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揣摩、邀約

第十五章 揣摩、邀約

從神秘玩家接下傭兵行會中的任務開始,五個小時過去了,整個遊戲大陸上的玩家都在向著英雄之都聚集,在這個最大的主城裡,人流已經填滿了大街小巷,這可是只有節日期間才能看見的光景。

玩家們無疑都是被那個擊殺傲天的任務吸引而來,想看看究竟是誰有這膽色和第一公會的會長叫板。因為英雄會的公會基地就在英雄之都附近,所以如果真有人要攻入那個LV4的銅牆鐵壁之中取傲天首級,肯定會先在這座城市裡聚集兵力,組成軍團,然後再發動攻擊。

好事之徒們都等著看熱鬧呢,因此全都在城裡待著,想要獲得點最新動態啥的。但很快,玩家們就發現了一個問題,城裡的人太多了,到處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就算有軍團聚集,也跟一杯水倒進一個游泳池一樣,根本看不出來。除非那幫傢伙全都把軍團狀態顯示在頭頂上,否則就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哪些是團隊成員了。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辦法,你要是對某軍團里的一名成員進行PK動作,只需一秒,你的視線中就能看見該軍團所有成員的血條,還深紅色那種。不過是不可能有人這麼乾的,因為在城裡動手打人的後果是……離你最近的一名NPC守衛會使用一個叫做瞬間移動的技能,在零點五秒內衝到你面前,對你展開慘無人道的連續攻擊,不死不休。

關於這些守衛的戰鬥能力,大致是這樣的:這些傢伙有時會因劇情任務安排而出城和一些怪物發生戰鬥,他們在那個時候是非常廢的,走出城市以後,他們立即就會變成和任務怪等級相仿的狀態,甚至還不如同等級的怪強。但是在城裡面,這些守衛的等級會變成不明狀態,身上還會加持一種叫做「英雄之庇護」的祝福,官方給該祝福作出的解釋就一行字:上古英雄的英靈正注視著你,你感到全身充滿了力量。

就某些抱著必死決心的蛋疼玩家測試下來,這個所謂的「力量」可不是吃兩粒大力丸的程度,更不是用一些數字數據就能解釋得清的,「英雄之庇護」這個祝福絕對是遊戲設計者在寫程式時製造的一大亮點,因為其效果從本質上來說,是完全隨機的。好比是X戰警中的變種人基因一樣,每一個守衛在這個祝福下,都會有不同的能力、效果被反映出來,而且全都非常恐怖。

比如說攻擊速度增加一百倍這個吧。是的,這是目前階段,蛋疼玩家們測試出來的效果之一,說是一百倍,其實也只是估算而已,具體多少倍……還真說不清楚,那守衛砍人的速度就像他長了八隻手,被砍的那個傢伙根本不是一塊一塊掉血,他的血條是以一種勻速流掉的……他滿眼就看見NPC守衛手臂和長劍的虛影,然後自己就這麼莫名地掛了。這個祝福好像還有弱點,該守衛的攻擊力變得異常低,似乎是惡意地想要體現攻擊速度驚人的價值,因此降低攻擊力多砍你幾刀的意思……

再說另一個效果,被玩家們親切地稱為「無限飛撞」,該守衛不用劍砍你,而是用一種距離貌似是無限的遠程衝撞朝你突擊而來,然後用肩膀把你頂飛到天上,其情形非常像某格鬥遊戲中某位戴紅帽子的傢伙常用的技能。接著,該守衛會在你落地前的一剎那,再衝過來頂飛你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直到頂死掉為止。

