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棋逢對手

第十一章 棋逢對手

「蛇」,是一個ID,在網路遊戲中的ID。

玩家的ID不可能是一個字。所以蛇是一個NPC,由真人擔當的NPC。

在英雄之都最大的賭場里,蛇,是一個傳奇般的存在。

據說他曾經也是個荷官,負責的項目是二十一點。誰都不曾去注意這個站在角落裡的小人物,都以為他是個普通的發牌員罷了。

在那些日子裡,蛇所負責的那桌生意一直不佳,該位面的大堂經理揣摩了一下,估計和蛇這傢伙的個人形象有點關係。

一絲不苟的背頭,消瘦陰鬱的臉龐,如野獸靜待獵物一般的眼神,就連那統一的制服(荷官一般身著白色或黑色襯衫,外套一件紫色的西裝馬甲)穿在他身上,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就好像……透出陣陣寒意。

蛇是個安靜的人,他的話不多,他從不對客人微笑,事實上,也沒人期待著他笑,在人們的想象中,蛇如果露出一個笑容,那一定是個類似沉默的羔羊中漢尼拔要吃了你以前的笑容。

他便是這樣一個人,和其ID的氣質如此契合,彷彿在這虛擬世界的背後,他並不是一個人,而是某種冷血動物……

當蛇在這賭場里工作了兩個月以後,管理層開除了他那個位面的大堂經理。管理層給出的理由是,那位經理的眼光太差了,經過了整整六十多天,他竟還沒有注意到自己手下有著蛇這樣一個出色的荷官,這種人,顯然不能勝任在大型賭場里做基層管理人員。

於是,能夠勝任的人上任了,蛇接替了那位經理的位置。這時人們才從一些「來自上頭的傳聞」中得知,蛇的那桌生意不好是事實,但是理由不是因為他個人氣質比較恐怖,而是因為,他從來不輸。那桌賭局就像是一個永遠吐不出半個子兒的老虎機,像二十一點這樣的遊戲,竟從來沒人能從蛇手上贏到一塊遊戲幣。

他一下子變得高深莫測起來,在過去的同事眼中,他從孤獨的陰鬱男,變成了個賭技奇高、深藏不露的高手。

但蛇又一次被低估了。很快他就證明,大堂經理對他來說,也只是屈才而已。

每天,他都像個幽靈般在賭場中遊走,帶著那一陣陣莫名而來的寒意,用那野獸覓食般的眼神,仔細地巡視著他的地盤,彷彿側目一閱便能洞察別人的運勢(其實王詡認為自己也會這手,他兩年前就自覺可以看出人的衰相)。

他經常會親自替換掉那些正在輸錢的荷官,給他們調整心態、喘息一番的時間。而他,則讓客人們頃刻間變得眉頭深鎖、轉喜為悲。

蛇負責的位面很快成了賭場最賺錢的一個場子,連客人中都出現了風言風語,這個位面有一個賭技高超的大堂經理坐鎮,進了門就是十賭九輸。

這樣的傳言就像滾雪球一樣,越傳越邪乎,最後終於有些人坐不住了,因為他總是被拿出來和蛇作比較。這個「他」,是遊戲中一個知名公會的會長,ID:賭神。

請注意,像這種兩個字的ID,也是非常少見的,顯然是必須在遊戲內測時,並且在內測的早期才能註冊到的ID。

還有,從這位賭神先生取名字的意向就能看出,他到這款網游里來,不是和你們比打怪、練級、穿裝備的,而是來稱霸遊戲賭壇的。

賭神會長的公會也很有趣,基本就是供一幫高級賭徒交流經驗心得所用,那些仨瓜倆棗還扣扣索索的賭棍可進不了這會,入會得有起步資金,門檻兒挺高,嫌貴你別來,這點兒銀子都沒有,那就不叫賭了。當然了,你縱然有錢,也未必能入會,你還得有手藝。什麼叫手藝啊?很好理解,比如葉問到香港想開家武館,那就得事先和當地的師傅們「切磋切磋」,你要是拿不出幾手真功夫,便是欺世盜名,收了徒弟無非就是取人錢財還誤人子弟。所以辨別高級賭徒和低級賭棍的方法就是,你得讓人看看你的「賭術」。

賭神確實不負這ID的威名,至少在他的公會裡沒有一個人的「賭術」比他高明,這點是公認的。當他的爪牙們在遊戲大陸各個主城的賭場間攻城略地之時,經常會報他們老大「賭神」的名號,雖然他們往往是輸了以後才會說:「要是我們賭神老大在這兒……」之類的。而贏了以後一般只報自己的名號,完全不提組織上對其多年的栽培以及關懷。

但是!有一點,是他們整個公會都難以容忍的,是會讓他們一下子同仇敵愾起來的,那就是,不能有人撼動賭神會長「賭術天下第一」的位置。如果連老大他老人家都鎮不住了,會很傷這幫孫子的自尊心的!

於是乎,一場賭局勢在必行。蛇,和賭神,他們誰才是賭桌上的王者?

