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永別了,這個倒霉的時代!

第三十九章 永別了,這個倒霉的時代!

關於故宮中鬧鬼的傳說直到今天都沒有停止過,西六宮是清代後宮妃嬪的住處,那裡曾經發生過多少詭異的故事,有著多少屈死的冤魂,都已無從考證。DUSHU001.COM。

我們所熟悉的故宮,每天五點會關門清客,清場靠得都是大狼狗,因為從這個時刻開始,故宮中的陰氣就會變得很盛……

是的,是「陰氣」,陰森恐怖,令人不寒而慄的古怪感覺,即使太陽還未完全落山,在這個集結了大量不散怨念的地方,如果你一個人走進那漆黑一片、空曠無人的宮殿,就會深切的體會到這一點。

其實我們平時所看到的,僅僅是故宮的一部分,故宮中還有大量的地方是並不對外開放的,具體原因么,你得問有關當局了,當然了,即使你得到了答案,也未必會令你滿意。

總之傳聞是不會間斷的,但凡那些曾經在故宮值過夜班的人,或者是在晚的故宮呆過的人,都能講出那麼一兩個讓你毛骨悚然的詭異故事來。

比如子夜時分,冤死宮中的孤魂在一條夾道中遊盪著,這便是西六宮著名的「陰陽道」,在那裡的故事是:一個專門掐人脖子的女鬼嗯……也可能是一群。

據說解放初年,有這樣一個案子,某個在故宮過夜的人神秘消失,好似人間蒸發一般,沒有留下絲毫痕迹。而公安部門,還為此案件成立了專案小組進行調查,也許年輕些的讀者們不太理解,為什麼一個普通的人口失蹤案會這樣勞師動眾,這當然不是因為公安機關對於靈異事件的調查特別熱衷,我黨可是堅決的唯物主義者,一些風言風語不可能成為立專案的理由。其實會這樣處理這件案子,和當時的歷史背景是很有些關係的。

那些年裡,抓特務是公安部門幹得最多的一件事情,事實,根據我個人對那段歷史的了解,當時特務的比例可能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象……比如今天你出門班去,跟門口送報紙的張大叔打了個招呼,好了,請注意,這位大叔很可能擁有少尉軍銜。然後你拿了信箱里的牛奶,騎著自行車屁顛兒屁顛兒地班去,在半路,你停留了片刻,像往常一樣,在李大媽那裡買了倆包子,這裡你又得注意一下,李大媽是士,某特別行動組主力隊員,而她的線就是送報紙的張大叔。接著,你到了單位,門房的老陳跟你熱情地寒暄著,你應該感到榮幸,他也是少尉軍銜。最後,你來到了廠房,開始一天的勞作,你的小組長十分和藹可親地來到你的背後,拍了拍你的肩膀,對你說了句:「小夥子,好好乾,但也別太辛苦,要注意勞逸結合啊」。這位可厲害了,尉軍銜,受軍統保密局直接領導,你從早出門到現在遇到的所有特務都是他的下線。

我說了這些,或許你會覺得好笑,但這是絕對具有真實性的,而且這段歷史離我們並不算太遠,這些人有些也並不能算是什麼特務,很可能「潛伏」了三十年都沒有接到過任何一次聯絡,也沒有任何一次行動。之所以張三李四王二麻子都有高軍銜,只是因為某黨在撤退時已經到了病急亂投醫的地步,政審、訓練,這些都省了,隨便逮著一個人,往你肩膀直接就添兩條杠,得,你就是潛伏人員了,隨時等待台灣方面的命令,等到我們反攻回來的那一天,絕對有你的好處!

這一天是不會來了……

總之,當年的特務,那真是多,多到抓不完的地步,而公安機關,一旦發現一些比較敏感的事件,就會把案情和那些居心叵測的極端份子聯繫起來,當然這也是無可厚非的,水利部門,電力部門,郵政部門,糧食倉庫,哪裡有風吹草動,都有可能是壞份子在圖謀不軌,這都是絕不能出現疏失的。

故宮那是什麼地方?中華民族重要的歷史文化遺產,北平和平解放,除了避免流血以外,更重要的歷史意義就在於故宮得以保存,沒有被近代戰爭的猛烈炮火破壞。因此,在這裡發生的案件,如果不重視,那是不行滴!