例子還有不少,我們可以在守衛們的身上看到無敵之龍坂崎良師傅的空手道絕學:一擊必殺;將玩家移動和攻擊速度降為零的鑽石星塵拳;甚至是櫻木花道同學的鐵頭撞額,造成巨大傷害和長達一分鐘的眩暈僵直。「英雄的庇護」簡直是極盡惡搞之能事,讓那些膽敢在城裡動手傷人的傢伙被擊殺之前,飽經折磨摧殘,卻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這還沒完,在城中動手打人被擊殺后,100%會爆掉一件裝備,而且無論名字原先是什麼顏色,都會立即變為深紅,復活后的瞬間,疲勞度被系統抽成零,下一秒自然就是強制踢下線。

因此,你要是有刪號的決心,或者實在是蛋疼,做好一兩個禮拜不上遊戲等著名字顏色變淡的思想準備,那麼你就動手吧,天知道你會被哪種祝福玩兒死……

也許有人會問了,那傲天直接跑到城裡來不就完了嗎?誰能在一秒內把他給秒殺呢?再不然,你一咬牙一跺腳,下線不就完了?時限過了再上嘛。確實,這些都是好辦法,可人家實在是拉不下這面子。

哪怕今天英雄會真的被人攻下,傲天被擊殺,那也不可能比不戰而退來得更糟糕。這是個很簡單的道理,想做一哥,你就得有一種覺悟,就是那種……被一群圍觀群眾抓起來放在火上烤而面不改色的覺悟……

難道西門吹雪會躲在皇城裡,或者易個容隱於市井去逃避和葉孤城的決鬥嗎?難道他會等上了城牆再說一句「葉兄,我突然肚子疼,雖然真的很想和你打,但今天恐怕是難以奉陪了」?只有撒旦碰見沙魯才這麼干!西門吹雪會幹嗎?他要是這麼幹了,就不是西門吹雪,而是王詡假扮的。

傲天屬於哪種人,這是明擺著的,人可以死,臉不能不要,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次事件其實是一個好機會,如果英雄會痛宰了來犯的敵人,傲天就是這整場鬧劇最大的勝利者,英雄會在遊戲中第一的地位將更加不可撼動,他本人的一哥夢,說不定還真能實現。

所以,此時此刻,在英雄會的公會基地內部,他們已經召集了能夠召集的全部戰力,嚴陣以待。還有許多會員陸續從各地趕來,每個人的神情都緊張無比,這已不是會長傲天一個人的生死問題,而是關乎整個公會將來在遊戲中地位的重大事件。無論如何,此戰不可有半點閃失。

…………

議事大廳中,會長傲天,副會長人斬,以及二十名公會決策層的玩家齊聚一堂,盯著LV4公會基地自備的信息大看板,時刻留意著官方的最新消息。同時也焦躁地等待著派去城中的探子們能夠發來一些有用的信息。

「看來要探查到比較確鑿的消息是很難了。」其中一人道:「英雄之都現在亂成一鍋粥,一般玩家、商業玩家、職業玩家、還有其他的一些公會勢力,全都在往那裡湊,任何人都有接下那個任務的嫌疑,任何我們認為有嫌疑的人也都出現在了城裡。」

傲天愁眉緊鎖,看著大屏幕:「這個給任務的人真能算計啊……這肯定也是他計劃的一部分!」

人斬在旁道:「傲天,你一直在說這件事里有重大陰謀,可在我看來,那個給出任務的人,最多就是如你猜測的,為了騙三百六十萬違約金的傢伙而已……我們該注意的是接下任務的人不是嗎?」

傲天搖頭:「現在想來,他利用傭兵行會,高調地發布這個任務,其中大有玄機。」他把視線從大屏幕上移開,看著人斬道:「我先前的推測……考慮不周,我不該把一個能拿得出兩千萬的玩家,當成是利用傭兵行會欺詐違約金的那種小角色。

在這遊戲里,財力上千萬的玩家,大概能分為三種:純粹來找樂子的有錢人和純商業玩家;極其高端的職業玩家;還有就是我們這類以發展公會為主的玩家。

這三種人,先說第一種,這些人基本都不出主城半步,我和他們完全沒有交集;第二種人則是最不可能會花錢買我人頭的,他們幫別人辦事要多過求別人辦事,玩遊戲是為了混個豐衣足食,守中立是他們這類人的一貫作風;所以最後只剩下了第三種人……」

