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不吐不快

第十七章 不吐不快

第二天,王詡「睡」完了午的課,連老師的名字都沒記住,眼睛一睜,午休了……

王詡吃了午飯以後就騎著他的破爛自行車在學校里四處轉悠,這輛車還是幾天前貓爺以「超低價」賣給王詡的。想到貓爺把人從那輛破本田的副駕駛席踹下車的矯健身手,絕非一日可成,王詡還是選擇了相對安全的自行車。

翔翼的規模非常龐大,就像一個小型的城市一般,最外圍還建了非常驚人的高聳圍牆,每個入口的保安都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輪換,還有著近乎博物館規格的監控設備。在校的所有學生,老師,甚至是裡面每個店鋪的工作人員資料都可以在入口處的電腦里查到,不相干的人員根本沒有混進去的可能。

當然這些都是花校董事會的錢,每年拿到天文數字般的贊助,如果學校里的少爺小姐還有未來社會的精英們被綁架個一兩個那還得了,那可不是賠幾個錢可以了事的。當然這些只能保證學生不受到來自校外的傷害,像曾毅這樣的意外還是不可避免的。而校內的情況倒是和一般的大學沒有太大區別,男女生宿舍樓值夜班的還是大爺大媽,突擊查房的還是那些礙眼的教務處老古董。

王詡這人本來體力就一般,騎了半個多小時嘴裡就抱怨道:「這破學校建這麼大,一圈兜完非得兩個小時不可。」其實他不知道,這學校里的學生多半都是有車一族,龐大的地下停車場可不是擺設,其中有不少開的還是世界名車。當然最不濟人家電瓶車還是能騎的,還有些女生覺得電瓶車比較小巧,停車也方便而放棄開車的。像王詡這樣騎著老爺自行車四處亂轉的學生絕對是鳳毛麟角。

王詡又騎了十分鐘,還是沒有找到他想找的圖館,乾脆把車往林蔭道旁一停,躺在草地擺了個「大」字歇起來了。

「先生,打擾您一下,請問圖館該怎麼走?」一個女孩兒的聲音傳來。王詡低頭一看,竟然是尚翎雪,她今天一席齊膝的淡綠色連衣裙,頭髮往後紮成一個馬尾辮,露出的雙臂雪白如冰雕玉琢,臉雖只抹了淡妝,卻更顯得清新可人。

因為王詡躺在那裡,尚翎雪沒看清他的長相,看著旁邊的自行車,還以為是學校里的工作人員,結果王詡一抬頭,她明顯露出尷尬的神情,「嗯……你好……我剛才沒認出是你……」

王詡從地爬了起來,拍了拍身的草屑,然後說道:「其實我也正在找。」他看了一眼尚翎雪身後空空如也,「你一路走到這裡的?」

尚翎雪點點頭,她在王詡面前似乎有些局促。王詡此時心裡卻想著這女人看去弱不禁風,沒想到體力超好,換了我走到這裡早趴下了,其實他不知道自己其實彎來繞去的走了不少冤枉路。

「要不你車,我們一起找找?」王詡其實很不想載她,因為他不確定以他的體力再帶個人還能騎多遠,他這句純粹就是客氣一下。王詡察言觀色的功夫還算不錯,在他看來尚翎雪此時的表情就是要快點兒結束這次談話然後走人,所以他說這句就是為了讓對方回答「不用客氣了,我自己找」。這樣一來雖然是尚翎雪主動找他談話,但最後好像是尚翎雪拒絕了王詡,她會比較好下台。

「I!同學,有什麼問題我可以幫你嗎?」尚翎雪還沒回答,旁邊卻駛來一輛紅色的馬自達三型跑車,車的人正是那威廉同學。他本來正抓緊午休時間在學校里四處秀他的跑車,現在看到尚翎雪這樣的美女自然是想主動前搭訕獻殷勤。

威廉搖下跑車的玻璃,打斷了王詡和尚翎雪的談話,在他看來這個騎著自行車的傢伙只是個路人甲,看他的窮酸相估計是學校里工作人員,這種人向來是被他威廉少爺視作空氣一般的。

