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三叉戟

第十二章 三叉戟

這次尤先生失神的時間相對較長,不過也只是不到一分鐘而已,待其回過神來,還是老樣子,拿起手帕擦著自己的光頭:「好險好險,還以為自己要死了呢。.CoM」

王詡趁剛才數了一下,這棋盤的四個角落走到中間的步數一樣,都是四十五步,現在自己已經走了二十四步。也就是說,他只需要繼續擲出十二點,兩輪以後就必定可以先完成遊戲。

尤先生還是從卡組的最上面抽了一張,而王詡手中擲出的兩個骰子也依然雙六朝上。

詛咒卡片的圖案開始變化,魔法陣與詛咒的名字同時浮現——三叉戟。

月牙形水晶中出現了鐵甲騎士手持一把巨型三叉戟朝著紅色蝙蝠衝殺而去的景象,王詡也在看清那圖案的剎那間變得眼神渙散。

一股血腥味傳來,下一秒,就是撕心裂肺的劇痛。

王詡睜大了眼睛,發現自己遍體鱗傷地躺在地上,周圍的景象分明是十九世紀歐洲的街巷。城市被一個巨大的結界所籠罩,結界中,是驅不散的濃霧。

他轉過臉,看見了燕璃,或許該叫她埃莉諾。在王詡看清她長相的瞬間,她頸項出的鮮血濺了出來……有人用刀割開了她的喉嚨。

接著,隨著一切生命跡象的停止,她化為泡沫消失了,留下的,只有王詡臉上那餘溫尚存的血。

很快,就連那些血液也消散不見,彷彿她根本不曾存在過。

錐伯拿著小刀,走到王詡身旁蹲下:「害怕嗎?害怕就向我求饒吧,在你的哀求聲中把你撕碎會讓我更興奮的。」

下一秒,王詡的一隻手就按在了錐伯的臉上:「謝謝你又讓我品嘗了一次,失去她時的心痛,那會提醒我更加珍惜眼前的她。」

錐伯只覺得臉上傳來一股巨力,自己的身體完全不聽使喚,瞬間被推得倒飛出去,一直到撞上了空中的結界才停下。

王詡站了起來,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至於害怕,我從不曾怕過你,我當時害怕的,只是失去燕璃。對你嘛……唯有憤怒。」

錐伯從空中俯衝下來,狂怒地吼叫著,小刀直至王詡的咽喉。

「哼……那時打敗你的,其實是貓爺吧。那麼這次……」王詡的嘴角竟泛起了一抹猙獰的笑容:「老子終於能親手宰了你了……」

他雙腳只是輕輕點地,人卻以極高速飛天而去,迎上了從高空襲來的錐伯。

和那時一樣,王詡沒有用武器,他用拳頭直接擊碎了錐伯的下巴,後者根本來不及出刀,又一次被打得倒飛出去。

王詡向上沖的速度並沒有因為這一擊而減慢,當錐伯的後背撞到結界時,王詡暴雨般的拳頭也轟了過來。

歷史似乎又重演了,當王詡的最後一拳打出后,巨大的結界破碎,化為了無數色彩斑斕的碎片,如雨般潸然落下。

而這結界破碎的原因,卻不是因為王詡的拳頭……

從這裡開始,一切便已不同。

兩個人影落到了地上。王詡,沒有像那時一樣力竭昏迷。錐伯,在吸收了全部神之結界的力量后變得更強。

「小子,你準備好被撕碎了嗎?」錐伯舔了舔手中的小刀,眼神就像一頭嗜血的猛獸。

王詡淡然道:「哼……就這樣而已啊,原來那時我昏倒后,貓爺只是幹掉了這樣一個你嗎……」他說著說著,甚至心不在焉地開始東張西望:「看來我還是擔心一下所謂『三叉戟』的詛咒究竟是什麼吧。」

「是什麼呢……呵呵呵……」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

王詡的心不由得緊了一下,他在瞬間得出了一個十分不妙的推論。

「看你那表情,已經猜到了嗎?」又一個聲音響起。

逐漸散去的濃霧中,走來了兩個黑影,他們和錐伯並排站在一起,一共是三個人。

「錐伯、曼森、德里克。這就是三叉戟嗎……這遊戲是不是太過分了啊……」王詡很想用相對冷靜的語氣來跟他們說話,但顯然他失敗了。

「你的內心深處覺得很好奇吧,我們三個,全力以赴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實力呢……」德里克那蒼白的臉上堆滿讓人窒息的戰意。