二十多人都很認真地看著傲天,聽著他的分析,英雄會的這個會長,還是很有個人能力的,他真的想得很多……很遠……

「那麼,和我一樣,以發展遊戲內的公會為事業基礎的玩家,就是僅存的一種可能了,」傲天看著眾人驚訝的表情,接著道:「你們一定很奇怪,按照我的說法,要買我人頭的人,和有能力接下任務取我人頭的人,其實是同一類人。」他頓了一下道:「沒錯,這就是結論,從始至終,就只有一夥兒人!

要殺我真的那麼難嗎?我在野外練級的時候,會帶多少人?組一個兩倍於我方人數的軍團,還愁殺不了我一個?再者說,殺我一次,又如何?爆一件裝備?掉10%的經驗?這能造成多大損失?

和我有仇,想通過擊殺我來泄憤的人,如果捨得拿出兩千萬來,別說是一次,用我剛才說的方式,兩千萬的成本能殺我十次了!

低調行事很容易就能達成的目標,他卻選了個必然賠本,並且有很大幾率會失敗的方式,在傭兵行會放個任務!

這隻能說明一點,殺不殺我,這不重要,委託者放出這個任務的真正意圖是——讓整個遊戲的人都知道,那個接任務的人,或者說,那股接下任務的勢力,有能力在二十四小時內,讓遊戲里的任何一個人死!」

議事大廳中噤若寒蟬,傲天的推理確實合情合理,絲絲入扣。

「當然了,那是殺了我以後的事情,要達成目的,前提必須是,那股勢力真能戰勝我們英雄會,攻破這個LV4的基地,取下我的首級。」傲天繼續說道:「哼……不是我狂妄,能辦到這點的公會,根本沒有!『無上』、『紅月』、『疆場』、『神刀盟』,他們全都不行!」話雖如此,他的神色卻也不輕鬆,「我現在擔心的情況就是,這些公會中,有幾方聯合起來的情況出現……這才讓他們覺得有了十足把握,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所以才在傭兵工會裡發布了那個任務。如果真是那樣,這個陰謀恐怕已經準備了相當久的時間,我們倉促應戰,十分不利……」

氣氛越發凝重,他的推測的確靠譜,在場的人都已確信無疑了,在還有不足二十個小時的時間裡,如果英雄會被破,傲天被殺,那麼……隱藏於暗處的那個對手,就徹底勝利了,英雄會受到的衝擊,將絕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些,以後英雄會的會員走在路上都會被人戳脊梁骨。還談什麼第一公會?會長讓人說殺就給殺了,有錢誰都能隨時滅了你。到時候會員流失、實力日漸衰落,惡性循環不可避免,就算不解散,也難有東山再起的一天了。

就在這沉默的時刻,人斬忽然瞪大了眼睛,盯著信息看板,顫抖著伸出手指道:「快……快看……這……」

其他人頃刻間都露出了和人斬一樣的神情,他們已經不是用「眼珠子都快瞪出來」能形容的了,他們是恨不得直接把眼珠子扔地上的感覺。

傲天吞了口口水,緩緩轉過身,看到了一條非常醒目的信息從看板上緩緩升起——英雄之都傭兵行會,現有玩家「開膛手」發布了任務:請紅月公會會長「晴兒」來城中一敘,任務獎金:三千萬。欲詢更多任務信息可去傭兵行會查看詳情。

…………

那條消息發出后沒多久,貓爺已坐在了城裡最貴的海景餐廳第一百零五層高空單間里,品著紅酒醇香,俯瞰著英雄之都下面如潮如織的人群,還用一種悲天憫人地語氣吟道:「哎……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怒為紅顏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揣摩、邀約

8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