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消失的流浪漢

第十一章 消失的流浪漢

「信任,這件案子的關鍵之處其實就是這兩個字。。。,小。說。網假設艾爾斯泰因完全相信他的姐姐,那就根本不會有整個事件了。同理,我第一次去見艾琳的時候就把我的來意,艾爾斯泰因的委託,一五一十地跟她說了,我認為去欺騙這樣一位女士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可她卻仍未完全信任我,這也使我花了更久才看清整件事的真相。」貓爺坐在窗前,盯著身邊霧氣升騰的玻璃說道。

王詡靠在火爐邊喝著紅茶:「你為什麼不用『靈魂觸碰』直接去看她的記憶呢,只是握一下手,一切就都解決了,何必還要花時間取得其信任。」

貓爺回道:「十九世紀末,是一個真正屬於偵探的時代,如果你對這個職業足夠了解的話,就不會質疑我的舉動了。」

「你的意思是,難得你回到了這個年代,不徹底玩一把角色扮演就不舒服,因此你非得以一個推理者的姿態解決所有事情。」

貓爺沒有否認王詡的話,他接著說道:「你要明白,偵探不該是在我們那個年代的樣子,跟蹤偷拍別人出軌的照片、幫流著鼻涕小孩兒去找永遠找不到的,甚至可能是他臆想出來的寵物等等。那些工作簡直是在浪費生命。

不可否認,純粹靠推理吃飯的類型,在未來已經不再受歡迎,因為我們有著最先進的科學偵緝技術,公共場合到處都有攝像頭,在執法部門進一步侵犯個人的同時,卻不斷地強調,私人執法的危險和對司法秩序的破壞。

如果說二十世紀進入了一個『后偵探時代』,那麼二十一世紀,就已經是個絕望時代了。就連好萊塢的編劇們,也很難在這樣的年頭去創作一些福爾摩斯式的作品。他們只能編出一些《犯罪現場調查》那樣的推理劇,警察和偵探,其實是兩種很不同的東西,官方人員能享受到的資源,私人偵探是無法與其相提並論的。至於最近那部《靈媒緝兇》,呵呵……也不能怪他們,他們只是把靈異當賣點,而我們是專業人士,惡意的批評我就不說了。」

王詡還是滿不在乎的表情:「反正我將來肯定是不會幹這個行當的,既然你如此痴迷於自己的個人推理秀,那就受著……」

他們正閑聊著,郝德森太太的腳步聲從走廊里傳來,她輕輕敲了敲門,在屋外道:「一位年輕的先生求見。」

「請讓他來,有勞您了,郝德森太太。」貓爺應道,他隨即轉頭對王詡道:「如果來的人是個警察,那就證明了艾爾斯泰因切實履行了他的諾言。」

王詡道:「關於這點我一直想問你,你究竟憑什麼確認艾爾斯泰因在警界有深厚的根基,那種情報,以你現在的身份很難查得到。」

「哈!這還用查嗎?你別忘了,他第一次來的時候就說過了,他曾經派人兩次去艾琳的家中行竊,那麼我立刻就能得出兩種假設,第一種,他與這座城市中的三教九流有很密切的關係,這點我馬就否定掉了,因為那樣的話,他就不會嘗試來找我們這樣的偵探了,他可以在這個大染缸般的霧都中尋找到一個更合適的人才來,至少,比我更『忠誠』。

而且,當我後來進一步接觸這個事件時,也越發感覺到艾爾斯泰因派去盯梢的兩個傢伙是十分不專業的,他們根本就不擅長幹這種事,其業務水平還不如那些在街掏人腰包的流浪孩子。我想艾爾斯泰因的最後計劃,就是讓這兩個傢伙蒙臉,直接衝進去向艾琳討要那份出身證明了。」

王詡接道:「所以,只有你的第二種假設才能解釋他為何能犯法而不被追究了……他和警界有來往,像那種入室行竊的小案子,是可以想辦法壓下去的。」

「沒錯,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要的報酬並非錢財,而是讓他在警界里為我們大造聲勢。」

他們話止於此,因為訪客已到了門前,並敲響了會客室的房門。

「請進。」貓爺道。

一個著裝幹練的年輕人走了進來,他的雙眼如獵鷹般有神,骨感的臉部輪廓讓他顯得十分機警。

「請問哪位是洛根先生?」

「我是,這位是我的助手艾金森先生。」

「很高興與你們認識,我的名字是格蘭特·安伯利,目前在蘇格蘭場任職。」

「請坐,年輕的偵探,我想你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問題,需要一些建議和幫助。」

安伯利坐到了沙發,「建議我抽煙嗎?」

「請便。」

他為自己點一支煙,說道:「您說的沒錯,我遇到了一個相當離奇的案子,陷入了困境當中,因此需要一些來自其他偵探的意見。就在昨天,我的一位老長官,向我推薦了您。」

王詡用中文對貓爺道:「看來艾爾斯泰因的宣傳還真是立竿見影呢……這才幾天功夫,都有老警長親情推薦了啊。」

貓爺冷笑著:「哼……離奇的案子……希望這小子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說完便改口用英文對安伯利道:「我很樂意效勞,那麼,請您說一下案情。」

安伯利道:「這事兒該從三天前說起,那天晚八點,一個邋遢的流浪漢跑來警局報案,聲稱他目擊了一場兇殺,要我們跟他一起去看屍體。

於是我親自帶著一隊人跟他去了,地方倒不是很遠,就在萊姆貝斯區的盡頭,品琴里三號,那是一個做鳥類標本的鋪子,我們的目擊者稱屍體就在後面的一條小巷中。

我們跟著他拐了進去,卻什麼都沒發現,我的幾個手下很生氣,他們認為報案人一定是喝醉了,竟有膽子來愚弄警察……」

貓爺笑著插嘴道:「可你卻有不同的看法。」

這應該算是貓爺在繞著彎子誇他,顯然安伯利也很是受用,他臉略顯得意之色:「雖然沒有屍體躺在那裡,也沒有任何血跡之類的直接性證據,可我發現了一些可以視為間接證據的痕迹。」

「哦?是什麼呢?」

安伯利沒有立刻回答,他道:「這個先不急著討論,困擾我的也不是兇殺案究竟存在與否,我遇到的難題是,那天來報案的流浪漢,自稱約翰的中年男人,他在第二天,就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了,如同蒸發一般,沒有絲毫蹤跡可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消失的流浪漢

5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