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教匪

第三十章 教匪

在他們到達北京后的第二天晌午,貓爺便獨自去找那唐文武了,王詡則又陷入了一種十分微妙的狀態,也就是傳說中的「遊手好閒」。.

他想到街上去走走,可惜自己的形象實在太引人注目,只得作罷。他又想著乾脆回房間睡大覺,不過他是中午才起床的……百般無奈、萬般無聊之下,王詡便想去問問托馬斯神父,有沒有需要自己幫忙的地方。

在他做出這個決定並且實施的半個小時后,他深切體會到了兩個字——悔恨。

這教堂里的爛攤子還真是多的驚人,閣樓很久沒人打掃了,屋頂那幾處漏雨的地方也出現很久了,那邊牆上的漆掉下來很久了,這邊的椅子壞了很久了……

請注意,這「很久」二字,至少都是以年來作為計量單位的。

王詡這一天下來,基本一個人幹了一整個裝修隊的活兒,而且還是無償的那種。他看著腿腳已經有些不太方便的老神父們,再看著那些弱不禁風的修女。他們都投來了無比純潔的殷切目光,充滿了感激與景仰。正是這種色眯眯的眼神,督促著王詡不斷地奉獻出他年輕的勞動力。

傍晚時分,貓爺回來了,當他和教堂內的老外們一起圍著餐桌為上帝賜予他們的這頓晚餐祈禱時,王詡的嘴裡可沒有半塊麵包。因為他這時正蹲在屋頂上,嘴裡銜著幾枚釘子,用他那腫起的大拇指揮舞著榔頭敲敲打打。

一直到太陽完全下山,王詡終於回到了教堂里,他癱坐在第一排的座位上,看著眼前那一人多高的雕像,邊喘氣邊道:「耶穌哥,你家的裝潢實在太差了,拜託你顯顯靈,從天上扔幾個專業修理工下來,幫兄弟一把如何?」

查理神父這時從旁邊走來,他對王詡道:「我的孩子,我替仁慈的天父感謝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王詡苦笑著:「呵呵……沒關係,這點兒破事兒還不至於驚動他老人家。」

查理神父微笑道:「你所做的每件好事他都會記住的,孩子,主是無所不在的。」

「哈……哈哈,那是……那是……」

查理神父十分和藹地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留下一句:「對了,剩下的那點兒活,你就明天再干吧,今天太晚了,你也需要休息。」

王詡的笑容僵在臉上,心中罵道:「卧槽!合著你那意思,我本來應該星夜趕工是怎麼地?」

神父瀟洒地飄過後,王詡又一次抬頭仰望著他的耶穌哥道:「主啊,你能不能告訴我,有什麼辦法可以逃避掉明天的勞動呢?」

他話音未落,頭頂的一大塊天花板就落了下來,也不知是這年久失修的建築被王詡一番業餘水平的敲打給整散架了,還是「仁慈」的天父當真大發慈悲,總之,王詡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給砸了個結實,基本上以這個作為理由,明天,哦不,半個月之內都躺在床上,也不會有人說他偷懶了。

寂靜無人的教堂中,一堆碎石下,一個男人奮力伸出了一隻胳膊,對著不遠處的十字架,豎起了一根中指……

…………

三天後,這是個星期天,也就是「禮拜日」,王詡的「傷」十分神奇得在這天痊癒了(其實是他歇夠了)。

因為今天會有許多信徒來做禮拜,聽神父的佈道,所以王詡想要出來看看,看看自己和這群別人眼中的假洋鬼子有什麼共同語言沒有。

可惜,他只看到了一群哈欠連天的地痞流氓……

有些人在牧師講話的時候睡著了,甚至打起了呼嚕,可憐的神父只能用手畫個十字,說一句:「主啊,寬恕他吧。」

王詡搖頭嘆息著,腦海中出現了這樣的一幅畫面:某個寺廟的禿頭老僧看著一個在打瞌睡的弟子,然後用十分悲天憫人的語氣嘆道:阿彌陀佛,接著使出了龍爪手、一陽指、菊花殘等神技,把他的徒弟打得不形,最後又恢復了和藹高僧的模樣,將那句話緩緩道來:徒兒,為師這也是用心良苦啊……

