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又一個麻煩的委託

第十八章 又一個麻煩的委託

9月27日,中央新聞社收到了一封來信,這封信由紅墨水寫,並蓋有指紋,此信以DerB起頭,內容基本能概括為「那些都是我殺的,而這一切還遠未結束」。k.信中的用詞戲謔、態度張狂,寄信人的意思很明確,在警方逮捕我之前,我會一直這麼幹下去。

而就在這封信的結尾處,出現了那個在整個人類犯罪史都具有重要意義的署名——JkteRier!

9月30日凌晨一點,伊麗莎白·史泰德的屍體被一名馬車夫發現,不同於前幾位犧牲者,這位44歲的瑞典裔雖被割喉,但未遭剖腹,而是死於左頸部動脈失血過多。

正當大量的警方趕往事發現場時,凌晨一點四十五分左右,46歲的凱薩琳·艾道斯被發現橫屍在主教廣場。除了同樣被割喉剖腹,腸子甩到右胸外,她還被奪去部分子宮和腎臟。

讓人震驚的一點是,就在一點半的時候還有一位巡邏的警官路過此地,他可以向帝發誓,當時這裡還沒有任何異狀。也就是說,在那短短的十五分鐘內,兇手就利落地完成了這令人髮指的兇殺,並對屍體進行了切割。

這晚似乎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凌晨三點,一位搜尋可疑嫌犯的警員在高斯頓街附近發現了一些沾滿血的衣物后經鑒定這是凱薩琳·艾道斯身穿圍裙的一部分。而在衣物掉落的附近高牆,發現疑似兇手用粉筆寫下的一行文字:「猶太人不是甘於被怨恨的民族!」

督察長湯瑪斯·阿諾德在來到現場后立刻命令將這句話擦去,因為他擔心這塗鴉在天亮後會被路人看見而激起反猶太情緒。

貓爺在事後對這傢伙的評價是:「他簡直可以去找塊豆腐撞死或者用幾根粉絲吊了!這可是唯一能拿來對照兇手來信筆跡的證據!」

10月1日,也就是隔天,中央新聞社又收到一封明信片,內文同樣以紅墨水寫成。寫信者自稱是「調皮的傑克」,並提到他打算「隔天再干兩件事」,根據這明信片寄出的日期,他說的「兩件事」無疑就是9月30日凌晨的兇案。

10月15日,一封寄給白教堂警戒委員會的信再度引起大家的注意。信里附半顆腎臟,並以黑色墨水寫。寫信者聲稱「來自地獄」,並說這顆腎臟取自「某個女人」即被取走器官的凱薩琳·艾道斯身,還稱另外半顆已被他煎熟吃掉。不同於前面兩封信,這封信沒有任何署名。

事情發展到這裡,倫敦城可算是徹底炸開了鍋,開膛手傑克的名字已成了嗜血殺手的代名詞。他是第一位創造全球媒體報導兇案狂潮的殺手,在報業蓬勃發展的這幾年裡,對一些小報來說,傑克老兄的出現,簡直和印花稅改革具有相同的重要意義,至少發行量是不會撒謊的……

從未有過一個殺手能擁有如此的知名度,人們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人是鬼……他們只知道,一個恐怖的傳說已經誕生,所有人都是見證者。

而事實也證明了,在往後的許多年裡,傑克的陰影籠罩著幾乎所有的連環殺手,因為他給整個世界了一堂課,如果世界有「教科般的演技」,那他在這十九世紀末的歐洲舞台就是教授了「教科般的連環兇殺」。

…………

10月22日,濃霧依舊不散,雨卻是停了。

一個身著黑色風衣的男子來到了貓爺的事務所,敲響了房門。

「請進。」貓爺的聲音顯得無精打采。

走進來的男子很陌生,他是個生得很漂亮的年輕人,是的,就是「漂亮」,按照咱們中國的說法也許更好理解——天生一副小白臉的模樣。

「請允許我介紹自己,我的名字是蒙特·道格拉斯,是……」

「是一位年輕的闊綽子弟。」貓爺直接就著他的話說了下去,眼睛卻根本沒有在看他。

道格拉斯覺得有些奇怪:「先生……我們以前見過?」

貓爺也懶得回答他的問題,自顧自地道:「我是洛根,一個偵探,他是我的助手艾金森先生,你的案子可以全權交給他處理,我想你很快就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一旁的王詡打了個哈欠,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快說,道格拉斯小哥,是什麼事需要幫忙。」

