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埃

塵埃

真的,很像薩利婭殿下啊...——深藍

「哎,真不想走啊,美景美食,美酒美人,這水光城簡直不像人間之地,我能在這待上一輩子!」馬斯無精打採的趴在駱駝的背上,嘴中不斷埋怨著。

雲煙搖了搖頭,有些不屑的說道:「之前是誰說這裡都是些北蠻子的?」

正當眾人前進之時,沙漠的一段突然傳來一聲呼喚:「等一等!」馬斯皺著眉頭看去,驚喜道:「是風鈴公主?」

遠處的少女御著王師賓士而來,如羊脂般潔白的肌膚隨著飄揚的薄紗若隱若現。

「等一等,深藍大人,我還有有一些東西要給您。」鳳玲手中提著一個用黑色絲綢包裹的袋子。

「深藍大人,雖然您沒有要求我叔叔出兵,但我知道您此去洛丹倫一定與我父親的離開有某些聯繫,我很想幫您。」

「這些文件是我之前與父親賭氣時悄悄從他房間偷出來的,我父親離開北漠前燒掉了他所有的研究資料,所以這些就是僅存的線索了,讀不懂古語,只知道這些是兩百多年前一名叫艾爾薩拉的羽族大祭司的手札,我想這些或許是您需要的。」

深藍默默接了過來:「多謝,他日必當相報。」

「那...可以現在就報么?」風鈴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但說無妨。」

「我曾經想過為我的父親報仇,但殺掉白聖堂我父親也不能復活,而且,或許他也是某個人的父親呢?仇恨是沒有盡頭的,我已經放下了。」風鈴低下了頭,使人看不清她此時的表情。隨後又抬起頭,臉上充滿希冀的神色讓深藍莫名覺得有些刺眼。

「聖雪山的夢蓮,南山的楓竹,黑淵山脈的針棕和苦梅我聽說這些都是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都能生長的植物。您遊歷四海,見多識廣,如果可以的話下次來北漠的時候幫我帶這類植物的種子吧。我想把北漠改造成真正的綠洲,為我父親完成他畢生的夢想。」

「如果有機會,我會讓海琴煙殿下代我前來的。」深藍淡淡道。

「那就此別過了,海琴煙殿下,要回來看我啊!」風鈴有些戀戀不捨的告別道。

「嗯,一定。」海琴煙凝視著風鈴離去的方向,久久都未離開...

「後會有期!」,「再見!」,「下次再來拼酒啊,玫瑰小姐!」。

北漠人民熱情的聲音蓋過了一句微不足道的喃喃聲。

「真的,很像薩利婭殿下啊...」

黑旗國

「偉大的諾拉女神!在今天這場獻祭會上,請容許我代表我們教眾——您最忠誠的信徒們,向您獻上這名純潔的少女。」主教說罷,便有些痴狂的看向了被綁在十字架之上的少女。

「願您赦免我們的罪,願您指引我們前行,願您的旨意君臨天下,願您的祝福與光同在!」主教繼續痴狂的說道。

往常空曠的廣場上此刻擠滿了人群,雜亂的聲音此起彼伏。「燒活人啦!又有的看燒活人啦!」「等了半天了,快燒啊,快點啊!」

「讓我看看,我也要看看。」突然,人群中的一個男子有些疑惑的摸了摸頭,「你聽到了嗎,有歌聲?好像是從天上傳來的...」

「百年的祈禱,神不曾感動。」

「冰中的咿呀,又有何人能懂。」

「破碎的心靈,在為誰顫動。」

男子疑惑的聲音引起了眾人的關注,仔細聆聽一番,彷彿真有虛幻縹緲的的聲音從天空中飄灑而下。

「我們終將揚起不在彷徨的戰刃,向著命運與星空。」伴隨著歌聲的結束,一名女子緩緩落在束縛著少女的十字架的正前方,從雙肩處延伸出碩大的潔白的翅膀,胸口掛著一個鮮紅的寶石,整個人沐浴在初晨的陽光之下,恍若天使一般。

