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五個人

第二十一章 五個人

依然是可以熱死人的鬼天氣,依然是在那凌亂不堪的事務所,王詡和埃爾伯特縱然在空調房間里還是伸著舌頭一副快要虛脫的樣子。

啊?你說什麼?我漏掉了章節?不不不,沒有那種事。啊?為什麼忽然間場景就轉移了?這不能算是個問題,因為我經常這麼干。啊啊……不要做出那種表情嘛,好像是久違的推倒情節即將卻出現又戛然而止給你帶來了巨大怨念的模樣啊……

嗯……總而言之呢,那種你想象中的好事並沒有發生,什麼?我說好事了嗎?不,不是,我說的只是事而已,並沒有覺得很好,我是一個很有操守,並且非常有品格的文學愛好者,怎麼會說出那種話來呢……

那什麼,我剛才說到哪兒了?哦,對了,嗯……舌頭……嗯……虛脫……嗯……算了,我的吐槽到此為止吧,無論如何占的字數也太多了吧,手機黨翻了好幾頁了吧……不知不覺又說了些危險的辭彙呢……

好吧,本章節最後一次出現省略號,作為分割線。

…………

腳步聲從門外傳來,王詡不用靈識就能猜到來者是誰。

齊冰也沒敲門,他直接轉動門把手走了進來,看了眼房間中的兩人,綳著那張萬年不變地撲克臉道:「說吧,什麼事?」

他開門見山地提問了,所以王詡也單刀直入地回答:「我要去煌天城。」

齊冰聽了以後表情還真沒變,不過他用了和貓爺非常相似的語氣回道:「你這是要死啊?」

王詡又道:「我就是因為考慮到這件事難度比較大,所以想找你當幫手。」

「死也要拉個墊背的啊?」他又拋出了非常類似反問句的句子。

埃爾伯特在旁補充道:「齊小哥,別擔心,我也會去幫忙的。」

「你也要死啊?」這已經是齊冰第三次問問題了。

王詡虛起眼,用一種流氓敲詐小學生零用錢的語氣問道:「那你到底去不去?」

個回答倒是相當乾脆。

「好!果然是好兄弟,夠義氣!」王詡適時地送上了一記馬屁。

不過齊冰立刻又道:「其實,我是覺得,暑假真的很無聊。」

話音未落,王詡的額頭上,一根青筋明顯地暴了出來。他突然暴起發難,用當年赤木剛憲先生的神技——「大猩猩勒脖子」的標準動作襲擊了齊冰,嘴裡還惡狠狠地念道:「沒有女人你就那麼空虛嗎?!人渣!!」

他用一股巨力把齊冰的頭壓到茶几上(茶几上放著本書,書名叫「表白的藝術」),然後在其耳邊大喊:「看那!人渣,你女朋友送我的生日禮物啊!居然還讓我們一起研究啊!你這傢伙到底對那女人說了什麼呀!!」

齊冰很想說話,但他說不出來,他正在處在翻白眼和不翻白眼的臨界點掙扎著。

王詡繼續吼道:「這麼想要女人的話就去把她追回來啊!鬧彆扭鬧到我頭上來了有病啊?!」

「嗯哼!」有人清了清嗓子,吸引了屋內三人的注意。他們回過頭去,看到了賀文宏,他正站在門口,用一種非常鄙視的眼神看著王詡。

「還是老樣子呢,王詡,因為你太令人討厭,我都不想問你們吵架的原因了呢,反正一定是你的錯吧。」賀文宏非常囂張地道。

王詡終於鬆開了齊冰,後者在那兒臉紅脖子粗地直喘氣,王詡也不管他了,直接就對賀文宏道:「小賀啊,好久不見呢,沒想到你還真的來了。」

「哈!你王詡居然突然發簡訊給我,說什麼『請你過來幫個忙』,這我怎麼能不來呢,就算特意過來看看你那張有求於人的嘴臉也值了。」

王詡也沒生氣,挺淡定地說道:「那麼,你是答應幫忙了?」

「你先回答我一下,為什麼會想到找我來幫忙?我覺得咱們的關係可沒你想象中那麼好吧?」

「很簡單那,我在狩鬼界根本不認識幾個人啊,太厲害的我也請不動,只好找你了唄。」

賀文宏不屑道:「切,你以為我還是當初被你輕易打敗的那個賀文宏嗎?在那以後我可是花了很多時間在修鍊上呢,和你這種身懷鬼穀道術卻整日廝混的傢伙大大地不同。」

「哦?你這種整天為了泡妞跟在某某後面像哈巴狗似地傢伙,居然還敢恬不知恥地說我整日廝混?」

賀文宏被抓到痛腳,立刻惱羞成怒起來:「說什麼呢!誰整天跟在她後面了!我這次不就一個人來S市了嗎?」

「就是就是,你不要亂說話,人家小賀比你可強多了。」貓爺這廝又不知何時冒了出來。

埃爾伯特的嘴角**著:「進這事務所的就沒一個捨得敲下門啊?」

王詡道:「扯淡吧你就,你和他八竿子打不到一處去,有什麼資格評頭論足的。」

貓爺的臉忽然變成一片陰霾,他用一個犀利的眼神掃視了整個屋子的人,然後說道:「因為,我一眼就看出,他,不是處男!」

除了貓爺以外的四人如同被石化一般僵在原地,下巴像脫臼一樣拉得老長,這表情和姿勢足足持續了一分鐘之久,賀文宏這才驚道:「這種事情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啊?!」

貓爺聳聳肩:「就像襯衫上的口紅,可樂上的冰塊兒。」

埃爾伯特望著天花板:「是孫小箏嗎,看來你也死而無憾了吧。」

齊冰的眼中閃過了讓人不寒而慄的光芒:「說起來,你今年算是十八歲了吧,她還未成年呢,這不就構成犯罪了嘛。」

王詡邪惡地笑著:「說,是我們發動連攜技——青春之審判,還是你自己去公安機關自首,到大牢里去當男妓?」

「說什麼那!哪兒會有那種變態技能啊?!誰會去公安機關啊?!完全是你們這幫人在那裡信口開河,根本就沒有什麼證據,這就要我命啊?!」

「貓爺的話就是證據。」王詡的表情愈發猥瑣。

「這算什麼邏輯啊?!」賀文宏吼道。

於是,貓爺拋出了第二句致命的話。這句話他是湊到賀文宏耳邊說的,其他三人沒有聽見,不過賀文宏聽完以後,眼神渙散,蹲伏在地,魂不守舍地念叨著:「只有97%啊!」

王詡走到他面前:「少年啊,既然你已經走上了禁斷的道路,就跟我一同去地獄吧!哇哈哈哈!!」他笑得像個魔頭。

齊冰這時算是說了句正經話:「那麼,你這次去煌天城的隊伍,就決定是這裡的五人了嗎?」

(由於賀文宏暫時失去意識,根本沒聽到煌天城三個字。)

王詡道:「五人是五人,不過貓爺不在其列。」

這倒令齊冰有些驚訝:「那還有一個是誰?」他剛問完,似乎就立即想到了答案:「哦。我猜到了,和你臭味相投的傢伙,也只有他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五個人

7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