曼森和錐伯簡單得多,他們就像餓了很久后被放出牢籠的野獸,眼中寫滿了殺戮的**,嘴裡不住地念叨著:「殺了你……殺了你……」

王詡嘆了口氣:「為什麼你們要逼我認真呢……費盡心思的戰鬥可是很累的,只有貓爺那種腦力過剩的傢伙才會視其為樂趣啊……」

回答他的只有兩聲暴喝,還有一句:「深淵饕餮!」

王詡腳下的地面瞬間化為了一片如同沼澤般黑暗能量,膝蓋以下的部分很快就被吞沒了。錐伯也在這時用僅次於冥動的速度從王詡正面逼近。

「八卦護體。」王詡隨手一揮,一塊八卦俱全的明亮護盾出現在了自己身後。

金鐵交加之聲響起,悄悄繞到王詡身後的曼森偷襲落空,他的身形不知何時已經巨大化,可是那伸出的巨爪竟打不破王詡祭出的盾。

而錐伯的小刀在即將割破王詡脖子上血管的剎那停了下來,因為那持刀的手,手腕已被王詡死死抓住,動彈不得。

「前後夾擊,還以多欺少,看來這遊戲是真想把我往死里整啊。」話雖如此,不過從王詡的表現來看,即便是目前這種情況,他依然留有餘力。

德里克冷笑:「暗滅。」他打了個響指,王詡忽然感到了一陣腐蝕般的劇痛從膝蓋下面傳來。

「真疼呢……混蛋。」王詡說著便伸出另一隻手,抓著錐伯的頭髮,把他整個上半身按到了黑暗的泥沼中。而他自己則回過頭去,解除了八卦護體,用挑釁的眼神看著曼森,「你,出手像個娘們兒,太令我失望了。」

曼森咆哮著,右臂上虯結的肌肉再度膨脹,如火車出軌般的重拳帶起一股狂暴的風壓朝著王詡的臉上打去。

王詡雙手交叉作格擋之勢來護住臉,當他兩條前臂的骨頭同時被打斷時,他有些後悔,不過其戰術目的還是達到了,巨大的衝擊力將其打飛,離開了黑暗能量的鉗制。

狼狽地在地上滾了幾圈,王詡抽空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膝蓋以下的小腿部分血肉模糊,被腐蝕得甚至能看到森森白骨。兩條手臂也都很乾脆地骨折了。

抬頭看看他的三個對手,曼森巨大的身形正在靠近,錐伯從坑裡起來后,樣子很像深化危機里那種比較強力的殭屍,不過他還是興奮地舔著小刀朝王詡走去。而德里克的手中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個裝滿黑色液體的玻璃瓶子,看來又要干點兒什麼。

王詡盤腿坐在地上,抓緊這片刻的空隙用醫蠱篇的法術來修復身體:「拜你所賜,我又學了一招。」

一個響指,一片黑暗,曼森那巨大的身體頃刻間就沉了下去,只剩下一張臉掙扎著露在外面。

「暗滅!」王詡喝道。

慘叫聲響起,然後很快便停止,曼森和那黑暗一同消失了。錐伯立即停下了動作,警戒地望著王詡,似乎是忌憚自己遭到相同的待遇。

德里克道:「懼由心生,從我這裡你學不到什麼,深淵之力的各種使用方法,你本來就知道,只是有些從未用過罷了。」

「哼……那麼說來,我內心的陰暗面,早就會用暗滅這一招了對吧。」王詡純粹是為了拖延時間才繼續和他對話。

德里克沒有回答,而是轉頭對錐伯道:「只要有防備的話,以你的速度是不會像曼森那樣被幹掉的。」他把黑色的玻璃瓶扔給了錐伯:「喝下去。」

錐伯拔了軟木塞子就是一番痛飲,直至喝得一滴都不剩。王詡看著德里克:「那什麼呀?超神水?」

「一切的答案都在你的心中,對我黑魔法與鍊金術的了解不足,也是你的恐懼之一。」

錐伯的喉嚨里發出喀喀怪響,然後其身體忽然膨脹,眨眼功夫他就成了一個近三層樓高的肌肉怪獸,巨大化的曼森和其相比只能算是營養不良的。

為了恢復移動能力,王詡優先修復的是雙腿,此刻他已經可以站起來了,他看著眼前的巨漢,還不忘跟德里克兄吐個槽:「原來你這是戶愚呂弟變身合劑啊……」

德里克舉起雙手,他的頭頂出現了詭異的黑暗法陣,如同哀嚎般的吟唱聲響起,好似數以千計的亡靈正在異口同聲地念著同一段咒文。

王詡知道對方這是要開大招了,正想上前阻止,轟的一聲,一個碩大的拳頭打在了自己面前不到寸許的地面上。

「體型變大后,速度居然不減反增……還有這種力量,被打中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啊……」王詡一邊分析著錐伯此刻的各項能力,一邊後退著躲開對方凌厲的攻勢。

錐伯的嗓音現在也變得和野獸一樣了,「死!」他雙手呈擒抱的姿態,踏碎了腳下的路面,用肉眼不可見的超高速撲向了王詡。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三叉戟

7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