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預兆

第十六章 預兆

王詡在一條空曠的路走著,朦朧的月光裹在大地表面,但周圍依舊很暗。。!!超。速!更。新

這裡給人一種不協調感,難以言喻,總之就是使王詡很不舒服,他的感知能力被削弱到近乎消失的地步。所以他更多的是靠五感來觀察身邊的環境。

道路並不算寬,地面踩去像岩石和沙子,路兩側的建築讓王詡聯想到美國西部片,建筑前沿都有門廊和水槽這些標誌性裝飾,還有那種西部酒標準的小推門過去美國西部的建築設計都是很實用的,比如門廊前的柱子可以拴馬,然後水槽供馬喝水,至於酒的那種門……很明顯,如果你裝一扇非常考究漂亮的普通門,當牛仔們在酒里打完架把某人扔出去的時候就會被破壞掉。

王詡接著朝前走,他發現這個似乎是小鎮的地方卻沒有一個活人的氣息,路旁的屋子裡鬼影綽綽,卻也探測不到什麼靈識。

最終他來到了小鎮中心的教堂,推開教堂大門,依然是空無一人,很奇怪的是,這教堂中間的雕像不見了,沒有安詳的聖母、也沒有十字架的帥哥,聖壇只有一個雕像的底座。

王詡走出教堂,向四周再張望了一下,想看看還有那裡是自己沒有走過的。忽然,他看到不遠處有一塊高地,在高地之,一幢古典英式風格的別墅躍入他的眼帘。

這景象詭異無比,就好像德古拉伯爵的城堡從歐洲飛到了美國西部的沙漠中一樣,但王詡覺得自己看到的絕不是海市蜃樓,因為在月光下,那幢大屋裡透出的陣陣陰森氣息,即便是沒有靈識的人,恐怕都能感覺得到。

王詡在鎮子邊緣找到一條蜿蜒的小路,沿著路前進,他走進了一片小樹林。在一個沙漠小鎮的旁邊,有這樣一片林子也不算奇怪,因為人居住的地方附近一般都有水源,有水就有植物,而造房子得砍樹。可是奇怪的事情很快又出現了,這林子好像不對勁……

王詡走進小樹林已經超過十分鐘了,悶熱潮濕的感覺自不必說,可怕的是周圍那些樹給他的感覺不像植物,反而有點像活著的東西,或者說,曾經活著……

陣陣屍體的腐臭味從那些樹傳來,刺激著王詡的嗅覺,一般人估計早就吐了,但王宅男畢竟也算是見過一些噁心場面的,加人癲膽壯,除了微皺眉頭,他也沒表現出太多不適和恐懼。

正在王詡懷疑自己到底是在小林子里走,還是在大興安嶺裡面跋涉的時候,這片樹林終於迎來了盡頭。眼前,就是那塊高地,傾斜的路面曲折地向延伸,通往那幢怪誕的古屋。

王詡繼續走著,他發現這塊高地比自己想象中還要高,當到達最方的建築時,他才意識到,這裡根本就是一處只有一條出路的懸崖。

回望剛才的小鎮,似乎離得並不遠,而那片樹林從高處看去也依舊顯得稀鬆單薄,真不知道為什麼剛才有一種走入重重密林的感覺。

抬頭看著面前的大屋,就這麼緊貼懸崖邊緣而立,王詡心中想的是,這屋子的主人也不怕下雨收衣服的時候從窗口掉出去摔死?

這時,王詡的目光忽然被一口井吸引了,這口井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問題就是它的位置,為什麼懸崖高地會有井?

就算王詡這人的地理常識再差,也覺得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在地勢這麼高的地方,有條河倒不奇怪,但是井這東西,通的是地下水,周圍這一大片平原,只有你這塊高地鶴立雞群,那你這口井有多深?垂直下的距離至少得算這地方的海平面落差?我看你這井口的繩子也不像是可以用來支持登山高度的?難道你這屋子底下的山體裡面建了個地下水庫?

突然,只聽得「嘎吱」一聲怪響,這聲音打斷了王詡的思路,他的目光朝聲音的來處望去,那是二樓的一扇窗戶中傳來的,五根枯柴般的手指正用指甲慢慢地劃過玻璃,那手掌還沾滿了鮮血。

王詡看不到屋裡的景象,只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這屋裡如果是一個正在求救的活人,那說明很可能還有一些比較邪惡的東西在朝他施暴,而如果這隻爪子是一個死人的,那情況反倒簡單了……不就是進去和它玩命么,干這事兒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所以王詡提起袖子就衝進了大屋,原本他想用非常帥感且有霸氣的姿勢踹門而入,一是詐唬別人,而是給自己壯膽,誰知門根本沒關好,只是虛掩著,王詡的動作直接導致自己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不過狼狽歸狼狽,王詡好歹也是個狩鬼者,許多事情看去做的時候很抖,其實心裡是有底的,這屋子裡怎麼也察覺不到靈識的存在,蹊蹺得很,王詡衝進來時已經使用了靈識聚身術,隨時準備應對突如其來的變故。

這屋裡漆黑一片,不過王詡已經使用了靈視,看得還挺清楚,正是因為如此,他覺得特不對勁兒……這裡實在太正常了,沒有凌亂的傢具,沒有滿地的鮮血碎肉,也沒有穿著英式管家服的白髮老頭露出尖牙四處奔跑……在王詡最初的估計中,這種鬼屋裡至少得像個兇殺案現場一樣,牆按滿了血手印那才是常規現象……可現在,一切都安然無恙,簡直就是套含傢具、全裝修的古典小別墅,門口插塊牌子就能直接出售了。

不過王詡也不及多想,他立刻衝到二樓,來到剛才看到異象的那個房間門口,轉動了門把手……

「啊!!!」王詡從噩夢中醒來,發現自己整個頭都濕了。

「叫什麼叫,大半夜的,注意素質。」貓爺站在王詡的床邊,手拿著個玻璃杯,不過裡面沒有水了……

齊冰也在旁邊站著,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樣子。

「你丫的!怎麼進來的?!」王詡叫道。

貓爺頹廢地撓撓頭髮:「當然是撬門了,難道是你給哪個女生留了門不成?」

王詡道:「喂!這還是高檔酒店啊?門被撬了就沒有什麼警報系統啊?」

「哼……」貓爺冷笑道:「的確是裝了個五針腳制動系統和單迴路報警器……」他眼神中透出陣陣鄙視:「那是糊弄小孩兒的玩意兒了……」

王詡震驚了,心想:這溜門撬鎖的勾當,干到你這個境界,基本只有結束自己的生命去撬神仙的門了……

齊冰打斷了他們:「快些起來,我們時間不多,這裡有事情發生。」

王詡看了眼牆的鐘,凌晨兩點半,「這兒也鬧鬼?還是外面的湖裡出水怪了?」

貓爺道:「不知道,但肯定有地方不對勁兒,我和齊冰都搜索不到什麼古怪的靈識,但我們的靈能力、道術威力等等,都被極大限度的削弱了,恐怕有什麼我們以前從未遇到過的東西正在搞鬼。」

經他一說,王詡也發現了,剛才夢中那種感知能力被限制的感覺現在依然存在,他趕緊跳起來,花了十幾秒就穿好了衣服,頭髮蓬亂,眼屎都沒擦,就用十分嚴肅的表情道:「走,去看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預兆

6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