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王詡和裁判

第十五章 王詡和裁判

(提供文字章節)姜儒上前對王詡展開了攻勢,他的功夫以拳為主,攻守兼備,姜儒單就近身格鬥技巧而言就比王詡要高明上一些。書.書.網

王詡被打得鬱悶無比,他每次閃過對方的攻擊就會立即被打到另一處破綻,好像對方已經知道他會用什麼動作來迴避一樣,而他的攻勢卻是拳拳落空,甚至有好幾次他僅僅是有了反擊的念頭還未出手,攻勢就已經被對方的變招化解。

「恩……原來如此,兩秒。」王詡擋下一拳說道。

姜儒心中不由得對王詡佩服起來,王詡不但知道了他的能力,而且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判斷出了他的預測時間是兩秒,「鬼谷子,你很不簡單,不過即使看穿了,你也贏不了我!」

姜儒說罷使出了殺招,王詡的身後竟突然出現了另一個姜儒,對王詡形成了前後夾擊,王詡知道自己做什麼都在對方意料之中,只好用最笨的辦法,護住要害對著面前的那個姜儒直撞過去,最多硬挨一下,也好過被兩個姜儒包夾。

誰知他面前的姜儒突然消失,而身後的那個跟著王詡一同躍出,對著王詡的背後就是一個膝撞,將王詡踢飛了出去,撞在了停車場的一根柱子上。

王詡落地以後對方攻勢未停,在那個踢飛王詡的姜儒前方竟突然又出現了一個一摸一樣的姜儒,他出現的位置已經離王詡非常近了,王詡還未來得及站起來就又遭到了一擊重拳,然後貼著地面倒飛了出去,停下以後四仰八叉地躺在那裡,也不知是否已經昏過去了。

而此時先前的姜儒身影又在原地消失了,最後出現的那個姜儒回頭對遠處寧楓說道:「裁判,這樣應該結束了吧?」

寧楓走到王詡旁邊,見他兩眼無神望著天花板,躺在地上直喘氣,似乎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

「鬼谷子失去戰鬥意識,我宣布這次比賽……你幹什麼!」寧楓說了一半突然對著地上的王詡喊叫了起來,一邊還後退了好幾步。書.書.網

王詡這傢伙躺在地上,視線死死盯住寧楓的裙子底下,雖然他還是裝作兩眼無神的樣子,但嘴角的一絲口水出賣了他。

只見王詡蹭的一下就從地上跳了起來,一副完全沒事的樣子,「哦……我剛才想些事情,想得有點出神,後來視線被一些東西吸引,將我的思緒拉了回來,恩……當時就是這樣。」

寧楓臉頰緋紅,也不知是太生氣還是難為情,她基本已經下定決心,要在比賽結束后將這個叫王詡的流氓胖揍一頓。

「比賽繼續!」她沒好氣的說了一句,再次離開了一段距離。

王詡再度將注意力轉到姜儒身上:「沒想到你小子還有這種招數,還真是麻煩呢…什麼東西……」

姜儒看著王詡,哭笑不得地說道:「你流鼻血了……要不要擦擦……」

王詡呵呵傻笑了一聲,拿出他那塊破手帕抹了抹,看他此刻的眼神好像在回味著什麼……這鼻血似乎止不住的樣子,還在往外冒。

寧楓在遠處看著王詡的行為,拳頭的骨節握得劈啪作響,如果她不是裁判早就上前把王詡大卸八塊了。

王詡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說道:「這麼說來,你不但可以看到兩秒以後的事,還可以直接做兩秒以後的事?」

姜儒竟替他鼓起掌來,「佩服,佩服,沒想到你只是看過一次就能明白。」

王詡舔了舔流到嘴唇上的血,冷笑道:「把兩秒以後的自己提前具象化,這樣可以在兩秒內創造出兩個人,時間到了以後,『現在』的自己就變成了『過去』因此消失,而『未來』的自己就成了『現在』,我想你這能力的破綻就是『過去』的自己消失以後,還得等待兩秒鐘,才可以再次動,不然就會陷入在同一個時空中多次重疊的Bug,當然這種情況是不可能出現的。書.書.網」

姜儒此刻的眼神突然變得驚懼無比,不是因為王詡的分析完全正確,而是因為王詡舔血時的樣子,那冷笑,和在夢中追殺他的男子如出一轍。

「嘿嘿……被我看穿了就驚慌失措是吧?好戲還在後頭!」王詡說完運起靈識聚身術沖了上去,他度和力量突然暴增,身形就瞬間消失在了姜儒的眼前。

姜儒看到了自己兩秒后被擊中的樣子,他想要躲開,可是這一切還是生了,因為他的身體跟不上王詡的度。

「終於打到你了!還沒完呢!」王詡又一次高移動,這次他到了姜儒背後,雖然對方知道,但度差距還是存在,面對王詡的側踢,姜儒來不及躲閃,只能做到稍稍側身,用手扛下了這一擊,接著被王詡踢飛了出去。

