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復活

第九章 復活

離天亮還有很久,但距離午夜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余安很快就想明白了第一個提示的意義所在。。

「七天的時間間隔」,文森特說這個提示他很快就會用到,事實也確實如此,蕭錦榮每次移魂的間隔都是七天,不是八天、九天,一定是七天!

那麼這提示很明顯是指:今天午夜前,蕭錦榮必然還要行動,因為他必須滿足真神魔方的某種需求。

以這所醫院為中心,半徑十公里以內的聚靈地不多不少,正好三處。留給蕭錦榮的時間並不寬裕,沒有讓他再度中斷移魂或者捨近求遠的條件了,因此,只要余安他們三人分頭行事,必然有一個可以和蕭錦榮短兵相接。

現在擺在余安面前的問題就是,真神魔方的持有者,是否是他們分兵以後可以應付的。原以為人少辦事方便,也不易被對方察覺,誰知此刻卻成了弊端,想到這裡他又忍不住在心裡排遣起文森特來,要是這傢伙一開始就告訴他「提示二」,那也不至於發生剛才的一幕,這煮熟的鴨子飛了,又生出這番枝節,誰能不窩火呢。

「小孤、薛家丫頭,我們分開行動罷……如果你們單獨不敵蕭錦榮,就盡量將其拖住,要是實在危險,就以自身安全為優先,逃跑也可以。」

水雲孤道:「師父,可就算我們分頭行事,只要靠近他,他就能探查到我們,這很不利啊。」

「那提示二和提示三已經說得很明確了,實力強大、心懷敵意,要滿足這兩個條件才能觸發真神魔方的警戒機制,而你們的靈能力都是可以掩蓋掉敵意的,所以你們就放心去,如果是我遇到了蕭錦榮,我也自有辦法。」

薛靈也不多話,直接就朝三處地點中的一處飛躍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空中,水雲孤聳了聳肩,也朝另一處去了。

余安轉過身,口中低聲道:「希望是我遇到他……」

…………

時間很緊迫,任務不容耽擱,蕭錦榮也不是個笨人,聯繫到種種事情,他明白自己已經暴露,但今晚的移魂必須完成,不然之前兩個月的努力就會功虧一簣,到時還得重頭再來。

他看了看錶,離午夜只有不到三十分鐘,他立刻就得再次行動,不過既然知道了暗處有狩鬼者存在,那就可以提前防備了。

很快,蕭錦榮已然來到了一片郊外的空地,這地方看似什麼都沒有,不過在五十年前,這裡曾經被戰火洗禮,無數的亡魂被深埋地下。

真神魔方已有微光亮起,一種無法解釋的意志開始驅動著蕭錦榮的動作,彷彿他腦海中有個聲音不停催促他儘快完成自己的使命。

本來蕭錦榮還想在周圍事先做些布置,以防剛才的人追殺而至,可當他到達這地方以後,立刻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移魂,又一次開始了。

蕭錦榮這時切身體會了什麼叫做傀儡,真正的傀儡,他終於明白了,他不是魔方的主人,而是僕人,隨時可以被替代的,目前尚有些利用價值的奴隸……

魔方在空中旋轉起來,蕭錦榮的臉忽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太陽的青筋似乎快要爆裂般地狂跳著。

「怎麼可能……這裡……竟有這麼多……」蕭錦榮的口鼻中皆是溢出了鮮血,他的身體由於已經承受不了某種負荷,開始崩毀。

余安和薛靈都停下了腳步,他們回頭仰望著遠處的天空,然後改變方向,朝著那裡沖了過去。

而在距離蕭錦榮並不那麼遠的地方,已有三個黑影懸浮在天,靜靜地觀察著眼前的一幕。

「居然偏偏挑了這裡……這也是天意啊……」文森特微笑道。

伍迪的眼鏡即使在黑夜中也泛著朦朧的白光:「嘿嘿嘿……這裡的靈魂量龐大也是一個因素,不過真正厲害的地方就在於這些靈魂的強度……當年的王牌三十五軍,可不是鬧著玩的……」

