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哥!

第二十七章 哥!

妖僧平承,好歹也算個魔道中人,在陰陽界混了這些年,費了番心血才拉起了身後這支隊伍(喇嘛們)。他「黑蟒教」縱然不如三大勢力那麼樹大招風,可說到底,橫行一方那還是沒問題的。

就說在這塊中立區域里,除了那群狼人的老大李結巴以外,還有誰敢和他叫板?誰見了他平承不得賣個幾分薄面?

可今天,他被耍了,他被「如來神掌」給耍了,正在他和老冤家要做個了斷的時候,突然殺出了五個靈力不弱的活人。他們站在戰場中間,別的不幹,像模像樣地擺個架勢,喊一聲如來神掌,坑爹呢這是?!

狼人首領李結巴也是差不多的感受,正當他思索著這五人是不是平承找來的外援時,王詡和劉航開始扭頭逃跑,別說本性兇殘的狼人了,你們這麼玩法,佛都有火啊!

於是,只聽得兩位老大不約而同地一聲叫喊:「宰了他們!!」

由數百妖僧和數百狼人組成的混合大軍朝著五位狩鬼者涌了過去。好在齊冰、埃爾伯特、賀文宏三人反應也是不慢,他們趕緊跟著那兩個闖禍的傢伙一塊兒開始了逃跑。

「老齊,做堵冰牆頂一頂啊!」王詡頭也不回,邊跑邊吼,聲音從風中往他身後飄去。

齊冰面無表情地跑著,語氣十分鎮定:「雖然這裡的靈氣密度比人間界高,但在完全沒有水的地方,要做出足以抵擋這麼多人的牆壁,至少需要三十秒以上的準備時間。」

賀文宏這「百步追風」本就有上乘輕功在身,所以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王詡:「都是你的錯!什麼如來神掌!你直接逃跑,他們說不定就不會追來了!」

「這叫做本能!急智懂不懂!」王詡說著便伸手拿過賀文宏手中的銀手槍,回頭啪啪開了兩下。

「你幹什麼!」賀文宏驚呼道。

「我只是……」王詡想說拖延他們一下,不過他後半句話還沒出口,就聽見被自己射中的地方傳來兩聲巨響,每顆子彈擊中地面后所爆出的靈氣範圍足有手榴彈爆炸那麼大。

只見平承和李結巴瞪著兩雙血紅的眼睛,灰頭土臉地從爆炸后的煙塵中竄了出來,兩人並肩沖在大隊伍的最前方,又是同時一聲暴喝:「今天非宰了你們不可!!」

「他們生氣了啊!!」王詡再度淚流滿面。

「還不是你造成的啊!!」四個人異口同聲地吐槽道。

賀文宏奪回自己的武器:「陰陽界靈氣密度高,子彈威力會變大的白痴!」

正當那一千來號凶神惡煞離他們五人越來越近時,異變陡生。王詡他們眼前那一望無際的沙漠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他的相貌也逐漸清晰起來,一身休閑西裝,叼著根煙,雞窩頭,站姿略顯頹廢,看這造型倒是有點兒像幾年前的貓爺,但顯然貓爺是不可能出現在這兒的。

齊冰臉上的表情變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幾乎本能般地從嘴裡蹦出個字兒來:「哥!」

王詡回頭看著他:「你管個路人甲叫哥有屁用啊!叫哥人家就能幫你頂千軍萬馬啊?!」

齊冰回道:「他真是我哥!齊治!」

其餘四人皆是有些吃驚地轉頭望著站在那兒的齊治,只見這傢伙面帶笑容,把煙頭隨手一扔:「都等了你們好幾天了,沒想到你們的靈識偏偏就出現在了黑蟒教和黑鬃部落決鬥的地方,呵呵……好在我趕來的還不算晚。」

這一句話講完,他們的距離也縮短了許多,五小強們馬不停蹄地從齊治身邊跑了過去,擦肩而過後齊冰回頭喊道:「哥,快跑啊!」

齊治道:「我用超高速從最近的鎮上趕過來已經很累了,不想再跑了。」

劉航回頭道:「我說大哥!就算你想留下來幫我們拖延一下,也等到了地勢狹窄點的地方再說吧!還有你那理由也太爛了吧!」

齊治嘆了口氣,平靜異常:「人生啊,老是匆匆忙忙的,那多累啊。」

這時,平承、李結巴,還有他們身後的大軍已經衝到了齊治跟前,殺氣如海嘯般席捲而來,光是這股氣勢就猶如實質般足以傷人。

「一群砸碎,我那傻弟弟和他的小朋友們可不能死在你們手裡啊……」齊治的右手一擺,以他正前方寸許之地為界,一個圓形的,直徑足有五百米左右的範圍內,時間的流動似乎突然變慢了。

黑蟒教和黑鬃部落那上千人馬全都被籠罩在了這個區域里,他們的動作變得緩慢異常,腳下的沙地越來越柔軟,最後成為了致命的流沙。

平承和李結巴根本就沒能使出一招半式,甚至連多說幾句話的機會都沒有,就協同他們的爪牙一起沉入了無盡的黑暗中,唯一能傳達他們心中想法的,只有那一臉的驚恐。

五個原本在逃跑的傢伙,這時皆是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這難以置信的一幕,不知該作何評價。

