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結案

第十章 結案

當晚,王詡跟著貓爺到了約定的餐廳,他們很準時,不過艾爾斯泰因比他們還要早到一會兒。dUsHu001.cOm.k.------.--

這位委託人今晚一改他暴發戶式的粗獷造型,而是身著十分得體的晚裝就坐,他的眼神陰霾,神情冷漠,全然換了一個人的模樣。

貓爺和王詡都大刺刺地坐下,甚至不跟他打聲招呼就自顧自地開始點菜,艾爾斯泰因的憤怒正在被這兩個傢伙逼頂點……

酒過三巡,這桌的三個人還未有過一句對話,終於,艾爾斯泰因按耐不住了,他開口道:「洛根先生,我希望你可以解釋一下……」

王詡不讓他把話說完就打斷道:「那兩個雜魚是我弄暈的。」

貓爺補充道:「我想您每天去郵局不止是等我的電報,那兩位應該天天都會給您一些幾乎無價值的信息。」

艾爾斯泰因道:「不!我認為,他們給我的情報非常有價值,至少足以證明,你在這件事背叛了我!」

「哦?難道我每天請她出去喝茶聊天,就是一種背叛嗎?難道您不認為,這正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嗎?」

艾爾斯泰因朝前湊了幾分,陰著臉道:「那麼,對你的工作,我願聞其詳。」

王詡停下了往嘴裡塞東西的節奏,他也抬起頭道:「是啊,我也想聽聽。」

貓爺端起桌的紅酒,不緊不慢地說道:「首先,艾琳……請恕我這樣冒昧地稱呼她,希望您不要介意我這樣叫你姐姐……」

「什麼!」艾爾斯泰因表情劇變,這次可絕不是什麼偽裝,他是真的震驚無比,他喝下一口酒壓了壓驚:「你……怎麼會知道……」

「呵呵……其實艾琳早就知道這件事了,甚至比你知道得更早,反倒是我得出這一結論還費了挺大的功夫。」

艾爾斯泰因道:「我還是太小看你了……」

貓爺冷笑:「哼……我相信你這樣的人,一定會從這件事中得到不少教益的,至少你那鋒芒過盛的自信,會變得收斂一些。」

「您請接著說……」他壓下火,態度緩和了許多。

「我想事情該從兩年前說起,那時,你在一次音樂會中見到了你的姐姐艾琳,當然了,當時你還不知道她和你的關係,所以你開始追求她。

但她卻一直知道有你這樣一個弟弟存在,因此自然不可能給你任何回應的。於是,你認為是自己有哪裡做的還不夠,你開始找人調查她,她的喜好,她的出身,她的一切。

原本你只是希望投其所好,結果卻查到了許多驚人的內幕……當你的父親還在倫敦學醫的時候,曾經和一位女同學相戀,並且產下了一個私生女,但他那時還太年輕,還是一個落寞王孫的後裔,根本沒有能力供養她們,因此,他很快就離開了倫敦,去了並不算太平的印度,在那裡,一個來自英國本土的醫生將比當地醫生更有競爭力,也更快富裕起來。

他在印度確實打拚出了一番事業,即使是在一些最困難的歲月里,他也從不間斷地給那對母女寄錢。就這樣過了五年,當他已成為一個頗有家底的體面人時,一條突如其來的噩耗傳到了他的耳中,他那位女同學去世了。

或許是命運使然,當時正有一門親事擺在了你的父親面前,他再三斟酌之後,便娶了你的母親。由於你外公的死,加你母親也並不喜歡印度,一直想要回倫敦來,你的父親就順水推舟地處理完了所有在印度的事務,舉家回到了倫敦。

多年以來,他和艾琳一直都有聯繫,他資助艾琳接受良好的教育,並使她能夠過寧靜、富足的生活。可以說,他對你這個姐姐的愛,絕不會比你少。

可只有一點,他不能給這個女兒,那就是身份,如果他與她相認,那無疑就會被視為為一個拋妻棄女,另覓新歡的負心漢,而艾琳的處境也會顯得十分尷尬。

因此……接下來是重點,因此就有了你要我找的,這個信封……」貓爺說到這裡,竟真從懷裡掏出了一個信封來。

艾爾斯泰因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伸手就要來拿,可貓爺卻把信封挪到了餐桌的蠟燭,付之一炬。

