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安伯利的新案件

第十五章 安伯利的新案件

兩天後,約翰的屍體被警方發現了,事實證明,貓爺的推理非常準確,準確到了足以令人懷疑他的地步……

年輕的安伯利警官是個很有能力的人,但在這件事,他完全迷失了,腦海中唯一能想出的合理解釋就是貓爺殺了人。.k.可這個結論立刻又被他自己推翻,因為沒有任何一條常理能夠支持這個看似正確的推理。於是,安伯利改變了想法,他認為來自東方的偵探洛根先生,其實是個卓越非凡,不可一世的神探,那天的不禮貌,很顯然是高傲的表現,只是他自己太過浮躁,難以接受別人比他強的事實而已。

這樣想以後,安伯利覺得一切都很合理了,他決定再次登門拜訪貓爺,為自己的舉動去道個歉,並且謙虛地向這位神探討教幾招。

9月25日,倫敦又迎來了一個陰冷多霧的午後。

安伯利獨自一人步行來到了貓爺的住處,敲響了房門。

「請進。」屋裡傳來王詡的聲音。

安伯利走進屋,看見這位艾金森先生正在擺弄一個奇怪的竹卷,面寫滿了他所看不懂的方塊字。

「你好,艾金森先生,希望沒有打攪到你,請問洛根先生在嗎?」

王詡頭也不抬道:「他在辦案,早就出去了,是跟著一位叫亨利·巴特的警官一起去的,沒說幾時回來,不過我想也快了,您可以在這等一會兒,如果不介意的話,留下吃個便飯我也歡迎。」

安伯利顯得有些失望,不過他還是說道:「謝謝,我想我就坐在這兒等他好了。」他自己坐到了沙發,而王詡還是忙著手頭的事情,作全神貫注狀,安伯利忍不住問道:「我待在這兒不會對您造成什麼不便?」

王詡愣了一下,他抬起頭,笑了笑:「噢,真是抱歉,我有些太投入了,當然沒有不便,事實,我正想休息一下,找個人聊聊天。」他說著就把伏魔篇隨手放到了桌。

安伯利見他說得很真誠,不像是客套話,於是也就打開了話匣子,幾句寒暄過後,安伯利就問起了自己感興趣的事情:「對了,艾金森先生,你是洛根先生的助手,你是否知道,他是如何推理出流浪漢約翰早已在那晚死亡的?」

王詡打了個哈哈道:「那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啦,他是偵探,我只是個打雜的跟班。」他這句話出口以後立刻就後悔了,心想自己是越活越回去了,悲劇啊……

正在這時,有兩個人的談話聲從樓梯傳來,其中一個很明顯是貓爺,另一個的聲音安伯利也很快聽了出來,就是他的同事之一,亨利·巴特。

直到貓爺推開了門,巴特警官還在不依不饒地嘮叨著:「您不能這樣!僅僅憑藉臆測是不能作為證據的!」

貓爺打著哈欠道:「我懶得跟你解釋,你覺得不能作為證據,就不要相信嘛……自己去想別的辦法。」

安伯利這時站起身道:「您好,洛根先生,恕我冒昧來訪,我是為了次的不禮貌來道歉的。」

貓爺揮了揮手示意他坐下:「那沒什麼,安伯利先生,你無需表示歉意,你是一個很優秀的偵探,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對了,不如你來替我勸勸你這個死心眼兒的同事。」他又指了指身後喋喋不休的巴特。

「噢!」巴特無奈地翻著白眼。

安伯利道:「巴特先生,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巴特答道:「安伯利,你也在這裡正好,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昨晚,高地街的哈蒂兄弟商店遭到了入室行竊,庫姆·哈蒂在凌晨報了案,案發時他就睡在商店的二樓,因為小偷弄出了很大的響動,他便抄了一根手杖衝下樓去,可對方似乎也發現了他,所以就立刻逃跑了。

我和幾個值夜班的警士在天還沒亮時就被哈蒂拽到了現場,本來我以為這會是一個很普通的案子,結果你猜怎麼著?當我們走進那家商店,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被盜的東西竟全部被歸還了!而且店裡的一切都被整理回了原位,毫無被盜的痕迹,如果不是那扇被人撬爛的店門,我幾乎要認為哈蒂是在愚弄我們了。」

