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梧桐下的誓言

第十八章 梧桐下的誓言

王詡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剛才確實看到了一個弔死鬼,於是他乾脆把車停到一邊,朝那棵樹走了過去。.他繞著那樹轉了幾圈,沒有看出什麼不妥,樹枝也沒有被繩子磨過的痕迹,只有樹榦刻著幾個奇怪的符號,看不出是什麼意思。

他站在樹下想了幾分鐘,最後嘆了口氣,決定「發功」了,其實他也認真地去試過,只要他拚命集中精神凝聚靈識,是可以在鬼找他之前,自己去找到鬼的。當然前提是這個鬼的道行比較淺。

王詡嘴裡神神叨叨地嘀咕著一些天靈靈地靈靈的咒語,這些當然不是鬼穀道術所記錄,而是他自創的而已,他覺得這樣念叨一下可以更好地集中精神,只見他雙目緊閉搖頭晃腦,活脫脫一副神棍模樣,足足五分鐘以後王詡猛地睜眼,剛才他看到的女鬼果然再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次王詡看得比較清楚,那女鬼穿著襯衫和長裙,好像是十年代常見的樣式,長頭髮,蒼白的臉,長長垂下的舌頭,還有一雙幾乎已經掉出來的眼睛都說明她是個標準的弔死鬼。

王詡掏出手機撥通了齊冰的號碼,鈴聲響了幾下以後傳來了齊冰那冷漠的聲音:「找我什麼事?」

「喂,齊冰啊,我是王詡,我現在在二十四大道,路邊有棵樹吊著位女同志,看樣子吊了已經有……嗯……大概幾十年了,你要不要過來處理下?」王詡說到這裡的時候手機里突然出現了一聲刺耳的尖嘯,彷彿要將他的耳膜都刺破了,他趕忙把手機拿遠,大聲來了句國罵,然後通話就自行中斷了。

這時王詡再看四周,已經不是剛才的景象,正午的天空突然烏雲密布,周圍的路沒有一個人影,空氣漸漸變冷,一種無形的壓力好像出現在了肩頭,他知道這是那鬼開始有所動作了。

王詡再次往樹看去,那屍體已經不見,那根弔死她的繩子卻不知何時垂了下來,就在和王詡的脖子水平的高度隨風飄蕩,王詡的目光只和那繩子一觸,就彷彿被一種神奇的力量吸引了,他不由自主得朝著那繩子走了幾步,他看見那圓形的繩圈中映出了許多奇怪的畫面。

無數的鈔票和金銀珠寶如山一般堆積在那裡,黃金磨成的細沙如水般流瀉在這座小山,起初這金山在一片模糊的雲中難以看清,隨著那白色的霧氣散去,這金山竟還有著無數的美女卧在其中,她們扭動著豐滿妖嬈的,潔白的皮膚下有著火熱的紅,臉的表情如同在受到寂寞的煎熬,嘴裡彷彿還傳來了充滿著渴望的呻吟聲。

王詡朝那繩子越走越近,他的臉幾乎已經貼到了繩子,從剛才開始,他的眼睛都沒有眨過一下。只見他雙手抓住那隨風搖擺的繩圈,彷彿下一秒他就會心甘情願地把頭伸進去……

那女鬼已經不知何時站在了王詡的對面,她冷漠地注視著王詡的一舉一動,只要現在王詡把頭一伸,她就可以立刻取走他的性命。

相傳弔死鬼殺人用的都是弔死自己的一根繩子,弔死鬼的魂魄與怨氣都依附在這根繩子,被害者在死前都會從繩圈中看到幻象,或是金銀珠寶,或是權位美女等等,然後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把頭伸了進去……

王詡兩手抓著那繩子,在那鬼看來,他那眼神就已是完全被迷惑住了的樣子。但王詡此時卻突然雙手用力一拉,把那根繩子從樹枝給拽了下來,然後朝那女鬼沖了過去,這招真當是出鬼意料,讓其猝不及防。

只見王詡把繩圈往那鬼的脖子一套,然後一手抓著繩子,一手卡住繩結,從背後緊緊勒住了那女鬼,接著他往前一壓,女鬼就臉朝下被他壓在了地。

王詡用膝蓋頂住女鬼的後頸,兩手加了把力,女鬼被他制伏動彈不得。他一張臉沉了下來:「跟老子玩這手?這幾年姓秦的用空頭支票騙了多少二百五替他賣命?現在呢?他們拿到承諾的錢了嗎?剁只手算是輕的!」

「還有幾個就更傻,姓秦的給了他們幾個殘花敗柳,他們就敢去壞道的規矩,現在呢?都跟你一樣!玩完了!」說到這裡王詡還很不爽的樣子朝旁邊吐了口唾沫,「你倒好,用那麼小的屏幕放點兒黃色幻燈片就想讓老子就範?你當我是白痴啊!」