齊治又點上了一根煙,緩緩朝他們走來:「大約半個月前,那個大名鼎鼎的貓爺,居然打了個電話給我。我說『居然』,倒不是由於有大人物來找我而感到受寵若驚,令我吃驚的其實是他能打探到我的號碼……

接著,他就說了些類似『小學生郊遊總得有個大人跟去看著』這樣的話,請我過來照看一下你們,考慮到我那傻弟弟也位在其列,於是我就抱著極大的不情願來了。」

王詡從上到下把齊治打量了一番:「你和齊冰肯定有一個是撿來的吧?」

齊冰不屑道:「親兄弟之間性格差異大是很正常的。」

齊治卻是道:「我倒真希望自己是撿來的,如果可能的話,在五歲以前被再次丟掉就更完美了……」

唯有齊冰知道父親與兄長間的不和,他明白老哥是話裡有話,不過他也不好說什麼,只得扯開話題道:「哥,上次召魔陣時你都沒出現,怎麼這回……」

齊治直接打斷道:「我不想為了『狩鬼』而戰鬥,更不想以『狩鬼者』的身份戰鬥,所以那什麼什麼陣的,跟我毫無關係。但是這次,我純粹是為了保護親人的安全,還有些……私人的原因,因此算是例外。」他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笑道:「哼……而且大人物貓爺還說了些很中聽的話呢……什麼『等星龍和鳳仙那兩個老傢伙嗝屁了,那人間界里靈能力最強的哺乳類動物不就輪到咋倆了嘛』。」

「這話哪裡中聽了啊!你這傢伙秀逗了啊!」王詡大聲吼道。

劉航搖頭苦嘆:「這簡直就是把雙葉幼稚園向日葵小班交到了OO手裡……」

齊治這時又道:「我先帶你們到附近的鎮上去吧,如果咱們再聊下去,那些傢伙可要從流沙里出來了。」

埃爾伯特往他身後看了看,問道:「他們這樣沉下去,還都活著?」

齊治似乎覺得這根本不能算個問題:「無冤無仇的,我為什麼要殺光他們?」

「嗯……」這下輪到埃爾伯特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

眾人大約走了二十多分鐘,地平線上就出現了一片黑色的陰影,那是中立區的一座小鎮,飛龍鎮。小鎮名字的源於何時何處已經無從考證,反正大家都這麼叫著。

在路上,齊治解釋了他們這次轉界的事情,一般來講,從人間界轉界來做生意的邊緣人都會選擇以黃泉居為中心的綠洲鎮作為第一站,那裡就好比是陰陽界里的羅格鎮。不過為了縮短王詡他們到達煌天城的距離,小柳同學儘可能地把他們往靠近默嶺的中立區里送,結果那位置的隨機性就變得比較大了。原來是打算把他們送到這個飛龍鎮邊上的,誰知出現了偏差,在扭曲虛空里多移了幾寸,到了下面可就是以公里計算的距離了。

幾乎每個中立小鎮上都有一家酒館,飛龍鎮也不例外,名喚「元氣客棧」。當然了,元氣客棧也只是提供交易和休息的地方,老闆不會元氣彈之類的逆天招式。

他們六個推門走了進去,店裡烏煙瘴氣,人頭攢動,似乎還有一股子散不去的霉味兒。不過王詡他們基本都比較邋遢,無所謂了。

掌柜的是個豬妖,可能還是在豬妖里屬於比較帥的那種,他看著六人來到櫃檯前,便停下了手裡的活計問道:「喲,文爺,這幾位是您朋友啊?他們是住店呢,還是問事兒呢?」

齊治回道:「先住著,房間不成問題吧?」顯然他用了個文姓的假名字。

「瞧您這話說的,只要有這個……」豬頭掌柜做了個數錢的手勢:「還能有什麼問題啊?」他笑著對王詡他們道:「幾位小哥,勞煩通報一下姓名,我好做個記錄。」

王詡張口就來:「我叫星矢。」

噼里啪啦一陣騷動,另外四人把他摁在地上一頓暴踩。齊治吹著口哨走得遠遠的,基本上就是想假裝不認識他們。

劉航走到櫃檯前,竟可能地擺出了一個嚴肅的表情:「這幾位分別是……」他指著齊冰、埃爾伯特、賀文宏依次道:「莫再提、莫再講、莫再問。」

賀文宏當時就驚了,在心裡排遣道:你編瞎話的能力比王詡也高不了多少啊……

不過三人都沒講話,畢竟劉航說的這三個假名字還是可以接受的。

於是,豬掌柜一本正經地把這些名字寫到了賬上,末了還問了句:「那請問您尊姓大名啊?」

劉航一臉騷包相地回道:「姓趙,名子龍。」

「廬山升龍霸,強X雅典娜的……就是你啊?」

「那是紫龍。」

「有什麼區別嗎?」

「他是紫色的紫,我是金子的子。」

「哦……趙……趙金龍……」

「嗯……你愛咋寫就咋寫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哥!

7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