「你這是幹什麼?!」艾爾斯泰因厲聲喝道。

「這信封里,本來有他們父女互通的幾封信,還有幾張合影,並不算多,當然了,你感興趣的,只是艾琳·瓊斯的出身證明而已。」貓爺高深莫測地笑著,看著黑色的灰燼片片落入煙灰缸中:「照片和信,艾琳都取出來帶走了,那是他們父女之間的一份回憶,而出身證明,正在我手中燃燒。」

艾爾斯泰因狐疑地看著貓爺:「即使你燒的是一張白紙,現在我也無從查證了……」

貓爺道:「艾爾斯泰因先生,請不要再說些無謂的話了,我並不討厭您,但您如果一再地對我表示懷疑,無疑會讓自己顯得非常愚蠢,我可不喜歡笨得無可救藥的人。」

艾爾斯泰因聽了也不生氣:「其實你也該明白,我做了這麼多事情,只是想求一個心安。」

貓爺回道:「您已經可以放心了,艾琳今天早晨就已離開了倫敦,我想她是再也不會回來了,至於她究竟去了哪裡,恕我無可奉告,總之很遠就是了……

你並不是個壞人,你也不想傷害你的姐姐,所以先前你只是找人去行竊她的屋子,而不是直接去搶。其實你做的一切我都可以理解,為了繼承這龐大的家業,你已經準備了二十多年,換做誰也不願冒失去它的風險。」

艾爾斯泰因這時也只能承認道:「艾琳·瓊斯,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名字,一個陌生的外人,但我不會否認親情、血緣的存在,我不介意叫她姐姐,或與她相認,我也十分樂意繼續讓她過富足的生活,可我絕對不能接受,她成為這份家業的主宰者。」

貓爺繼續開始就餐,語氣變得頗為輕鬆:「你的想法沒錯,可你太輕視你的姐姐了,我可以保證,如果不是她那份善良,以她的能力,你絕不可能斗得過她,只要她有心,連我都可能也會敗在她的手下。」

艾爾斯泰因問道:「你的意思是……她從來就不曾想過,要分父親的家產。」

貓爺笑道:「我只能說,有些人天生的追求就和別人不一樣,這點,我想你是不會了解了。」

艾爾斯泰因沉默了許久:「好,我想今天,我解決了一個一直困擾我的問題,你確實幹得很出色,洛根先生,我由衷地感謝您。」

「不必客氣,只是不要忘記了……我們約定好的『報酬』。」

艾爾斯泰因也很難得地露出了一個發自內心的,不帶任何惡意的笑容:「放心,我當然會履行諾言的,服務員,請再為我的朋們開一瓶波爾多葡萄酒。」他心裡的石頭落地,好似又變了一個人,變回了那個帶著幾分豪放的暴發戶。

幾杯酒下肚,艾爾斯泰因好像忽然又想到了什麼,抬頭對貓爺道:「我還有一個問題不明白。」

貓爺道:「請說。」

「我姐姐的追求者不計其數,見過她的男人們無一不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可我從未打聽到她和某個人特別親近的,而您……洛根先生,來自神秘東方的偵探,根據我的情報……您似乎已經俘獲了她的芳心,我實在不知道,您是如何做到的?」

王詡此刻吃飽喝足了,他也回過頭,想等著貓爺給出一個答案來,誰知他只是淡然地回道:「我想您喝醉了,艾爾斯泰因先生,我們也該走了,就此告別。」

…………

兩人就這樣離開了,留下那位委託人先生給他們買單。

在馬車,王詡終於憋不住了,他問道:「最後那個問題,我也很想知道答案,你究竟是怎麼那位『絕代佳人』的?」

貓爺用略帶敷衍的口吻道:「我說過了,我對艾琳,只是抱著欣賞的態度,而且,你也該知道,如果我願意,隨時可以成為一個很討女士歡心的男人。」

王詡冷笑兩聲:「不用主宰之力我都知道,你在扯淡……」

貓爺自己也笑了,他知道,他已無法再用玩世不恭的態度掩飾自己的情感了,經過這一百年的歲月,跨越了兩大洲的界限,他終於也初嘗了一次失戀的滋味。

這次經歷也讓他得出了一個新的人生哲理——有些女人,你明知和她們是永遠不可能的,卻又忍不住要對其付出感情,當必然的悲哀結局降臨時,千萬不要悲傷,只需要在心中大聲吼出四個字:是我犯賤!

那樣……就會好過多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結案

5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