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修整,告別。

第二十九章 修整,告別。

(提供文字章節)一聲巨響傳來,整艘游輪都隨之一顫,甲板上所有人都注視著這石破天驚的一擊。書.書.網

煙塵散去,甲板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陷坑,夢魔倒在其中,失去了意識。

王詡顫顫巍巍地朝著貓爺那裡走去,最後摔倒在了他的旁邊,「喂,你歇夠了沒有?歇夠了就來搶救我一下,我覺得快不行了。」

貓爺奮力支起自己的上半身,但站卻實在是站不起來了,他盯著王詡看了兩秒,說道:「你放心,據我觀察還死不了。」

王詡又道:「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你那句話的意思,『我覺得只有一種情況可以逆轉形勢,不過說了也白說』,合著你把期望都寄托在我的變身上了。」

「你也算沒有令我失望呢。」貓爺邊說邊點煙。

「那邊的高晉怎麼辦?就算被你打得不能動了,他的靈能力還是可以用的吧。」

「哼……已經結束了。」貓爺又轉過頭對著高晉說道:「我想你也明白吧。」

高晉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依舊冷笑著:「沒想到我會死在這種地方,還是和夢魔這弱小的廢物一起死。」

王詡聽了竟哈哈大笑起來:「喂,姓高的,剛才我一不小心把你和夢魔的記憶都看了一遍,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高晉的臉色立即一變,其實在四百多年前,夢魔還是一方豪強的時候,他曾經是夢魔手下的一個小卒,因為一直得不到重用,後來離開了萬骨城,最後在天笑崑崙憑藉過人的天分和權謀,漸漸跡。

多年以後,夢魔得知有個天笑崑崙的高階成員在人間界便來找他談交易,他根本就不記得有高晉這樣一個人存在,而此時的高晉,實力也已經遠在夢魔之上。

從那時起高晉的盤算就是要利用夢魔殺死大量狩鬼者,最後搶走屠龍篇和所有的功勞,這樣他在天笑崑崙起碼能升上第三把交椅,可他絕沒有想到今天會是這樣的結局。書.書.網

「真是難對付呢,在夢境使不出全力,難怪秦廣王會敗。」水雲孤伸了個懶腰,走了過來。武叔和呂平也相繼醒了過來。

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現在就是高晉還能動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了。當然高晉也已經預料到了這個情況,因此才會說出剛才那番話。

呂平扶起了貓爺,運起了治療的道術:「古塵,辛苦你了。」

貓爺搖頭:「夢魔是這小子幹掉的,我只是陪高晉玩了一會兒罷了。」

醒來的三人皆是有些吃驚地看著王詡,不過他此刻已經昏了過去……

兩天後,某醫院。

王詡醒來以後什麼都沒問,先是大吃了一頓,到了下午,貓爺和齊冰這兩個損友果然出現了。

「結果除了高晉和夢魔,的確是沒人死啊,還真被姜儒說對了,以後找機會問問這小子彩票的開獎號碼。」王詡一邊說,一邊還在往嘴裡塞著吃的東西。

貓爺還是肆無忌憚地在病房裡抽著煙:「他接受了簡單的治療,就回甘肅去了,今天早上的飛機,臨走前讓我們代為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王詡「切」了一聲,很明顯,比起感謝他更喜歡彩票中獎。

齊冰拿起一個蘋果,用冰刀削起了皮,「武叔說,等你好起來就去黑貓酒吧,他有話對你說,我想是要把屠龍篇交給你。」

「得了吧,我自己這本伏魔篇到現在才學了一招半式,他再給我一本新的?我就是天天泡在圖書館里翻譯到畢業都未必能全部搞定,這本你們誰喜歡誰拿去吧,我只要獎金就行了。」

齊冰聽了直翻白眼,他把削完皮的蘋果擱到了自己的嘴裡,板著那張麻將臉說出一句:「如果把這本書擺到市面上去賣,一百倍的獎金都不成問題。書.書.網」

王詡聽了差點噎死,「靠!我怎麼沒想到,還是你們知識分子壞主意多,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三人又閑聊了一陣,王詡了解到這次不少狩鬼者都受了重傷,雖然沒有人死,但狩鬼界的實力卻是遭了不小的損失。在王詡昏迷的時候孫小箏竟來看過他一次,不過聽說很快就走了,而且她昨天就離開了s市,這倒是讓王詡鬆了口氣。

貓爺突然感嘆到:「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節前我還有一大堆善後的事情要處理,城市負責人就是麻煩呢……也不知這種日子還會繼續多久。」