把古怪的念頭趕出自己的思緒,王詡朝那個呼嚕震天的傢伙走了過去,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對方居然沒醒……王詡又搖了他兩下,還沒醒……

「啪!啪!」兩記響亮的耳光響起,那傢伙倒在了地上。王詡抽他第一個大嘴巴后的零點二秒,他短暫地清醒了,只是王詡的第二個耳光緊隨其後,又一次使其喪失了意識……

王詡把這傢伙扛在肩上,扔出了教堂,查理神父驚呆在原地,他的腦子已經有些短路,不知自己該作何反應……

王詡大搖大擺地走回來,用字正腔圓、京味兒十足的普通話說了三個字:「還有誰?!」

這場佈道最後進行得非常順利,「虔誠」的信徒們把兩個眼睛瞪得像牛眼這麼大,不敢漏聽神父說的任何一個字,在神父的講話結束后,他們都非常井然有序、並且是安靜、迅速地離開了這個教堂……

王詡走到查理神父面前:「好吧,神父,我想我有些明白初次見面時您的激動之情了,看來您確實很需要幾個像我這樣的得力助手,來幫您『宣傳』一下教義。」

查理神父嘆息著:「哎……我的孩子,你不該這樣對他們的,要知道,只要一個人真心懺悔,哪怕是在他墮入地獄前的一剎那,仁慈的上帝也會接納他們的,我們要學會寬容……」

王詡笑道:「我會儘力改進的,神父……那麼現在,就讓我們開誠布公地說吧,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這些就是教會的全部大清教徒了?」

查理神父道:「其實還有更多,我想他們一定是因為有事,而無法參加禮拜。」

「什麼?有事?地痞流氓還能有什麼事?躺在窯子里精盡人亡了?」王詡反問道。

「你給我閉嘴,過來!」貓爺突然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抓住王詡的后領就往外提,他邊拖著王詡邊回頭跟查理神父道:「神父,讓我來教導一下這個無知的傢伙,您就不必操心了。」

待到了四下無人處,貓爺才放開了王詡:「你在幹什麼?」

「我只是讓那些老好人學著態度強硬一些。」

「你這個白痴……」貓爺一手按在自己臉上,好像十分丟臉似的。

「我又怎麼了?」

「你到底是不是歷史系的大學生?大清朝信奉西方教的教徒九成以上都是你今天看到的這種人,難道你不知道?」

「啊?」從王詡能夠吞下雞蛋的嘴形、茫然的眼神、以及直冒傻氣的語氣看來,他真不知道……

「無知啊……治外法權知不知道?不單教會的西方神職人員不受清政府管轄,一般中國信徒也能夠獲得教會的庇護。所以那些教民根本不是信奉上帝,他們只是認為,加入教會就有洋人撐腰,可以橫行鄉里、欺男霸女,見了官老爺都能不跪。」

「這幫動機不純的傢伙,教會難道就不管管?」王詡問道。

貓爺冷笑:「管管?你讓誰管?你看這裡的神父們連屋頂漏了都只能忍著,他們怎麼管?今天這些來聽佈道的人,至少還懂得走走形式,你沒看到的事情還多著呢。山東那邊的不良教徒,基本上已經是無法無天的狀態,地方政府根本不敢和洋人結怨,任由他們魚肉百姓,直接導致了十年後的義和團運動。」

王詡點頭道:「哦,那個我知道,就是一群刀槍不入、請神上身的傢伙……」

「別扯開話題,總之,這事兒不是你能管的,遇上了實在看不過眼的情況,你可以插手,但千萬不要去更改歷史的大方向,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唐文武做好一切準備,我們就能回去了。你要是有空管這種閑事,不如好好想想我們和無魂的戰鬥該如何收場。」

王詡道:「那我盡量低調就是了……」

貓爺冷哼一聲,揚長而去,其實他心裡根本不相信所謂「低調」二字,只是知道再說也無用,就看這小子還能幹出些什麼事情來吧……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教匪

6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