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圍困

第二十八章 圍困

貓爺和齊冰小心翼翼地跟在喻馨的身後,此刻他們正穿過樹林,向著bozite小鎮進發。。

圍著高地的這片樹林,或者說這個陣,還是相當兇險的。目前能夠保證穿過這裡的方法,只有讓王詡或者喻馨帶路,否則縱然是齊冰這樣的高手,也有可能在毫無察覺的情形下陰溝裡翻船。

喻馨手上的鏡刃閃動著淡淡的紫色光芒,這靈魂武器在妖力的催動下依然可以發揮作用,引導他們走向這個陣中唯一的一條出路。

齊冰道:「我有個想法,我們能不能試著把這片林子燒了?」

貓爺苦笑:「這個嘛,我覺得不太靠譜,這裡的死氣,也就是陰氣太盛,一般的火是燒不掉這裡的,如果開幾輛大型的推土機來,倒是有可能把這裡剷平,只是不知道,鏟完了以後,留下的是一堆木材,還是一座屍山。」

齊冰又道:「還有一點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來到這裡的偏偏是我們五個,我們互相認識,而且有四個都是靈能力者,曼森究竟是怎樣選擇下手目標的?」

貓爺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雖然有個比較大膽的推測,但現在佐證太少,具體的,還得到鎮子上尋找些線索才知道。」

喻馨這時回頭道:「出口到了。」

貓爺和齊冰抬頭望去,前方就是昨天他們進入這片林子的小路。果不其然,貫穿這條林子的路,其實只有一條而已……

他們來到了鎮上,還是相同的景象,昨晚的大雨連一個水窪都沒有留下,這個地方的時間流動看來很是詭異,不知究竟是快還是慢,亦或者,這裡的時間,只是一個假象而已……

「那些民宅里估計不會有什麼太有價值的東西,著重還是得去看看教堂。」貓爺說道。

「現在大家都沒有靈力了,還是一起行動比較好,萬一陷入類似那個屍林陣的陷阱中,和其他人失去聯絡就麻煩了。」齊冰的分析很是冷靜客觀。

喻馨也沒有表示異議,於是他們三人一起來到了教堂中,就在他們推門進去的剎那,貓爺臉色就變了。

「這裡還有別人。」他說道。

聽他的語氣是十分確定的,雖然沒有了靈識,但貓爺也不知用什麼方法立刻就察覺到了其他人的存在。

「自己出來吧。」貓爺簡單地掃視了教堂一圈:「窗帘後面站著一個,佈道台的後面蹲著一個,懺悔室里躲著三個。」

大約十幾秒后,佈道台後面那位首先站起來了,一看還是熟人,威廉……

「貓老大!貓大師!原來是您啊!」他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跑了過來。

貓爺一腳踩在威廉的臉上把這小子給頂在了一米遠的地方:「少廢話,什麼貓老大?我是寵物小精靈?」

「古老師……這個聲音,是古老師嗎?」一個四十多歲,長著一張國字臉的大叔從窗帘後面走了出來。

「原來是郝教授啊……」貓爺笑道。

郝教授一看是認識的人,順勢鬆了口氣,他回頭沖著另一邊喊道:「出來吧,同學們,是保健室的古老師,老安,你也出來吧,沒事的。」

從懺悔室里走出來的三個都是女生,同是翔翼的學生。而郝教授口中的老安,卻是從教堂後面的房間里緩步行來,這位安教授也在翔翼任教,不過他專攻的領域比較冷門——神學。

作為一個研究各個宗教、神學的權威,他在翔翼的境遇其實是比較微妙的,畢竟這門課,有興趣的人很少,或者說,這門學科從就業前景到發展空間來講,都存在著門檻過高的問題……

想想也是,這年頭……想學少林武功的人多,想念經吃齋的人少;想泡修女的人多,想泡上帝的人少;想找道姑合籍雙修的人多,想隱於山林悟道的人少。還有部分喇嘛,想搞地方武裝……

總而言之,在這個浮躁的時代,宗教,可能只是一門學科,可能只是讓你一知半解的精神寄託,但很少有人會將其當成一份職業。因此這位安斯教授,平時在學校里基本就是掛個虛銜,在考古學系那邊湊了個名,待遇和人家一致。

不得不佩服翔翼的管理層……他們秉持的原則是,在我們這個世界超級學府,只准你說你不想學,不能說你學不到……

貓爺看了安斯教授一眼,這個男人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留著中分頭,看上去也是四十來歲,或許是因為削瘦的緣故,他比起郝教授來顯得要年輕些。

待大家都走到一起,郝教授道:「古老師,你怎麼知道我們藏的地方啊?」

貓爺擺出那標誌性的懶散神情道:「我看到了五個人的腳印,其中威廉的步子比較重,鞋底上沾了比別人更多的沙土,除了說明你缺乏鍛煉,虛火上升以外,也暴露了你的位置。」他轉頭看著郝教授:「下次要藏在窗帘後面,拜託你把腳收進去……」然後他又看著那三個女生:「用得都是名牌香水呢……沒辦法,那種高級貨在空氣中會殘留更長的時間,香味更加幽遠。」

最後貓爺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安斯教授:「安教授居然沒留腳印,如果不是練過輕功,那肯定就是體重比幾位女生還要輕咯?」

