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被捕

第三章 被捕

王詡很快就恢復了意識,雖說他身處的郊區比較偏僻沒什麼行人,但是剛才他表演的這種飛車甩人特技可不是天天可以看見的,很快就聚集起不少圍觀群眾,有人已經打電話叫了救護車,還有好事之徒看到王詡的搏命演出后,湊來問他是不是在拍電影,需不需要群眾演員。.k.

但沒有一個人能看到遠處逼近的「殭屍大軍」,王詡試著活動了下,發現除了身多出流血,還有遍體的淤青以外,骨頭都還算完好。他居然不靠別人攙扶,自己站了起來,然後撥開人群就跑。

他朝著剛才貓爺開車離去的方向奔跑著,右腳的傷口在向外滲血,在馬路旁邊留下滴滴血漬,身邊偶然經過的車輛全都會減速來看看這個滿臉滿身都是血還在跑步的傢伙。大約跑出了一公里左右,王詡才停下來坐在路邊大口喘氣,身後的鬼魂在之前就漸漸遠離直至消失,王詡覺得應該是他們不能離那片墳地太遠的緣故。

「包掉在了家裡,現在除了本破竹卷和一身血漬的衣服身無分文,以我現在這個造型要搭順風車是肯定不行了,這裡計程車本就不多,想坐霸王車看來也不行,這樣子人家根本不會停……」王詡看著名片的地址,市東方大街13號2樓,對於四處租房的他來說交通方面還是很熟悉的。於是他大約算了下距離,步行的話,進了市中心還要走一段,也並不是非常遠,可能在十五公里左右,只要沒有什麼意外情況,三個小時就能到了……

越往市中心走,周圍越是熱鬧,行人和車都變得很多,此時是晚六七點的樣子,市是非常繁華的,這個時候市區可以說是人潮如織,一天工作的結束,夜生活的開始,誰也沒注意到人潮中有著一個滿身泥污的傢伙。王詡在泥地里打滾的做法在他自己看來很是高明,只有更髒的東西可以掩蓋掉他身的血跡,他雖然是這樣想的,不過這種做法的結果就是他從一個滿身血污的可疑人物變成了別人眼中百分之百的乞丐。

至此王詡依然是神經緊繃警惕著四周,要是人群里突然跳出一個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的仁兄,他絕對不會驚慌,肯定是掄著竹卷敲去再說。因為貓爺跟他說了「考驗」,那麼這一路肯定會有什麼妖魔鬼怪出來,王詡對此深信不已,他只見了這個貓爺兩面就吃了兩次大虧,只要跟這個人有關係的事情肯定會朝最壞的方向發展。

王詡這樣戒備著前行,不過思想也偶有分散的時候,比如對面服裝店裡那位試衣服的美眉,嘖嘖,身材的確是不錯,穿這件也不錯,她剛才試那件紫色的也不錯,還有之前那件……不對,為什麼我又看見她了!王詡一下子如遭雷擊,他這時才意識到,這條路他已經走了三次了,而他一直沒有轉彎,為什麼會不停回到這裡?

王詡艱難地吞了口口水,立刻得出一個簡單正確的解釋——鬼打牆,所謂鬼打牆,就是在夜晚或郊外,會重複在一個地方,走不出去。這種現象在現實中確是存在,有許多人經歷過,後來有科學家解釋,因為生物的行動本能是一個環形,所以在蒙著眼睛或者無意識的情形下,會自然地按照一個圈的方式運動,雖然可能自己以為自己是在走直線,但其實已經漸漸偏離了。

若是在以前,王詡肯定會相信這些科學解釋,甚至記下來以後好在哪裡賣弄一下,不過現在的王詡如果聽到這套科學解釋,估計會說出,「老子要是聽你這套歪理早就死了十回了!」之類的……

於是他選擇相信自己,用自己的方式脫困,他想出的辦法很簡單,就是……哦,不,應該說是跟蹤那位剛剛購物完畢的美眉,如果說自己中了鬼打牆,那街這麼多人不可能人人都遭到鬼打牆,所以只要跟著別人走出這個怪異的循環就行。他對自己想出了這個「好辦法」十分得意,於是傻笑著就跟了去,並且記下四周的建築物,確定自己沒有重複經過。