姜儒此刻非常慌亂,恐懼的感覺再次襲來,王詡突如其來的度變化讓他始料未及,瞬意的判斷似乎失去了作用。

在人非常害怕的時候,往往會本能地做出一些自我保護的措施,這些很可能是無意識的,於是,姜儒的手中多了一把古樸的彎刀,這把武器閃著寒芒迎上了直撲而來的王詡。

王詡的度驚人,儘管他依靠過人的動態視力看到了對方突然祭出兵刃,但還是險些收勢不住。肋下被深深劃了一道刀口,這傷若是再深半寸可能就會割開肺葉。

「我靠!你小子敢出陰招!」王詡瘋狂的報復欲燃起,根本不給姜儒任何解釋的機會,已是黑色短劍在手。

姜儒此刻已經無法冷靜地使用瞬意,他完全被恐懼侵蝕,噩夢成真的感覺對人的心理和精神都是極大的挑戰,顯然姜儒承受不了。

他竟然把自己的彎刀擲向了王詡,然後扭頭就跑,王詡只是一偏頭就躲過了這一刀,隨即朝著姜儒追去。

姜儒彷彿又回到了噩夢中,他拚命地奔跑著,而那個血紅色嘴唇的魔鬼拿著黑色的短劍追趕著他,停車場昏暗的燈光,似乎永遠也沒有盡頭的路……這一切的一切,都預示著死亡的到來。

終於出現了,那面和夢中一樣的牆壁,姜儒已經無路可逃,他的心臟幾乎就要停止跳動,會死的!那個鬼谷子會殺了我!恐懼讓他徹底失去了思考能力,倒不是他膽子小,畢竟他也是狩鬼者,只是此刻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讓他不由自主得臣服。

很久以後姜儒才知道,這是他的夢和現實重疊時會遭到的一種反噬,就像是你做了逆天的事情,就會遭到上天的懲罰,這是作為預言者必須承受的痛苦之一……

王詡獰笑著來到姜儒的面前,他對姜儒的表情很是滿意,顯然他以為是自己實力過人把對手給嚇怕了。

劍架在了姜儒的脖子上,「你能夠看見嗎?兩秒后你的死相?」王詡故作兇狠地問道。

姜儒早已經停止了使用瞬意,他聽到王詡的話,便閉上雙眼,默默等待著死亡降臨。

「喂,裁判,差不多了吧?他都閉眼等死了,你再不出來我可真砍了啊!」王詡把劍放下,一手拿起手帕堵住鼻子,他這一路上也不知流了多少鼻血,加上靈識聚身術又燒掉了不少血,現在似乎有點失血過多的癥狀。

姜儒驚訝地睜開了眼,壓迫感消失了,恐懼,窒息,這些全都好像沒有生過,從這一刻開始就是他夢以外的事情了,他並未看到接下來的這一幕。

「你……不殺我?」姜儒試探著問王詡。

王詡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姜儒:「你要是覺得自己該死就去跳樓,我嚇嚇你還真信了,切……還瞬意呢,又是個神經病,什麼新人評估啊,我看是瘋人院放風。」

寧楓依舊是一臉淺淺的微笑,不過她走過王詡身邊時的眼神就像刀鋒般銳利:「預賽第三場,鬼谷子對瞬意,鬼谷子勝。」

姜儒輸了以後卻沒有表現出沮喪,而是很高興的樣子,笑著就離開了,王詡真覺得莫名其妙,怎麼自己遇上的對手都秀逗了。

「王詡是嗎?你就想這麼走了?」寧楓突然從身後叫住了王詡。

王詡轉過身,此時他的樣子很是嚴肅,客觀的講他只要不笑不說話還是很帥的。

寧楓見這個流氓突然變了個人似的,一時竟有些不知所措。

王詡一步步走到寧楓面前:「我可以直接叫你寧楓嗎?裁判。」

「可以。」寧楓回答,王詡此刻和她站的很近,她很想後退幾步,但總覺得這樣自己在氣勢上就輸了幾分,因此硬著頭皮站在原地,只是臉不知不覺又紅了,這就叫惱羞成怒。

王詡一本正經地說道:「寧楓,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雖然還不算是女朋友,但我是很認真的,所以你要想約我,還是免了吧。」

「王詡!」寧楓的怒火終於爆了出來,空曠的停車場里,響起了王詡的慘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王詡和裁判

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