可能有些扯遠了,接著說當年那件案子,這不查也就罷了,一查……其結果相當驚人,報告基本是這樣的……那是一個夏末的傍晚,狂風大作,暴雨滂沱,我與另外一位偵查員正在屋檐下蹲點,忽然,一陣電閃雷鳴,將夜空照得明如白晝,這時,一條小巷的牆出現了一個女人的影子,似是她正彎腰去拿什麼東西,但我們走近一看,空無一物,似乎也不是什麼枝杈的倒影。同一晚,大約凌晨兩三點鐘,我們不間斷地聽到了女人的哭聲傳來,時而在很遠的地方,時而來自於我們身後,有時甚至讓人覺得她們就在自己耳邊啼哭……

你說,如果你是領導,看到這份報告會有什麼感想?

於是案件就這麼不了了之,報告可能被撕了,可能被永遠塵封,總之,事情會漸漸被淡忘,留在人們心頭的,只有那揮之不去的陰影……

…………

王詡看著天花板那張慘白的大臉,驚訝之餘,實在是對這鬼的造型大感欽佩,這位姐們兒如果在當今社會,跑到那繁華的大街一站,絕對就是一行為藝術家……

女鬼的臉沒有眉毛,嘴裡不停地吐出黑色的液體,她用雙手攀附在房梁詭異地蠕動著、爬行著,其膝蓋以下空無一物,不過那本該連接著小腿的地方,現在是一塊完整的皮膚,這給人的感覺就更加可怕了,因為一般鬼在死前受的傷會顯現在冤魂的表相,比如被砍頭的會成無頭鬼,被挖眼的就是無目鬼,吊以後么,自然是長舌造型。可眼前這位,那膝蓋以下的肢體並沒有流血腐爛的樣子,好像她在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是這種模樣……

貓爺道:「偏偏在這種時候……竟然遊盪到了這個地方……」

王詡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女鬼,他把頭略微朝貓爺那邊偏了偏:「喂……這個你搞定……」

貓爺把棺材放到一邊,關房門,嘆息了一聲:「這女鬼的出現破了這裡的『局』,現在陰氣太重了,在午夜到來前,我們必須把這裡的陰陽二氣重新歸到平衡去。」

「你說什麼我不明白……」

「午夜是子時,在十二地支里,陽子水,所以天時中我們占的是陽,而這地方,住的是個陰狠無比的女人,且命數西方,她的『陰性』強到足以與天時對抗,所以在『地利』中,我們佔得是陰。」貓爺一邊說著一邊把唐文武造的棺材平整地擺好,那棺材被放到這屋子正中間時,一個太極印記在其中慢慢浮現,其輪廓愈發清晰起來。

「天屬純陽,乾三連,地屬純陰,坤六斷,人生來具五行其一,無論哪個,都是陰陽二性皆具,雖有所傾向,但是純陰不長,純陽不生。」他屏息凝神,將自己的靈力慢慢灌入了太極印記中,唐文武的發明開始了進一步的運轉,「天,地,人,都達到平衡大境,即可窺逆天之捷徑,就算穿越時空,也不在話下。」

王詡的嘴角著:「請說人話……」

貓爺又瞥了一眼梁的女鬼,她好像並不想對人發動什麼攻擊,那個太監只是被其相貌嚇得昏死了過去。

「你走,離這裡遠些。」

那女鬼十分聽話,朝著牆邊爬去,然後遁入牆中消失不見。

「切……今晚的巧合實在是太多了,現在這屋裡屬於『人』這一脈的陰氣過重了些,穿越不能穩定地進行了。」貓爺說到這兒,停了一下,接著狡黠地一笑,好似想起了什麼,接著道:「好在也不是么有辦法補救……」