席德撓著頭在旁邊道:「這個蕭錦榮還太弱啊……即使勉強完成了這種質與量都很驚人的移魂作業,他的靈和體也註定都要玩兒完了。」

文森特冷哼一聲:「完成了這一次,他也就失去利用價值了,這個蕭錦榮以前行事比較保守,我想『多瑪』那個傢伙早就不耐煩了,不過這回,它可以一次性達到目的,直接從魔方里解放出來,到時……」

伍迪接道:「到時……它又怎麼會在乎一個凡人的死活呢……連我們都不在乎這些事,一個次神級別的存在,神格化程度不至於輸給我們?」

他們說話間,一個不速之客闖入了。

水雲孤在安全距離以外就使用靈能力來探查這裡,雖然這對他來說十分困難,但也勉強成功了,他驚奇地發現這個蕭錦榮的身竟然同時存在著兩種靈能力,按照常理來說這是絕不可能的。

不過此刻他也無暇思索這些,眼看移魂已經開始,水雲孤迅速全力破解了蕭錦榮的第一種靈能力——暗刃,然後順利得到了對方靈魂的信任與反饋。真神魔方無法探知到任何敵意,於是水雲孤得以飛快的靠近。

即使是多瑪,也不能預測這樣一個重大的不可控因素逼近了,如果它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即使放棄這次復活的機會,也會儘快設法逃離這裡……

「你給我停下!」水雲孤大喊一聲就想前阻止蕭錦榮。

可當他看清眼前這個男人的面孔時,卻驚得愣在當場,蕭錦榮痛苦地抽搐著,全身下的靈力已近乎枯竭,但還是在死命支撐著移魂所需的能量。

更讓水雲孤震驚的,就是這個地方的靈魂,雖然只是一些地縛靈,但強度竟都驚人得高,有許多甚至已擁有了靈能力,只是因為人間界靈氣稀薄,他們才無法修鍊出靈體合一的肉身。

按說到了這種強度的靈魂,早就該進入陰陽界了,但這裡的靈魂卻都駐留著,不移寸步,好像身負某種使命,堅定不移。

眼前無數的靈魂被捲入了真神魔方,那魔方駁雜的圖案開始變幻,已有一面完全成了黃色,接著是另一面,很快,六面中已有四面成了黃色。

水雲孤這才回過神來,不管接下來要發生什麼,總之不是什麼好事,他必須立刻阻止蕭錦榮的玩命勾當。可他猶豫了幾秒,還是沒有對蕭錦榮出手,因為對方的靈魂告訴他,這個人是被逼的,而且已經命懸一線。

水雲孤轉身面對著真神魔方,他閉眼,全身的靈力開始匯聚,並且發生著質的轉變。

「呵呵……這小鬼很行啊。」文森特道。

「嘿嘿嘿……可惜就是心地太善良,過於天真,都快趕席德了。」

席德擺出了蠟筆小新般嬌憨的神態:「我沒有那麼好……」

文森特一個肘擊就把他給打飛了:「你再做一次這種表情我就把你打成白痴。」

再看空地之,水雲孤招式的準備已經就緒,這招從卞城王,人稱炙屠的畢孝義身所得。在目前水雲孤掌握的靈能力中,這是自然系裡最強的殺招。

「陽炎無雙!」他猛然睜開雙眼,雙拳交錯著擊出,鮮紅的火焰奔騰而起,火龍真形現身,朝著空中的真神魔方徑直轟去。

可就在火龍即將撞魔方的瞬間,空氣中一層無形的力場將其擋在了魔方的寸許之地。顯然是這法寶的防禦機制在發揮作用。

不過這火龍之火也不簡單,不見熄滅,也不見減少,如蟒蛇捆綁獵物一般將真神魔方纏了起來,似乎不將其破壞誓不罷休。

在這片刻間,真神魔方已經停止了靈魂的吸收,五面全都成了黃色,還有一面的顏色仍舊飛快閃動著……

接著,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呼,蕭錦榮把自己的肉身投入了魔方周圍的火焰中,水雲孤也已無力阻止他的動作。蕭錦榮的靈魂也穿過火龍的包圍被吸入了魔方之中,縱然這位是被強迫的,但「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八個字,那是當之無愧……

終於,這魔方的六面,都變成了相同的顏色……而就在此刻……遠處傳來了午夜的鐘聲。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復活

5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