主教頓時欣喜若狂的直起身來,高呼道:「是天使,真的是天使!女神回應我們了!諾拉女神被我們的虔誠打動了,大家都跪下,都跪下!」主教的聲音到最後甚至有一些聲嘶力竭。

「可是,為什麼她拿著刀呢?」倉皇跪下的眾人望著天使手上那柄寒光凌冽的戰刀,心裡不禁冒出了這個疑問。

天使凝視著驚疑不定的眾人,緩緩將羽翼收攏,從外面只看到其頭上懸浮的光環。

「她,她在幹什麼?」最開始聽到歌聲的那個男人心裡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有些畏懼的向後退了退,但,已經晚了。

待天使再次張開翅膀,潔白的羽毛此刻卻化成了一片片鋒利的刀片,向四周激射而去。

「啊!」——伴隨著陣陣的慘叫聲,廣場之上的眾人也死傷殆盡,只有剩下了中央瑟瑟發抖的主教,天使踩上了主教因恐懼而扭曲的臉龐。

「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我是女神最忠誠的信徒,最忠誠的信徒!」

天使並未理會,只是抬頭望向了被綁在十字架之上的少女,不知是感嘆還是諷刺的說道:「兩百多年了,依舊會把自己的族人綁到十字架上活活燒死。羽族如此,人類亦是。父親說的沒錯,時間治不了愚昧,只有毀滅可以。」

咔嚓——下一刻,鮮血驟然落下。

時間已步入深夜,但一家旅館內還閃爍著著搖搖欲墜的的燈光。

「我說卡因,我們好不容易出了北漠,能找個地方歇會了,你還穿著這一身盔甲,不累嗎?」馬斯無精打採的趴在桌子上,看著卡因那身銀白色的盔甲說道。

「當所有人都放鬆警戒的時候,就是最容易出意外的時候。」卡因將雙手合在胸前,一絲不苟地說。

馬斯撇了撇嘴,可眼底深處卻飛快的閃過一絲慕羨的神色。

卡因的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揮了揮手讓馬斯過來,馬斯也沒有見過如此架勢的卡因,不敢怠慢,連忙靠了過去。

卡因一臉凝重的的說:「馬斯,這一路進城的時候你注意到這邊百姓人心惶惶的樣子了么。我覺得事出反常,特地去打聽了一下。據說今天白天在城裡廣場的祭祀儀式上出現了羽族,屠殺了許多人。黑旗國已經派了軍隊來調查此事,周圍的百姓很多也都撤離了。」

馬斯頓時張開了大嘴,正欲叫出聲來,卻立馬被卡因的手死死捂住。-

過了一會卡因才將手撒開,狠狠的瞪了一眼面色訕訕的馬斯。

不過馬斯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詢問道:「真有人看到了羽族?而且還就在今天?...所以你懷疑這件事和小煙有關?」

卡因側頭凝視著牆邊的長劍,有些沉悶地說「不排除這可能,所以還是小心為上。」

馬斯摸了摸下巴,有些感慨地說:「不愧是皇家騎士團的人,意識這麼到位,我這種人呢跟著你們簡直就是個累贅。」

「說到你,馬斯,聊一聊你的事吧,我看你一點都不像個鐵匠,怎麼會在鐵匠鋪做學徒?」卡因頓了頓,似乎是感受到了氣氛的尷尬,連忙補救道。

馬斯則沒心沒肺的向後癱在了椅子上,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嘛,從小在孤兒院長大,不過那隻收留十歲以下的孩子,所以我十歲就離開孤兒院自己出去謀生了。其實我一直是想做一個廚子的...」,

此時旅館外下著一場暴雨,從窗戶向外看似乎可以望見三個黑影佇立在房檐上。為首的的女性頭盔上鑲嵌著一個有些奇怪的標誌,似乎是一個由荊棘圍成的半圓。

「聽好了,薩利婭殿下會拖住深藍閣...咳,為我們爭取足夠的時間。我們的目標是冰公主,但一定不能傷到她。」

「如有礙事者,格殺勿論!」

「是!」說罷,首領身旁的一名騎士緩緩拔出了身後的大劍,同首領一同消失在了陰影之中。而另一個人則呆在原地,端起手中的弩箭瞄準了屋內交談的馬斯,卡因二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刀之那一抹深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鬼刀之那一抹深藍
上一章下一章

塵埃

0%
目錄
共13章
倒序