道格拉斯還真沒想到會有這樣開門做生意的,態度竟是如此我行我素,不過他略加思索后還是說道:「嗯……是這樣,我希望去調查某位小姐的身份,她是我的一個朋,雖然我覺得這種暗中的調查有些不禮貌,可是如您所說,我出身貴胄,交不慎的話可能會帶來預想之外的不好後果……」

貓爺還是沒往這邊看,但他的態度粗暴如故:「好了,你的廢話就到此為止,你面前的人是偵探,不是教堂里那些只會背聖經的糟老頭,讓我猜猜事實真相……你看了某家的小姐,但只是一面之緣或者泛泛之交,甚至更糟,那就是你的追求被其無情地拒絕了,總而言之,你在戀愛的道路栽了大跟頭,於是就想更加了解對方,找找有沒有什麼別的突破口,按照我們中國的說法,這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然後你就頭腦發熱地來到了這裡,當然了,戀愛中的人是沒有什麼理智頭腦可言的,接著,你想編幾句胡話,讓我們出去為你把事情辦了,我說到這裡都沒錯?」

道格拉斯的表情瞬間變得又驚又怒:「你……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你究竟是什麼人?是誰派你在監視我嗎?」

王詡拿起一杯茶:「冷靜……少年啊……要冷靜……」他這麼說著,自己卻喝起茶來。

貓爺接著道:「你不用擺出那種表情來,我靠的都是推理,吃偵探這碗飯的人比你想象中要厲害得多,總之,不要在我們面前耍什麼花招就是了,有要求就如實講,就算再下作的事情,艾金森先生都會義不容辭的。」

「我……我……」道格拉斯一時語塞。

王詡嘆息道:「哎……他由於在某件案子中陷入了困境,所以比較暴躁,你最好別惹他,有話跟我說,不過要說實話,不然那傢伙又要藉機找茬發泄。」

道格拉斯雖然有些氣憤,但覺得眼前這兩個傢伙的能力是絕對值得肯定的,為了心愛的女人,他也只好忍了:「好,事情是這樣的……大約是在半個多月前,我到伊迪絲·巴克斯特太太的家裡做客,她曾是我的奶娘,和我母親也是好,就像是我的嬸嬸一般。我那天到帕丁頓車站附近辦些事,她的家離那兒很近,於是我便順道去探望了她。

她的丈夫早逝,女兒今年十歲,不過生活過得還算富足,每次去探望她們時,能看到巴克斯特太太和小莎莉都還健康,我就感到很欣慰了。

但那一次,我見到了另一個人,她是小莎莉的家庭教師,就寄住在巴克斯特太太的家中,記得七月初我去拜訪她們時還未曾見過這樣一位美麗的教師小姐。

她簡直是太美了,我本以為這樣的一位佳人只會出現在夢境中,但那天她就那樣活生生地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她那清甜的嗓音和優美綽約的身姿可以征服任何男人!我想她的追求者如果排起隊來可以一直排到北愛爾蘭去!」

王詡虛著眼,好像道格拉斯煽情的演說毫無意義一般,他從抽屜里拿出紙和筆扔在桌,另一隻手根本連茶杯都沒放下:「好,這些話你留著自己慢慢受用,我只要名字、地址,寫下以後,我去幫你把她查個底朝天,從化妝品到衛生紙的牌子都幫你查出來,從擇偶觀到過敏症都能給你列成單據。」

道格拉斯此刻非但沒覺得王詡用詞粗俗,他反倒認為能說出這樣露骨的話來,正是可靠的表現!只見他提起筆來噌噌地寫下了一串地址,最後表情十分虔地在另一處空白的地方寫了一位妙齡美女的名字。

貓爺的眼角終於是往這邊瞟了一眼,然後他嘴角幾乎裂到了耳根子……

王詡看著那張紙被擺到自己面前,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滿口茶全部噴到了道格拉斯小哥的臉,自己還嗆個半死。

那紙的名字正是——埃莉諾。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又一個麻煩的委託

5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