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無法擊破的神

第十章 無法擊破的神

「終究是來不及了嗎……」余安望著前方衝天而起的光束,冷汗已不由自主地流下。。

距離他一箭之地,水雲孤被巨大的威壓逼的節節後退,真神魔方停止了旋轉,面的光芒卻越發明亮,這件六面皆已成黃色的寶物此刻就像塊大得離譜的金磚般耀眼。

「嘿嘿嘿……厲害的東西要出來了呢……我們現在立刻現身,乘它立足未穩,全力轟殺可是策哦。」伍迪建議道。

文森特微笑著:「沒這必要,眼前這個多瑪只是勉強復活罷了,因為它知道如果錯過了今晚,一切還得重頭再來,出於無奈之下,拼了蕭錦榮的性命,不惜冒著失敗的危險也要強制現世。

可這樣做自然是有弊端的,在外部干擾以及靈魂量尚不充裕的情況下復活……舉個例子的話,就好比是病人在急診室里被插管,那和自己能夠呼吸是兩碼事……

看,這傢伙出來了,果然……和次神級別還有差距,它現在的力量可能只有完全體的兩成,甚至更少……」

一張如瓷器般無瑕的面孔從真神魔方中探了出來,它的眼睛就像兩塊巨大的紅寶石,沒有眉毛,也沒有瞳孔,五官如同嬰兒般精緻、緊湊。

水雲孤原以為這類魔王級的傢伙登場肯定很震撼,起碼也是真神魔方來個大爆炸,升起朵蘑菇雲之類的,可沒想到眼前出現的這個「多瑪」只是慢慢從真神魔方里探出四肢和軀幹罷了,充其量算是穿牆術……

多瑪沒有頭髮,它的後腦非常長,從額頭方開始彎曲並向後延伸;它的身沒穿衣服,不過淡紫色的皮膚有著如皮革般的質地,在黑夜中隱隱有些反光;和身體相比,它的臉就顯得太小,因為這傢伙的軀幹顯然已經超過了人類該有的尺寸,不過和它那古怪的頭型一結合,似乎還算協調。

也不知它是怎麼從那邊長不足一米的魔方中穿出來的,唯一的解釋是真神魔方的中間連接著一個更加巨大的空間,但目前來講小水同學是沒空考慮這些事情的。

待多瑪的軀幹出來以後,它的下半身也爬出了魔方,可出乎意料的是,它沒有腿,腰下面竟是長著兩支胳膊,不過這兩支胳膊雖具其形,可和一般的人類手臂明顯有些區別,除了骨骼和肌肉的結構略有偏差,那粗壯程度也明顯強於其肢。

水雲孤下打量了這傢伙一番,腦海蹦出的第一個念頭是:「怎麼那麼像弗利薩的二段變身呢……」

他搖了搖頭,把這不相干的事兒趕出腦海,自己可是十殿閻王,終日胡思亂想可不行,這世怎麼會有外星人呢,再說,人家弗利薩還有尾巴呢。

「黃色……土地的顏色,代表了孕育生命的力量……」余安不知何時已來到了他身邊,神情凝重地念道。

「師父,你就別管生命力量不力量了,這東西的靈魂超出我的認知範圍,雖然看不出深淺,但那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我是前所未見啊。」

余安苦笑道:「這種自詡為『神』的生物我也只在一些傳說中聽聞過,至於怎麼對付,也只能是摸著石頭過河了……」

水雲孤道:「反正陽炎無雙我已經試過了,沒什麼用。」

余安應道:「自然系無效嗎……那就試試道法和純粹的物理攻擊。」

他說罷就祭出一張金色符紙,咬破指尖,運起靈力,用血在那原本就寫過字的符紙添了幾筆,這符紙馬立了起來,金光迸現,面的紅色字元就像血液在流動一般,透出陣陣靈動。

接著,余安又拿出一串白玉佛珠,這「羅漢索」共有一百零八顆靈珠,乃是不可多得的降魔至寶,用其催動道術可大幅增加威力。

佛珠盤於他的右手腕間,符紙被其拋入空,須臾間燃為灰燼,天空中忽然黑雲翻騰,有無數鬼哭神嚎自空中傳來。

「天空霸邪!鬼魅魍魎!」

一個巨大的黑影從空的雲層中心竄出,近看可以發現,那是一張張骷髏陰魂的面孔所組成,它們正簇擁於一體朝著多瑪直竄而去,在遠處看來,就如同一個冒著滾滾濃煙的黑色球體飛速從高空墜落,而如果換做是個普通人站在多瑪的位置抬頭望去,基本在被撞以前就得心肌梗塞好幾回。

而多瑪此刻已經完全立穩身形,它的臉看不出任何錶情,但僅僅是凝視它那雙眼睛就會使人不寒而慄。它平舉手掌,真神魔方在其手懸浮、盤旋著,圖案又成為了混亂無序的亂色。

當那些陰魂即將擊中它之時,多瑪略微抬起了頭,臉依然一片漠然。接著,它居然張開了嘴,如果王詡在這裡,他一定會希望自己也能擁有這麼一張嘴的……

多瑪那張如同嬰兒般的臉被擠壓的徹底變形,它的嘴張大到了異常誇張詭異的程度,幾乎撐滿了它整個古怪的頭部,其他五官都被擠到了不知何處,估計從正面看去,它的臉現在就像一扇門那樣打開著。

鬼、魅、魍、魎,無論哪一個,都很不幸地,被它給吞了……這道術的攻擊非但沒有造成傷害,還被多瑪當開胃菜給解決了。

「嘿嘿嘿……真是笨呢,這有什麼好試的,凡人為什麼就不能換一種思路思考呢,既然對方是『神』,那些借用天地之力的道法又怎麼起作用呢,難道神與天地的溝通還不如人嗎?」伍迪這時倒是幸災樂禍起來。

席德道:「那對付這類東西,什麼最有效啊?」

文森特道:「以那些靈能力者而言,只有特殊系和極少數變化系能力者有希望戰勝多瑪,說到底還是要在自身靈能力做文章啊……呵呵……你看,他們又在試無用的方法了,要是物理攻擊有用的話,去搬幾個肩扛式火箭筒來不就得了。」

他們閑聊之際,水雲孤的靈力又一次發生了質的轉變,他的身後忽然浮現了一個直入雲霄的人影,模糊中似能看出是個白髮白須的老頭,不過這老頭的腰桿兒卻是挺得筆直,身形魁梧無比,身著雲錦戰鎧,手持一條鋼鞭。

水雲孤的手雖沒有武器,但他也作出握著鋼鞭的樣子,奮力朝著多瑪揮下一擊,他身後的人影也與他作出了相同的動作,虛空中,如萬噸巨輪般的一鞭直直砸向了多瑪。

它的臉終於有表情了,不過居然是嘴角的一絲冷笑,接著,多瑪竟還開口說話了,男人、女人、老人、孩童,似乎有四種聲音同時在講一句話:「打神鞭?呵呵……那麼模糊的天神真身,是在和我玩鬧嗎?」

水雲孤當然不是在玩,不過多瑪卻像玩一樣地化解了他的攻擊。

曾經出現在真神魔方周圍的透明力場再次顯現,當打神鞭觸到這防禦壁之時,竟是頃刻化為了粉碎。而水雲孤身後的虛影也隨之消失,他單膝跪地,嘴角已是溢出了鮮血。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無法擊破的神

5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