

「哼!你在門外的人手也著實不少啊,我看你才是有備而來才對!」

這兩位一人一句,對台戲唱到最後自然是升級成為動武了,趙辯還真稱得是有備而來,他帶來的這些家丁一看就是職業來打架的,個個都是孔武有力、虎背熊腰,而杜逢春的手下自不必說,人家本就是城防的兵士,身手更是不錯。

兩幫人從外面湧進了這望星閣,拉開架勢、劍拔弩張,平日里那些從容瀟洒的生們,見此情景也都是趕緊跑路,畢竟民不與官斗,好漢不吃眼前虧。

老鴇已是急得滿頭大汗,趕緊跑到她的燕兒身邊,「哎喲我的好女兒,你快些想想辦法勸勸他們那,這兩位我可都得罪不起,要是一打起來,隨便哪個磕了碰了,我這醉星樓可脫不了干係啊!到時他們老爹來找我興師問罪,就算是府尹大人也扛不下來啊!」

「哼……他們要打便打,這種紈絝子弟,多打死一些世界才清凈呢。我若是給他們幾分甜頭,豈不正和了這兩人的心意。」

老鴇卻是沒有想到那平日里那乖巧的燕兒竟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她不知道,百花會中人,多是些遭到朝廷迫害的人家所留下的遺孤,對這些官宦子弟是尤為痛恨,今日見他們膽敢如此胡作非為、目無法紀,燕璃又怎能不怒。

「說的好,這種傢伙,你即便是對他虛與委蛇,他也敢得寸進尺。別理他們,看他們能打出個什麼名堂來。」王詡手抓了把瓜子,走到了燕璃旁邊,然後往那燕璃旁邊的座位一坐,看那情景簡直就像是拿著爆米花走進電影院一樣……

老鴇氣得七竅生煙,一巴掌就往王詡的後腦勺拍去,「你要死啊!什麼時候輪得到你小子說話了!你倒是說得輕巧!那幾十號人打起來,還不把這望星閣給拆了啊?!」

王詡那頭像鐵打的一般,吃了老鴇一擊九陰白骨爪,他還是面不改色繼續嗑瓜子:「放心,一般來說,這種規模的打鬥,只要鬧出一條人命,立刻就能散。」

老鴇聽了這話差點兒沒暈過去,你還想鬧出人命啊?那我這生意還做不做了?

他們這邊說話之際,那邊趙辯和杜逢春的手下們已經開始動手了,一時間,那掀桌子的、抄椅子的,自備板兒磚的,反正是大家一起演全武行,短短几秒以後,就是一副茶杯板凳亂飛的景象。

賀文宏低聲對孫小箏道:「表妹,我看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少惹是非。」

「就不,難得有如此好玩的事,不看完我怎麼能走?」

「表妹,這次帶你來江南,已是瞞著叔父偷跑,若是再出些什麼事……」

孫小箏打斷了他:「能出什麼事?你不是說自己武功很好,可以保護我的嗎?」

賀文宏無語了,事到如今,權當作是為了面子,他也得做好被卷進事端的準備了。於是他護著孫小箏退到了房間的一側,人家看武打片,他負責抵擋飛來的雜物。

「嘿……拳拳到肉啊……哇靠……那邊那個也太假了,被茶杯飛到頭至於這麼慘叫嗎。」王詡興緻高昂,邊看戲邊嗑著瓜子。

燕璃白了他一眼:「你這人,看打架如此有興緻,聽我唱曲你卻打瞌睡。」

王詡訕訕一笑,伸出拿瓜子的手:「你也來點兒?」

燕璃嘆息了一聲,還真就接過了幾顆瓜子吃了起來。

這頗為詭異曖昧的一幕完全落到了何老鴇的眼裡,她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這是什麼……是氣流撞擊所產生的幻覺還是我喝醉了?為什麼我好像看到這小子在調戲我的紅牌姑娘……」

終於,在短短五分鐘內,醉星樓最為奢華的望星閣已經被砸了個稀巴爛,老鴇癱坐到椅子,眼巴巴地望著面前的一片狼藉。

王詡遞一壺茶:「老闆娘,來,喝一口,壓壓驚。」

老鴇臉的表情何其精彩,不過她也只是呆了兩秒,然後接過茶,整杯灌了下去,接著咬牙切齒道:「王詡啊……」

「有何吩咐?」

「今兒這場架的損失,可全都得算到你的頭,還有,一會兒他們打完了,你給我把這裡收拾乾淨,天亮前要全部幹完,就你一個人!」老鴇這是把氣全都撒在了王詡頭。

王詡乾笑了兩聲:「老闆娘,你開玩笑啊?」

「你覺得我像在開玩笑嗎?」

「嗯……喂……燕兒,你幫我說說。」

燕璃狡黠地一笑:「我說嘛……媽媽說得極是。」

王詡仰天長嘆:「最毒婦人心啊……」他走出望星閣大門,僅僅過了十幾秒,他又回來了,手裡還拿著一把木笤帚。

「全部給老子停手!」王詡這聲暴喝用了靈力,那些沒有武功的,被他一喝竟是眼前一陣恍惚。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連躲在桌子底下喝酒的貓爺也探出了頭來:「呵呵……沒想到這小子也是個高手啊……」

「一群王八蛋……知不知道這桌子是誰擦的?地是誰掃的?居然敢在老子的地頭械鬥!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全場鴉雀無聲,幾十人愣在了那裡,一個妓院的跑堂竟然敢放這等厥詞,這可是聞所未聞、難以想象的。就好比是喊朝的太監突然在金鑾殿給皇帝來了段霹靂舞一樣震撼……

王詡見他們不動,他倒是不耐煩了:「你們這麼喜歡打是?來!來跟我打!」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群架

4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