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塌縮

第七章 塌縮

王詡還未穿透濃霧就已經看穿了這個區域里的問題,他的感應能力如今非同一般,可以獲得許多普通靈識探查無法得知的信息。。

所以他不用看也清楚地知道,在自己行進的路布滿了屍體,不過不是人的,而是那些創世計劃所需要的異世界生物。

作為用來破壞「平衡」的工具,它們並不算很強,也不分什麼善惡,僅僅是柳傾若的傀儡而已。但王詡吃驚地發現,這些生物的數量實在是太龐大了!

以狩鬼者們與無魂戰鬥的地方為中心,輻射出半徑十公里的範圍,越往外走,靈霧就越濃,而到了這個領域的邊緣地帶,無論你想朝哪個方向出去,都會看到一堵牆,任何一面牆的前方,都有數以百計的詭異生物把守著。

「嗯……多邊形的巨大結界,這地方也已經不是成都了,而是別的空間……」王詡來到了牆的下方,看著眼前若有實質的靈力壁障,他沉吟道:「四眼仔說走這邊比較近,那麼這堵牆應該是……」

王詡的判斷沒有錯,當他穿過這層壁障時,自己又回到了靠近領域中心的地方,再轉身往後看,才是剛才逃跑的方向。

「原來如此,類似稜鏡將光線聚集到自身中心的原理……往四面八方隨便哪裡跑,只要到了領域邊緣就會被傳回來。」他心裡著實是很佩服這個結界的,反正就算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讓王詡自己去整一個出來那也不現實。

再往前行了不遠,他便回到了最初的戰場,貓爺正瞪著一雙死魚眼看戲,他受了時空懲罰重傷在身,這也好理解,不過王詡不理解的是,段飛竟然也站在那裡作百無聊賴狀……

「喂!你們倆,搞毛啊?人家在那兒玩兒命,你們在這拗造型啊?」

貓爺打了個哈欠:「諸葛維和林曉霜的戰鬥已經結束了,雖然微弱,但諸葛維的靈識還沒完全消失,我想他是用了什麼損招,愣是把一個比自己強不少的高手給坑了……」

段飛指了指貓爺:「他說,根據那個叫伍迪的魔鬼所提供的信息,劉航的勝利也只是時間問題,根本不需要我們幫忙,而且以劉航的性格,我們去搶了他的對手,他會不高興的。」

貓爺接著道:「至於眼前的另外兩場戰鬥……你自己看看……看看星龍那老不死的是怎麼碾壓別人的。」

王詡被他們忽悠得一愣愣的,抬頭看去,但見遠處的空中火雲漫天,星龍以一敵二,照樣是遊刃有餘,把郭凈天和柴興打得狼狽不堪。

「這什麼火……很不一般啊……」王詡盯著那邊,臉表情還挺凝重。

貓爺用那一貫的鄙視眼神看著他:「哦?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識貨了?竟能看出這般門道來。」

「切……我是誰?我那眼光多犀利啊?」王詡大言不慚地回答。

「看來伍迪好像給了你某些新的力量呢……」貓爺很隨便地說著,「不過你也只能看出那火非同凡響而已了……要問你具體強在哪裡,應該是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的。」

「反正你丫什麼都知道,那就解釋解釋唄……」王詡又被看穿了本質,只好借坡下驢。

貓爺嘆了口氣:「那我就大略講講好了……五行之中,金和火的攻擊能力最強,金屬性的能力暫且不提,要說人間界的火,可以傷到柳傾若這個級別的只有四種,我之所以把星龍拉下水,就是因為他是所有火系靈能力中最強的——焚天神炎。

至於剩下那三種,其一是陸坤的熾妖燃,雖然要忽悠這個『正義白痴』來幫忙也不難,但他牽扯的勢力太多,把他拉進我們這個事件只會讓情況越發複雜;其二是峨眉山僅存的那一點點南明離火……先不說峨眉派『真正的』山門很不好找,就算是找到了,要想讓人家把鎮山的寶物交給你也很扯淡,我看叫他們交幾個女弟子出來和我私奔還會容易些;嗯……最後的一種火么,就是你所用的黑炎了,附帶無視時空、泯滅一切的力量,可惜你這傢伙太弱,無法對抗柳傾若的靈能力,去交手只會被秒殺。」

「哇靠!我這麼強力,你敢歧視我?」王詡說罷便抄起新的黑劍,一轉身就朝星龍的方向衝去。

段飛道:「要阻止他嗎?」

貓爺冷笑:「就算攔他也沒用的……雖然我覺得星龍根本不需要幫忙,但以現在的王詡來講,至少能起到迅速結束戰鬥的作用……」

他們說話間,王詡已經殺入戰團,用一種十分囂張的眼神看著郭凈天和柴興:「二位,速速束手就擒!也省得我出手了!」

郭凈天聽了真想吐血,自己和柴興也算得是高手了,就算遇陰陽界三大勢力中的高層也有一戰之力,可現在一個星龍就打得他們找不著北,你小子還要來落井下石?

