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自信

第十章 自信

月牙形水晶上顯現出了新的詛咒畫卷,鐵甲騎士站在一架弩車之後,對著空中的紅色蝙蝠發射了一支巨弩。k.

王詡的眼睛緊盯著這一幕,在剎那間,他竟產生了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水晶中的巨弩在其瞳孔中不斷放大,最後猶如迎面朝自己襲來一般。

胸口一陣沉悶的疼痛傳來,王詡好似真的被弩炮擊中了,緊隨其後的是一種與現實世界的抽離感。待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站在一艘游輪的甲板之上。

四周皆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天空陰霾無比,寬廣的甲板上有兩個人影遠遠地矗立著。

一身白衣的夢魔,面沉如水,手持他的三叉長戟。

身著紫袍的高晉,嘴角冷笑,腰間束著一把長劍。

王詡其實也預料到了這種情況的發生,當之前的狼人說出「之一」的時候他就基本猜到了。

當初與夢魔一戰時,王詡曾經讀取過這兩人的記憶,在他看來,夢魔已經十分強大,高晉則更加離譜,那時的王詡就有過「貓爺一直在和這麼強的傢伙打啊?」之類的想法。如今這兩個一塊兒上,事情那可就難辦了……

「你是不是在想,如果輸了會如何呢?」高晉冷笑著。

「不必疑惑,我們是你內心的恐懼,自然知道你的這種想法。」夢魔也開口了。

王詡道:「我看……除了死以外,不會有第二種結果了吧。」

夢魔哼了一聲:「明白就好。」

「我還有一個問題。」王詡又道。

「關於弩炮是嗎?」高晉笑著,那笑容中時刻都透著危險的氣息:「我們只是你的恐懼而已,怎麼會知道那種事呢?」

王詡見問不出什麼,便也不再說話,黑炎大劍已躍然於手中,這武器的存在感獨一無二,其恐怖的破壞力在得到了德里克的力量以後又有所提升。不過讓王詡有些疑惑的是,力量提升后這劍的尺寸竟還縮小了一些。

夢魔單手舉起了三叉戟率先發難,戟尖凝聚起了熾白的光芒。這鬼嘯比起王詡記憶中的更加巨大,單從靈力上感覺,幾乎可以追得上郭凈天的「鬼嘯炮」。

高晉還是站在原地,冷笑不止,似乎沒有要出手的意思。王詡卻是不敢大意,他計算了應對種種變化的可能性:閃開勢必會露出破綻,露出側面或後背;不能保證高晉不會突然襲擊;無法獲悉弩炮詛咒的變數……

唯一能夠確定成功的作戰方法只有一個。

讓人汗毛豎立的嗡嗡聲逐漸響起,直至成為了一種讓人耳膜生疼的呼嘯。刺目的白光頃刻間轟來,灼熱的靈能足以將甲板上溶解出一道巨大的溝壑。

但王詡站在原地未動,他的黑劍豎在身前,竟將鬼嘯分割成了兩半。兩股能量從其身體的兩側掠過,肩膀處被擦到的衣物皆化為瀣粉。

這最初的攻擊就給了王詡一個信號——他必須速戰速決,因為他們比記憶中的更強!

「哼……真沒辦法呢……」王詡突然笑了,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他將黑炎劍斜在身前,自身快速旋轉起來,黑炎在瞬間形成一條衝天的黑色火柱將其裹住。

王詡揮劍而出,黑火柱像鞭索一般直直地抽了下來,還帶著旋轉的力道。甲板輕易就被他抽裂成了兩半,洶湧的海水很快就將這艘斷成兩截的游輪吞沒了大半。

「我們都是鬼,需要時是可以飛行的,有沒有落腳點都一樣。」話雖如此,高晉還是站在那未沉入水中的船頭上在講話。

王詡卻道:「可在空中的速度不夠快啊……」他抬起頭,用冰冷的眼神看著那浮於空中的夢魔:「既然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就不要隨便再出現在老子面前!」他將黑炎劍投了出去,空中不曾出現任何軌跡,夢魔的身體卻已經被穿透,三秒未到,他傷口的黑色火焰就擴散著將其整個身體燃盡,但劍也掉入了水中。

「果然呢,無論是速度、力量、靈力,夢魔都已經不配做你的對手了,喀喀喀……」高晉怪笑著舉起了劍,「比起他,你更恐懼的……是我吧……」

王詡一言不發,回身肘擊而去。一個人影忽然出現在了王詡背後,腳尖點地,高高躍到了船舷上。那人影,居然也是高晉。

「看穿了嗎?喀喀喀,有意思。」高晉笑道。

「幻鬼高晉,不管此刻的你是真實的還是別的什麼,都該知道……」王詡指了指身後那另外半截沉船上的高晉:「幻術系的靈能力,對我是無效的。」

「哈……有趣啊。」高晉解除了製造的幻象:「既然你了解我的靈能力,那也應該清楚我在天笑崑崙可以坐上第五把交椅,靠的究竟是什麼。」

王詡也冷笑起來:「就是因為洞悉了你劍術的可怕,才會恐懼啊……但是,也只是『曾經』的恐懼而已。」他翻身一躍,跳到了船頭那邊。

零星的月光穿透了烏雲灑下,暗流洶湧的海面上,游輪已幾乎完全沉沒,留在水面上的兩個最高點,分別站著兩個黑影。

王詡召回了黑炎劍,並熄滅了上面的火,此刻劍身成了通體閃著幽光的黑色晶珀。

他擺了個自認為挺悶騷的造型:「可別說老子欺負你,就用你最擅長的劍術決勝負吧。」

「喀喀喀……妄自尊大就能掩蓋掉恐懼嗎?」

王詡冷冷道:「別羅嗦了,船完全沉下去,就要你玩兒完。」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自信

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