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迪卡爾人

第四章 迪卡爾人

在父親死後的半年裡,柳傾若學會了許多,她掩蓋了自己是孤兒這件事,轉學、搬家,雇幾個假的父母為她辦手續,偽造一些法律文件,向學校交一些虛假的長期病假單……很難想象一個未滿九歲的小女孩兒能做到這些,但是她全都做到了,並且天衣無縫。.k.不僅因為她是個靈能力者,更因為她同時是一個天才。

或許這是命運所逼,或許她其實和貓爺一樣,屬於天生奇葩。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不幸降臨到她身之前,她並不比任何一個同齡人特殊多少。

有人說過:只有事情改變人,而人,改變不了事情。還有人說:在戰爭中長大的孩子,在和平中長大的孩子,他們眼中的世界都是不同的。

我想,這些人其實闡述了同一個道理:無論何時,在命運面前,人只能妥協、改變。

因此,我寧可相信,是命運造就了這樣一個天才。

此刻,柳傾若正坐在空無一人的家中,用靈識監視著發生的一切,當那些靈魂消失的時候,她不禁陷入了沉思……

就在這天早晨,柳傾若第一次得到了神算篇的「明示」,內容是四個字:「城北墓園」。而她問的問題是「家人」。

這神算篇的問卜之術可以說是其所有知識的中心基礎,因此柳傾若不斷地鑽研這個最基本的術法,而長久以來,她得到的都是「暗示」,她所問出的卦象不會有任何時間、地點、人物和事件,有的只是一些旁敲側擊的表述方法,隱晦地表達出真正的含義。

但是今天的情況不同,神算篇第一次給出了一個具體的地點,柳傾若本是想碰碰運氣,問「家人」來看看這世還是否有自己的親人活著,誰知得到的提示卻是去墓地。

縱然如此,她還是去了,並且在那裡坐了一天。守墓地的老人顯然和她沒有半點血緣關係,而她也無從去判斷這個墓地里的地縛靈里有沒有自己的遠方親戚。直到中午碰到了一個獃頭獃腦的少年,也就是水雲孤,他身的靈識很強,柳傾若一度懷疑過他沒準是自己老爸的私生子之類,不過這個小子似乎只對柳傾若的靈能力感興趣,而且總是自顧自地說些很天真的話,好像這世界已經善良純潔到可以對陌生人推心置腹的地步。

柳傾若覺得這個人非常討厭,她自己也說不為什麼會如此厭惡水雲孤,腦中甚至產生了一個念頭,那就是通過行動讓這傻小子知道,這世界其實是很骯髒的,骯髒到幾十年的摯都能夠自相殘殺的地步。

不過到最後,柳傾若還是決定放過小水,因為她想明白了,自己是在嫉妒,嫉妒這個人擁有自己所沒有的東西,或者說,是曾經擁有,但現在已經失去了的東西……

「天真也是幸福啊……」才八歲的小女孩兒發自內心的感嘆著。

她回到家中,站在凳子洗碗、做飯、炒菜,這些她都已經非常嫻熟說個題外話,放到今天,這種會幹家務活的女生成了稀有物種,反而是男人們更早學會這些事情……。

雖然她離開了墓地,但注意力一直沒有離開那裡,她還沒有放棄希望,因為神算篇從不會出錯,至少目前為止,還沒有……

…………

與此同時,城北墓園。

蕭錦榮睜開了眼睛,再次把自己的靈識隱藏起來,他手拿著個古怪的盒子,像個魔方,但要大得多,而且這盒子只有三種顏色,分別是紅、黃、綠。

「還不夠呢……七天的限制,大量靈魂的需求,結果也只能翻出一面相同的顏色來……難道非要我毀掉一座城市,你才會顯現真正的面貌嗎……」

他低頭沉思著,忽然神色一變:「這是……哼……不管是誰,這種實力的人,現在我還是不碰為妙……」

蕭錦榮快步離開了,因為水雲孤已經接近了這裡,而且余安也正在趕來。不過還有兩個他根本察覺不到的人,其實早已在不遠處戲謔地觀察著一切。

「嘿嘿嘿……那個盒子找到新的宿主了嗎……挺難辦的呢……」無論在哪個年頭,伍迪的笑聲同樣是那樣猥瑣。

文森特也依舊從容地微笑:「這個人和以前的宿主不同,我看……極有可能是迪卡爾人的後裔,至少有著一點點的血緣關係,更湊巧的是,他還是個靈能力者……」

伍迪的眼鏡還是泛著白光:「嘿嘿嘿……這可有意思了,迪卡爾人的真神魔方,正好落到了他們其中一個子嗣的手中……難道僅僅是巧合嗎……還是頭的那些傢伙,想看某種好戲呢……」

文森特冷笑:「無聊啊……眾神總是給凡人們希望和機會,那些逆天改命的契機頻頻出現,卻從未有一個實現的……

就好像一個飼養者,每當他的寵物變得溫馴麻木時,這個飼養者就會去引誘它,挑起它的鬥爭心、讓它反抗命運,但這個飼養者心裡明白,這隻寵物還是會永遠待在牢籠中,一切的抗爭在最終都會是徒勞的。」

伍迪竟是嘆了口氣:「這些話,我們是不該說的。」

文森特道:「我們或許比凡人好,他們是關在籠子里的,而我們在他們的籠子外面,只不過……這外面還有個更大的籠子罷了。」

就在他們閑聊時,水雲孤匆忙地跑進了墓園中。

「嘿嘿嘿……最近這些靈能力者也挺會惡搞啊,這十殿閻王竟會選個小屁孩兒……」伍迪道。

「呵呵……雖然還不成氣候,但他也是這世少數擁有逆天能力的人之一啊,那個余安小鬼,總算是在退休前找了個厲害的傳人。」文森特笑道。

「小鬼?難道他年輕時和你有過交情?這我倒是剛知道。」

「哼……也算不交情,很多年以前……我看這個凡人的靈魂還不錯,所以對他做了些測試,結果很可惜,他太正直了些,來我們這邊的機會不大。」

「哎……真是世風日下啊,這世惡徒如此之多,但為什麼有能力的那麼少呢?」

文森特神情突然一肅:「行了……不是吐槽的時候,他的能力或許會察覺到我們的存在,先撤了。」

伍迪還是猥瑣地笑著,他回了句:「了解。」然後隨同文森特一起消失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迪卡爾人

5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