這是個大事件,遊戲公司甚至在論壇上宣傳了一番,當然了,還沒大到上官網首頁的地步。不過這也已經很誇張了,賭神這個名字順勢就火了起來,讓其他許多公會的會長頗為忿忿不平,他們舉數百人的軍團之力推倒高難度B時,官方也沒給他們宣傳過,現在那個賭徒,和你們遊戲公司一個小小的服務性真人NPC坐下來打打牌,你們居然點了他的ID?

不說那群羨慕嫉妒恨的傢伙了,他們不久后還會出場的,說說那次對決。其實也並不是那麼驚天地、泣鬼神。沒有陰謀、沒有槍戰,沒有手上有槍就永遠打不死的龍五哥,也沒有人會使用什麼超能力換牌。

蛇坐在賭桌前,沉靜如故,他只是在工作而已,高層讓他和這個玩家來一次一對一的牌局,他就同意了。

賭神先生則是為了捍衛他心目中那賭徒的尊嚴,從而發起了挑戰。可能許多人會覺得這很無聊,不過我也曾經講過了,也許在一個人看來非常無聊的事,在另一個人心中卻無比重要。

在旁觀者看來,這是個玩網游都不好好玩,在遊戲里借賭博瞎鬧騰的宅人,和一個GM性質的普通工作人員舉行了一次炒作型的宣傳罷了。

但是賭神先生,他認為這場勝負很重要,他認為,他的勝利,不僅僅是他個人的勝利,更不是他公會的勝利,而是所有玩網游都不好好玩,在遊戲里借賭博瞎鬧騰的宅人,一次體現自我價值與存在感的救贖之役!

可前提是……他得勝利啊……

結果這廝失敗了!慘敗!

有多慘?他乾脆不玩這遊戲了!

什麼?你還嫌這不夠慘?難道要他自殺不成?他都輸得沒臉在這遊戲里混下去了,可見實力差距有多巨大。

賭神這ID就此再也沒上過線,估計是有點兒「恥於現身人前」的意思,就好比有個人ID名喚:「帥到掉渣」,結果他本人一出現,映入眼帘的全是他掉下來的那些玩意兒,還碎的。

所以賭輸了的賭神,就不再是神了,他也就不上線了。

蛇這個NPC自此後聲名大噪,風頭一時無兩,不少人為了瞻仰這位遊戲中真正賭神的風采,還特意跑到英雄之都的賭場里來輸點錢,你說這些人賤不賤?他以前在那兒擺二十一點攤位的時候你瞅著他像是個變態殺人狂偽裝的,現在跑來一看,這哥兒們的氣質簡直就是阿爾帕西諾啊!

好吧,人是善妒的,人是很賤的。

還有這麼一句,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蛇這次也往高處走了,他被破格提升為該賭場的總經理,事業可謂蒸蒸日上,不過其神秘感卻從未消失,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因為他不再親自出手來賭了,所以或許,他從此以後就是不敗的了……

…………

這天,蛇如同往常一樣,準時地登陸了他的NPC賬號上班,他在辦公室里處理了一些瑣事,然後依照慣例地走進了總監控室,開始了一項超乎常人所能的工作。

在這個巨大的總監控室里,有超過五十個員工,留意著賭場各個位面中的上千個監視器,風吹草動盡收眼底。

而蛇,他站在房間的正中間,目光如炬,掌控著一切,留意著賭場里的每一個人,那些系統無法捕捉的千術,那些工作人員漏看的盲點,他都能察覺到,就如野獸的本能般,準確,萬無一失。

「把A33號鏡頭放大。」他的聲音忽然響起。

負責那個鏡頭的監控員很快執行了操作。蛇走到他背後,有手指著屏幕:「再放大,對,對準那個玩家。」他看著鏡頭中的王詡,口中低聲念道:「鬼谷子……古怪的名字。」他略微轉頭又對那工作人員「道:「查查他目前為止的記錄。」

「好的。」監控員立刻調出了王詡進入賭場以後到現在的所有勝負手,最後的總結算是,遊戲幣+1000000。

「怎麼會這樣?」那監控員顯得十分吃驚,一般來說如果有玩家贏了50000以上他就該收到消息了,但王詡卻是在很短的時間內魚不驚水不跳地贏了這麼多,卻沒有任何一個場內荷官報告有異常情況。

於是他翻開了明細記錄,上面顯示了王詡的每一次下注,參與的每一個遊戲,當桌的荷官,以及和他一起賭的其他玩家等等。

蛇只注視了這些記錄幾秒鐘,便開口對那監控員道:「好了,你不必再看那些數據了,看不出什麼來的,他是個一流高手。」

監控室瞬間鴉雀無聲,每個人都回過頭來,看著他們的總經理,這個從來不對客人的賭技作任何評價的男人,竟說了這麼一句話。

「經……經理……他……」那監控員指著眼前的屏幕,此刻,王詡正對著鏡頭冷笑。

蛇也冷笑起來:「有趣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棋逢對手

8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