王詡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你是說過了節你就要去和水映遙決鬥了?」

「是啊,這次就要做個了斷了……」

王詡又道:「我很感興趣,五年前到底生了什麼事情?」

貓爺吐了口煙:「你在船上就沒有順便讀我的記憶嗎?」

「沒有,夢魔的執念很強,讀取他的記憶就花了大量時間,說起來,其實他也並不能算是個壞人呢……」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執著,或許在別人看來是浪費時間,但在他們看來,卻有著無比重要的意義。」齊冰突然冷不防地來了這麼一句,另外兩人皆是有點驚奇地看著他。

「到底是知識分子呢……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王詡聳聳肩,繼續吃他的病號餐。

貓爺似乎也沒有要說往事的打算,三人陷入了沉默……

聖誕前夜。

「今天也要謝謝你。」尚翎雪說道。

王詡牽著她的手走在一條林蔭小道上,此刻正是黃昏,樹上的彩燈突然亮了起來,照亮了兩人前方的一段路,這燈火就像在迎接兩人一般,很是溫馨。

「謝我什麼?」王詡問道。

「謝謝你肯抽時間來陪我啊,還有,你今天做的這個禮物真的很可愛,我很喜歡。」尚翎雪手裡拿著王詡在陶藝課上為她做的小長頸鹿,這禮物雖然只有一塊肥皂大小,但卻是王詡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成的,王詡實在是沒有做這種細活的天份。

「哦……這個啊,哈哈,沒什麼的,對了,走了這麼久你累不累,我們去那邊坐坐吧。」

兩人在一條長椅上坐下,王詡低著頭,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女孩都不喜歡和自己約會的男人在約會時心不在焉,雖然尚翎雪一直不承認王詡是他的男朋友,但此刻她的心情卻是一樣的:「有什麼心事嗎?」

王詡嘆了口氣:「過幾天,也許我要離開這裡,去蘇州……」

尚翎雪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王詡……難道,你……不再回來了嗎?可是……可是你在這裡還有學業啊,你的朋友也都在這裡吧,還有……還有……」她最終還是沒有說出那個

王詡笑了起來:「不是不是,我最多去幾天啦,你想哪兒去了。」

尚翎雪長長吁了口氣,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臉上燙,低下了頭,「嗯……對不起,是我誤會了。」

「哈哈,這有什麼好道歉的。」

尚翎雪想轉移話題:「是去旅遊嗎?還是去看親戚?」

王詡沉默了很久:「有這麼一個人,他不是我的親人,卻一直在照顧我,他自稱我的債主,卻從未問我要過一分錢,我們甚至算不上朋友,卻勝似朋友。現在他到了一個很困難的境地,所以我要去幫他度過難關。」

尚翎雪看著此刻表情認真的王詡,心跳得飛快:「這就是所謂的知己,或者說夥伴吧?」

「誰知道呢……」王詡抬頭看天:「實在是受了他不少照顧啊,被他救了很多次,雖然他大多數時候會做些很惡劣的行為,但每次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總會及時出現解決問題,就算是一把破傘,幾句破詩,都出奇的管用。」

尚翎雪只是靜靜的聽著王詡的話,她覺得此刻的王詡很迷人,不像同年齡那些稚氣未脫的大男孩兒,而像一個肩上擔負著責任的男人。

「呼……說了一大堆自己的事情,你聽得煩了吧?」

「不,沒關係的,我喜歡聽你說話。」

王詡將思緒收了回來,他看著尚翎雪,腦子裡立刻產生了一個歪點子。

「啊,你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凍著了?」王詡一副很關切的樣子。

「嗯……有一點點……」尚翎雪一句話未說完,王詡居然抱住了她。

雖然兩人之間隔著的衣服有點厚,但兩人的心跳卻都如打鼓一般明顯。

「這樣好點沒有?」王詡奸計得逞,尚翎雪此刻雖然看不到他臉上邪惡的表情,但基本也能猜到一二。

「你鬧夠了沒有?」尚翎雪的聲音聽上去有些薄怒,不過心裡卻並不生氣,只是臉越紅了。

「小姐,你就讓他多鬧一會兒好了,反正他也沒幾分鐘好活了。」

…………

這是陳遠的聲音,他一直在遠處跟著他們,王詡的行為完全被他看在眼裡,此刻尚翎雪已經忍不住呵呵笑出聲來。

「嘿……嘿嘿……陳哥,我……那什麼……我突然想起來晚上要去幫一個紅衣胖老頭一起分禮物來著,先走一步,翎雪就麻煩你送回家了……拜拜!」

王詡說完撒腿就跑,可惜剛走出了兩步肩膀就被一把抓住,迎接他的就是德國式後橋背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修整,告別。

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