他越說越來勁,手還不斷加力,那鬼被他勒得夠嗆,做出了最後反擊,她此時雖然是臉朝下,但那條舌頭奇長無比,突然像毒蛇一般從女鬼的臉旁邊竄起,朝著王詡的脖子襲來,那女鬼似乎是想要用舌頭將王詡勒死。

但王詡卻在那舌頭將至未至之時,突然伸出一手將其拿住,緊緊攥在了手中,那舌頭竟是再也動不得分毫,接著王詡的歪理邪說又開始了:「好你個臭不要臉的,你居然想舔我!我早就看出來了,你看我長得比一般人帥那麼一點點,就想占我便宜!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不但在公共場合播放黃色畫面,而且還想強吻我!老子這初……嗯……初次被強吻,怎麼能落到你這種敗類手裡!」

王詡這套說辭估計也只有他自己才相信,那女鬼要是還活著估計都能被他再氣死一回。接著王詡便抓著長舌頭一圈圈往那女鬼脖子饒,不得不說他這麼做對人對鬼都有點過分,不過他內心毫不動搖地把自己的行為歸入了正當防衛範疇,所以干任何事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基本就是往死里整。

「你放了她,你這樣解決不了問題。」齊冰的撲克臉已經到了王詡背後。

「你什麼時候來的?」王詡見齊冰來了,心裡大定,也就鬆手站了起來。那女鬼如獲大赦,逃到了樹后便消失不見。

「我接到你的電話就立刻趕來了,你說話的聲音受到很強的干擾,在這個有獨立發信塔的學校里如果不是附近有鬼那就是手機非常山寨。總之我是聽到了二十四大道,弔死,幾十年,當然最清晰的是一句很大聲的髒話。」

「喂……你這傢伙挖苦別人的時候臉一點表情都沒有,好像在陳述事實一樣,你到底是怎麼乾的……」

齊冰也不理王詡的吐槽,而是對著那棵樹說道:「出來,我想你不希望我來動手。」那女鬼可能是忌憚齊冰的實力,果然很聽話地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眼前,這次她卻不是弔死鬼的樣子,而是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女生摸樣。

「兩位大師,請手下留情,這是我二十多年來第一次出來害人,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們不要滅我魂魄……」她現在的樣子卻又顯得有些可憐,齊冰的臉是看不到同情之類的東西的,倒是王詡又和鬼聊了起來,「靠,這麼巧第一次就讓我撞了,誰信啊?」

「我說的都是真的!大師,是因為你的自行車……和他的很像,所以我……」

於是王詡聽到了一個故事,一個二十多年前的故事……

這個女生叫肖惠,八十年代初在翔翼讀,當時的翔翼還沒有現在這麼多的有錢子弟,即使是家境比較差的學生也是可以在這裡求學的,而肖惠就是其中之一。

她在這裡結識了一個叫胡建國的男生,兩人相識后互生好感,終於在一年後確立了戀愛關係,胡建國家裡也並不富裕,所以兩人是以結婚為前提在交往的,兩人都憧憬著婚後共同努力締造幸福生活的日子,旁人也看好他們會是很令人羨慕的一對兒。

胡建國常常會騎著他那輛鳳凰牌自行車載著肖惠在學校里兜風,而她總是坐在胡建國的身後一臉幸福地依偎在他的背,似乎這種日子會這樣直到永遠……題外話:鳳凰牌的自行車就像是當年自行車中的凱迪拉克,質量絕對比你現在幾千塊買的過硬,而且還是咱們國產的品牌,年輕些的朋可以問問家裡的長輩,當年能騎一輛鳳凰可是很有面子的。

那年,他們還在一棵梧桐樹下刻下了他們倆的名字,代表著他們的愛情如這樹般百年長青。但是這一切彷彿只是一場夢,當美夢醒來時,現實是多麼殘酷。

「他……他後來又喜歡了一個家裡很有錢的女生,他離開了我……他竟然說我配不他,他還划爛了樹的名字……坐在她身後的再也不是我了……嗚嗚……」肖惠說到這裡已經雙手掩面,泣不成聲。

「所以你在這裡吊了?」這次發問的人卻是齊冰。肖惠點點頭,哭得更加傷心了。

王詡聽得眉頭深鎖,好像很受感動,齊冰拍了拍他的肩膀,結果王詡卻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說不定貓爺是胡建國的兒子,現在把他負心漢老爸當年的妞自行車賤賣給我,想陰我一招……」

齊冰對他的謬論哭笑不得,先不說當年鳳凰牌的車有幾千幾百輛留到了現在,就說貓爺他明明姓古,而且已經二十九歲了,當年已經幼兒園了,胡建國去哪裡找這種便宜兒子。

接著王詡竟然是對那女鬼連番道歉,說他不應該質疑對方的生活原則問題,其實她還是個好同志,只不過是殺人手法比較特別而已。齊冰臉雖然沒什麼變化,但心裡對這鬼谷子是越發捉摸不透了。

這時齊冰突然問道:「既然你是二十四年前死的,那麼二十年前這個學校里有兩男兩女分別死於水火的事件你是否知道?」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梧桐下的誓言

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