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開噴

第十八章 開噴

距離最初的兩千萬任務發布已經過去十二個小時了。英雄之都的玩家人數仍在增加,遊戲剛剛公測那會兒都沒有這麼多人同時聚到一個城裡的情況出現過。當然了,後來那個三千萬任務的出現才是功不可沒,這美女一赴約,想來看熱鬧的人可就海了去了。

此時此刻,英雄會幾乎所有戰鬥人員傾巢而出,組成了一支龐大的軍團,正從公會基地向著英雄之都進發。副會長人斬只能發自內心地嘆息著,但卻無力阻止傲天這顯而易見的愚行。

傲天心裡本來就夠煩的了,當三千萬任務突然出現時,他就煩得無法再保持冷靜了;而當晴兒赴約時,他的內心就被深深地刺傷了;然後,當晴兒進了那酒店一個小時都沒出來的消息被證實后,這哥們兒就徹底失去理智了。

他本可以下線,可以躲在安全區,甚至可以像貓爺一樣,利用遊戲內的營業設施,租個只有自己能進入的相位空間。能夠不死的方法是有很多種的,但他是大人物,大人物為了面子,選了很不穩妥的一種方法,留守公會基地。

退而求其次地說,這條路也不錯。LV4的公會基地,也不是那麼好攻的。要進攻公會基地,必須先組成軍團,在進攻前半小時向系統提交申請,對方會在你遞出申請的剎那接到系統的提示,時限到了以後才能開始進攻,而且進攻過程也有時間限制,兩個小時里打不下來,系統會強制解除戰鬥狀態,下一次進攻必須再等半個小時。公會基地的等級越高,越難以攻下,基地中的NPC守衛雖然沒有英雄的庇護這種逆天祝福,但也有著相當強的實力,而且數量眾多。

英雄會綜合實力第一,所以正如傲天之前推理的,單憑一個公會是不可能攻下他們基地的,即便對方几個會組成同一軍團強行破城把他殺了,他也不會敗得太過難看,甚至有點兒雖敗猶榮的意味。

可是因為晴兒這檔子事一出,傲天坐不住了,他得親自去城裡看看,那個開膛手到底何方神聖,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順便要找到晴兒當面問問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兒,開口第一句話他都想好了:「認識這麼久了,我看你不像那種人啊!!」

坐不住的人可不止他一個,貓爺所說八卦中的另外兩位追求者,也抱著和傲天差不多的心態,組好軍團殺過來了。「神刀盟」的威風堂堂,「無上」的戰魂,哥倆一個都沒少。

估計有人要問了,哥兒幾個直接用遊戲里的私聊和她說說不行嗎?還真不行。像晴兒這樣比較出名的美女玩家,還有那些大公會的准一哥們,甚至是一些稍稍有名點兒的玩家,基本都已把遊戲社交選項設置成了「僅接受好友的私聊與郵件」。上頭這三位,晴兒可是一個都沒加為好友。所以要了解具體情況,那您就只有想辦法找到她本人了。

