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弩炮

第十一章 弩炮

劍,是一種武器,十八般兵器之一,可它卻和其他任何一種兵器都不一樣,它的地位,從來都是超然的。。

就如眼前這兩人的決鬥,當他們持劍而立時,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

巨大的船體沉沒時攪起的漩渦、海面上呼嘯的狂風、未知的詛咒……那都是無關緊要的。

這就是劍——傲氣、尊貴、榮耀。

在分出勝負前,這世間只有兩把劍,兩個人。

他們的眼神不曾交會,卻能洞悉對手的一舉一動,看似佇立在原地的兩人,交鋒卻早已展開。

不需要過多的纏鬥,不需要靈能力的介入、更不需要隻言片語,劍客間的勝負,一瞬間,便已足夠。

因為那出劍的一瞬間,就已是永恆。

船頭和船舷幾乎在同時沒入了水中,王詡和高晉也在這剎那間消失了蹤影。

陰霾的海面上,一個巨大的漩渦上空,傳來了金屬碰撞的聲音,短促、清晰、卻極具穿透力。

那聲音稍縱即逝。沒有殺氣,沒有仇恨,更不必試探。為了達到那一瞬間的巔峰,所以才在最初選擇了這樣一種武器。

然,能夠觸及到勝利的人,只有一個。

這就是劍的世界,美麗、殘忍。

王詡贏了,他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空中,身後綻開了一朵艷麗的血花,高晉從其中落下,雙眼無神地望著自己的鮮血在空中綻放。當那些象徵著他失敗的血液從傷口中噴洒出來時,聲音就如輕風拂過早熟的麥田般好聽。

王詡顯得很平靜,這一劍的勝利早已在其意料之中,今時今日的他,已將屠龍篇中關於「劍」的部分研習得相當透徹。撇開靈體合一的程度不提,單就劍路來講,高晉確實能躋身一流劍客的行列。但在王詡看來,他那種刀頭上滾出來的功夫,與鬼谷子那精、勁、逸、詭的成熟劍法相比,難免顯得太粗糙了一些。

當然了,這並不是說現在的王詡就是什麼劍法卓絕的劍神了,劍神除了出神入化的劍術,還是要看看人品與氣質的,這道門檻想必王詡是永遠邁不過去了……

「都說了,你只是『曾經』的恐懼……罷了。」王詡目送著高晉墜入水中。隨即使出御劍飛仙,站在了空中,開始感知周圍的一切。

大海並沒有平靜了下來,天空也依然布滿了烏雲,空氣中除了血腥味,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壓抑感覺。危險的氣息並未消失,反而越發強烈!

「弩炮……究竟會以什麼形式出現。」王詡思索著。

他很快就得到了回答,一股泰山壓頂般的龐然氣息突然從海底壓了上來!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那詛咒應驗在『它』身上了嗎……」王詡飛速往空中攀升,數秒間就行進了百米有餘。他自己心裡也清楚,應該是要來不及了……不過還是儘可能拉開距離,希望搶到一些緩衝的時間。

就在此刻,奧特瓦海怪的黑影已然出現在了海面下。在空中看來,這怪物真是大得離譜,沉船的碎片根本不能對其造成任何阻滯。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這海怪躍出了水面,徑直朝著空中的王詡而去。

它破海躍出的瞬間,大海的中心似是被掀開了一般,滔天巨浪朝著四周鋪陳而去,這怪物離開海水后的速度竟然又增快了幾分,簡直就是巨型洲際導彈。

…………

所謂弩炮,從攻城兵器的角度來講就是一架以支架支撐主梁、扭力彈簧帶動弩臂、弩臂則連接著弓弦的裝置,弓弦的正中是一個用來容納拋射物的網袋。後來羅馬人的投石車(用青銅彈簧片和空氣活塞驅動青銅弩臂拋射彈丸)就是弩炮的衍生品。

這種運用力學原理,以動物肌腱、木頭、金屬、繩索所能造出來的東西在冷兵器時代是一種十分具有威力的戰爭機械。

…………

當王詡感覺到海底有**接近時,他基本也就猜到了「弩炮」詛咒的含義。作為一發無需裝填的彈藥,奧特瓦海怪太完美了,原本只能在海底活動的怪物被扔上了天,毀掉一座城市都綽綽有餘,何況是用來對付一個人?

那一大團肉球離王詡越來越近,無數長著圈狀倒刺尖牙的觸手在空中擺動,王詡的腦海中已經想象出了自己的數種死法。

首先,這麼大的體積,這麼快的速度,避是避不開了,迎面撞上以後內臟被震碎是大有可能;其次,就算沒被撞死,那上百條觸手每一條的前端都是一張血盆大口,嘴裡還滴著類似硫酸的消化液,被纏住或者咬到立刻就是脫層皮;最後,即使這樣還不死,接下來就兩種可能,第一,這海怪開始下落,自己被拖到海里去幹掉。第二,弩炮的衝擊力使它一直做勻速直線運動,頂著自己衝出大氣層,擊中月球或者太陽什麼的。

「不好辦吶……」王詡的嘴角**著,按照他的想法,估計超人都會被幹掉。

王詡不是超人,所以他有著超人沒有的能力。只見他反手握住黑炎劍,劍上的黑火再次燃起。他讓劍身與自己的身體平行,擋在身前。海怪的數條觸腳已經欺近,王詡卻依然保持著這個姿勢。

電光火石之間,王詡竟忽然消失了,好像他身後的空氣中有一扇旋轉門,他只是輕輕向後一靠一轉身,這門板就翻了過去。

海怪的速度很快,飛一般地掠過,然後真如王詡意料中一樣,朝著天空中繼續前進,估計不被大氣層燒化是不會停下來了。

空無一物的虛空中,一條筆直的縫隙裂開,縫隙中冒出一絲絲的黑炎,然後王詡從那裂縫中又「轉」了出來。原來他用黑炎劍能斬斷時空的特性,在短時間內躲進了平行空間。

這和默嶺的第五堂主——翻江龍仇武曾施展過的「龍游淺水」十分類似,不過人家那招可以用到與靈能力者的戰鬥中,而王詡這伎倆恐怕只有眼前這種情況可以救救急了。

弩炮詛咒在此刻視為發動結束,而夢魔和高晉也已先後被斬殺,恍惚之間,王詡又回到了尤先生的房間,坐在了棋盤前面。

他長吁了一口氣,心想這一步總算是走完了。

尤先生笑道:「怎麼樣,好不好玩啊?」

王詡蹭地一下就站了起來,神神叨叨地念道:「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做了幾個街頭賣藝的莊家把式動作后,他抓起詛咒牌堆中的一張卡往手裡一攥,「死胖子……看我咒不死你……」

尤先生搖頭笑笑,隨意地丟出了兩個骰子,而此刻王詡手中的詛咒卡上也顯現了魔法陣與文字——石像鬼。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弩炮

7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