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王大媽的委託

第三章 王大媽的委託

告別錢掌柜之後,王詡和埃爾伯特又在區域逛了會兒,不過也只是看看而已,並沒有買什麼東西的打算。k.他們離開驚嚇盒子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今天吃頓好點兒的吧?」王詡背著頭,望著夕陽,臉上寫滿了頹廢。

「小龍蝦啊?」埃爾伯特回道。

「想喝地溝油你就直說。」

「那必勝客?」

「我說你這傢伙怎麼永遠就在大排檔和快餐級別里考慮呢?」

埃爾伯特訕訕地笑了:「我當初是流浪漢嘛。」

王詡也笑了:「我們還是去貓爺家裡吃吧。」

「不會給人家添麻煩嗎?」

「沒事兒,咱中國人嘛,那句話聽過吧,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王詡想了想,又道:「還有句通俗點兒的……添倆人,也就是添兩雙筷子的事兒。」

於是他們還真就去了貓爺家。王詡按響了門鈴,他只敢按一下,怕按多了會引起女主人的不爽,最終導致自己被幹掉。

門很快開了,貓爺那張睡眼惺忪的臉出現在了門口,「幹嘛?」

「蹭飯。」

「哦,那進來。」

埃爾伯特對這兩人的對白感到相當震驚,因為他們一個臉皮太厚,另一個表現太淡定……

「踩著飯點兒來的呢……」水映遙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冷不熱地冒出這麼一句。

「水……水前輩好!」埃爾伯特恭恭打招呼。

王詡卻還是老樣子,絲毫不像個客人:「大姐頭,今天晚飯什麼菜啊?」

「這種問題,不要來煩我,你們都到廚房去,和我保持距離,我不想讓寶寶聽到你們聲音。」她說這話的時候都懶得看他們一眼。

王詡和埃爾伯特只得灰溜溜地來到廚房,幫貓爺打起了下手。

「我說……嫂子最近頗為喜怒無常啊。」王詡邊洗菜邊低聲對貓爺道。

沒想到對方回了句:「作為一個母親來說,她做的事情很正常,而且是有一定科學根據的。就好比許多孕婦會給嬰兒聽交響樂一樣,在出生前多聽你們這種傢伙的聲音可能會使其產生暴力傾向。」

「人渣!就你那混世魔王的兒子還談什麼暴力傾向?」

貓爺衝過去捂住王詡的嘴:「別說我兒子壞話……萬一被她聽到。」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王詡咽下一口口水,他估計這事兒不是開玩笑的,於是他閉上嘴,點了點頭。

忙碌了一會兒,在即將開飯的時候,門鈴聲又一次響起。

貓爺深深嘆了口氣:「果然……今天也來了嗎……」

王詡和埃爾伯特正疑惑來者是誰,貓爺已經過去打開了門:「兩位……你們偶爾來吃一頓也就算了……天天這麼搞……當我這裡是食堂啊……」

水雲孤拿著杯奶茶站在門口,他憨憨一笑:「姐夫你手藝好嘛……」

柳傾若就在他身邊,不過眼神在看天:「是他請我來的啊,我可從來沒有用奶茶之類的東西賄賂過他。」

「喂……分明自己說出來了啊……」貓爺拉長了臉,嘆息道:「算了算了,進來吧。」

「喲,這不是柳首領嗎?好久不見了啊。」王詡見到兩人便打起招呼來:「什麼時候和那缺心眼兒小舅子勾搭上的啊?」

「勾你的頭啊!」「誰缺心眼兒啊!」他們用幾乎相同的姿勢和力量給了王詡一拳,分別擊中了他的左右兩個眼窩。

到了吃飯時,王詡就得到了一對熊貓眼,他一邊往嘴裡扒飯,一邊低聲嘀咕道:「同步協調率很高啊……混蛋……」

「還好,沒有被打得不形,應該不會影響今晚的任務。」貓爺在他旁邊道。

「啊?什麼任務?」王詡是一頭霧水。

埃爾伯特道:「就是前幾天那個中年人的委託。」

「說有個鬼在他洗澡時撫摸他的肥佬?」王詡問道。

啪一聲,水映遙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吃飯的時候,少說話。」

整桌人立刻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吃完飯後,貓爺又像太監攙著老佛爺似得帶著老婆去散步了。水雲孤竟然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個遊戲機來,熟練地換好插頭,連上電視,然後和柳傾若一塊兒玩了起來。

「這……什麼呀……怎麼像趁著父母不在家偷偷打遊戲的小學生啊……」這是王詡的真實感受。

「啰嗦什麼,不玩兒別搗亂!」「就是就是!」他們倆不知為何一副同仇敵愾的樣子。

王詡默默地走到他們旁邊,仰頭四十五度望著天花板,眼神蕭瑟無比,他用冷漠、高傲、淡定的語氣說道:「哼……這種遊戲,這世上除了高橋名人(在沒有連發搖桿的年代,以每秒按鍵16次的神技成名,紅白機時代小學生們心目中的偶像)以外……我不屑與任何人較量……」

「為什麼這傢伙此時會迸發出這麼強烈的壓迫感……這就是宅男魂嗎……原來是這麼可怕的東西嗎……」水雲孤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王詡。

王詡抖完霸氣以後,忽然又恢復了廢柴的原狀,他到冰箱里翻了點喝的,跑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對一旁的埃爾伯特道:「剛才我們說到哪兒了?」

「嗯……這不是重點……其實我更感興趣的是,為什麼你特意拿了草莓牛奶……」

王詡好像沒聽見埃爾伯特講話一樣:「哦!對了,委託人,是不是我說的那個肥佬?」

「沒有那種人存在……」

「誒?這就怪了,我分明記得是有這麼一件事情的,難道是我做夢?」

「我對那種事情是如何進入你腦子裡的真不感興趣……」

「那算了,你,今晚是什麼事兒?」

埃爾伯特清了清嗓子:「嗯……其實我記得昨天好像就跟你提過了,大約三天前,我一個人在事務所的時候,來了個大嬸,也是姓王的。王大媽說她在前一天晚上路過一家便利店,就順道進去買了點兒東西。店員是個年輕小夥子,店長是比他年長些的大叔。很奇怪的是,當時也並不是很晚,但店裡一個人都沒有,而且冷氣似乎開得太足了,讓人汗毛都豎起來的感覺……

王大媽覺得不太對勁兒,就隨便買了幾樣東西離開了,店員倒是對他很客氣,沒什麼異狀。但等到她回了家,卻發現買來的東西全都是石頭和灰燼。

第二天早晨,王大媽特意又去看了那家便利店,卻發現那裡什麼都沒有,根本就沒有這幢建築,她跟街對面的人一打聽,才知道大約幾個月前,這裡發生過火災,原本的店鋪被燒毀了,處理過殘骸以後就變成了一塊空地。」

王詡喝完了杯中的草莓牛奶:「我只有一個問題……」

「什麼?」

「那個王大媽怎麼會知道我們靈異偵探事務所的?」

「好像是以前貓爺幫她的二舅的表妹的鄰居的姨父的家裡除過靈,你也知道,大媽們很喜歡傳這些事兒,幾經周折,就有人跟她說了我們這個地方,王大媽也不知是熱心還是太閑了……反正就把這情況跟我講了講,嗯……應該說那天她找我聊天聊了一下午……怎麼說來著,哦,叫嘮嗑!」

「行行……我懂了……」王詡還真有點兒同情他了,「在哪兒?」

「在北邊,寶山那一塊。」

王詡把紙盒裡的牛奶一飲而盡,站起身:「走吧,幹活兒去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王大媽的委託

7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