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夢魔的執著

第二十八章 夢魔的執著

(提供文字章節)距今三百二十六年前,陰陽界,萬骨城。書.書.網

「這次召集各位,是要商討如何對付四相鬼將的事情,萬骨城雖大,但鬼將眾的人一直緊咬著我們弟兄不放,致使我們的人手死傷慘重,我看,拖下去也不是辦法,乾脆就放手一搏,集結弟兄們和他們拼了!」這說話的人正是如今的鬼將眾青龍將吳游。

「哼……吳游,死得最多的是你的手下吧?我看你是想利用我們的實力幫你去奪下鬼將眾做老大吧!」

這世上有些話還是擺在心裡自己清楚就好,說出來以後很容易造成彼此翻臉的惡劣局面,但夢魔卻敢說出來,而且是當著所有同盟的面大聲地說……

吳游苦笑:「我吳游能在這裡說話,只不過因為比各位早死了幾年罷了,絕不是要充作老大,鬼將眾這些年來在萬骨城橫行,殘殺有實力的魂魄來維持自己的統治,我們也是為了自保才組成的臨時同盟不是嗎?現在已經到了非和四相鬼將做個了斷的時候了,成,則弟兄們得到萬骨城的統治權,敗,則身死魂滅,如果為了還未到手的老大之位就互相使絆,我們的同盟便是名存實亡,繼續拖下去只會使我們的勢力逐漸被瓦解,到時,我們連留下魂魄逃離這裡都不可能了。」

「我支持吳游。」羅義說道。

夢魔冷哼一聲,「既然羅義這樣說了,我也加入。」

「我也加入。」曹夢和施虎幾乎同時說道。

其他同盟的頭領眼見這五個最強的人都已經點頭,便也紛紛加入,這可能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能夠正面對上四相鬼將的,也只有這五個人了……

一年後。書.書.網

「哼!一幫混賬東西!」夢魔獨自從鬼將浮屠中走出,臉色非常難看。

羅義從後面追了上來,「夢魔,為何在眾將議事途中無故離開!」

夢魔因為憤怒,聲音都有些抖:「好你個羅義,枉我一直將你當做兄弟,如今你作了朱雀將,竟如此對我講話!」

羅義嘆了口氣,語氣也緩和了不少:「大哥,你是我在陰陽界第一個朋友,你我一同出生入死那麼多年,你的脾氣我最清楚,你就是好面子,因為弟兄們推選吳游做青龍將,所以你……」

「去他的狗屁青龍將!老子才不稀罕,那些人都是有眼無珠的渣滓!誰不知道五人中你我二人實力最強,立下功勞也最大,我看那些狗崽子就是和那吳游串通一氣!」

「大哥,你別說了!就是因為你這脾氣,所以許多弟兄才覺得你難當大任啊!」

「總之那什麼二十八宿,誰要誰當去,老子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絕對不幹!」夢魔說完甩手便走,留下羅義在原地嘆息。