而貓爺自然也事先設置成了只有好友能私聊,他好友欄里唯一的一個名字是「鬼谷子」……

這顯然是早有算計的,不然當開膛手這名字一出現在信息中心看板上時,那些路人甲乙丙丁們成千上萬的私聊信息和郵件就能把貓爺的社交欄給弄炸了。

總而言之,三個遊戲中的超強公會,三位準一哥,各率一支人數龐大且戰鬥力超強的軍團,湧進了英雄之都,朝著海景酒店直撲而來。

大街上雖是擠得水泄不通,但這三位的隊伍都直接把自己的公會和軍團狀態亮在了頭上,圍觀群眾在此等淫威之下,都明白這下可有好戲看了,紛紛讓出道兒來供他們快速通過。

說來也巧,他們竟是同時到來海景酒店樓下,撞了個正著。

「你來這兒幹什麼?」戰魂瞪著老對頭傲天道:「是怕待在城外會被人取了性命嗎?」

「你放屁!」人斬倒是先跳了出來:「我看那個兩千萬任務,分明就是你在暗中操縱的!」

「少血口噴人,什麼時候輪到你小子來和我說話了?」戰魂冷笑道:「哼……不過真可惜啊……這任務被別人先接了,要不然,我還真挺有興趣的。」

傲天鄙夷地看著他:「你也配?」

戰魂剛要回擊他一句,威風堂堂從他身邊擦身而過,直接就要往酒店大堂里去了。傲天和戰魂突然間達成共識一般,也不吵架了,兩人箭步而上,攔在了威風堂堂身前。

「你小子想去哪兒?」兩人異口同聲道。

威風堂堂怒目而視道:「少廢話!都給我讓開!老子今天可是火大的很!」

「跟誰說話呢?」「這是我想說的台詞!」他們一人一句,身體可沒挪動半分。

…………

與此同時,一百零五層。

海景酒店的一到五層從空中俯瞰是十字形的,六層以上才呈塔狀向上,所以此刻貓爺可以透過玻璃俯瞰到酒店大門前的景象。

「看……那三堆小螞蟻在正門大堂前面碰著了。」

「看見了。」晴兒乾脆搬了張凳子,坐在了落地窗旁邊。

貓爺站在那兒,用無精打採的表情,百無聊賴的語氣道:「你猜猜他們此刻在說些什麼。」

「說什麼也沒用吧,NPC可不管他們是誰,規則就是規則,他們根本傳送不進這裡,即使來了又能如何?」

貓爺道:「來了就能證明他們很在乎你唄,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思想和行為模式,基本上都是可以預見的……」

「被他們惦記著,只會給我增添許多煩惱罷了。」

「這三個你就沒一個看得上眼的?」

「要你管。」

貓爺還真不想管,所以他換了個話題:「你說這些人著什麼急呢……這是在遊戲里,我又不可能對你幹什麼,最多上個二壘,在二壘上待一輩子也不可能生個娃出來吧。」

「瞧你們男人那思想,多齷齪,什麼叫上二壘?這種比喻粗俗簡直至極!」

「連你這麼高尚的女人都聽懂了,說明我這種比喻其實是雅俗共賞的。」

「你……」

「千萬別罵人啊……說髒話是要大減疲勞度的,好戲才剛開始,你可別掉線了。」

…………

傲天、戰魂、威風堂堂在酒店門口劍拔弩張,彼此間惡言相向。他們身後站的都是自己的手下,圍觀群眾很自覺地退到了黃線後面,哦不,是十幾米開外。

哪位不相干的人士要是敢在這時候跳出來發表些意見,估計他們仨能一塊兒記住你的名兒,發動全公會的人在野外見你一次殺一次。當然了,不相干的人士也就看個熱鬧,聽聽八卦,根本沒有摻和進來的餘地。

但偏偏在此刻,一個男人從酒店大堂里走了出來,他就站在距離三位準一哥不到兩米之處,忿忿然仰天嘆到:「哎……大丈夫不能保有妻子,有何顏面立於天地之間!」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這句不帶任何髒字兒的話,落到了三位會長的耳中,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就好比有個人鑽進了你的腦子,坐在你的腦仁兒上,拿著根牙籤猛戳你的眼珠子背面。

對,就是這麼個感受,所以他們仨都是雙眼布滿血絲,怒不可遏地瞪著那個發言者,看清了他的ID:鬼谷子。

「你小子誰啊!哪兒冒出來的!」戰魂暴喝道。

王詡指著自己頭上:「自己不會看啊,本大爺鬼谷子是也!」

「哼……莫名其妙的ID,該不會是你的真名吧,難道你覺得自己很出名嗎?」傲天一副譏諷的神色。

王詡高傲地揚起了頭:「鬼谷子,是一個很有文化的人,和你們這些人根本是兩個世界的。」

又一句罵人不帶髒字兒的,還一語雙關,而且從其中一種意義上來說是事實……

「你小子是不想再遊戲里混下去了是吧?」威風堂堂咬牙切齒地道。

「你們的心上人已經和人家進了酒店那麼久了,你們卻只能在這兒干站著,看來三位也混得不咋地嘛。」王詡的氣焰非常囂張,他這句話深深刺痛了三位會長脆弱的心靈。

「我……」戰魂真的很想罵人,這種時刻除了髒話實在是沒有太多語言可以詮釋出他的情緒了,但因為怕被強制踢下線,他還是強忍住怒氣道:「小子……我記住你了,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出城!」

「滾你X的X!」王詡非常淡定地吐出了一句問候對方母親某個器官的髒話。

這五個字的氣勢如山呼海嘯般席捲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聽覺,部分神經比較脆弱的人在現實世界中出現了頭暈、心悸、血壓上升、呼吸不暢等等癥狀……

戰魂很可能吐血了,生理上的……他惡狠狠地從牙縫裡擠出一句:「你再說一遍……」

威風堂堂冷笑著,傲天也是如此,為了顯示自己的高端,傲天還在旁補充道:「是啊,你再說一句試試,就算滿疲勞度的人,說三句髒話也就被踢下線了。」

王詡用手指分別點了三人的臉,然後用嘻哈歌手說唱般的語速,把剛才那句髒話,對著三人連續說了十遍……

接著,鴉雀無聲……

街上的所有人,下巴都猶如脫臼一般,瞪著眼珠子,呆立當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開噴

8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