貓爺這時關門,跑到了窗邊的扶手椅坐下,那是他最喜歡的位置,不過對於巴特的敘述,他只是露出不屑一顧的神情。

安伯利卻是表現出了相當的興趣和疑惑,他問道:「您能說得具體些嗎?」

巴特點點頭道:「根據庫姆·哈蒂的描述,昨晚他吃了晚飯後就覺得很累,因此很早就睡了,是他的弟弟萊斯特·哈蒂負責打烊,然後他的弟弟便去了某個酒館鬼混,直到今天中午,才有人在一條陋巷中找到了醉成一灘爛泥的萊斯特。

我本來懷疑這件事就是他那個酒鬼弟弟和幾個損一起乾的惡作劇,可是昨晚有無數醉鬼可以給他做不在場證明,當然其中還包括一個頭腦比較清醒的酒保。

於是我的調查便陷入了僵局,庫姆·哈蒂說昨晚他衝下樓的時候屋裡已經一片狼藉,幾乎每個地方都被人翻了個底朝天,所有可以隨身帶走的財務都被掃蕩一空,因此他也顧不門鎖壞掉,直接就衝到了警局來報案,他認為店裡應該已經沒什麼值得偷竊的了,除非有人想樓把他卧室內的鋪蓋也捲走。

從他報案到我們趕來,來回大約只花了二十分鐘,要知道,哈蒂商店裡經營的兩種東西都是大物件,哥哥給人製作石膏半身像,而弟弟是個做櫥櫃的木匠,這都不是在短時間內可以輕易歸位的東西,至少需要三個以的健壯成年男子才能辦到。

你說說,誰會衝到一家商店行竊,最後還回來收拾呢?更離奇的是,連那些被繁亂的抽屜也整理好了,甚至比原來更加整潔有序,連同偷走的錢都歸還了。」

安伯利轉頭看了一眼貓爺,然後問巴特:「所以您就來請教洛根先生?」

巴特道:「是的,我聽說他是目前倫敦最好的私家偵探,所以我來請他提供一些意見。」他接下來的話似乎是說給貓爺聽的:「於是我把洛根先生請去現場,最初他非常仔細地檢查了每一個地方,並提了一些問題,誰知他看完以後立刻告訴我,這個『乏味至極的案子已經結束了』。還對我說,犯人就是哈蒂兄弟商店的某位客人,這人是一位達官顯貴,而且昨晚親自到過犯案現場,我只需要找到一個與以條件相符的人,確認一下他沒有不在場證明,立刻就能結案。」

安伯利思考了一會兒,試著在腦中把線索串聯起來,可惜無論如何他也得不出貓爺的推理結果,他只好開口道:「好,洛根先生,我不知道您是怎麼辦到的,就像約翰的案子一樣,您總是這樣神奇地直接說出答案來。」

貓爺不屑地回道:「扯淡!柯南才會神奇地把完全不相干的證物串在一起得出答案,我的推理是很嚴謹、很科學的,只是在常人看來像是跳躍性思維罷了。」

安伯利一臉疑惑:「柯南?那也是一位偵探嗎?真是奇怪的名字。」

巴特插嘴道:「我倒是知道最近有位嶄露頭角的偵探小說家叫柯南道爾。」

貓爺道:「我想您是在去年的《17年比頓聖誕年刊》看到他的作品,事實這也是柯南道爾先生目前為止唯一問世的偵探小說,我也很看好他,如果你們有興趣搞收藏的話,我想一本由他親筆簽名的小說會在未來產生幾何倍數的升值空間……不過我剛才指的柯南另有其人,你們也不必管他是誰,只需要知道,我做出的推理是正確的,這就足夠了。」

巴特道:「噢!夠了!我可不能僅憑您這一番言之鑿鑿的想象,就去搜查某個達官顯貴的宅邸,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帶著您的推論回去警局,只會得到嘲笑,而不是一張搜查令!」他戴帽子,朝安伯利敬了個禮,又向屋裡的另外兩人點頭示意,然後有些氣鼓鼓地離開了屋子。

待他走後,安伯利道:「請原諒他,他是個好警員,只是辦事一板一眼,不懂得變通。」

貓爺哈哈兩聲冷笑:「所以……我們年輕的安伯利已經成了專門負責兇殺案的警長,而這位已過不惑之年的巴特還在處理著類似於入室行竊這樣的小案子。」

王詡用中文對他說道:「說話不要太刻薄,你的形象已經十分惡劣了。」

安伯利對貓爺的話只是付之一笑,在他心裡,這位洛根先生除了脾氣乖張一些,還算是一位為人正派的紳士,他轉移話題道:「其實,今天我除了要為次的事情道歉,還有一件新的案子,想請教您的意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安伯利的新案件

5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