也許有人要問,為什麼街這麼多人,而王詡偏偏要跟蹤那位美眉呢?事實這個問題在不久之後就有人問他了,他的回答是這個美眉看去十分苗條,比較纖弱,因此應該沒有什麼攻擊性,憑他的身手也可以輕鬆將其制服,萬一她是個鬼,我就先圈后叉,再圈再叉,送她西天,阿彌陀佛。當然,如果此時有一位科學家在場,可能會就生物的本能這一學說對王詡的行為進行一番徹底的,更加合理的分析……

總之王詡跟著那美眉走著,終於走出了鬼打牆的範圍,他剛想調轉方向朝自己的目的地前進,突然衝出了幾個墨鏡遮面,西裝筆挺的彪形大漢,直接把他給圍了起來。這下王詡可是吃驚不小,想要逃跑,卻發現前後左右都被堵死,他站在那裡想了半天,也不記得自己曾經加入過黑手黨需要別人來滅口,於是試探性地問道:「幾位……有什麼事嗎?」

為首的西裝大喊用一種冰冷的語氣回道:「你自己心裡清楚。」

「幾位好漢,我跟你們說,我真不是外星人,不用勞煩幾位大駕……」

這幾個西裝大漢顯然是訓練有素,對王詡的吐槽無動於衷,有一個已經把手的骨節壓得噼啪直響,好像準備揍他。

「你裝蒜也沒用,你都跟了我五六條街了,你到底想幹什麼?」這次說話的聲音卻是相當好聽,那美眉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那群西裝大漢的背後,此時指著王詡興師問罪。

「哦,原來是這個事兒啊,我只是剛好順路……」王詡的狡辯剛剛開始,那為首的大漢把臉湊了來,一字一頓地說道:「我們都是國際職業保鏢,跟蹤和路過是分得出來的,你最好給個合理的解釋,否則就送你去公安局。」這他倒不是故弄玄虛,這位保鏢大哥可以說是看著這位小姐長大的,有著叔伯般的感情,工作時可以說是一絲不苟,王詡的跟蹤行為早已落入了他們的視線。

王詡在對方「霸氣」的威壓下不得不說出了一個他認為合理的解釋,當然他認為合理的原因是那就是事實。

「我遇到鬼打牆了……」

於是二十分鐘后,王詡就出現在了市公安局的審訊室里,可悲的是他被逮到的地方附近連個派出所都沒有,最近的就是市公安局,按說他這種情況,頂多被當做流氓關個幾天,畢竟就算要告他那啥未遂,也沒有太有利的證據,一般來說問幾個問題,直接扔拘留所里就是了,不過看在送他來的人似乎有點來頭,所以多問了幾句,結果這不問還好,一問那問題就暴露出來了。

首先是問他跟蹤別人的原因,因為王詡實在無法否認跟蹤的事實,所以只能說出了萬一他是女鬼送他西天的言論,心想如果被當成神志不清的酒鬼瘋子,可能也就沒事兒了,結果審訊他的警官旁邊還有個女警在做記錄員,當場就低罵了一句,流氓……

這句話便成為了導火索,新一輪的審訊展開了,這位警官顯然深諳審訊的技巧,王詡是被拷在椅子的,這位警官繞著他身邊走來走去,不斷在經過他背後的時候提出問題,又在他正面施壓,顯然是心理學教科般的做法,當別人在你背後的時候,人總會有一種被完全監視住的感覺,此時會有「說謊會被揭穿」的心理暗示,而在正面施壓可以讓王詡這種處於弱勢的一方退縮。

在短短五分鐘里王詡就暴露出了新的問題,倒不是因為他說了什麼,其實他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是那位警官終於注意到全身髒兮兮的王詡身那件衣服下的血跡。

「你最好把問題都交代清楚,嘴硬對你沒好處,說!這到底是誰的血!」

「呃……其實是我自己的,你看,我額頭,脖子旁邊,還有身,還有小腿,都有傷口……」

「恩……」那警官聽了以後點頭,這時王詡鬆了口氣,可接下來一句話差點兒沒讓他背過氣去:「看來你很不老實。」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被捕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