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過關

第三十章 過關

眼前的兩個對手,一個是十殿閻王,另一個是前無魂首領。想來這世上任何一人都不敢說自己有絕對把握可以贏的,除非說這話的根本不是人……

貓爺終究還是一個人,所以他自然也有顧忌,不過在他進入王詡身體以後,他的顧忌就從不曾是自己會因為實力不足而落敗。主宰之力,鬼穀道術,王詡的這個身體里蘊含著足以匹敵整個人界任何一個強者的戰力。最關鍵的是,伍迪已經為其解放了力量,這就好比是打通任督二脈一般,自那時起,王詡的成長當真是一日千里,恐怕不久的將來,最強的「凡人」,就不再是陸坤了。

真正令貓爺擔心的是……這缺心眼兒的小舅子和小柳兩位,說到底那都是自家人,可千萬別打出個三長兩短來……

如果各位對這段情節有所生疏,作為作者我可以在這裡提醒一下,當貓爺載入王詡身體前的一秒,王詡的對白是這句:「你們這對狗男女!是你們逼我的!看老子把你們打成墳頭上的蝴蝶!」

因此,貓爺正在熟悉身體與靈能力的這十幾秒里,那對狗……哦不,是那倆心理年齡加起來大約才十幾歲的小屁孩兒,已經被吐槽之力推向了惱羞成怒的邊緣。

「冰棺!」柳傾若單手一握,瞬間,貓爺整個人就被困於一塊長方形冰塊正中。不過柳傾若的視線卻未在冰上停留,而是偏到了另一側,「你會冥動?」

這時,冰棺中王詡的身體消失了,原來那只是一個超高速移動時留下的殘像。貓爺學著王詡的語氣道:「你會用齊冰的招式,我就不會用貓爺的嗎?」

「哼……小孤,出絕招!」柳姑娘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水雲孤心領神會:「好!」

兩人閃向兩側,同時朝著貓爺的方向,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突然,在同一秒釋放出了驚人的靈能力:「陽炎無雙!」

貓爺瞪大了眼睛:「組合技都出來了啊……而且比老畢本人的陽炎無雙還快!」心中雖是驚訝,但貓爺依然躲得過,他直接就對自己腳下的地面使用了深淵饕餮,順勢沉入了粘稠的黑暗中,待那兩股狂暴的火焰能量交錯擦過其頭頂,他才重新浮了出來。

「理論上來說,只要周遭環境的條件允許,小柳的『緣』可以使出所有的自然系靈能力招式,而小孤則基本上可以學習並掌握自己見過的每一種非特質系靈能力……這兩個小鬼,要打到服也不容易啊……」貓爺的思考不會因為行動而中斷,他一邊想著如何去贏,一邊幾乎是出於本能般地躲閃著兩人閃電般的攻勢。

斗室中拳腳相錯,虛影連閃,三人間的每一次短暫交鋒都在半空中綻出靈力的波動,毫無疑問,這已是靈能力者之間最高級別的戰鬥,哪怕單純拼體術,也足以打得驚天動地。

「快刀亂麻!」貓爺手中瞬間釋放出一道風刃,斬向了水雲孤。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人家能躲,但就是不躲,你的招式,接他幾個又如何?於是小水用靈能力裹住雙手,來了個空手奪白刃的經典動作。這足以破開天空的風系鬼穀道術,竟被他兩掌一夾,拍散了。

不過這只是貓爺計劃中的一環,其實他的這一招是有意未出全力的,就像王詡曾經的乾坤護體,並不能算威力完整的招式。他的目的很簡單,對付水雲孤這種單純的傢伙,這種程度的陰謀就足夠了……

「快刀亂麻!」同樣的招數貓爺又使了一次,你說咱閻羅王神下大人會怎麼樣?當然是再接了,為什麼?因為他缺心眼兒唄……

於是,這一回,當手掌觸碰到風刃靈力實體的那一刻,他就發現自己中招了。

「嘿嘿……這圈套是不錯,可惜,還是沒用。」水雲孤迅速退出半步,雙手變勢作交叉狀擋在身前,全身上下有一種奇異的能量光華一閃即逝。風刃肆虐的能量擊中他的剎那,便如泥牛入海般,悄然消逝。