「嗯……我是在找圖館……」尚翎雪還是很禮貌的回答了他。

「啊,真巧,我也是要去圖館,能夠幫美女的忙我會很榮幸的,車,同學,威廉為你效勞!」威廉這手正是順水推舟,反正不管尚翎雪要去哪裡,和他的目的地肯定是相同的。

王詡用鄙夷的眼神看著威廉的拙劣表演,那種做作的語氣,獻媚的表情,在王詡看來簡直和猴戲一般。

「可是……」尚翎雪這時好像有些為難地看著王詡,彷彿是在徵詢他的意見似的。其實她本來是想拒絕王詡的,但她總覺得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離開對王詡來說很不禮貌,而且她也不喜歡開跑車的那個男生擅自打斷別人談話的態度,現在她只希望王詡堅持一下,先趕跑討厭的威廉。

王詡被她看得莫名其妙,心裡罵道:「我靠,什麼意思?你就不能直接拒絕別人?要我做惡人?」

這短短几秒之內幾人的心裡卻是各自打著自己的小算盤,結果還是王詡讓步了,不得不說,即使他死活不承認,他心裡對尚翎雪肯定還是有好感的,男人最終還是沒法兒拒絕自己喜歡的女人。

於是王詡把心一橫,走到跑車旁邊,攔在了尚翎雪和威廉之間。威廉本來一臉花痴地看著尚翎雪,現在視線被王詡阻擋,心裡很是不快。心想你算個什麼東西,敢擋著老子妞?王詡卻是嘴角冷笑,低聲說了一句:「跟我斗,你這是自尋死路……」

威廉根本沒聽清王詡說了什麼,他剛想罵王詡兩句,卻見王詡「啊嗚」一聲朝著他吐了起來,可怕啊!這簡直是災難!王詡在翔翼食堂吃的第一頓午飯就這麼完完全全吐在了威廉的臉,身,車裡。不得不說他吃了不少……混合了胃酸以後,這頓豐盛的午餐在陽光下會散發出怎樣的惡臭根本難以想象。

「你!你……啊!!!」威廉凄厲的慘叫響徹在學校的空,王詡吐乾淨以後好拿出手帕抹了抹嘴,非常舒暢地呼了口氣,「啊……果然是不吐不快啊,這人那,如果看見了噁心的東西,果然還是吐一吐比較舒服。」他斜眼瞟了一眼車裡,威廉坐在車裡的景象就像是被怪獸破壞過的城市一樣。

尚翎雪徹底呆在了當場,她覺得自己快要昏倒了,看著王詡在那裡邊點頭邊說了一句:「還好還好,一滴都沒有吐到地,沒有污染到花花草草……」她的腦中已經一片空白,「這個男生……他做這些是為了……我嗎……」

先不說尚翎雪此刻有什麼想法,她的大腦要恢復運轉估計還需要一段時間,威廉卻是已經暴跳如雷,他當即就想從車窗伸出手去扯王詡的領口,結果他還沒碰到王詡就被他的表情嚇得停在了那裡,那種把腹黑完全顯示在臉的表情,那嘴角勾起一抹獰笑,又朝著威廉打了個飽嗝,那樣子彷彿在說:「難道你想再試試?」

「他是故意的!他絕對是故意的!」威廉心裡驚恐萬分,他決定還是先跑為妙,記住這小子的長相,以後再找機會和這小子算賬。他都顧不落下幾句狠話就踩了油門落荒而逃,估計他的這輛車裡永遠會留下一股難以磨滅的怪味,想要再靠跑車來搭訕是難如登天了。

尚翎雪漸漸恢復了鎮靜:「同學……你,你沒事?」

「沒事,吃得飽了點兒,被太陽曬了有些頭暈,現在已經好了。哦,對了,見了幾面我還沒有自我介紹過,我叫王詡,現在不太方便和你握手,下次,我有事走先,再見。」他連珠炮似的說完了這些,然後騎車就走,又把美女晾在了那裡。

尚翎雪看著他的背影遠去,竟是笑了起來,她忽然覺得好像這個男生反而更怕她,每次跟她說不兩句話就跑。

王詡自認為演了一番狗熊救美,心裡還有幾分得意,騎車的節奏也加快了幾分,他臉傻笑,東張西望,目光突然掃到路邊的一棵樹吊著個死人,正瞪著暴突的雙眼看著他,猩紅的舌頭像領帶一樣拖到腰際。嚇得他差點兒從車摔下來。等他穩住車頭,停下來回頭一看,那樹卻是什麼都沒有……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不吐不快

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