三百零五年前……

「吳游!你這老匹夫,給我出來,今天我就要和你分個高下!」夢魔在青龍部的府前叫罵著,但似乎沒有人願意搭理他。

羅義風風火火的趕來,「大哥!你這又是為何?」

「你別攔著我,吳游這個老匹夫,多年前他就一直看不起我,我今日聽到他的手下議論,這老匹夫在背後叫我『東西』,根本就沒把我當人看,這個混賬,我今天就要宰了他!」

「那些人空口無憑,你怎可僅憑妄言就壞了鬼將眾的兄弟情義!」

如此講來,你是站在他那邊了?」

羅義擋在了他的身前,「我站在道理一邊。書.書.網」

夢魔雙拳緊握,仰天大笑,然後便一言不地轉身離去。

三百年前……

「夢魔,你還有何話可說?」

羅義面色陰沉,語氣冰冷,手中的長棍指著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夢魔。

「我不服!我不服!」夢魔依然不甘地嘶吼著,可是這也改變不了他謀反失敗的結局。

一個鬼兵上前說道:「稟將軍,一干亂黨已經全部肅清。朱雀大人神功蓋世,這夢魔當真是不知死活,竟敢找大人決鬥,大人肯出手教訓他已是他三生有幸了!」

這鬼兵雖然低著頭,但臉上的表情依然做到虔誠無比,他這馬屁拍的功夫倒真是神功蓋世。

羅義臉上表情絲毫未變,「夢魔意圖造反,罪當誅之,但念在你曾是我鬼將眾的元勛之一,便饒你一命,壓入鬼將浮屠地牢,千年!」

幾個鬼兵聞言便上前將重傷的夢魔拖走,他已經無力掙扎,但口中還是大喊:「羅義!你忘恩負義!還有吳游老匹夫!你不得好死!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我要做這鬼將眾的王!我要你們把欠我的都還給我!」

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吳游的嘴角泛起了冷笑。

羅義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忍的神色,但很快就消失無蹤,沒有被任何人察覺到,他回頭看著剛才那個拍馬奉承的鬼兵:「你是新來的?」

那鬼兵以為剛才的馬屁起了作用,朱雀將大人就要提拔他了,於是趕緊湊上前來回道:「是的,屬下乃是青龍部二十八宿箕水豹大人麾下的什長……呃!!」

還未等他說出自己的名字,羅義的長棍已經穿透了他的脖子,「鬼將眾不需要你這種只會阿諛奉承的廢物。」說罷,他握棍的手用力一轉,長棍上金光大盛,那鬼兵瞬間化為了地上的灰燼。

十九天之前,陰陽界,某轉界門。

三百年後羅義的樣子,也已經是個老人了,而夢魔還是四十來歲的摸樣,夢魔和其他鬼魂是很不一樣的,即使靈體合一後有了新的**,但始終還是死時的摸樣。

「大哥,你不能去,吳游他先斬後奏,表面是讓你通過任務減罪,其實是讓你去送死!」

「你放棄和曹夢,施虎一起閉關,出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種廢話?我當然知道吳游的打算,他一定會派人監視我,看我是不是真的去找殺死楊四海的人報仇,如果我逃跑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除掉我。我做些樣子給他們看便是。」夢魔轉過身,這是羅義最後一次看到他的背影:「大哥?這稱呼我擔當不起,你的大哥早已經死了,我的好兄弟羅義也已經不在了,現在這裡只有一個渴望復仇的惡靈,和一個被權利和野心束縛住的老賊罷了。

我一定會回來的,我要座上鬼將眾第一的交椅,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因為這是你們欠我的!因為這就是我靈魂存在的意義!我要將你趕下台,重新變成從前那個羅義!那個把兄弟情義放在第一位,把什麼狗屁道理都扔在腦後的羅義!」

今時今日,公海的一艘游輪上……

夢魔單手支著身體,艱難地在地上爬著,他的眼中有憤怒,憎恨,不甘,但看不到一絲悔悟:「你們這些渣滓!為什麼要阻擋我!為什麼!為什麼一次次站起來反抗,為什麼不乖乖去死!吹笛子的小子也好,用冰的小子也好,你們到底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朋友,兄弟,師傅,將這些無用的感情捨棄掉有什麼難的!」

王詡走到了夢魔面前,揮了揮手指,夢魔就被凌空提了起來,王詡血紅的雙眼逐漸恢復了正常,頭也重新變成了黑色,他全身又一次變得赤紅一片,熱血在周身蒸著,他握緊了右手的拳頭,抬頭逼視著夢魔的眼睛,聲嘶力竭地大喊起來:「全他媽是廢話!你自己不是也沒有捨棄掉嗎混蛋!!」

王詡揮出了拳頭。

這一拳寄託了王詡的信念,力量,執著,和所有人的未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夢魔的執著

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