安斯笑了,他的笑……怎麼形容呢,恐怖片里的鬼,一般都是這麼笑的……

「呵呵,只是因為我的鞋而已。」他指了指自己的腳。

貓爺低頭看去,原來這位穿的既不是皮鞋,也不是運動鞋,而是雙帆布鞋,款式很接近那種舊社會裡裹小腳的老太太們愛穿的小布鞋,只是材質和尺寸不太一樣,像這樣的鞋,鞋底很薄,也沒有什麼複雜的紋理,很多都是平底或者橫紋的,如果刻意去做,完全能做到走路沒聲,過處不留腳印。

「古老師,你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這個叫bozite的小鎮究竟是哪裡啊?」郝教授問道。

貓爺打了個哈哈:「啊……那個啊,我們也不知道啊,前一分鐘還在酒店裡玩著呢,忽然就來到了這麼個鬼地方。」

郝教授點頭:「這樣啊……我們也是的,我和老安本來在一起吃飯呢,突然就感覺一失神,然後便到了這裡,這四位同學就出現在我們身邊了。」

「哦……你們幾個是什麼時候來的?還見過其他人嗎?」貓爺問道。

郝教授搖頭:「我們大概來了一個多小時吧,之前分頭在小鎮里轉了轉,都沒發現人,最後就到這裡來集合休息,商議接下來的計劃,結果聽到外面有人的聲音,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就都躲了起來,沒想到遇見你們了。」

貓爺道:「哦……原來如此。」他隨即轉頭低聲對齊冰和喻馨道:「這下麻煩了,這些人全都有危險,要想護住每一個,看來很難……」

郝教授繼續問道:「古老師,你們是什麼時候來的?」

貓爺道:「我們是昨天到的,嗯……還有另外兩個學生,王詡和燕璃,你應該都認識吧,他們正在那邊高地上的大屋裡留守,我們在那裡找到了食物和水,要不你們也……」他一邊說著一邊往教堂外走,想把古宅指給郝教授看,可匪夷所思的一幕發生了,那片高地,那片樹林,他們回到鎮上的那條小路,全都消失了,眼前只有一望無際的沙漠……

「怎麼回事?」齊冰這句是在問喻馨,她是這裡唯一還能用些靈能力的人。

喻馨的臉色也變得很不好看:「你問我,我問誰?」

貓爺也是神情數變,這下事情可搞笑了,連和尚帶廟一塊兒跑了,飛屋環遊記?顯然不是,他低聲沉吟著:「曼森……你究竟在玩什麼花樣……」

…………

曼森在玩什麼花樣,沒人知道,可此刻的王詡產生了不祥的預感,這是主宰之力的本能,他可以從一定程度上察覺到即將到來的致命威脅……

看著床上的燕璃,她的高燒竟然越來越嚴重了,一直處於半昏迷的狀態,王詡提了一整桶水進房間,不斷地用濕毛巾幫燕璃降低體溫,他不敢過於頻繁地離開這個房間,因為王詡很害怕,他怕當他哪一次端著盆水走進來時,燕璃會從眼前消失。

到了中午,不安的感覺愈加嚴重,燕璃的高燒也絲毫不見褪去,原本只是淋雨著涼而已,放在平時,吃片感冒藥,睡一覺,也就沒事了,可現在的狀況,明顯不對勁。

王詡急得像生魚片,連被煮熟的功夫都沒有……

原本貓爺算是個醫生,可偏偏現在人不在。就算他在,這裡一沒藥品,二沒器材,三沒有道法靈能力,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也不可能幫上什麼忙的。

所以王詡現在完全只能靠自己,但他,同樣沒辦法……

燕璃艱難地睜開了眼睛,她的聲音非常微弱:「王詡……我……覺得好難受……」

王詡握著她的手,讓她靠在自己懷裡,「我知道……我知道……」

「我……會死嗎?」

「呵呵……怎麼可能呢……感冒而已,來得快,去得也快嘛……」他擠出一絲笑容,可也只維持了幾秒而已。

「你不要騙我了……我知道……這不是感冒……」燕璃的表情很痛苦,她話還沒說完,又一次失去了意識。

王詡看著懷裡的燕璃,心中好像打翻了五味瓶,許多情感在這一刻伴隨著心痛一起襲來,他此刻只覺得自己很沒用,燕璃的生命就在自己的眼前消逝,他卻無能為力,就像當初的埃莉諾一樣……難道那不祥的預感就是燕璃會死嗎?

不!不行!我不能再承受了,我不能再失去她一次!無論是天、地、人、神、鬼,誰也無法再次從我手中奪走她的生命!

王詡背起燕璃,一腳踢破了窗戶的玻璃,直接從二樓跳了出去。

當他落地時,發現天空已經不是那個中午的天空,而是黑夜,一輪新月掛在天上。

一個個黑影出現在了王詡的視線中,它們一動不動,在月光的照射下肅立著,臉上帶著類似笑容的扭曲表情。

這些,都是蠟像,披著人皮的蠟像……

王詡粗略地數了數,蠟像大約有三十個以上,用一種奇怪的站位,將古宅圍住,而高地周圍的小樹林,不知何時,已成了一片望不到邊際的樹海……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圍困

6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