柴興乾脆就破口罵道:「呸!還省得出手?好像你出手有多大用一樣!」

王詡兩眼一瞪:「逮!小賊!膽敢口出狂言!」

柴興又呸了他一次:「你這個吃白食的!明明是你口出狂言!」

王詡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個意思,立刻改口道:「小賊!膽敢出言不遜!」

柴興都懶得朝他吐口水了:「你個吃白食的!有種單挑!」

王詡哈哈哈長笑三聲:「你這是自尋死路!」他回頭看著星龍:「老小子,你消停會兒,讓爺去會會他。」

「老小子!老小子!老小子!」星龍一邊重複著這三個字,一邊用拳頭猛敲王詡的頭。

王詡吃疼哇哇大叫:「幹什麼?!幹什麼?!」

星龍用他那犀利的眼神逼視著王詡道:「你這小混蛋,說起來所有事都是因你而起……」他又把臉湊近了幾分,王詡艱難地吞了口口水,「既然你那麼喜歡裝逼……我限你一分鐘內把他們搞定,不然……我幫他們一起揍你……」

遠處的段飛嘴角著:「喂……你注意到那邊的情況沒有……」

貓爺坐在那兒做著眼保健操:「這種小場面,沒什麼值得特別關注的……」

「嗯……」段飛的心頭一陣惡寒。

正在這時,一團影子從半空中斜著飛襲而來,段飛很輕巧地側身一讓,那東西重重地撞在了地。

水雲孤爬了起來:「咳咳……太厲害了……比想象中要厲害得多啊……」

貓爺還在做眼保健操:「至少你靠剛剛覺醒的水魄護體,不會像黃悠一樣被她的靈能力給秒殺。」

水雲孤拍了拍身的灰塵:「可她靈體合一程度也比我高啊,體術都比我厲害,真不知道怎麼練的……對了姐夫,你有什麼高招沒有?」

貓爺正在做按太陽那一節:「你可以重新躺回地的坑裡,別動,別眨眼,也許她以為你死了就會離開了……」

很顯然,他這建議是把柳傾若當成了大狗熊處理……

水雲孤嘆息一聲,再次一躍而起,揮手間原水神劍便已成形,直指空中的柳傾若。

「沒用的。」這是柳傾若的評價。

她不但嘴說,還直接動手來證明這一點,只見其瞬間變幻方位,移動到了水雲孤的身側,然後手掌輕輕往前一送,靈力便在空中爆開,直擊水雲孤後背。

柳首領這就叫理論與實踐相結合……

與此同時,水雲孤的身也泛出層層透明的水紋,似乎將攻擊化解了,但即使他沒有被這股力量直接傷到身體,接下來整個人被震飛還是不可避免的。

「你的速度不如我,使用的焚天神炎也不及星龍來得熟練快速,除了可以用水魄抵擋我的攻擊,根本沒能力與我一戰。」

按說小柳這幾句話分析得都對,可水雲孤卻不是個會受打擊的人,不是因為他臉皮厚,而是人家缺心眼兒……

「啊……都無所謂了,不能一戰?不配一戰?呵呵,可我不是和你打到現在了嗎?」

諸位看看,他居然還笑得出來……

可柳傾若卻笑不出來,那嬌顏變得愈加白裡透紅,請注意,這種臉色的形成可不是因為化妝品質量好,而是她心頭那股無名之火正在不斷竄……

「你這個總喜歡糾纏不清的男人……」這句她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話含義實在太多,落入貓爺耳朵里以後,還出現了很多邪惡的情節和畫面。

柳大美女生氣了,後果那是非常嚴重,她朝著水雲孤的方向伸出右手,往虛空中一握:「塌縮!」

坐在地的貓爺猛然睜眼,對空中狂吼道:「小孤!快跑!」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塌縮

6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