王詡太熟悉那個笑容了,這眼神,這語氣,很顯然,自己又要遭殃了……

「你想幹什麼……」王詡就像一個被人當街非禮的良家婦女,僅僅是貓爺猥瑣的眼神,已經讓他不由得連退數步,站到了屋角。

「嘿嘿……你命相屬火,本就偏陽多一些,而且又是處男……」

王詡用驚懼的眼神看著貓爺:「你要拿我當生祭?」

貓爺忽然恢復了懶散的神情:「不是,你只要扎破手指,用靈能力催動幾滴血滴在這太極印就行。」

「靠!嚇我!」王詡鬆了口氣,朝那棺材走去:「不就是幾滴……」

他話還沒說完,貓爺就抽出四把手術刀就往他大腿一插。

王詡的表情實在是精彩,痛自不必說,最多是臉肌肉僵硬點兒……但那種被人忽悠后的不甘,還有多次當卻不吸取教訓的悔恨完完全全地在他那布滿血絲的雙眼中展現了出來。

片刻后,王詡流在那太極印的血大概已經有一臉盆了,貓爺終於拔出了手術刀,十分淡定地說了句:「差不多了,湊合著應該夠用。」

王詡看著他道:「我想到了一種非常貼切的比喻來形容你的為人……」

「哦?是什麼?」

「首先,你殺了一個人,他出殯以後,你在他的墳頭起舞……」

貓爺居然對這種挖苦十分受用:「這只是我為人的一部分,可能還算是比較善良的那部分。」

王詡乾笑道:「好好……有種有種……我估計你搬去高登市,蝙蝠俠就有麻煩了。」

貓爺的準備工作似乎做得差不多了,他對王詡道:「別扯淡了,手放到我的肩膀,今晚的意外已經夠多了,這最後一步絕不容失敗。」

王詡腿的傷口已經開始癒合,他一手按住貓爺的肩膀:「如果我沒猜錯,完成了這次穿越,你在往後的好幾天內都會喪失戰鬥力了。」

貓爺笑道:「哼……無所謂了,按照你的邏輯,船到橋頭自然直是。」

王詡也笑了,他們在這個陌生的歷史橋段中扮演了兩個過客,沒有留下任何的史料記載,可能他們確實「只是個傳說」,但許多人的人生,卻因為他們變得不同。

…………

開膛手傑克於1年11月徹底銷聲匿跡,就如同出現時一樣,他消失在人們視線中,並被遺忘的速度也很快,一年以後,歐洲人的餐桌早已是新的話題了。

年輕的格蘭特·安伯利警官徹底退出了開膛手的案件,事實證明他的選擇很對,當19年初,英國皇室逐漸失去耐心,開始譴責警方辦事不利之時,安伯利卻順利位,連升數級,成為了蘇格蘭場最年輕的局長,真可謂平步青雲。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當局長后不久,提拔了一個在外界看來並不是很出色的老警員作副手,這個憨直的傢伙叫亨利·巴特……

197年11月,山東發生「曹州教案」,兩名德國傳教士能方濟FrnzNiez及理加略Rirdele被沖入教堂的村民打死。雖然此事的起因不明,但卻是一種歷史必然,這是列強與普通百姓矛盾激化的最終表現形式。就是這個事件,揭開了日後一場著名運動的序幕。

一年後,義和團迅速崛起,中國將迎來一場浩劫——庚子拳亂。這是一場以「扶清滅洋」為口號,針對西方在華人士包括在華傳教士及中國基督徒所進行大規模群眾暴力運動。

240多名外國傳教士及2萬多名中國基督徒死亡,也有許多與教會無關的中國人被義和團殺害,數量遠超被害教民,難以統計……

最終,一切止於1900年月,八國聯軍攻破北京城,給晚清政府末代的一場大鬧劇畫了休止符。中國帶著首都淪陷的屈辱進入了二十世紀……

許多人倒在了歷史的長河中,沒有泛起一點兒波瀾。

龐二、魯全、馮六,這些是何許人也?誰知道呢……他們在死的時候,或許會想,當年那個小子,現在在哪兒呢?好多年沒見到他了,也許他又回西洋了?也許他也被拳民殺了?教父嗎……真的有人可以去保護所有的人嗎?那可能,只有那些洋老頭兒口中念叨的帝了。

…………

后話暫且不提,前言多說無益,王詡釋然地呼了口氣,「永別了……這個倒霉的時代……」

貓爺微笑著道:「走!我們回到未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永別了,這個倒霉的時代!

6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