「先天水魄是吧,那現在可以傷到你的方法可就不多了……」貓爺低聲嘀咕著,「剩下的都是些危險的招式,這可不太好啊。」

此時小柳也沒閑著,她看貓爺似乎在走神,便站在遠處突然出手。雖然看上去她只是舉起一手,指尖輕舞,但貓爺的身上卻接二連三地遭到無形的重擊,拳拳到肉的聲音此起彼伏,好似有個隱形人,正拿著把一噸重的大鐵鎚沖他前胸後背連綿不絕地猛砸。

「氣壓也能控制嗎……能做到這樣,還真是麻煩的靈能力呢……」貓爺好不容易才用高速移動逃出了意拳連續打擊的範圍,「加速到讓對手暫時失去焦點,這種遠程的攻擊手段就是無用的。」

「可別忘了自己是在一對二啊!」話音至,身形現。水雲孤的雙手穿過貓爺的腋下,十指交錯於其頸后,死死將其鉗制住。

貓爺笑道:「我記得上次你們倆對打的時候,你還說她的靈體合一程度比你強,但現在,你能追上我的速度,她卻不能。」

水雲孤笑道:「我每天除了打遊戲可還是有許多修鍊要做的。」

「明白了……兩位既然這麼給面子,都全力以赴,那我也就不再放水了……」貓爺的眼神變得認真起來:「鬼道封魂!」

斗室中頃刻間變暗,那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靈視都毫無作用。縱然是水雲孤和柳傾若這等實力的靈能力者,也看不見任何東西。不過觸覺依然存在,所以小水知道被自己抓住的「王詡」已經不見了。

「感覺不到靈力了,這是什麼招式……」柳傾若心道。

貓爺在黑暗中開口:「鬼谷派的陣法,大都犀利無比,針對性很強,而且可以結合使用者自身的能力發生變化。」他的腳步聲也在同時響起,但卻聽不出具體的方位:「這個束縛型的陣法,無須太多的準備時間,原理也並不複雜,但加上深淵之力以後,就可以讓你們的感知能力降低到普通人的水準。」

水雲孤道:「是專門應付狹小空間內戰鬥的法術吧。」

貓爺回道:「沒錯,如果在非常開闊的地方,這招不會有如此好的效果。」

「可你是怎麼從我手裡掙脫的?」水雲孤問道,這確實很奇怪,當他注意到時,對方已經不在了。

「認輸我就告訴你們。」

柳傾若道:「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貓爺道:「那你們可以慢慢想,我的時間很充足,也許我可以抽空回擊你們幾個陽炎無雙,看看你們能不能在黑暗中全憑感覺躲過去。」

小柳只得冷哼一聲不再多說,鬼穀道術的厲害之處,身為傳人之一她自然也清楚,她此刻確實對這怪陣無計可施。

「好吧,我們認輸了。」水雲孤道:「王詡,現在的你的確很厲害,無論靈能力,體術,道法。這世上能和我們過招卻不落下風的人是不多的,你可以做到這點,就足夠了。分出勝負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能否應對陰陽界中的高手,顯然……你已準備得很充分了。」

他這句話說完,周圍忽然亮了起來,小水和小柳的眼前出現的場景讓他們非常吃驚。一切如常,他們所站的位置沒變,而且,「王詡」仍然被水雲孤鉗制著。

「怎麼?剛才那是?」水雲孤瞪大了眼睛。

「都說了是封魂了嘛,所以基本上就是將你們的靈魂暫時囚禁在一個平行空間中。如同剛剛動完截肢手術的人有時會誤以為自己還有腳一樣,中了我這招的人,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知道自己當時其實是沒有身體的狀態。」貓爺有氣無力地回道。

小柳當時就怒了:「你竟然耍詐!」

「這不能算耍詐,我剛才說的可都是實話,狹小的空間里很適合這個陣法,因為要封魂的人多了我消耗太大。還有,我的時間確實很充足,以你們倆的能力,我大約可以困住你們大約一分鐘左右,那可是很漫長的……」

小水倒是滿不在乎地放開了貓爺:「好吧,耍詐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嘛。」

貓爺問道:「所以你的認輸依然有效?」

「是的。」

「誰說有效了?還是的?是什麼?是你認輸,我可沒認輸!」小柳衝到小水面前,忿忿不平道。

「我這人不說謊的,說出去的話要算話,怎麼能反悔呢?」小水委屈地回道。

「死缺心眼兒的……」她掐住了未來老公的脖子,開始了搖晃。

貓爺抬頭看天:「這還不算完啊?難道要我給他們倆買個冰激凌什麼的嗎?」也不知道他這句話究竟是跟誰說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過關

8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